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专访实录:十年内或卸任苹果CEO,非常钦佩马斯克和特斯拉

17 天前43.8k
库克表示对AR和AI感到非常兴奋
本文来自:腾讯科技

4月5日消息,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近日接受媒体专访,谈到了苹果即将与热门游戏《堡垒之夜》游戏开发商Epic Games之间的诉讼大战,围绕iOS 14.5应用追踪透明度政策(简称APP)的争议,苹果为何如此注重保护隐私,对特斯拉及其首席执行官马斯克的看法,以及自己的未来打算等。

以下为库克专访实录:

斯威舍:今天我的嘉宾是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他已经在苹果工作了23年,并从已故联合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手中接过了大权,掌舵了公司将近10年。当库克接任时,苹果的市值接近3500亿美元,如今已经超过2万亿美元。

苹果生产了数十亿台在全球范围内广受欢迎的设备,但由于其巨大的规模和能力,该公司现在也成为反垄断调查的靶子。例如,热门游戏《堡垒之夜》游戏开发商Epic Games正在起诉苹果,声称该公司是垄断企业。其他开发商也在向监管机构投诉。与此同时,许多有争议社交媒体应用Parler的用户,也对苹果从其应用商店中移Parler提出了异议。这是苹果、谷歌和亚马逊在美国国会大厦袭击后采取的举措。他们坚持认为,Parler未能审查与1月6日的暴乱有关的危险内容。

库克也成为了许多人心目中的英雄,他在最近一次慷慨激昂的演讲和一次重要的会议上重点强调保护隐私的重要性,并呼吁科技行业(特别是社交媒体公司)禁止滥用消费者数据的行为。

库克:“如果一家企业建立在误导用户,利用数据,根本不给其他选择的基础上,那它就不值得我们称赞,它就应该进行改革。在算法催生的虚假信息和阴谋论猖獗的时刻,我们不能再对这样的技术理论视而不见。这种做法是以两极分化,信任的缺失及暴力的衍生为代价的。不能让社交困境变成一场社会灾难。”


01

希望Parler能够重返应用商店


斯威舍欢迎参加我们的节目,上面那段话出自一场非常精彩的演讲。我很惊讶你说得那么直白,你在批评许多社交媒体公司和那些使用数据的公司。你们下架了Parler,你是如何做出这个决定的?

库克: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个直截了当的决定,因为Parler没有遵守应用商店的指导方针。你不能煽动暴力,也不能允许人们煽动暴力;你不能发表仇恨言论等等。他们已经从适度变成了让人无法忍受。但我们给了Parler修正的机会,他们无法做到这一点,或者没有满足要求。所以我们不得不将其下架。话虽如此,但我希望Parler能回来,因为我们努力工作是就是为了吸引顾客,而不是把顾客拒之门外。因此,我希望Parler能满足应用商店里所需的审核,然后再回来,因为我认为拥有更多的社交网络比拥有更少的社交网络要好。

斯威舍:国会袭击发生的那天,我实际上正在采访Parler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这是一次相当令人吃惊的采访。你听到他说的话了吗?他说自己没有责任,也不会承担任何责任。

库克:显然,这不符合苹果应用商店的条款和规定。

斯威舍:是的,你们以前也和他们就这些问题进行过探讨。

库克:我们相信,在某个时间点上,他们曾经满足过苹果应用商店的要求。

斯威舍:然后他们变了?

库克:的确是这样,他们不再遵守规定。

斯威舍:是的,许多科技公司同时采取了行动,无论是亚马逊、谷歌、苹果还是其他公司,以前有过这样的协同行动吗?

