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的水,深不见底

原创2 个月前230.7k
历史开的玩笑

2024年,真是多事之秋。

今天全世界都被震惊了:伊朗总统莱希、外交部长阿卜杜拉希扬、两个省长,同时坠机身亡。

伊朗当局从土耳其借了无人侦察机,足足花了12个小时才找到地方。

最终确认:尸骨无存。

吓得以色列赶紧出了个声明:以色列跟伊朗总统坠机没有任何关系。

说实话,一个有核大国的二把手失联了,居然能找这么久……

总觉得有些诡异。

机械故障?天气恶劣?敌国暗杀?……各种猜测应有尽有。

目前谁都没啥证据。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想莱希死的人,可不止在伊朗外部。


01

家天下?公天下?


现在发生在伊朗的一切,都绕不开宗教。

波斯人是雅利安人的一支,信仰拜火教,他们建立的波斯文明是历史上第一个横跨三大洲的大帝国。

7世纪,穆斯林武力征服波斯高原,并强迫波斯人改信伊斯兰教。

当时,穆罕默德去世不久,所有信徒都为继承人问题吵翻了天。

大部分人认为,穆圣生前没有指定继承人,所以应该根据教义来,人人都有机会上位。

他们是逊尼派的起源。

另一派则坚持血统论,认为穆圣生前指定了堂弟阿里当继承人,所以除了先知和阿里的后代,其他人都没有继承资格。

这部分人是什叶派的起源。

很明显,什叶派还是家天下那一套,受众天然就比逊尼派少,所以一直是被打压的少数派。

但这一套,很对波斯人的胃口!

一来,波斯有辉煌的帝国历史,千余年言传身教,民众本身就对“正统”、血统极其看重。

二来,无论是文明程度、还是历史底蕴,波斯人都远超刚走出半岛的阿拉伯人,他们当然不甘心逆来顺受。

越是被打压的、越是少数派的,越受他们欢迎。

于是,许多波斯人选择信奉蕴涵悲情的什叶派,作为反抗外族侵略的精神旗帜。

尤其在波斯萨菲王朝宣布什叶派为国教后,伊朗高原就成了全世界什叶派的精神故乡。

这件事对伊朗的影响,一直持续到今天。

伊朗全称伊斯兰共和国,实行皿煮选举总统,然后按照伊斯兰教法管理国家。

但因为教大于国,因此最高权力在宗教领袖哈梅内伊手里,总统只是个傀儡。

哈梅内伊是霍梅尼的弟子,从1981年至今,统治了伊朗长达43年之久。

如今,他已是85岁高龄,谁来接班成了最紧迫的问题。

对美国、对以色列、对沙特的关系,都没有这个重要。

目前呼声最高的有两人。现任总统莱希,次子莫杰塔巴。

虽然在很多人眼中,刚刚坠机身亡的总统莱希,就是哈梅内伊的接班人。

但他本人从没有过任何表示。

毕竟,无论是按照什叶派的传统,还是出于私心,他当然是想让自己儿子继位的。

因为他的恩师霍梅尼,本来也是这种想法。

霍梅尼有两个儿子。

长子穆斯塔法,学识渊博,曾是伊斯兰教的大教士,威望很高,是毫无疑问的“太子爷”。

可惜在70年代末期,在伊拉克被特务暗杀。

次子艾哈迈德,专门跟老爹对着来,反对政教合一、主张世俗化,经常公开发表皿煮、自由言论。

霍梅尼再怎么有想法,也不可能把一个不信教的人捧成宗教领袖……

实在没办法只能退而求其次,霍梅尼在临终前传位给最坚定的弟子哈梅内伊。

哈梅内伊比他的恩师幸运。

他的儿子莫杰塔巴,不仅没有夭折,也没有那种“离经叛道”的思想。

有一个关键点需要说一下。

因为强调“正统”,所以在伊朗,最高领袖必须代表什叶派最权威的教义。

谁才懂最权威的教义?只有最高领袖的亲传弟子和儿子。

但亲传弟子比儿子还是差一些,因为血统不够“正统”。

当然,就算再正统,你也得有能力。

2009年,伊朗大选后爆发动乱,就是莫杰塔巴带人平定的。

他至少不是个无能之辈。

所以莫杰塔巴虽然名声不显,但在教士集团内部人气非常高,很多人支持他当下一任领袖。

哈梅内伊也早就开始布局。

早在2020年,他就把国家的部分权利交给了儿子,掌管请保安全工作。

今年2月,哈梅内伊还对选举最高领袖的“专家委员会”进行清洗,88名委员中有35名被退休。

原则就是,“年纪大的教士要给年轻人空出机会”

