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主题 : 苹果概念

iPhone12生产告急!富士康重奖1万却遇招工难,3月派工人支援印度工厂意欲何为?

凤凰WEEKLY财经6 天前12.4k
生产旺季来了。

作者:司雯雯

来源: 凤凰WEEKLY财经

厂子缺工人,急招,大量地招,临时工、正式工都要,不限名额,年龄合适者几乎来人就要。一家向富士康输送人力的中介公司公开许诺,有烟疤、文身也不影响,身份证消磁、离职时间不满足要求的(工人),均可安排入职。

生产旺季来了。在富士康、和硕等苹果产品代工厂,人人都感受到了火热的气氛。

富士康是全球最大的iPhone代工生产厂商,其中河南郑州厂区贡献了主要份额。和硕是iPhone第二大代工生产厂商,其子公司昌硕是其主要制造工厂。据悉,富士康组装了全球70%的iPhone,和硕的份额超过20%。

北京时间10月14日凌晨,苹果公司正式发布了iPhone12。尽管今年的发布会相较往年有所推迟,但对富士康等生产线上的工人来说,从8月起,iPhone12的热度就烧起来了。

标志之一是返费开始“暴涨”。

返费是富士康、昌硕等工厂吸引工人的主要手段,除每月工资外,额外发放奖金,要求其就职时间满足一定天数,目的是招来并留住产线上的人。

富士康郑州厂区的返费金额从7月底的5500元一路上升,奖金越摞越高,一度达到1万元。在职时间超过90天且出勤满55天,便可多到手1万元奖金,人力中介李华在招工宣传时接连打下感叹号,“月入过万不是梦,错过高返费只能后悔,抓紧时间啊!”

不过中介和工人都没猜到,2020年的高返费热度会持续如此久。苹果公司年年发布新机,8月至11月是富士康传统的生产旺季,上万元的返费不稀奇,年年都有,但高返费去得也快,往年通常不超过两周。可今年不同,9月中旬以后,富士康郑州厂区开出的返费价码虽小有波动,却再没跌下8000元,郑州富士康官方招聘公众号“郑州FOXCONN招募中心”发布信息,10月4日返费重新升至10000元。

还是缺人,招不够工人,否则厂子为什么要掏这么高的返费呢?”张立平在富士康郑州厂区的流水线上待了10年,熟稔厂里那些“内部人才知道的事”,但他同样为2020年返费的慷慨吃惊,“这么大的招工力度还是第一次见。”

一名富士康郑州厂区的工人,去往车间开始上夜班。

iPhone12量产压力下,招揽新工人的声量持续增大,在职工人们也在生产线上奔忙。

10月刚过去一半,张立平本月的加班时间已攒到45个小时,有工人发出的10月班表上,显示10月的加班时长已经累计达到56个小时。“天天加班,每天基本都要加2个小时。”张立平反复念叨,这段时间真的忙,中秋及国庆的长假里,他一天也没能休息

假期前,有媒体报道富士康为加紧生产iPhone12,决定取消厂区国庆和中秋假期。富士康方面回应称,“所谓厂区取消假期为不实消息”。

张立平没太注意苹果何时发布iPhone12系列的消息,也并不打算观看这场活动,“发布会跟咱们关系不大,我们关心的是订单,说白了就是有没有加班费赚。”

iPhone的销量多少,折合成富士康、和硕等工厂的订单,关系着这些庞大工厂中工人们的生计。

10月7日凌晨,就在苹果官宣iPhone12发布会邀请函的那天,有人在富士康工人聚集的贴吧里,发出苹果举行Apple特别活动的预告海报,“这是大事!”他说,“新品市场反馈怎样,往大了说,决定很多产业链明年的发展,往小了说,决定大家接下来的加班、奖金等收入情况。”

即便关心iPhone12系列的发布会,张立平也不可能第一时间守在屏幕前观看这场活动。

苹果新机发布会召开的10月14日凌晨1点,他还在富士康郑州厂区车间内,忙碌在某一条iPhone12的流水线上。在这条新搭建的生产线上,他负责夜班,凌晨1点正是上班时间。最近产量处于爬坡期,人人心里绷着弦,他得打起精神,手下的活千万不能出错。


