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棒新希望十年,刘畅正在成为下一个刘永好?

4 个月前4.5k
文:向善财经 作者:刘能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5月23日,新希望投资集团发生了工商变更,刘永好职位由“执行董事,总经理”调整为“总经理,董事”,新增刘永好女儿刘畅为董事长、董事,新增罗利为董事。虽然这已经不是新希望创始人刘永好与

文:向善财经 作者:刘能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5月23日,新希望投资集团发生了工商变更,刘永好职位由“执行董事,总经理”调整为“总经理,董事”,新增刘永好女儿刘畅为董事长、董事,新增罗利为董事。

虽然这已经不是新希望创始人刘永好与女儿刘畅的第一次放权交接,但消息一出,无数投资者还是不禁令人感慨“饲料大王”刘永好的时代终究要被一代又一代的年轻后浪们所接替了。

不过,凡是过往,皆成序章,要数风流人物,还得看今朝。

从2013年,年仅33岁的刘畅临危受命,出任新希望六和公司董事长,正式执掌新希望集团旗下最大的实体产业板块,到现在43岁再度扛起新希望帝国的投资大旗,作为接班人的刘畅在这十年间到底做出了哪些成绩,居然能让刘永好提前放心地把新希望投资交由她来掌舵?

而刘畅时代下的新希望又能不能成为新的“行业大王”?不妨让我们来探究一二。

十年为尺,新希望需要更多“新希望”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新希望一方面受禽流感、速生鸡事件的冲击遭遇了重挫,净利润同比下降35.4%,另一方面内部又面临着与六和集团的复杂整合问题,急需求变。

正是在这一“天崩”开局下,2013年,刘畅从父亲刘永好手中接过了新希望的大旗,正式开启了刘畅时代。

眨眼间十年过去了,如果仅从营收规模和市值表现来看,在上任新希望十年后的刘畅几乎实现了再造一个“新希望”的壮举。

财报数据显示,2013年新希望的营收为694亿元,而2022年新希望的营收却已经飙升至1415亿元,前后规模增长了2倍有余。市值方面,截止到今年6月1日,新希望的总市值为518.28亿元,较刘畅接任董事长的时候(大约270亿元)同样增长了近两倍。

不过从客观来说,营收规模的增长固然重要,但对于一家偏重于传统行业的公司,投资者们更要关注其经营质量如何,也就是利润。毕竟一家公司的最大价值,是为股东创造利润,这也是为什么市场更关注净利润能够稳定增长的公司,这意味着这家公司能够持续的创造价值。

然而回到利润方面,刘畅带领下的新希望似乎就不那么有底气了,甚至是屡遭投资者们诟病。

以2022年财报数据为例,在超过1400亿的营收规模下,新希望的净利润却为-18.99亿元,虽然相较于2021年-95.03亿元的净利润实现了亏损的大幅收窄,但到了今年第一季度,新希望的净利润亏损却又实现了环比扩大,为-19.89亿元。

把时间线拉长来看,从2016年—2022年,新希望的毛利率分别为7.97%、8.15%、8.73%、12.07%、10.61%、1.6%、6.64%。同期,新希望的净利率为5.15%、4.69%、3.94%、7.53%、5.32%、-7.53%、-1.34%。

仅从数据变化就不难看出,新希望的毛利率和净利率波动起伏颇为明显,但这究竟是行业特性还是公司个例呢?我们以投资者经常与其比较的温氏股份为例,从2016年—2022年,温氏股份的毛利率分别为28.22%、20.06%、16.85%、27.66%、19.61%、-8.32%、15.54%;对应的净利率为20.62%、12.58%、7.44%、19.75%、9.99%、-20.86%、6.74%。

很明显,即便是温氏股份的毛利率和净利率波动同样较大,但整体却要比新希望高出不少。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新希望与温氏股份在业务营收结构方面并不完全重合,甚至存在一定的差异,所以上述对比虽然不能完全佐证新希望经营水平的好坏,但也仍具有一定的参考性。