库克:我们一意识到问题,这件事就发生了。我不确定是否是国会大厦暴乱活动引发的这种协同行动。当我们意识到的时候,我们就会把Parler撤下去,但会给些时间改进。再说一次,我希望Parler最终能回来。


02

对社交媒体放大效应深感担忧


斯威舍:我想谈谈上个月国会山的听证会。你没有出席,但有三家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在场,分别是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Twitter的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以及谷歌及其母公司Alphabet的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国会议员迈克·多伊尔(Mike Doyle)要求所有三位科技高管回答相同的问题,只需回答“是”或“不是”,让这个问题显得简单化。我会问得稍有不同,但他显然想知道这些公司是否对散布错误信息和策划对国会大厦的袭击负有任何责任。他们没有回答,甚至有点儿想绕过它,只有多尔西给出了肯定回答。如果你代表这些公司,或者作为苹果,抑或是其他科技公司,会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库克:我只能代表苹果发言。从一开始,我们就审查应用商店上的每一款应用程序。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在做这件事上是完美的,但我们非常关心我们为用户提供的服务。当我们有像苹果新闻这样的产品时,我们由人来编辑、挑选关键故事。因此,他们正在避免所有存在的错误信息。现实情况是,在某些领域,网络已经变成了一个“黑暗的地方”。如果没有精心策划,你就会得到我不想放进放大器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这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科技的本质。如果你有一个平台,你就会放大某些东西。

斯威舍:你认为苹果是放大器吗?

库克:我认为在苹果新闻的新闻精选领域,我们由人来做这件事。应用商店不是一个推送服务,所以我们不会像社交媒体公司那样在你的feed中推送东西,但还是有很多人会来应用商店。因此,我们希望那里是个安全而值得信赖的地方。

斯威舍:在像这次国会袭击这样的事件中,大型科技公司更广泛的罪责是什么?因为你在关于隐私的演讲中确实谈到了这个问题。很多人认为社交媒体网站是罪魁祸首,而苹果公司却没有这样的产品。Ping从来没有起飞过,我记得Ping是苹果的社交网络。

库克:是啊,我确实记得。很高兴你提醒了我。

斯威舍:你认为社交媒体网站是这次攻击的罪魁祸首吗?

库克:我认为社交媒体的放大效应是我深感担忧的事情。而定向工具,与广告中用于定向的工具一样,也可以用于错误信息或极端目的的定向。所以我对此同样深感担忧。我对国会大厦袭击事件最大的指责是那些显然参与了袭击本身的人,他们攻破了国会大厦。但我认为,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退一步问一问,还有什么其他因素?因为我们不想重蹈覆辙,这是我们历史上最黑暗的日子之一,它就在我们所有人面前上演了。我觉得这更像是一部电影之类的,它是不真实的,它不太可能发生在美国。因此,我希望能够进行这种深刻的自我反省。

斯威舍:因此,需要修改美国1996年《通信规范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条,其中有保护平台不会因为用户发帖内容而被起诉的部分。你认为责任重要吗?

库克:我不喜欢以起诉为筹码。我想第230条是在很多东西出现之前写成的,这些东西是当时的人所没有想象到的。所以,我认为是时候重新修订这条法规的时候了,但我不知道修订第230条的完美方式是什么。


03

不相信自我监管,隐私是基本人权


斯威舍:那么让我们来谈谈解决方案吧!我想要进入隐私领域,苹果也始终在大力推动这一点。你如何看待正在考虑的数据和隐私法案?

库克:总的来说,我认为隐私是21世纪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我认为我们正处于一场危机之中。几年前,我认为公司会自我监管,然后会变得更好。现在,我不再相信了。一般来说,我不是个热衷于监管的人,但我认为监管是必要的。

斯威舍:是什么让你不相信自我监管的呢?

