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鸟破产,一场大火背后的局中局

22 天前4.2k
福建石狮市城东10公里左右的将军山下,有一个垃圾处理场。2016年下半年,有人在这个垃圾场烧毁了一批文件。这批文件是一家香港上市公司-富贵鸟股份(01819.HK)十年间的所有资金往来、原始记账凭证。如今一系列基金与券商、银行与银行间的乱

福建石狮市城东10公里左右的将军山下,有一个垃圾处理场。

2016年下半年,有人在这个垃圾场烧毁了一批文件。

这批文件是一家香港上市公司-富贵鸟股份(01819.HK)十年间的所有资金往来、原始记账凭证。

如今一系列基金与券商、银行与银行间的乱斗,都起自这把大火。

将军山的一把火

林和狮,是富贵鸟背后林氏兄弟的老大。

1991年,林和狮和弟弟林和平、堂弟林国强、林荣河一起创立了富贵鸟的前身福林鞋业。从男鞋起步,后来涉足女鞋、男装。

2013年12月20日,富贵鸟股份在香港交易所上市,林氏兄弟一起迎来了高光时刻。

△右一:林和狮,右二:林和平

接下来是一连串魔幻故事。

2017年6月25日,四兄弟之一的林国强去世,其子女在法庭宣布放弃继承遗产。原因是,银行正在起诉林氏兄弟和富贵鸟集团,林国强的遗产是巨额债务和一连串的诉讼。

2018年3月26日,林和狮被刑事拘留。

2020年8月一审判决,林和狮犯有虚开增值税发票罪、挪用资金罪、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人民币十五万元。

法院认定,林和狮作为富贵鸟股份财务的主管,指使财务人员将富贵鸟十年间的原始记账凭证运到石狮市将军山垃圾场焚烧销毁。

此外,林和狮还指使富贵鸟旗下业务人员非法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仅2014年12月至2016年12月间,富贵鸟就从广东、浙江、江苏、河北、河南等省16家供应商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2510份,票面金额约3.84亿元。

林和狮在上诉时甚至在法庭透露,富贵鸟在2014年之前,就已经“为公司增加业绩而购买增值税发票。”

所以烧毁会计凭证,毁灭的是富贵鸟多年营收造假的证据。

烧毁会计凭证后:从2016年8月31日起,富贵鸟股份因无法披露2016年中期财务信息开始停牌。

此后富贵鸟陆续被曝出存在巨额担保,因欠债不还引发银行起诉,资金链断裂、总计21亿元的公司债违约,直至2019年8月23日,福建泉州中院裁定富贵鸟股份破产,8天后,被港交所取消上市地位。

一年后的2020年7月31日,距离林和狮的一审判决落定之前还有15天,一家“鸟王鞋业”在石狮市最繁华的八七路开业。

鸟王鞋业的老板叫林建某,林建某的父亲是林和狮的弟弟林和平。林和平是富贵鸟破产前的董事长和掌舵人。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在鸟王鞋业开业前,林和平父子约见了媒体,为鸟王鞋业开店进行宣传造势。

“他(林和平)看上去一脸轻松,富贵鸟的破产清算,似乎没有如外界想象那般,给这位“一代鞋王”带来沉重打击。”(《一代鞋王林和平变身“制鞋匠” 首谈富贵鸟败因》,每日经济新闻2020年7月21日)。

“经历兴衰巨变、铅华洗尽,林和平从老板变身为一名普通的制鞋匠。今年63岁的林和平,受聘为鸟王鞋业的高级技术顾问。”

富贵鸟原董事长林和平的新身份,是儿子林建某鸟王鞋业的高级顾问。这个信息,后来被多家媒体衍生解读为:“一代福建皮鞋大王没落:仅2年欠49亿破产,62岁应聘同行打工还债”、“一代“中国鞋王”倒了,6万元贷款还不起,创始人65岁靠打工还债”。

当时被问到富贵鸟的倒闭,林和平说:“企业为什么倒闭了,主要问题不是做鞋,主要是受到大环境影响,包括我们上市的影响,我们富贵鸟的几个老板都是做鞋做了三十多年,都已经六十多岁了,文化也跟不上。还有一个(原因是)企业涉足金融行业,(我们)跟不上了,主要出问题在这里。”