那么为什么包括新希望、温氏股份在内的养殖行业巨头们的净利率都会存在巨大波动?原因很简单,其所处的赛道是最典型的周期行业,盈利暴涨暴亏是周期特点。

从现在新希望的业务营收结构来看,饲料无疑是占大头的,虽然也会跟着市场偶有波动,但作为“饲料大王”带来强大的规模议价能力和资源整合能力,使得其整体营收变化并不明显。问题的关键在于排在第二位的猪产业和排第三位的禽产业都存在市场周期,特别是猪周期,四年一轮回,尤为明显。

比如受本轮超级猪周期影响,2019年和2020年新希望分别实现盈利50亿元左右,但到了2021年,受周期波动影响直接暴亏96亿,2022年则又开始亏损收窄。或许正因如此,在2020年9月初,新希望的股价曾一度突破了42元/股,总市值超1800亿元。而现在虽然新希望还是远超刘畅接任新董事长时候的股价,但截止到6月1日却已经下滑至11.42元/股。

当然,对于新希望来说,猪周期是做大做强路上绕不开的拦路虎,但是作为接班人的刘畅同样需要尽可能地平滑掉行业周期带给新希望营收、净利甚至是市值股价方面的周期波动。

其实这里也似乎解释了彼时的刘永好为什么要提前把新希望交给女儿刘畅的原因,一方面固然有“饲料大王”刘永好的年龄以及接班人的培养和辅助问题,毕竟二代接班是家族企业生死攸关的考验,所以大部分都有“带三年,帮三年,看三年”的传统;但另一方面恐怕就是新希望发展的客观需要,即组建提升更适应时代的多元现代化管理水平。

众所周知,营业成本高是养殖行业的通病,更不用说新希望躬身入局的养猪行业,还存在明显猪周期,所以在营收和利润周期波动越来越明显的情况下,不少公司都选择了多板块业务联动互补,平滑周期波动影响。在这方面,不只是新希望,同行的温氏股份、牧原股份几乎都是如此。

但是公司想要实现多元化发展就需要更高的现代化管理水平,这一点对习惯了过去传统养殖方法和技术的“养一代”刘永好们来说,可能是个巨大的考验,所以此时的企业管理层就需要刘畅等更年轻的“养二代”们的接手加入。

事实也确实如此,刘畅上位后一边裁员近2万人,另一边又大刀阔斧地对管理岗位进行调整、分拆和转型数字化,在她的快刀下,新希望人员构成趋向年轻化、专业化。据2021年年度报告显示,新希望集团拥有员工8万人,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员工占比超31%;研发人员1191人,占比1.49%,30岁以下人员占比超40%。

对此,刘永好表示,过去他被称为“鹌鹑大王”“饲料大王”,但“大王”只有一个。在人们的观念里,做到最极致就是“大王”,好像是很好,但“大王”是有时代局限性的,它强调的是个人权威,而现在大多数企业的问题是组织问题,是带动队伍的问题。

“我这十年做得最对的事情就是从“大王”的宝座上走下来,去成就千千万万的奋斗者,不做大王建平台,这是新希望正在做的事。”

从“大王”到利益共享平台,投资能否给刘畅再造一个新希望?

关于新希望所谓的“不做大王建平台”,刘永好说:“大王是有时代局限的,互联网的变革让我们意识到,这是一个百花齐放的时代。我们把新希望变成‘平台’,去做赋能,我们把游戏规则改成‘看谁贡献大,看谁还活得久’,而不是‘看谁做大王’。”

很明显,投资似乎正是最符合刘永好描述的转变为“平台”的直接途径。

在这方面,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新希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法定代表人为刘永好,注册资本为7亿元人民币。有媒体统计,近年来,新希望投资集团一边以LP身份投资了不少VC/PE机构,其中不乏一些在一级市场活跃的知名投资机构,包括红杉中国、真格基金、顺为资本、云锋基金、基石资本、清流资本等等。认缴资本超26亿元,平均单笔认缴资本约1.67亿元,涉及底层投资公司数291家。