库克:因为我看到公司不断地走出我认为合理的轨道。

斯威舍:你在演讲中说的其中一件事是,如果我们认为生活中的一切都可以汇总和出售是正常的和不可避免的,那么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数据,我们失去了做人的自由。谈谈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库克:如果你想到一个监控世界,一个你知道有人始终在监视你做的每件事的世界。就手机或电脑而言,这也是你在想的,因为你在输入搜索,诸如此类的东西。所以我认为在这样的世界里,你开始做得更少,你开始想得更少了。你的言论自由开始收窄,墙就会向你袭来。我开始在它的自然终点思考这个问题,我不想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

斯威舍:为什么苹果认为在这个问题上直言不讳至关重要?你们销售的手机也允许这些应用程序做这些事情。你把它当作广告中的品牌属性,非常有力地捍卫隐私。你为什么对这件事大声疾呼?

库克:坦率地说,这与品牌属性无关。对我们来说,隐私是一项基本人权。这是一种权利,其他权利都是建立在这一权利的基础上的。这不是我几年前才决定的事情。我记得,十多年前,乔布斯曾对此发表过评论。他说,隐私权意味着人们反复地用通俗易懂的英语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个人应该拥有他们的数据。他们应该有权决定谁得到了这些数据,他们得到的数据是什么,他们用这些数据做什么。坦率地说,我们今天还没有做到这种程度。


04

几周内发布APP反追踪功能


斯威舍从本质上讲,数据被盗的数量如此之大,你是否对此感到惊讶?

库克:我被吓坏了。因此,我们推出了像“隐私营养标签”这样的东西。隐私政策已经变成了这些长达数页的东西,人们只是盲目地说,我同意,这样他们就可以转到下一个屏幕,继续前进。隐私营养标签就像食品上的标签那样,可以让你一目了然地了解那些关键信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改进这一点。然后,可能是最受关注的是被称为ATT(App Tracking Transparency)的应用反追踪功能。它试图获取的是那些利用其他公司的应用程序跟踪你的公司,因此把你在想什么、你在做什么的完整资料放在一起,通过网络全天候监视你。

斯威舍:对,用你们自己制造的设备作为载体来实现这一点。

库克:他们正在使用所有的技术来做这些,不仅仅是苹果设备。

斯威舍:对,我只是说在你们的情况下,所以让我们让它更容易被人们理解。新的更新具体什么时候发布?

库克:距离现在只有几个星期了。

斯威舍:显然,Facebook和其他许多公司从从这些跟踪器收集的数据中赚取了大量利润。消费者会怎么看呢?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库克:他们会看到一个简单的弹出窗口,基本上会提示他们回答这样的问题:你们是否可以被跟踪?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就会继续下去。如果它们不是,那么针对该特定应用程序的个人跟踪将被关闭。

斯威舍:它会告诉用户追踪的是什么并让他们做出决定吗?因为通常情况下,当你问别人想被跟踪吗,大多数人都会拒绝。

库克:开发者基本上可以在其中添加其他信息,也许他们说这是为了更好的广告或者更有针对性的广告或者其他什么。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提供一个工具,以便应该做出决定的人能够自主决定。

斯威舍:不过,你们是在引导他们走向拒绝追踪,你是在引导他们这么做。你为什么现在决定这么做?

库克:我们每年都会增加隐私功能。如果你回顾过去,会发现我们每年都会增加一些。它不是针对某一家公司的,针对的是一个原则。原则是个人应该控制他们是否被跟踪,谁拥有他们的数据,就这么简单。如果你今天要从头开始设计这样一个系统,你当然会这么做。当然,如何处理用户的数据应该由他们决定,而不是由我或其他人决定。而反对这一选择的人本质上是在说他们以前没有知情同意,我认为这本身就是个错误。


05

不太关注FB,承认与其存在竞争


斯威舍:没错,但是从Facebook的隐私立场来看,该公司的做法也让苹果从中受益,而你们却和Facebook立场截然不同。Facebook的回应相当激烈,称你们本质上对他们的业务造成了生死存亡危机,你对此有何反应?

库克:我们所做的就是让用户选择是否被跟踪,我认为很难反驳这一点。令我震惊的是这件事遭到了阻挠!