林和平之子林建某对媒体表示,富贵鸟退市之殇,是他极大的动力。鸟王鞋业要在一年内覆盖整个大泉州地区,“未来5年,我要重回资本市场。”

30亿,同一个号码

林和平与林氏兄弟们,并不是如他所说的,不懂金融和资本运作。

0595-88702603,这个号码下,最高时关联着27家公司。

2017年中,富贵鸟股份在港交所发不出财报,却在上交所的债券信披平台,披露了2016年度年报。这份半年报首次显示:富贵鸟股份存在:

21.593亿元的存款担保。

11.12亿元的资金拆借。

7.22亿元的其他应收款。

存款担保,是指以富贵鸟在银行的大额定期存款作为抵押担保,银行把钱借给富贵鸟指定的第三方。

财报显示,2015年末富贵鸟股份的银行定期存款高达18.45亿元,到了2016年,却还要去发行13亿元的公司债,用来“补充现金流”,结果损失巨额息差。

现在答案清楚了,富贵鸟的定期存款已全部质押给银行。如果第三方不还款,富贵鸟的存款都将被银行没收。

到2018年,富贵鸟的存款担保发生大面积违约,有合计18.7亿元的存单被银行划转,用于归还被担保人的借款。直到富贵鸟2019年被裁定破产,被“担保”“拆借”及“其他应收”的近40亿元的资金,流回来的所剩无几。

富贵鸟的巨额存款担保和资金拆借,最终去了哪里?

时代周报整理了富贵鸟财报中披露的存款担保与资金拆借方,主要集中在14家商贸与鞋服公司、2家明面关联方-富贵鸟集团与富贵鸟矿业,1个自然人谢建智,以及一个香港公司新卓盈。

时代周报初步统计,富贵鸟体系总计有超过40亿元的资金流向了以上18方(以下信息整理自富贵鸟股份2016年底财报更正版)。

其中,前8家注册在石狮的商贸公司(01明誉贸易、02宝克商贸、03恒强贸易、04康菲贸易、05艳芳鞋服、06文昌鞋服、07诗娜鞋服、08雅妃鞋服),从富贵鸟体系,套出了合计超过30亿元资金。

这8家商贸公司,有6家的注册地址是石狮市长福路附近的福林大厦,有2家注册地在“长福路北侧C幢”。时代周报另外发现,有石狮市其它企业,登记的注册地址为:“长福路北侧C幢福林大厦”。所以,这8家商贸公司的注册地,其实都是福林大厦。

更关键的是,8家商贸公司,登记的是同一个电话:0595-88702603。而在这个电话号码下,关联了总计27家公司,除了上述商贸公司外,富贵鸟的多个关联公司也用的是这个登记电话。

不仅是登记电话一致,在人员方面,8家商贸公司之间,以及与富贵鸟的明面关联公司之间,也存在多重交集,如:

自然人王淑昆,既是05艳芳鞋服、07诗娜鞋服的监事,又是06文昌鞋服的原股东,同时王淑昆又是林和平旗下富贵鸟矿业登记的联络人。

自然人王燕兰,既是07诗娜鞋服的原法人,又是富贵鸟矿业的原监事。

自然人穆银霞,既是01明誉贸易的股东,又是04康菲贸易的法人。

自然人蔡建强,既是03恒强贸易的法人,又是04康菲贸易的股东。

自然人章艳平,同时是02宝克商贸和03恒强贸易的股东。

自然人杨雅旋,同时是02宝克商贸和08雅妃鞋服的股东。

被这些贸易公司套取资金的后果,以04康菲贸易与05艳芳鞋服为例:2017年7月17日,因贷款人石狮市康菲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称“康菲贸易公司”)及石狮市艳芳鞋服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称“艳芳鞋服公司”)无法归还到期贷款,厦门国际银行划转富贵鸟公司所持有的定期存单用于归还被担保人康菲贸易公司的贷款5.02亿元、艳芳鞋服公司的贷款3.94亿元,共计人民币8.96亿元。而富贵鸟股份在承担担保责任后,没有向这两家贸易公司追偿到任何财产。