另一边新希望还直接出手了数十笔项目投资,包括兴源环境、新希望乳业股份有限公司等等。

特别是2004年出手的新希望乳业,现在不仅已经实现了上市,而且还在最近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喊出了力争五年净利率翻倍的战略规划,虽然最后能否实现还尚未可知,但这一目标的喊出却依然极大地提振了资本市场的投资信心,第二天其股价大幅上涨6.02%。

其实如果仅从投资收益来看,刘永好执掌的新希望投资,似乎表现还算不错。从财报数据来看,2017年—2022年,新希望的投资收益分别为22.14亿元、21.82亿元、23.79亿元、15.25亿元、13.78亿元和16.23亿元。

虽然在近三年新希望的投资收益有所下滑,但在营业总成本普遍占同年营业收入95%左右甚至是往上的背景下,其依然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新希望净利润的表现。

那么在这情况下,为什么刘永好还是选择放手交由女儿刘畅来投资掌舵呢?

在向善财经看来,和彼时交接新希望集团一样,既有培养过渡接班人的衡量,同时也有着紧跟时代变化发展的打算。

对于前者,我们在前边分析新希望业务结构中提到,按照设想,公司通过引进新鲜血液,来提升现代化管理水平以发展多板块业务互补,平滑猪周期波动。

然而在这方面,虽然刘畅的确做出了不少优化举措,但是在财务报表上却没有明显的体现出来,养猪不如牧原股份效率高成本低,食品板块不如双汇发展,多元化业务发展不仅没能过渡周期,反而导致新希望的成本控制和效率不如部分专注单一的企业。

毫无疑问,即便是已经取得了部分成绩的刘畅,也依然需要多方面的历练和培养。

对于后者,正如刘永好所言,“大王”是有时代局限的,特别是在当下高速变化的互联网时代,曾经致富投资的秘笈可能已经失效,无论是经营发展还是资本投资,都需要更加敏锐年轻的产业消费理解和具有未来发展指向的数字化创新视角。

就像是曾经的秀场直播到现在大火的直播带货,无不是在年轻人时代消费变化中快速催化而来。放到养殖产业来看,此前,中新开维创新搭建的一栋26层高的养猪大楼冲上了热搜,引来无数网友围观和热议。要知道,“建楼房养猪”如果放在过去的养殖逻辑里,这几乎是想都不敢想,放到投资领域亦是如此。

事实上,与时代同步、紧跟消费创新对于新希望来说并不陌生,比如其第四大营收支柱的食品板块现在已经突破了100亿元,其中顺势推出的预制菜和小酥肉甚至正在成为新的增长动力来源。

很明显,相较于“养一代”,“养二代”们可能更懂得把脉未来产业发展的关键点和增收机会点,而这一优势对于资本投资而言,同样至关重要。

不过即使如此,就像此前提到的多元化管理一样,虽然设想很好,但在实际操盘中,刚刚接过投资大旗的刘畅到底能不能在下一个十年再造一个新希望?这恐怕将由时间来见证了……

免责声明:本文基于公司法定披露内容和已公开的资料信息,展开评论,但作者不保证该信息资料的完整性、及时性。另: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与否须自行甄别。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App内直接打开
商务、渠道、广告合作/招聘立即咨询

相关文章

大佬,四面楚歌

· 1小时前

cover_pic

华为官宣!孟晚舟结束首次轮值董事长,华为迎“胡厚崑时代”

· 2小时前

cover_pic

再创年内新低!9月财新中国服务业PMI录得50.2,财新制造业PMI降至50.6

· 5小时前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
手机号码
+86
验证码
* 微信登录请先绑定手机号,绑定后可通过手机号在APP/网站登录。
绑定

绑定失败

该手机号已注册格隆汇账号,您可以选择合并账号。

关于合并:

1.合并后可使用手机号或微信快捷登录;

2.仅保留手机账号信息,清除原有微信账号信息;

3.付费权益将同步至手机账号;

4.部分特殊情形可能导致无法合并;

合并
返回上一步
确认您合并的手机号
获取验证码输入后提交合并账号
合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