斯威舍:有很多这样的公司,他们称你们正在伤害小企业。

库克:我们知道,这些都是站不住脚的论点。

斯威舍:所以你说你对这种反对感到惊讶。我对此也有些惊讶,毕竟你们瞄准的是这些公司的核心业务。

库克:首先,我并不真的同意这样的观点。我认为,你可以做数字广告,并从数字广告中赚钱,而不是在人们不知道自己被跟踪的情况下跟踪他们。我认为时间会证明这一点。

斯威舍:你认为这会对Facebook的业务造成什么影响?我会使用Facebook,因为他们是最大的社交网络,也是收集数据最多的。但谷歌也是这样做的,其他许多公司也是这样做的。

库克:我不是很关注Facebook,所以我不知道。

斯威舍:但他们称你为他们的“竞争对手”,所以你不这么看?你不认为他们是苹果的竞争对手吗?

库克:我想我们在某些方面处于竞争中。但如果我可以问一下,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他们不会被列入名单。我们不是在做社交网络业务。

斯威舍:好吧,让我再问你一个Facebook的问题。我们三年前在芝加哥的舞台上谈过,那就是在剑桥分析公司滥用数据丑闻爆出之后,我请你想象一下自己处于扎克伯格的位置会如何做。

库克:我坚信,APP反追踪功能是个不错的选择。数据最小化,尽可能少地得到你需要的东西,确保你需要你得到的东西,挑战你自己,让自己得到的越来越少,然后安全就是隐私的基础,对吗?以及加密,我们可以在隐私环境中单独讨论一大堆事情。

斯威舍:几年前,苹果曾卷入一场关于加密的斗争中,那是在2015年圣贝纳迪诺恐怖袭击之后。FBI要求苹果建立一个"后门"来解锁袭击者的手机。你反对这项命令,理由是这会危及隐私。

库克:是的,我们提到了对数亿用户可能带来的危险,因为你不可能建立单一的后门。他们所要求的后门存在于操作系统中,会影响到所有拥有iPhone的人。

斯威舍:然后司法部最终在没有苹果帮助的情况下解锁了iPhone。你现在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库克:我认为这是一场正确的战斗,我认为加密技术在今天仍然受到抨击。仍然有人认为政府应该有一把钥匙,或者有权拿到钥匙,或者有一扇门或一扇窗。在这一点上,我们的观点没有改变。那就是一旦你有了一个后门,你就有了每个人的后门。在今天的技术中,没有一种方法可以只为好人提供后门。


06

没有苹果把关,应用商店会变得一团糟


斯威舍:苹果现在正被广受欢迎的游戏《堡垒之夜》的开发商Epic Games起诉。早在8月份,该公司就试图绕过苹果应用商店的规则。基本上,他们希望避免苹果从应用内购买中抽取30%的分成。因此,他们引入了自己的直接支付系统。你们因为《堡垒之夜》违规把它赶出了商店。你是否能具体谈谈这里所涉及的原则是什么?

库克:这是关于遵守应用商店规则和指导方针的。他们已经这样做了很多年,然后显然决定不再遵守规则。他们首先通过了应用程序审查,然后在服务器端进行了更改,显然这是一种欺骗行为,所以我们决定诉诸法律。我们要来讲述我们的故事,我们将讨论商店的隐私和安全方面,我们对胜诉充满信心。

斯威舍:我想“审判”时间定在5月3日,即将到来。

库克:是的,还有一个月左右。

斯威舍:所以当你看这个案例的时候,其中一个问题是,佣金可能是糟糕的规则。这就是他们试图争辩的问题。我认为,从Epic Games的角度来看,如果你们收取一定的佣金,比如苹果只从亚马逊抽取15%的佣金,那么这些规定是否会产生影响。你们所有人有没有想过要更大幅度地改变这些规则呢?