2019年,在富贵鸟股份被裁定破产后的不到2个月时间里,8家商贸公司全部进行了注销,他们从富贵鸟名下套出的超过30亿元的资金,最终究竟流向了哪里?已经成了一桩悬案。

8家贸易公司之外,10东玛鞋材、11集兴鞋材,注册时间均是2015年9月,自然人李明兰,既是东玛鞋材的总经理,又是集兴鞋材的监事。这两家公司在成立一年后,合计从富贵鸟拿到了约1.83亿元的预付款和资金拆借款(2016年底),2019年11月,两家公司又同步注销。

而长期欠下富贵鸟1.5亿元的15新卓盈,全称为新卓盈有限公司,是一家2014年9月才成立的、行业为“牙医办公室及诊所”的香港公司。

资产拍卖背后,隐现原核心高管

2018年7月,富贵鸟的管理人申请进行第一次重整:如果一位富贵鸟的债权人持有1亿元债权,最终只能获得270万元的清偿。在这270万元清偿中,只有110万元现金,其余为160万元的购物券,用来购买富贵鸟皮鞋。“拿皮鞋抵债”的方案,被债权人一致否决。

2019年8月23日,福建泉州中院裁定富贵鸟股份破产,富贵鸟的商标等无形资产、存货、应收账款、股权投资等被打包放到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这些资产经历两次流拍之后,2019年10月29日,第三次起拍价降到了1.81亿元。这一次出现了两家争夺者,从上午9点53分开始,一直争抢到了中午12点31分,经过85次竞价,最终以2.34亿元的价格成交,比起拍价高出了超过5000万元。

拍下富贵鸟资产的是一名石狮籍港商洪某超,事后面对媒体采访,他声称拍卖付出的2.34亿元代价“非常值”。用洪某超的话说,他是用2.34亿元买下了富贵鸟品牌的运营所有权和现有的销售网络。

但时代周报发现,富贵鸟的资产拍卖背后,有两条线都指向了同一个人。

首先2019年12月以后,洪某超旗下成立了一连串的厦门富贵鸟字号的公司,如:

富贵鸟(厦门)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注册地,厦门思明区南投路11号荣鑫盛营运中信16层A单元;

厦门富贵鸟鞋业科技有限公司,注册地,荣鑫盛营运中心16层A单元。

厦门富贵鸟皮具有限公司,注册地:荣鑫盛营运中心16层G单元。

厦门富贵鸟服饰有限公司,注册地,荣鑫盛营运中心16层O单元。

厦门富贵鸟童装有限公司,注册地,荣鑫盛营运中心16层K单元。

厦门富贵鸟品牌运营有限公司,注册地:荣鑫盛营运中心1601单元。

而前述因富贵鸟股份担保而套得资金的公司中,有三家注册在厦门的公司:12帝一贸易、13凡简电子、14太田商贸,在富贵鸟破产前后兜兜转转,把注册地迁到了荣鑫盛营运中心的16楼和15楼。

如厦门帝一贸易有限公司,最新地址是荣鑫盛营运中心16层T单元。从登记电话来看,2014年报,帝一贸易与凡简电子登记的是同一电话,2020年报,帝一贸易与洪某超旗下的富贵鸟(厦门)投资有限公司、以及太田商贸的新股东厦门良佳善登记的是同一电话。而帝一贸易2015年起的主要经营人员谢建智,与2016年底富贵鸟1亿元存款担保的被担保人谢建智同名。

厦门市凡简电子商务有限公司,2013年4月起,搬到了荣鑫盛营运中心15楼A。从凡简电子登记的电话来看,2014年报,凡简电子与帝一贸易登记的是同一电话,2019年年报,凡简电子与富贵鸟股份旗下子公司福建省富贵鸟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及福建省富贵鸟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登记的是同一个电话。

