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主题 : 债市风云

创纪录!超1200亿债券"暴雷",最危险的29只个股

旧城3 天前5.71k
截至到12月2日,2019年以来已有157只债券出现违约,涉及违约金额已高达1213.51亿元

作者:全小景 

来源:全景财经

潮水褪去,才知道谁在裸泳。

2019年,依然是退潮的一年,“裸泳者”依然不在少数。

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到12月2日,2019年以来已有157只债券出现违约,涉及违约金额已高达1213.51亿元,双双超过2018年全年,再度创下近6年来的新高。

且,156只违约的债券中,有50只债券主体涉及到上市公司,占比超过32%。

同时,与2018年违约潮相似的是,民营企业依然是债券违约的“高危地带”,156只违约的债券中,近90%的债券主体均为民营企业。


债务违约,为什么“爆雷”都是民企?

在2018-2019年的债务违约潮中,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2019年已发生债务违约的主体90%为民营企业,延续了2018年以来的趋势。

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到2019年11月底,民企信用债(剔除金融债和ABS)存量规模为1.41万亿,违约债券规模超3200亿元,违约率高达23%。

而其他国企产业信用债(剔除金融债和ABS)存量规模约12万亿元,违约债券规模仅560亿元,违约率不到0.5%。

可见,民企信用债、国企信用债可谓是冰火两重天。

进一步看,评级为AAA民企债券较为安全,违约率仅2.8%,而AAA级以下的民企债券,便出现严重分化。

AA+民企债券存量规模约5000亿元,违约金额1087亿元,违约率14.24%,低于民企违约率总体水平;

AA民企债券存量规模约3600亿元,违约金额近1800亿元,违约率48.69%,意味着买了AA民企债,接近一半的概率会违约。

为何会出现,民企违约潮持续而国企违约事件减少的现象?其背后原因可能有以下4个方面:

第一,供给侧改革下,淘汰过剩产能,使得国有企业利润增速远超民营企业;

第二,去杠杆下,资金成本回升期,民营企业财务费用上升幅度更大;

第三,金融强监管加剧了民营企业再融资的难度;

最后,AAA级以下的民营企业,获得银行信贷融资的劣势,愈发突出。

另外,据光大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张旭表示,28个申万一级行业中已经有27个出现了违约,违约主体的行业覆盖度很高。事实上,部分民营企业过度融资后盲目扩张,一旦资金链断裂,更容易产生连锁反应,进而发生信用风险事件。


2019年,都在努力"借钱、还债"

其实,2018、2019年的债务违约“恶果”,其实早在2015-2016年债券牛市中就埋下了种子。

2015-2017年期间,中国公司信用债大幅扩容,尤其是2015年1月证监会发布了《公司债券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将公司债发行主体扩大至所有公司制的市场主体。

自此之后,公司类信用债便大规模增长。据Wind数据显示,2013年时发行规模只有3.68万亿元,2014年和2015年的数据则为5.15万亿元和6.72万亿元,2016年发行规模更是突破8万亿元大关,已是2013年的两倍多,为有史以来年度发行额峰值。

而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公司类信用债的期限为3-5年,于是2018-2019年便开始进入债务偿付高峰期。

2015-16年公司债大规模增长,却没能有效拉动投资,企业通过各种手段花样加杠杆,债务、利息越滚多。而2018年以来,遇上史上最去杠杆,市场上的资金突然少了,一旦企业主营业务不能产生足够的现金流,资金链条就会出现问题。

2018-2019年,发生债券违约潮同时,一个非常值得深思的数据:

2017年发行1071只公司债,用于偿还借款的债券有770只,占比为71%;

2018年发行1487只公司债,用于偿还借款的债券有1188只,占比为79%。

2019年至今发行了2190只公司债,用于偿还借款的债券有1770只,占比超80%。

一句话,2017年以来,大部分企业都在拼命地借钱、还债。而在去杠杆严监管的当下,一旦新债发行失败,企业便非常容易出现流动性风险。

天风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孙彬彬指出,在去杠杆和强监管的宏观环境下,违约主体的主要融资渠道普遍受到限制,监管全面封堵各类表外和非标通道。

另外,穆迪大中华区信用研究分析主管钟汶权指出,有一部分民营企业在债券违约之前,银行出于风险控制考虑,已经抽贷了,这也是引发这波违约潮的重要因素。


曾经的400亿巨头,被债务拖垮

曾经的中国汽车经销巨头:庞大集团(601258),或许是2019年民企违约中最惨烈的案例之一。

其在巅峰时期,曾一年销售汽车超48万辆,年营业收入一度高达704亿元,但却在2019年突然宣告资金链断裂,近20亿元债券违约。

众所周知,汽车产业是典型的资金密集型产业,作为汽车经销商的庞大集团也非常依赖资金。在疯狂扩张时,不断举债、加杠杆,尽管营收规模不断增长,但净利润、现金流却一直“流血”。

2011-2018年期间,庞大集团的扣非净利润仅2011年、2016年为正,尽管2017年营收高达704亿元,扣非后依然亏损超2亿元。

加上庞大集团新建4S店都是自购土地,造成大量的资金沉淀。而不同于房地产商卖房子,庞大集团买地是没法及时变现、回笼资金,因此庞大集团的资产负债率一直维持在80%以上,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然而,中国汽车市场的寒冬来得太快,同时叠加去杠杆的大背景,融资通道突然全部关闭。

银行最先嗅到危险的气息,开始对庞大集团收紧信贷, 2017年下半年,银行从庞大集团抽贷60亿元,2018年再度大额抽贷162亿元……

连续重挫之下,2019年3月,苦苦支撑的庞大集团资金链彻底断裂,“16庞大02”债券宣告违约,2019年下半年更是陷入破产重组的边缘。


债券违约危机,最危险的29只个股

面对违约潮,其实早在2018下半年,深交所便对资产负债率较高的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进行了集中约谈。

深交所表示,个别上市公司因资产负债率过高、现金流紧张,发生债务逾期,严重拖累公司生产经营;对于这类公司,深交所采取“监管约谈+年报问询+监管协作”的监管组合措施,督促上市公司尽快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化解债务违约风险并充分揭示。

而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2019年三季度,A股仍有141家上市公司(剔除金融行业)的资产负债率超过80%,其中更有36家公司负债率超100%,已资不抵债,主要以*ST个股为主。

从上述高负债率的上市公司2019年股价走势来看,大部分个股的表现相当惨烈。*ST信威(600485)于2019年至今的跌幅超80%,另外,*ST欧浦(002711)、*ST赫美(002356)等个股的跌幅亦超过70%。

如果企业的资产负债率本身过高,而盈利状况堪忧,则更有可能发生信用违约,如果与此同时,企业股权质押比例还比较高的话,有可能进一步引发实际控制权变更风险,引发管理层的动荡。

格隆汇声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宾的观点,都有独特立场,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

中银国际-先导智能(300450)短期业绩增速放缓,海外市场拓展可期-20191028

8 小时前

cover_pic

中信建投-华测检测(300012)利润率再创新高,中国TIC大有可为-20191028

8 小时前

cover_pic

中泰证券-意华股份(002897)业绩符合预期,毛利率有所提升-20191028

8 小时前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