库克:应用商店不是用混凝土浇铸的,你知道吗?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规则也发生了变化。事实上,如果你看一下佣金,会发现绝大多数人都不支付任何费用。因为没有数字商品的交换,对吗?所以,大概85%的人支付零佣金。随着我们最近对小型开发商出台的优惠,年收入低于100万美元的开发商只需支付15%的佣金。事实证明,这囊括了绝大多数开发者。然后,我们也有规定,如果你在第二年或以后几年继续订阅服务,只需支付15%的费用。所以,我们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降低佣金,更多的应用程序被豁免。但这些规则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你提到亚马逊只缴纳15%的佣金,对于任何一种符合该类应用指导方针的视频流服务来说,情况都是如此。这取决于他们在做什么。

斯威舍:就像Netflix和其他公司一样。Epic Games或任何开发者走自己的路,或者允许直接支付系统,而不是通过应用商店,这有什么问题吗?为什么要由你们来控制呢?

库克:我想总得有人这么做。我觉得总得有人来当牧师,对吧?因为如果用户对应用商店没有信任和信心,他们就不会来那里买东西。我们认为我们的用户不希望如此。

斯威舍:为什么不能有更多的商店,其他的商店由别人经营呢?

库克:因为如果你有侧装,你会破坏隐私和安全模式,你会在另一家商店打开一个巨大的载体。

斯威舍:你是否发现这是你们业务中最脆弱的部分,这些问题正在由反垄断调查人员进行调查?

库克:苹果帮助建立了一个每年超过5000亿美元的经济体,并利用其中很小的一小部分用于推进创新和承担运营商店的费用。我认为可以说应用商店是个经济奇迹,美国现在有100多万人的生计与应用商店有关。而且这些应用不仅在美国销售,也在国外销售。这是增长最快的就业领域之一。

斯威舍:但是,你觉得你们必须完全控制这个经济奇迹?

库克:我认为,作为应用商店的一部分,精心规划至关重要。在任何给定的一周,都有10万个应用程序进入应用程序审查阶段。其中4万个被拒绝,因为他们不工作或不像开发者所说的那样工作。你可以想象,如果我们的把关消失了,应用商店在很短的时间内会发生什么。


07

对AR和AI未来感到兴奋,坚信“内容为王”


斯威舍:自2015年以来,苹果已经收购了很多公司,但都不是大公司。苹果仍然坚称,它并没有参与这场大规模的收购游戏。我认为上一次大规模收购是2014年以30亿美元收购Beats Music和Beats Electronics,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谈一谈你认为苹果的创新将走向何方。

库克:显然,我有一条规则需要遵守,那就是不能谈论有关未来的事情。但我对增强现实(AR)和人工智能(AI)感到非常兴奋。

斯威舍:你对AR最感兴趣的是什么?我记得我们有一次共进午餐,你又一次谈到了足球和AR。这就是你所说的一切,那是怎么回事?正如我告诉过你的,我对AR更感兴趣。苹果将在6月份举行下一届全球开发者大会,其口号是“Glow and Behold”。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有传言称,苹果预计将发布自2015年以来的首款主要新设备,即混合现实头盔。你能谈谈AR和这款混合现实设备吗?

库克:我不能谈论任何可能或不可能正在筹备中的事情。但在AR方面,AR的未来是你和我现在正在进行对话中很棒的话题。可以说,如果我们能够用图表或其他东西来增加我们的讨论,那就更好了。我想,观众也会从中受益。所以当我在不同的领域思考这个问题,无论是医疗、教育、游戏还是零售,我已经看到AR在这些领域中的通过手机的使用而腾飞的场景。我认为未来的用途会更大。

斯威舍:因此,这是苹果未来至关重要的一部分。

库克:的确如此!