……

武力方面更不用说,革命卫队只效忠最高领袖,只要哈梅内伊一句话,莫杰塔巴立刻就能拥有这支庞大的力量。

再加上教士们支持,莫杰塔巴的优势似乎是不可撼动的。

但问题是,莱希作为总统,在国内声望是非常高的,而且对哈梅内伊言听计从,坚决打压改革派。

这种情况下,基本不可能通过政治手段把他换下来。

当然,哈梅内伊有权强行指定继承人,但霸王硬上弓难免会有人不服。

如果这个时候,莱希突然出意外暴毙了,那就太完美了,还能让帝国当背锅侠。

……

需要强调的是,以上内容都是猜测,并没有啥证据。

也许一切真相,都得等到伊朗最高领袖继承人定下来,才能水落石出。

也或许,永远不会有真相。


02

屠龙者终成恶龙


除了继承人之争,伊朗内部,还有更大的矛盾。

2012年,伊朗总统内贾德,曾在演讲中无奈地说道:300个教士,掌控了伊朗60%的财富。

伊朗仅石油、天然气、矿石三项,每年出口都能创收上千亿美元外汇。

但工薪阶层的月收入还不到2000元RMB,面对超过40%的通胀率,过得很是穷困。

没工作的人更惨。为了果腹,不得不出售器官,大街小巷贴到处都是广告。

这一切,不由得让人们对当初的选择产生迷茫。

1997年,伊朗将器官交易合法化

古老的帝国文明与新宗教相互发酵,久而久之,波斯社会逐渐形成了一个特殊的欧莱玛群体。

指能解读经文、知识渊博的教士们,包括阿訇、毛拉、大阿亚图拉等等。

按照中国人的思考模式,可以把他们理解为:地主和士大夫的结合体,是波斯传统社会的最基本单元。

按照规定,欧莱玛负责向低级的教徒发布命令,也要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做为回报,低等级的教徒要向他们进贡财物。

在广大农村地区,每个村都有一两个欧莱玛,他们不仅有严谨的师承关系,还通过联姻结成一张张盘根错节的关系网。

他们凌驾于王权之上,控制着司法、经济、教育,掌控着大量土地、庄园、寺庙等大量财富。

1963年,据当时巴列维王朝的统计:拥有两千个以上村庄的大地主,多达27个。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2000个村庄,究竟有多少耕地?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全国398万农户,只有190万户拥有土地,剩下的全是佃户。

教士们,才是这个国家的真正主宰。

1925年,礼萨·汗在英国人的支持下建立巴列维王朝,把国名波斯改为伊朗。

伊朗,就是雅利安的意思。

从国名上就能看出,他不想被神权骑在脖子上,更强调民族。

他效仿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大力推行世俗化改革:控制教会地产、建立世俗国民教育体系、推行世俗司法体系……

但教士们的地位根深蒂固,这些举措根本无法深入到农村基层。

1941年,英国和苏联军队逮捕并流放在二战中站错队的老巴列维,扶持他的儿子上位。

小巴列维发起更激进的“白色革命”,目的是从根本上改变旧社会制度,将伊朗打造成一个现代式资本强国。

包括土地改革、国企私有化、女性平权等19项改革计划。

初期,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

施行土改后,政府出资,以市场价回购地主“多余”的土地,再以低于市场价30%的价格分期付款卖给佃农。

短短几年,全国92%的农户有了自己的土地。

佃户们无比感激,教士们则异常愤怒,这等于是斩了他们的根基。

感激的佃户亲吻国王的脚

但问题也马上产生。

农民并不是真的拥有了这些土地,而是要交给国王推行的农业联合体(相当于农业合作社),从佃户变成给合作社打工的人,无法直接转化成生产力。

而那些原本拥有土地的农民,也因为资本XX等原因,不得不向高利贷求助。

最后导致的结果是什么呢?土地渐渐集中到资本家手中,大量农村人口不得不去城里寻找生计。

1963-1978年,伊朗的城市人口占比迅速从30%上升到52%。

短短15年,有超过800万农民涌入城市。

他们正好成为工业化、现代化的“红利”。

1960-1979年,伊朗GDP从41.99亿美元暴增至903.92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7.53%。

