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卷入纸牌屋

原创7 天前24.6k
开始明抢了!

两年前的那一幕,又来了!

据彭博社,美国政府已经告知TikTok的拥有者字节跳动有限公司,必须出售其所持有的股份,否则就会在美国被封杀。

两组关键词,必须、否则,出售、封杀。

这不是海盗的语气?

其实在2月27日,白宫就发布通知,为“保护国家数据安全”,要求所有政府机构30天内卸载TikTok。

同一天,欧洲议会、欧盟理事会、欧盟委员会以同样的理由,禁止职员使用TikTok。

随后,日本、加拿大也宣布,禁止政府设备使用TikTok。

一日之间,四大经济体同时对TikTok宣布封杀,像极了百年前《共产党宣言》里的那一幕:

“为了对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美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

此情此景,这句话如此贴切。

也恰似《白鹿原》中,能让举人老爷、长工、军阀摒弃鸿沟一致发愿的,只有田小娥的肉体。


01

Born to be global


姑且不论TikTok是不是那只幽灵。

至少,它确实肥美。

早在2017年,张一鸣就开始了全球化布局。当年11月,字节跳动收购美国短视频应用 Musical.ly,将其整合到抖音海外版 TikTok,成为出海的先锋。

而当时,还没有互联网平台走向海外,但张一鸣认为这是个趋势。

2018年,在清华经管学院举办的对话上,他认为中美两国企业都是“Born to be global”,只有做到全球配置才能形成更大的规模效益。

简而言之,海外互联网人口足足是中国的五倍,任何互联网公司都不可能放弃这块市场。

当时,他提出一个目标,三年之内让字节跳动海外用户占比从10%提升至50%。

结果,全球化进程比想象中还顺利。

短短3年,TikTok利用算法和荷尔蒙体验,踏足30多个国家,攻占180多个城市。俘获了全球10亿多用户,火速成为全球短视频赛道第一。

据Prioridata2020年的数据,在美国,人们每天约打开Tik Tok8次,平均每次4.9分钟。而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则分别是4.7分钟、3.1分钟、1.6分钟。

面对来自东方的新物种,国际巨头们并不打算放过短视频这个利润巨大的市场。

它们的手段简单粗暴——Copy。其中,动静最大的当属扎克伯格。

2018 年11 月,脸书发布短视频应用 Lasso,希望能够适应墨西哥等国家市场,遭到《纽约时报》嘲讽:“一个警脚的克隆版,借用了TikTok许多核心功能,甚至试图吸走一些有影响力的用户。”

果然,在同台竞技中,Lasso不堪一击,月均下载量不到TikTok的1%。

随后,Instagram、YouTube也发起挑战,可惜结果都一样——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尤其随着新冠疫情爆发,居家的人越来越多,Tik Tok在美国前所未有地繁荣起来。

既然竞争不过,就只有抢了。

2020年7月22日,白宫以国家安全为由,强迫Tik Tok将股权出售给微软。

8月28日,我国更新了“禁止出口技术目录”,把“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列入了限制出口名单里。

有了这个支持,字节明确拒绝把TikTok卖给微软,还要起诉美国政府。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川普败选,拜登上台,推翻了上届政府一系列行政命令,包括针对Tik Tok的禁令。

自此,这场风波才淡出公众视野。

但在这之后,TikTok照着美国的要求,一字不漏全部超标达成:

1. 分割Tik Tok和抖音,分拆数据库;
2. 所有数据存储到甲骨文的云基础设施,并交天价保护费;
3. 在甲骨文公司的监督下审阅所有代码;
4. 美国政府和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可以审阅所有信息。

相当于把底裤都脱了,就差划开肚子给人看到底吃了几碗粉。

这种情况下,不可能还有“后门”可言。

但字节还是天真了,别人摆明了,就是要人财两得。

他们在乎的也许并不是什么数据安全,只是不能忍受一亩三分地被“后发者”侵占而已。


02

卷入纸牌屋


2022年12月,美国中期选举刚刚结束一个月,重新掌握国会的共和党,便重新对TikTok 发起攻势:

要求字节跳动从TikTok撤资、重组 TikTok 管理层和资产持有、要求 TikTok 业务出售给美国公司。

实际上,这有客观原因。

政治游说、献金是美国本土科技巨头的必修课。这是他们保护自身的手段,也是攻击对手的工具。

根据透明组织Open Secrets记录,Meta是2022年最大的互联网行业游说巨头,支出超过 2000万美元。其次是亚马逊,献金1900 万美元;然后是谷歌,约 1000 万美元。

加起来大约 4900万美元,几乎是 TikTok母公司的10倍。

既是外来者,保护费又交得最少,Tik Tok自然成为美国内部政治矛盾转移的靶子。

比如,这几天又发生了件大事——硅谷银行破产,不仅害得数千家硅谷初创企业差点破产,也暴露出银行业普遍存在的系统性问题。

过去一直掩盖的金融地雷,就这么暴露在世人面前。

这个时候,必须要转移注意力,Tik Tok就是很好的对象。

同时,自从特朗普政府对Tik Tok的禁令失败后,本土互联网巨头从未放弃过用政治手段击垮对手。

比如在2021年,面对严厉的反垄断立法威胁,Meta聘请了最大的共和党咨询公司之一Targeted Victory,给地方报纸投放专栏文章和读者来信,鼓励记者和政客深挖 TikTok 内幕,并帮助散播相关的新闻故事。

据《华盛顿邮报》,其终极目标是:让外界知道,虽然眼下 Meta 成了出气筒,TikTok 才是真正的威胁。

更重要的是,从去年开始,美国科技巨头遭遇寒冬,都在竞争式裁员。

其中,Meta是最惨的,去年11月就裁员1.1万人,并在3月14日表示今年还将裁员1万人。

Meta是美国政府最重要的金主之一。现在金主饿了,在位者自然要想办法喂饱他。

所以对方才火急火燎地放出消息,要强抢Tik Tok。

而且,他们必然不会以合理的价格去收购,就像2020年那次一样。

来源:网易新闻

当然,也有主观原因。

在美国的霸权体系中,媒体是重要的一环。

先是传统媒体几十年意识形态的洗脑,使欧日韩大部分地区习惯了美式思维。

再是互联网媒体,中国以外的市场,几乎都被Facebook、YouTube、WhatsApp占领。使用这些软件的国家等于把自己一部分互联网主权让渡出去,间接受到对方舆论监管。

而指望规则制定者遵守规则,还不如相信母猪能上树。

所以,几乎所有美国互联网巨头都被欧洲罚过,每一次罚款原因里都有把欧洲数据传回美国这条。

但到短视频时代,变数出现了。

比如,此前的俄亥俄州化学品泄露事件,美国主流媒体都是避重就轻的报道,社交平台上关于这件事的讨论,也是静悄悄的。

唯独在Tik Tok上,当地居民拍摄的真实视频,才流传出去,最终事件在海外上了热搜,又回流到美国,大概过了10天后,人们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总算上了美国热搜。