厦门太田商贸有限公司,于2016年11月起,搬到了荣鑫盛营运中心16楼B单元。而这个地址,也是洪某超2019年底新成立的富贵鸟(厦门)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所在地。从太田商贸登记的电话来看,2014年,太田商贸与富贵鸟股份的子公司厦门富贵鸟商务有限公司、厦门市富贵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登记的是同一个手机号码。

表面上看,洪某超2019年10月29日拍下旧富贵鸟的相关资产后,于一个多月后成立了新的富贵鸟(厦门)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富贵鸟),成为富贵鸟系的平台主体。但新富贵鸟的股权关系背后,藏着不少玄机。

首先,富贵鸟科技的母公司,叫:盛悦晟(厦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悦晟),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9月,盛悦晟的初始股东叫厦门元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元华资产),董事长叫洪辉煌。

这背后涉及到两条时间线:

第一条时间线:富贵鸟的资产拍卖,从股权结果上看,实际是元华资产旗下的盛悦晟在2019年10月29日,拍下了富贵鸟的资产,并在盛悦晟之下成立了新的子公司富贵鸟科技(新富贵鸟),然后将旧富贵鸟的资产包注入到了新富贵鸟。

富贵鸟股权拍卖(2019-10-29)前的股权关系

元华资产2016年起的股东是自然人洪某海占股75%,自然人洪辉煌占股25%,同时由洪辉煌担任董事长。2019年10月25日,也就是富贵鸟资产拍卖之前四天,洪辉煌把元华资产25%的股权转让给了鑫东森控股。但这只是一次股权关系整理,不代表洪辉煌放弃了与富贵鸟破产资产包的关联。

第二条时间线:2019年11月5日。元华资产将盛悦晟100%的股权转让给了厦门鑫东森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鑫东森资产)。而鑫东森资产上层发生了股东变化。悦一诚物业与鑫东森控股并列为鑫东森资产的第一大股东。一个月之后的12月23日,悦一诚物业发生股权变更,洪辉煌成为悦一诚物业的最大股东以及执行董事、总经理。

因此,在富贵鸟的资产拍卖两个月后(2019年12月23日),到2020年8月28日(悦一诚将鑫东森资产的45%股权转让给鑫东森控股)之前,洪辉煌实际是新富贵鸟的第一大股东(并列),具体控股情况可见以下关系图。

资产拍卖后2个月,新富贵鸟的股权关系(2019-12-23至2020-8-28)

洪辉煌,本身是旧富贵鸟的核心高管和重要人物。

据富贵鸟股份上市时的公告,洪辉煌长期负责富贵鸟男装业务的运作,自2011年4月担任富贵鸟服装事业部的行政总裁,同时2012年6月-2018年6月任富贵鸟股份的执行董事兼副总经理。

上图最左为洪辉煌,最右为林和平

而在证监会2021年9月7日发布的对涉富贵鸟事件的21人处罚名单中,洪辉煌作为富贵鸟债券多份年报信披违法、债券发行时存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的直接主管人员之一,与林和平、林和狮、林荣河一起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罚款。

而在富贵鸟被掏空,资产被拍卖之后,洪辉煌又成为拍下富贵鸟资产的盛悦晟背后的第一大股东(并列)。

2018年2月27日,因为为经销商厦门太田商贸有限公司借款提供担保,富贵鸟全资子公司富贵鸟(福建)鞋服有限公司银行存款被划转用于归还厦门太田商贸有限公司的借款,金额为1029.1万元。

这个太田商贸除了同样在新富贵所在的荣鑫盛中心16楼外,还有两条线指向洪辉煌的关联方:

首先,太田商贸2014年年报登记的联系电话,与洪辉煌现在控股的石狮市富贵辉煌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是同一电话。

其次,2018年8月,太田商贸发生人员变更,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变更为洪某加。天眼查显示,洪某加当前为爱奇凯服饰有限公司股东和法人代表。而据几份司法文书显示,爱奇凯公司2019年3月时的董事长,又是洪辉煌,爱奇凯公司的原股东张某,是洪辉煌的亲属,爱奇凯本身应属洪辉煌的关联方公司,因此,太田商贸背后的洪某加与洪辉煌,在爱奇凯公司层面发生了联系。

