来自专栏 : 维多厉害呀

半小时首富

维多厉害呀23 天前24.3k
A股“妖股”和港股“神水”的实控人

万众瞩目的港股“神水”农夫山泉,终于在今天迎来了自己的首个交易日。 

经历了昨天一度涨超140%的劲爆暗盘交易,今早农夫山泉以85.12%的涨幅跳空高开,之后涨幅收窄,最终收涨53.95%,报33.1港元,总市值3703亿港元。

不过,今天比农夫山泉这支“超级水”更引人瞩目的,是农夫山泉背后的“超级富” - 钟睒睒。 

持有农夫山泉84.4%左右的创始人钟睒睒,开盘后身价一度超过马化腾,登顶中国新首富。虽然随着农夫山泉涨幅收窄,首富退居“次富”,但不管是几富,对大众来说都是“横空出世”的富。 

提起中国首富,有人可能以为姓王,有人可能以为姓马,有人可能以为姓许,但在今天以前,绝不会有人想到,中国首富可能姓钟,还有个有点“萌萌哒”的名字,叫睒睒,音同“闪瞎了我的眼”的“闪”。 

提起中国首富,有人可能以为是搞房地产的,有人可能以为是搞互联网的,但在今天以前,绝不会有人想到,中国首富,是“卖水”的。

 

image.png

其实,农夫山泉上市后钟睒睒一度成为中国首富,闪瞎大家的并不是卖水可以这么赚钱,而是有个人,只差公司上市这临门一脚就能成为中国首富,我们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他。

 

 

1.  “卧薪尝胆”致富路 

 

40岁左右才开始创业的钟睒睒生于1954年,与曾经的首富老王同龄。 

目前福布斯富豪排行榜前50里面的中国企业家,他的年龄仅次于美的创始人何享健,是中国财富第二,“高龄”也第二的富豪。 

钟睒睒出生于杭州的一个知识份子家庭,因父母被错划为“右派”,全家下放绍兴诸暨。 

诸暨,和成为首富前的钟睒睒一样,是大众鲜有耳闻的名字。但这个小小的县级市,是越国故地,也正是传说中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图谋复国之地。 

同时,诸暨还在2013年福布斯中国最富有县级市中排名第2,2018年福布斯中国大陆最佳商业城市中排名第61。 

钟睒睒随家人被“下放”至越国故地,半个世纪后,成为中国最富有县级市走出来的中国首富,一切都像是注定。 

因为历史原因并没有顺利读完小学的钟睒睒,在恢复高考以后,立刻与妹妹一同复习,准备参加高考。 

在缺乏基础的情况下,全凭自学考上大学绝非易事。 

钟睒睒经历了两次高考失利之后,终于在23岁这一年,考进了现浙江广播电视大学的前身 - 电大。 

只可惜,这个故事并没有听起来那么励志,钟睒睒作为荣誉校友给母校赠言的时候,曾自嘲到:那个年代,考不上大学的都去了电大。 

不过,电大的文凭还是帮助钟睒睒获得了一份记者的工作。5年以后,正是当记者时累积的人脉,帮助钟睒睒卖出了人生的“第一桶水”。 

这里有一个小插曲,钟睒睒在准备《浙江日报》入职考试的时候,与小他10岁的马云,是楼上楼下的邻居,而且经常相互鼓励。 

当时的马云也经历了两次高考失利,正在备战第三次高考。据说钟睒睒三战高考以及顺利考进《浙江日报》的消息,给年轻的马云带来了不少动力。 

88年初,钟睒睒“弃笔从商”,随着下海潮去了海南。 

钟睒睒在海南选择的第一个行业是种蘑菇,结果惨赔,不做赘述。 

恰逢保健品的大风席卷全国,太阳神、娃哈哈等做口服液生意的企业,把营业额做到了与当年的海尔、联想不相上下。 

钟睒睒也想做保健品,但是没有启动资金。于是,“曲线创业”的钟睒睒,在91年成为了娃哈哈在海南和广西的总代理。

 

 image.png

(来源:网络)

 