意外的招工难:入职奖金超过1万却招不到人,在职工人被迫自掏腰包招新工,每招一位倒贴500元


旺季的富士康车间内,流水线仿佛总也填不满。

为了拉进更多工人,返费一涨再涨,划出一道陡峭的曲线:7月底,返费开始升高,郑州厂区给出的价格起初是5500元,此前淡季时,同样的在职时间要求下,新来的工人曾一度只能拿到600元。进入8月,返费价码不断加高,人力中介李华在招聘视频里形容说“暴涨”,从8000元升至10000元,拔高2000元只用了5天时间,而这相当于正式工人1个月的基础工资。

富士康郑州厂区招募信息显示,自10月4日起,入职满足天数要求者可获10000元奖金。

“涨价了!请所有求职者把握好高价机会啊!”李华在9月底招聘时强调,高价时间不会太久。根据他往年经验,超过1万元的返费已是高峰,错过便难再遇上。高额返费具有极强的诱惑力,数以万计的工人将被迅速调动,汇集到流水线上。他记得,去年的高价返费曾在一天内为厂区带来了8000多名工人。

富士康在2020年旺季对返费的慷慨出乎他的意料。10月4日,富士康郑州厂区官方返费价格在小幅降低1000元左右后再度提高,重新升至每人10000元

和硕也拿出诚意,一名为和硕旗下代工厂昌硕输送工人的中介称,10月11日,昌硕返费继续上涨,调整为13500元,还将提供200元的入职奖励和500元车费报销,他强调“返费年前就能到手”。

小时工的价格同样居高不下。10月12日,一名人力中介称,18至38岁的员工每小时可拿到31元,39至45岁的员工每小时工价为30.5元,较往常淡季最低点,工价上涨了约8元,相差超过三成工资

10月12日,一名中介表示,18至38岁的小时工费用为31元。

量产压力下,往常的许多要求都变得宽松。临时工在职时间的限制放宽,查阅公众号“郑州FOXCONN招募中心”发布的消息,《凤凰WEEKLY财经》发现,8月25日,富士康郑州厂区缩短了工人拿到返费的天数,此前想要赚到返费,工人须出勤满75天、在职时间超过120天,而如今出勤时间减少了20天,在职时间减少了一个月,拿到返费变得容易许多。

离职时间限制也做出调整,一名富士康员工透露,往常从富士康离职的员工要想再进厂,相隔时间需要达到1个月。近两个月,在富士康郑州厂区的官方招聘中,离职时间已减少一半,缩至15天。

一切都是为了以最快速度招到工人。

有中介公司宣称,“离职时间未满(15天)、有烟疤、文身的,身份证消磁的,均可安排入职。”小时工价格变动频繁,常一天一个价,有中介打包票,通过其进厂的可额外补一定差价。

一家向富士康郑州厂区输送人力的中介公司称,身份证消磁、有文身烟疤、离职时间不到均可安排入职。

重金招工,很快便有了效果。一名工人回忆,9月中旬,每天都有几千名新人进厂,中午路过招募中心时,太阳明恍恍地晒着,门口等待办理手续的工人黑压压排了一大片。

但繁忙的流水线仍然缺人,高额返费的吸引力渐渐弱了。李华感到困惑,9月底起,联系他有意愿进厂的人变少了,全厂每天最多只能招来1000名左右工人,招募中心的白色条凳总有空位。“往年返费七八千元,招募中心人山人海,今年这么高,人为啥不多呢?

招工压力还被分摊到生产线的众多工人身上。为了完成招工指标,富士康郑州厂区的工人王方自掏腰包1000元,“买”了两个被推荐名额。

他被线长(注:生产线上的管理人员)催得没法子了。他所在车间内,正式工们人人都被分了指标,干部们需拉来3名新工人,普通员工需拉来1名。

王方在富士康待了有些年头,每月可领到1000元的技术津贴,可如果找不到新进厂工人,线长就将取消他的津贴,“天天催,催得受不了。”他想保住自己这些钱,就只能漫天去找愿意进厂的新人。

普通员工也犯愁,如果无法完成招工任务,加班排班就得往后靠,这意味着收入的减少。线长负责上报加班名额,直接说,“如果你能找到人,周六就可以加班。”进厂做流水线的人,没人不想多挣些钱,周末加班的双倍工资,谁也不想舍掉。