1977年,伊朗人均GDP就已经达到2200美元,全球排49(现在132),一下子就逆袭成富裕国家。

至少在经济方面,白色革命无疑是非常成功的。

但波斯人突然陷入了精神危机。

小巴列维在位时,是伊朗最开放的阶段。

随着西方文化和生活方式渗透到大城市的每一个领域,很多伊朗大城市都出现了酒吧、赌场、歌剧院、迪斯科、妓院等等场所。

许多年轻女子也开始模仿欧洲人,摘掉面纱,穿紧身裤、迷你裙。

这些虽然与教义相悖,但人都是现实的。

如果所有人的物质生活越来越好,大家自然不会竭力反对,甚至觉得这些都是“进步”的体现。

但如果越来越差呢?

70年代德黑兰女青年

人怕穷,更怕对比。

伊朗的世俗化,确实给整个国家赚取了海量财富。

但那些财富,只让一部分人富起来了,绝大多数人不过是“红利”本身。

革命之前,1%的富人占据了全国52%的财富,91%的穷人只分到18%。

更糟糕的是,巨大的财富让巴列维王室忘乎所以、挥霍无度,生活极度奢靡,这股风气也带动了整个社会从上而下的糜烂。

以首都德黑兰为例,当时全城被分成了南北两个部分:北部是富人聚集区,豪华的西式别墅,坐落在灯红酒绿的夜总会之间,歌舞升平;南部则是棚户区,街道狭窄,拥挤不堪。

一切都是国王改革的“成果”。

农民怨恨国王,市民怨恨国王,失去土地的地主更怨恨国王。

人们开始怀念过去。

德黑兰贫民窟

代表过去的教士们,带领巴列维王朝体制外群体和落后地区及广大农民,迅速卷土重来,发动伊斯兰革命。

1979年1月,巴列维带着王室成员匆匆出逃。

2月1日,霍梅尼乘坐波音747回到德黑兰,数百万人在机场迎接,称他为“伊玛目”。

伊玛目,即什叶派的教长,信徒和真主之间的媒介。

3月,伊朗通过公投,98%国民支持伊斯兰共和国取代巴列维王朝,霍梅尼担任最高领袖,负责用教义指导国民,具体事务由总统负责。

“我委任了他,你们必须效忠他,违抗他就是违抗真主。”

作为最虔诚的信徒,大家不支持也得支持。

但信徒们可能上当了。


03

尾声


霍梅尼在海外流亡时,一直高喊人人平等、消灭贫富差距。

但在革命成功后,复辟的教士们不仅没收了王室的所有财产,还把社会上大部分企业都收为己有。

没人能约束他们,因为伊斯兰教法管不到教士阶层。

为了管理这么多企业,教士集团组建了120多个基金会,垄断了全国几乎所有行业。

比如,伊朗全国的开心果市场,就被拉夫桑贾尼家族垄断。

至少在现在看来,伊朗的贫富差距比巴列维时期,更大。

当然,这也有遭到欧美经济制裁的原因。

2010年开始,伊朗货币迅速贬值。

消息灵通的部分教士们早就通过黑市兑换了美元保值,最后被坑的只有被愚弄的普通信徒。

久而久之,就出现了上文出售器官的一幕。

有些人开始后悔搞什么政教合一。

一切的一切,都是信徒们自己的选择。

就这么着吧。(全文完)

相关主题/热点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App内直接打开
商务、渠道、广告合作/招聘立即咨询

相关文章

2024年污染物修复市场运行现状与未来发展趋势分析报告

· 2分钟前

cover_pic

全球及中国氯氧化铜市场规模、份额、增长趋势预测报告

· 5分钟前

cover_pic

贸易促进管理产业深度研究报告:2024年全球发展趋势分析

· 9分钟前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
手机号码
+86
验证码
* 微信登录请先绑定手机号,绑定后可通过手机号在APP/网站登录。
绑定

绑定失败

该手机号已注册格隆汇账号,您可以选择合并账号。

关于合并:

1.合并后可使用手机号或微信快捷登录;

2.仅保留手机账号信息,清除原有微信账号信息;

3.付费权益将同步至手机账号;

4.部分特殊情形可能导致无法合并;

合并
返回上一步
确认您合并的手机号
获取验证码输入后提交合并账号
合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