不过,钟睒睒与娃哈哈“情断”的原因,并不是一段美谈。 

由于海南在当时是新开发的经济特区,代理费有优惠,作为海南、广西总代理的钟睒睒,却把娃哈哈口服液卖去了差价较高而且没有地方代理商的广东湛江。 

东窗事发后,同为杭州出身的老乡兼老板宗庆后,亲自“罢免”了钟睒睒的代理商资格。 

彼时的宗庆后和钟睒睒,可能全然没有想到,两人在多年以后,会因为“一瓶水”,陷入改变彼此命运的纠葛。

离开娃哈哈的钟睒睒,也还没有打起“水”的主意,而是用从娃哈哈身上“薅的羊毛”,买了一张保健品行业的入场券。 

93年,他与在海南结识的“民科”洪孟学共同建立了养生堂,不是老年人最爱看的那个节目养生堂,而是用“想知道清嘴的味道吗?”捧红了高圆圆,之后又做出了明星产品“成长快乐”的保健品公司养生堂。

养生堂最早的产品是龟鳖丸。

image.png

(来源:网络)

 

钟睒睒的营销加上洪孟学自主研发的冷冻研磨技术,使龟鳖丸在市场上一时风头无两。 

保健品行业也没有辜负钟睒睒的“苦苦追求”,回馈了钟睒睒一个千万富翁的名号。

 

2.  从被开除的代理商,到娃哈哈的头号天敌

 

宗庆后是最早一批察觉到缺乏成分监管的保健品市场危机四伏的企业家之一。于是娃哈哈在保健品爆雷之前,早早的从儿童营养液转行做起了AD钙奶和纯净水。 

不知道是相信老东家的嗅觉,还是通过了自己的审慎评估,几年之后,钟睒睒也带着龟鳖丸“功成身退”,回到了杭州。 

96年,钟睒睒在千岛湖畔成立了农夫山泉的前身 - 养生堂饮用水公司,专心做起了“大自然的搬运工”。 

此时的宗庆后,已然把娃哈哈做成了中国民营经济的标杆。伴随着“我的眼里只有你”的广告歌,娃哈哈也成为了瓶装水的市场霸主。

image.png

(来源:网络) 

 

企业家身份、文人打扮、火爆性格,是钟睒睒的三个关键词。 

一个与农夫山泉合作过的企业合伙人称,性格执拗的钟睒睒是食品饮料圈最让人头疼的老板,除了让“人”头疼,钟睒睒让“水”也头疼。 

钟睒睒在瓶装水行业“一战成名”,让彼时只把可口可乐当做竞争对手的宗庆后开始重新审视这个被他开除的代理商,是因为成立不到两年的农夫山泉,在98年公然提出了“纯净水对人体无益”论,无差别的对市面上69家纯净水制造商进行了“扫射”,成了行业公敌。 

而后,农夫山泉推出了筹划已久的“搬运工” - 天然矿物水,也就是俗称的矿泉水。

 image.png

 

对于纯净水和矿泉水到底对人体有益无益,至今在知乎上都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从“撇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以及“无益”这个措辞上看,农夫山泉只是对同行耍了个小心机。 

而这个小心机,消费者很买账。

没有明星、没有特效,以纪录片形式讲述“搬运”天然矿泉水概念的农夫山泉广告,让消费者不由的觉得高级。 

“有点甜”的农夫山泉矿泉水,在娃哈哈、乐百氏等纯净水几乎填满的瓶装水市场中,徒手撕开了一个缺口。 

2000年,娃哈哈联手上海正广和、乐百氏等5家头部纯净水企业,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将农夫山泉告上了法庭。 

而钟睒睒维持了“火爆脾气”的人设,选择了正面刚,反告娃哈哈恶意散布竞争对手的负面假消息。 

虽然最终农夫山泉被判败诉,但不同于第一次“较量”中的单方面溃败,钟睒睒也给宗庆后和娃哈哈造成了不小的打击。在这场以1敌6的混战中,农夫山泉的曝光率迅速提升。 

不同于对待同行的无情与冷峻,钟睒睒对待自己的团队倒是如沐春风。 

钟睒睒曾经在公开讲话中说:“我们希望生产的不仅仅是有形的产品,更希望在这里生产无形的产品——知识。知识的产生速度和人才的集聚速度一定是等比例关系。”