推荐与被推荐者的供求关系倒换了,想进厂的人有的是渠道,担着招新任务的人却难找到新人,推荐名额金贵起来。

原本按照厂区的推荐规则,推荐一名新员工者可得奖金500元,如今别说奖金,想要找到人愿意被自己推荐,还得另外出钱,通常价格是500元一位

“先花1000元保住每个月的1000元,还是划算。”王方花了1000元,分给了两位新工人,还差一个名额,实在没办法,只好拜托老家一位亲戚先来顶上。


加班:有工人国庆中秋假期一天没休,部分iPhone12生产线产能仍在爬坡


新进厂的工人被迅速填补到流水线上。

面试、体检、培训,所有流程在两天内匆匆完成,新人便坐在了生产线两侧,守着工站开始上班。张立平所在的这条生产线共200多人,生面孔占了多半,新进的临时工大约超过120人

进厂前,大多数人都会打听“加班多不多”,希望听到个肯定答案。加班多了,工资才能高,生产旺季也是工人们赚钱的时候,淡季时通常实行每周上5天班、每天8小时,没了加班,临时工们便纷纷离开。

10月是富士康郑州厂区最忙碌的时候。8月至10月均是生产旺季,返费高涨,正式工们也可获得每月1000元左右的津贴。10月还没过去一半,张立平的加班时间已经攒到了45个小时,他预计,整月下来,加班时间总计可达到110个小时。推测的依据是上个月的排班,他在9月加了近100个小时。有工人在贴吧晒出班表,10月已加了56个小时,相当于凭空多了1周的工时。

一名富士康工人晒出的班表显示,其10月加班时间已达56个小时。

即将上市的iPhone12新机为他们带来了加班。打螺丝、扣排线、测试、包装,围绕手机的每个工序都延伸出几条生产线。

量产期到来的时间不同,一名工人在9月底感叹,刚“二十休一”(注:连上20天班,休息1天)回来,周一刚上班,线长就问周末能不能加班。有人抱怨,周末必须连加两天班,否则线长就要安排他下周双休,打算休息一天的计划落空。也有人为下早班苦恼,在厂里,工作8小时到点下班被称为“早班”,没有加班算不上高兴事儿。

“有的新生产线搭建得早,加班就来得快,有的生产线搭得晚,产量还在爬坡期。”张立平所在的为iPhone12系列搭建的新生产线10月初设立,目前正在爬坡期——起初产量要求是每天生产几百台、一两千台,随后每天的目标提高几百台,直到一条生产线的生产量达到满量——每天生产5000台。

为了新生产线,他国庆及中秋假期一天也没能休息

公众号“郑州FOXCONN招募中心”发布的假期休假排配公告显示,假期自9月30日至10月5日,普通员工10月1日至10月4日为假期,若出勤支付3倍工资,9月30日及10月5日为补休日,加班报酬为2倍工资。工人们将这称为“G3”和“G2”。

富士康郑州厂区发布的中秋国庆假期安排显示,4天为假期,实行3倍薪资,2天为补休日,实行2倍薪资。

张立平加了6天班,他不觉得辛苦,“加班多是好事,能多挣些钱”

人已中年,扛着养家的压力,他想多挣些钱,补回年初空缺的那个月。受疫情影响,富士康郑州厂区开工时间延迟,他不得不在家里困了一个月。

苹果供应链复工的进程也受到疫情的影响,iPhone12系列的面市时间也不得不推迟,相较往年晚了近4周。不少工人因此猜测,2020年富士康生产旺季将因此延长,居高不下的返费成为依据之一,“一直在大力招人”。

可并非人人都拿得到频繁加班的高薪水。超过1万元的返费让人心动,但没进过电子厂、熬过流水线的人,并不容易撑足拿到返费的日子。

坐上流水线,近10个小时,手下的活既要速度也要质量,有人打了几天螺丝,指甲磨秃,指尖翘起一层皮,脖子、肩膀、手腕都疼。夜班也磨人,生物钟逆转,需要对抗困意,有工人称,上10天夜班像是老了10岁,也有人受不了线长的“吆喝”,“喝骂声不绝于耳”,选择另谋生路。

放弃的理由太多,每天都能听到“提桶跑路”的故事。新来的室友,还没记住名字就已离开,床板空了一天,隔日又铺上另一床被褥,一名工人感慨,“铁打的富士康,流水的打工仔”。