所以,厦门太田商贸参与了掏空旧富贵鸟,最后却又搬到了新富贵鸟的办公楼同层,加上同样参与掏空旧富贵鸟的帝一贸易和凡简电子商务,以及相同的登记电话。这背后的因果,或许只有既是旧富贵鸟核心高管,又当过新富贵鸟幕后第一大股东(2019-12-23至2020-8-28期间)的洪辉煌才能解释。

就此,时代周报拨打了太田商贸的登记电话、以及洪辉煌旗下多个公司登记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上海博和汉商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邵斌律师对时代周报表示,若破产企业重整完毕以后,发现之前有转移资产、隐瞒资产等行为,管理人可以行使追责权。

后记

旧富贵鸟破产四年之后,转身到厦门的新富贵鸟依然在高歌猛进,甚至厦门的荣鑫盛运营中心,已更名成了富贵鸟科技集团大厦。好像港股的富贵鸟被掏空和退市从未发生过一样。

石狮长福路北侧的福林大厦,依然保留着“富贵鸟集团”的LOGO,门卫老大爷说,富贵鸟破产后建筑内都已经搬空。

如今在石狮,已经看不到鸟王鞋业的踪迹,八七路703号的旗舰店已经变成了一家药店。鸟王公司的办公楼已经换了新的租客。

林建某显然没有继续重振他父辈起家的的制鞋大业,当“制鞋二代”,而是选择去当“矿二代”,2022年初,林建某正式对外宣布:将再次接手富贵鸟矿业集团。

公开资料显示,富贵鸟于2007年进入矿业,富贵鸟矿业是一家拥有5大矿业基地的大型矿业集团。富贵鸟股份2015年披露的海外监管公告显示,实际控制人林和平100%持有中大矿业控股有限公司,中大矿业控股有限公司又100%持有香港天鹏矿业有限公司。目前香港天鹏矿业有限公司99%持有福建省富贵鸟矿业集团有限公司。

尽管富贵鸟股份破产时,富贵鸟矿业也官司缠身,存在多个被执行的案件,但从近两年的一系列裁判文书显示,富贵鸟矿业已与多个债权人达成了和解协议。

旧富贵鸟被掏空、退市后,新的富贵鸟科技和富贵鸟矿业已经浴火重生,再次上路,只剩下一批买了旧富贵鸟债券和股票的投资人在哀鸣。

而一大群金融机构,还在为那永远无法兑付的债券,在法庭上互相厮杀。

到2023年10月为止,已有11家金融机构把爱建证券推上了仲裁法庭,合计诉求金额超过8个亿。

这些机构,在爱建证券承销的“16富贵鸟01”上损失幅度惊人:本金基本全部丧失,分配到的金额,约为本金的2.13%,尚不足以抵偿利息。

而债券违约带来的损失和诉讼引发的赔偿,最后由谁来承担?

注:(文中:林建某、林某铜、洪某超,洪某海,洪某加,均系隐去人物全名的一个字)

记者丨徐   超

编辑丨虞东箭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App内直接打开
商务、渠道、广告合作/招聘立即咨询

相关文章

11月经济数据前瞻:低基数提振同比增速,出口增速或转为正增长

· 1小时前

cover_pic

音频 | 格隆汇12.6盘前要点—港A美股你需要关注的大事都在这

· 1小时前

cover_pic

市场会怎么走?财政部一一回应穆迪担忧,经济日报发文“有失偏颇”,中诚信国际也力挺

· 8小时前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
手机号码
+86
验证码
* 微信登录请先绑定手机号,绑定后可通过手机号在APP/网站登录。
绑定

绑定失败

该手机号已注册格隆汇账号,您可以选择合并账号。

关于合并:

1.合并后可使用手机号或微信快捷登录;

2.仅保留手机账号信息,清除原有微信账号信息;

3.付费权益将同步至手机账号;

4.部分特殊情形可能导致无法合并;

合并
返回上一步
确认您合并的手机号
获取验证码输入后提交合并账号
合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