农夫山泉总部园区里,地理位置最好的大楼,钟睒睒留给了研究所。 

农夫山泉的研究团队也挺争气,根据农夫山泉的招股书中提供的数据,2019年,农夫山泉瓶装水的市占率是第1,茶饮、功能性饮料和果汁的市占率都是第3。 

一边“搬水”,一边积极研发布局新产品的农夫山泉,就这样把娃哈哈、乐百氏、康师傅等软饮巨头的市场份额,一点一点的“搬”回了自己家。 

 image.png

 

3.  功不可没的万泰生物

 

农夫山泉并不是钟睒睒绝对控股的唯一一家上市公司。 

2001年,钟睒睒通过养生堂,买入了主营体外诊断试剂和疫苗的万泰生物95%的股权。 

和从保健品行业抽身一样,钟睒睒买下万泰生物很难说是无心插柳还是深谋远虑,以时间跨度来说,前者显然更能令人信服。 

2020年,检测试纸和HPV疫苗成了热点中的热点。 

钟睒睒“无心插柳”的万泰生物,一条腿跨在了国内第一批体外诊断试剂上,另外一条腿跨在了国内唯一获批上市的HPV疫苗上。 

今年4月,万泰生物上市,截至今天刚好90个交易日。 

上市之后的26天中,万泰收获了26个一字板,从12块涨到了120块。同时创造了今年新股一字板涨停新纪录。 

上市的短短90天里,作为“抗疫概念股”的万泰生物股价一度涨超20倍。进入8月后万泰股价回落,但目前累积涨幅仍超过1460%,公司市值飙升了800多亿,为钟睒睒的个人身价贡献了至少600亿。 

不过,万泰生物股价的涨幅“妖”的可以,很大程度上已经透支了“新冠检测”和“国内首个HPV疫苗”两个概念。

 image.png

  

钟睒睒近期在富豪榜上的排名情况,万泰生物也将是很大的影响因素。 

 

小结

 

钟睒睒几乎从不参加曾经邻居弟弟马云组织的浙商大会,也从不参加政商饭局。钟睒睒自己说,因为他不喜欢喝酒,所以注定做不成房地产。 

也许是幼年家庭遭陷害的经历,让钟睒睒深谙“人怕出名猪怕壮”的道理,他鲜少接受媒体采访。为数不多的几次露面,基本都是在新闻发布会。 

为公司的新产品站台,或者为深陷丑闻的农夫山泉平反。 

09年,农夫山泉被海口工商爆出旗下的水溶C100总砷和二氧化硫超标,坊间简称“砒霜门”。

 image.png

钟睒睒现身新闻发布会,坚决地表示,国家质检再次检测证实农夫山泉所有产品均符合标准,这起事件是人为的构陷。不久之后撤销了不合格检测结果并且迅速换了领导的海口工商侧面证实了这一说法。 

13年,农夫山泉又被《京华时报》发表的文章《农夫山泉标准被指不如自来水》推上了风口浪尖。 

几个月后,农夫山泉派团队进京,向广电总局递交了举报信和搜集的证据材料,举报《京华时报》虚假报道。 

被业界或戏称或尊称为“孤狼”的钟睒睒,就是这样一个沉得住气,面对机会或者困境,出手都可以稳、准、狠的人。 

今天过后,这匹“孤狼”注定无法再如往常一般在商海中潜行。 

农夫山泉的上市把聚光灯“啪”的一声,打到了这个“1小时首富”的头顶。虽然随着农夫山泉股价的波动,“首富”之名迅速易主,但是已经走入公众视线的钟睒睒,难免会迎来持续的曝光。 

这大概并不是他想要的。 

钟睒睒没去万泰生物的上市敲钟。 

虽然由于香港疫情尚严峻,农夫山泉团队都没有去香港敲钟,但是即便一切如常,钟睒睒也不会现身为农夫山泉敲钟。 

据农夫山泉员工说,公司甚至也没有为上市敲钟安排任何庆祝活动。 

农夫山泉的天然矿泉水,某种程度上正是钟睒睒其人的投影。 

高调的做低调的广告,低调的挣高调的大钱。

农夫山泉万泰生物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

毛振华:将建设节约型社会列入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内容

16 小时前

cover_pic

东北证券-中远海控(601919)集运进入“正经济利润“时代,公司将充分受益-20200930

18 小时前

cover_pic

中泰证券-中国中铁(601390)中报业绩略超预期,基建龙头显著低估-20200830

20 小时前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