高额返费也并不总是能带来新的生产力。1000元或1500元的返费波动,足以值得让工人们折腾一番:稍低价格进来的人希望拿到更高价格,先离职再重新进厂。

有中介疑问,“这么高的返费,为什么人还是不多呢?”有人回答,返费高价持续了这么久,想来的人都来了,不想来的人即使返费升到10000元也不会来。


转移:全球三大iPhone代工厂富士康、纬创、和硕均移向印度,工人称郑州富士康今年3月曾派人支援印度厂区


苹果公司希望供应链流向人力更便宜、成本更低的地方。

中国是iPhone最大的生产基地,富士康占据了主要份额,但其在大陆的生产线工人价格逐渐变高,招工难度增大,几项短板开始挡不住工厂向印度、越南等地转移的趋势。

每到iPhone量产期,返费从几千元到上万元,越拔越高,富士康、和硕都清楚“有工人才有产能”,两家的返费竞相上涨,工人追逐着更高的返费价格迁徙。一名工人来到富士康深圳观澜厂区不到一周,听说和硕的价格高出两成,立刻转去了上海

在富士康郑州厂区,按照10月12日中介公司给出的价格,一名18至38岁的小时工,每个月的工资接近7000元,人力成本越来越高。

张立林记得,返费是最近几年兴起的新说法,以前只要有工作、能加班,多的是工人想进厂,如今“情况变了”。研究集团欧睿国际的数据显示,中国制造业的平均每小时工资在2005年至2016年间涨了3倍,达到每小时3.6美元,约24.71元人民币,相当于较弱欧元区成员国70%的水平。

属于劳动密集型的iPhone代工厂正在向更具性价比的地区转移。自2017年,富士康、和硕等代工厂拟在印度、印尼、越南建厂的消息不断传出,2020年10月8日,彭博社报道称,印度政府为16家国内外电子公司提供4500亿卢比(约合人民币416.7亿元)的激励措施,入围该计划的厂商包括富士康、纬创、和硕——iPhone的全球三大代工厂均在列

据悉,富士康已申请在印度投资约400亿卢比(约合人民币36.8亿元),纬创、和硕则分别承诺投资近130亿卢比(约合人民币11.96亿元)和120亿卢比(约合人民币11.04亿元)。知情人士和业内人士认为,绝大多数投资都将专注于扩大iPhone在印度的生产。富士康对此表示,作为政策问题,不会对具体运营或客户相关问题发表评论,

富士康早已开始向印度转移的行动。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富士康郑州厂区工人告诉作者,2020年3月,其所在厂区已调拨约200名老员工支援印度厂区建设,“正好是一条生产线的人,要求是老员工,据说是负责教印度工人操作”。支援周期为3月至9月,支援期内每个人额外补助每月8000元。

冲着8000元的补助,很多人动了心,“半年下来的钱能攒辆车了”。他听到消息时,距离开始申请刚过去两天,名额已经报满。

但行业人士表示,中国工厂庞大的生产能力提供了核心竞争力,工人的熟练度也是海外工厂暂时无法代替的优势之一。志象网在2020年5月报道称,富士康一位高管曾表示“印度的公路、港口和基础设施远落后于中国。供应链不到位,印度工人也还没准备好生产高端有机发光二极管(OLED)模型。”据媒体报道,富士康印度厂区主要用于生产iPhone低端机型

从苹果近两年发布的全球200大供应商名单来看,中国工厂的数量和占比仍在增加。2018年,苹果的778家供应商工厂中有356家位于中国大陆,比例为45.76%,2019年,这一数字增长为383家,占比47.46%。

富士康生产线上的工人们几乎不曾为“生产线向印度转移”发愁。异国工人对饭碗的威胁太过遥远,眼前的生活已足够忙碌:能否撑到拿返费的日子、什么时候进厂最划算、哪家中介不坑人、如何少出点错,都得花费心思。上完夜班,从iPhone12生产线上离开时,他们还无暇想象几年后或者更远时的iPhone在何处生产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姓名均为化名)

苹果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

易纲: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 坚定支持保市场主体稳就业

2 小时前

cover_pic

野村:升永达汽车(3669.HK)目标价至12.9港元 评级“买入”

4 小时前

cover_pic

港股午评:恒指涨0.7% 医药、电信服务股强势

7 小时前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