斯威舍:内容呢?你们正参与内容制作。你为什么认为你们需要在这方面与Netflix竞争?对你们来说,这几乎不像任何投资。

库克:不,我们正在对Apple TV Plus进行重大投资。和我们做产品的原因一样,我们要做的是制作最好的内容,而不是做最多的。因此,在Apple TV Plus领域,我们只在苹果上推广原创内容。所以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在看,你到底在看什么,你看过《足球教练》(Ted Lasso)吗?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没有比这更好的节目了。我从很多不同的人那里收到了喜欢它的便条。

斯威舍:对,不过,你们是如何与Netflix竞争的呢?你们可以看到所有的流媒体,而HBO Max正在制作这些内容。你们有钱。我认为,与所有这些相比,这就是你们拥有的最多的东西。

库克:希望我们有好主意,但是我不认为这是个零和游戏。我不认为,如果某个用户购买了Netflix,他们就不能同时购买苹果的内容。

斯威舍:你认为内容作为苹果的重点领域至关重要。

库克:是的,我们全力以赴。这不是某种爱好或试水,这是我们的焦点,我们不会立即有个包含500件东西的目录,我们将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建设。我们现在已经收到了300多个奖项提名,并赢得了80个奖项。

斯威舍:是啊,我可不觉得你是好莱坞人,我也没看到你在好莱坞转悠。

库克:我不是好莱坞人,但我喜欢很棒的内容。


08

非常钦佩特斯拉取得的领先地位


斯威舍:最后一个关于创新的问题,即自动驾驶汽车。你们收购了名为Drive AI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苹果正在测试自动驾驶汽车。据报道,去年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曾表示,他提出将特斯拉以其价值的十分之一出售给苹果,但他说你甚至不愿和他见面。

库克:你知道,我从来没有和马斯克说过话,尽管我非常钦佩和尊重他建立的公司。我认为特斯拉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就,不仅在电动汽车领域确立了领先地位,而且保持了如此长时间。所以我非常钦佩他们。就我们在该领域所做的工作而言,很明显,我需要对此保持含糊其辞。在我看来,自主性本身就是一项核心技术。如果你退后一步,这辆车在很多方面来看都是个机器人。自动驾驶汽车是机器人。因此,你可以用自主性做很多事情。我们将拭目以待,看看苹果会做些什么。我们内部调查了这么多事情,他们中的许多人从未见过面。

斯威舍:苹果汽车是以汽车的形式出现,还是以车内技术的形式呈现?

库克:对不起,我不会回答这个问题。

斯威舍:我想应该是完整汽车,你们不能只开发技术,你们不是谷歌。

库克:我们喜欢集成硬件、软件和服务,并找到它们的交叉点,因为我们认为这就是神奇之处。这就是我们喜欢做的事情。我们喜欢拥有围绕这一点的主要技术。


09

不想进入政界,为何不能用手机投票?


斯威舍:我希望你们能推出完整的汽车。实际上,我始终在关注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在政治上,你也在谈论投票权,关于佐治亚州的问题。你确实与特朗普进行了大量接触,他甚至称你维“蒂姆·苹果”。顺便问一下,你怀念那样的日子吗?

库克:有一段时间,我把推特账号改成了“蒂姆·苹果”,所以我早就投身其中了。

斯威舍:当时,你只把身子靠过去了,而没有纠正他。你只是在想,有何不可?为什么不让他去做呢?你如何看待与拜登政府和特朗普政府的合作?我想是因为你变得更加政治化了。

库克:我不觉得自己有太多政治色彩,我觉得我们关注的是政策。所以无论谁入主白宫,我们都将寻求与之接触。我们将寻求找到我们可以帮助政府的共同点。我相信我们在一些问题上也会有不同的立场,但我们的关注点不是它的政治。这就是我们在特朗普总统执政期间所做的,也是我们在拜登总统执政期间要做的事情。

斯威舍:谈谈投票权和你的评论。

库克:我认为投票权是民主的基础。你知道吗,我想起了我的老朋友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在某种程度上,刘易斯为推进投票权和在那里艰难争取的胜利所做的事情,我们不能让它们被淡忘。我认为,仅仅从这一点上来说,我认为我们在投票权问题上的对话可能都是错误的。我们应该谈论的是使用技术,我们怎么能如此简单地使我们的投票参与率达到100%呢?也许我们会达到90%,这是相当神秘的。

斯威舍:当然,但当你在已经充满舞弊指控的情况下将技术引入投票时,从政治上讲,这是一种非常麻烦的事情。

库克:我没有把握。这可能会帮助解决一些问题,也可能带来新的问题。

斯威舍:那么在手机上投票呢?这就是你要说的吗?