这等于是撕开了舆论控制的一条口子。

这件事后不久,白宫立刻办法对Tik Tok的禁令,原本只是禁止政府职员使用,形成对其不利的氛围。

但并不太可能禁得成。

如果说Facebook、YouTube、Instagram是精英阶层展示优越生活的圣地,主打炫富式消费文化,TikTok则主打草根、下沉年轻。

两者根本不是一个物种。

其运营思路和国内一致。首先,增加了数亿的投放预算,烧钱吸引红人入驻。然后,明星效应为其带来了大量年轻的种子用户,拉来第一批流量,接着靠运营引爆口碑。

这三板斧在日本、欧美等成熟市场屡试不爽。

截至3月,Tik Tok全球下载量超过40亿次,日活也突破12亿,占据了所有社交媒体用户的三分之一,成为超级流量入口。

仅在美国,就有1.4亿用户。

从社会角度看,TikTok为无数人提供了展示自我、分享故事、学习知识、交流文化、表达观点等多种功能和价值。尤其在疫情期间,TikTok为许多人带来了欢乐和慰藉。

更重要的是,在这个时代,流量就等于金钱。

中国短视频平台的主播有很多,美国同样不少,他们都靠这玩意生活呢。

在Tik Tok上有收益的人太多了,不让他们用,等于逼人自杀。即便只是为了选票,美国政府也不可能这么做。

所以,他们要把Tik Tok变成美国公司,这是唯一的选择。

所有科技公司,都在等待一场流量的饕餮盛宴。


03

尾声


这几年,出海是中国企业发展、拓展市场的主旋律。

虽然它们可能也会类似TikTok这样要面临种种超越市场和商业逻辑的挑战。

目前,美版拼多多Temu在美国大杀特杀,连续8天排在下载排行榜第一;第二名是Capcut,也是字节的产品,一款视频剪辑软件;第六名是Shein,中国跨境电商巨头,相当于美国的小红书+淘宝综合体,在美国女性中颇有市场。

它们的共同特点,是便宜得“可怕”。

在Temu上,3美元的手表,4美元的t恤,沙发、数码相机、智能家电等不到10美元就能拿下,外国网友们哪见过这场面。

相比亚马逊上的那些牌子货,这些商品质量可能差点,但几乎没有品牌溢价,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2018-2020年,短短三年,Temu用户就突破一亿。但从2021年开始,事情突然变了

监视营收,被强制下架,连谷歌搜索都被禁止,连续六个季度大幅下滑。对比巅峰时刻,用户数已流逝近七成,股价更是跌落谷底。

难道便宜的东西已经提不起外有兴趣了?当然不是。

大家应该都记得,拼多多最早是怎么火起来的吧。

和最初的中国消费者一样,Temu在美国爆火,也是美国消费者你传我、我传他的结果。

在薅羊毛这件事儿上,全球人民都一样。

有人批评说,这些电商平台出海的本质,就是把本国劳动力贱卖了,本来就该罚。

但问题是,我国在很多方面的工业产能很早就处于过剩状态。

现在不是贱不贱卖的问题,是我们需要一个足够大的渠道,去消耗这些过剩产能。

你得先把地圈下来,再去谈建设问题。

最近两年,很多分析都说,如今国内很多企业在成为国内龙头后,面临天花板导致市值增长空间不足,所以一直无法与海外的巨头企业相抗衡,原因就在于在国内很多增量的红利在减少,导致大家被逼内卷。

中国虽然是个极为庞大的市场,对14亿人而言,确实有些小了,我们必须“走”出去。

毕竟,解决了吃饱的问题后,还要吃好。

难道,只有法国人能过每周休三天的日子,我们就不行?

相关主题/热点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App内直接打开
商务、渠道、广告合作/招聘立即咨询

相关文章

中信证券:边缘AI崛起,看好智能物联+存算一体

· 昨天 19:32

cover_pic

三国志·散户列传,鲁肃篇

· 昨天 19:22

cover_pic

比尔·盖茨最新买进这家公司!高毅邓晓峰、高瓴、“国家队”等都在布局这个领域!操盘这只或暴赚1个亿

· 昨天 14:19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
手机号码
+86
验证码
* 微信登录请先绑定手机号,绑定后可通过手机号在APP/网站登录。
绑定

绑定失败

该手机号已注册格隆汇账号,您可以选择合并账号。

关于合并:

1.合并后可使用手机号或微信快捷登录;

2.仅保留手机账号信息,清除原有微信账号信息;

3.付费权益将同步至手机账号;

4.部分特殊情形可能导致无法合并;

合并
返回上一步
确认您合并的手机号
获取验证码输入后提交合并账号
合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