库克:你知道,我梦想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我想那是我们生活的方向。我们的银行业务都是通过手机进行的,我们的健康数据都在手机里,我们在电话上的信息比我们家里的信息还多,那又为何不能通过手机投票呢?

斯威舍:作为一名现代首席执行官,从你的角度来看,进入政界有什么负面影响吗?

库克:这不是我想做的事。在我看来,我们希望推进我们的一些政策。我们希望推进移民法案,希望推进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工作,希望促进创造就业机会。我们希望提前接受再培训,因为我们认为有需要终身接受再培训。我们希望找到相信这些事情的政府或代表,并在这些事情上与他们合作。

斯威舍:你是第一位公开同性恋身份的财富500强公司首席执行官,你觉得现在有必要发出更响亮的声音,还是需要在这一领域成为更突出的领导者?你刚刚和非营利性组织Encircle联手捐赠了100万美元,并担任了名誉联席主席。

库克:我看这件事的方式是,我想要说出真相,因为我看到孩子们在与自己的身份作斗争,可能会被家人断绝关系,可能会被欺负,这是一系列非常可怕的事情。我觉得,站出来说出关于自己的真相将有助于向他们展示隧道尽头的曙光;他们可以站起来,在生活中做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他们不会因为他们是LGBTQ社区的一部分而以某种方式被歧视。我知道,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收到了这么多不同的便条和人们向我伸出援手,我也为很多人做到了这一点。我对此感觉真的很好。我觉得这不是我需要做的全部,所以我要继续坚持下去。Encircle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不知道你是否熟悉这个组织。

斯威舍:他们建造房屋。

库克:的确,但会有孩子住进这些房屋,他们有围绕这一点建立的项目。这是个安全的地方。我认为这个项目是可扩展的。因此,我们希望尽我们所能提供帮助。


10

可能会在10年内卸任苹果CEO职位


斯威舍:今年是你担任苹果首席执行官的第十个年头,你还会在苹果再工作十年吗?

库克:再过十年?可能不会。但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感觉很好,退休日期还遥遥无期。但再过十年是很长的时间,可能不会再过十年那么长。

斯威舍:离开苹果后有什么计划,你可能会做什么?

库克:我不知道,因为我太爱这家公司了,很难想象没有它我的生活会怎样。所以,我想我要等到我不在这里之后才会知道这一点。因为我认为还会工作下去,直到不得不离开,我才会真正考虑这件事。这有什么意义吗?

相关股票

US 苹果

相关主题/热点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商务、渠道、广告合作/招聘立即咨询

相关文章

汇丰研究:维持联通(0762.HK)持有评级 目标价降至5.2港元

前天 16:12

cover_pic

花旗:料港交所(0388.HK)首季盈利料达38亿港元 重申买入评级

前天 13:33

cover_pic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副秘书长:2025年70%量产新车有望具备L3级别自动驾驶水平

前天 08:08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
手机号码
+86
验证码
* 微信登录请先绑定手机号,绑定后可通过手机号在APP/网站登录。
绑定

绑定失败

该手机号已注册格隆汇账号,您可以选择合并账号。

关于合并:

1.合并后可使用手机号或微信快捷登录;

2.仅保留手机账号信息,清除原有微信账号信息;

3.付费权益将同步至手机账号;

4.部分特殊情形可能导致无法合并;

合并
返回上一步
确认您合并的手机号
获取验证码输入后提交合并账号
合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