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伟:全球能源危机,历次政策应对与市场影响?

1 个月前12.9k
过往能源危机的政策应对及市场影响,对未来的借鉴意义
本文来自格隆汇专栏:开源证券赵伟

要点

9月以来,全球能源危机持续发酵,引发市场对能源危机未来政策应对及影响的热切讨论。基于此,本文详细梳理了以往能源危机的经验,供市场参考

历轮全球能源危机,是如何收场?

一次能源危机收场,皆与地缘政治冲突缓和、供给恢复,以及需求大幅回落有关。作为典型的一次能源危机,3次石油危机爆发的导火索分别是中东、两伊及海湾战争。与之对应,3次危机走向尾声,也是和地缘政治冲突缓和、石油供给逐步恢复有关。当然,需求端的大幅回落,也对3次危机的结束起到“助力”作用。

与之不同,二次能源危机的始末,均缘于自然因素变化。以2021年德州电力危机为例,百年难遇的严寒之下,德州电网瘫痪,电价大涨,居民及企业遭遇停电。但随着气温回升、电力系统修复,德州电力危机得以解除,各类经济活动回归常态。类似的二次能源危机还有,2012年日本电力危机、2019年加州电力危机等

历轮全球能源危机,政策应对及市场表现?

一次能源危机期间,美国等通过对外谈判等应对,美联储等采取了加息措施。例如,3次石油危机期间,美国等主要消费国等通过对外谈判、寻求替代能源、释放战略储备等积极应对。货币政策方面,前2次危机期间,为了控制通胀,美联储等实施激进的加息应对;第3次危机影响较平和,美联储等延续前期的宽松立场。

由于持续时间相对较短等,历轮二次能源危机,均未对政策、经济及市场造成明显影响。历轮二次能源危机持续时间较短、一般在2个月以内;影响的多是局部地区,范围相对有限;对相应经济体内部的货币、财政政策影响有限,对经济造成的冲击也相对较小。历轮危机前后,主要大类资产走势,均未出现明显变化。

本轮全球能源危机,可能的政策应对及市场影响?

与以往不同的是,本轮全球能源危机兼具一次能源危机、二次能源危机的特征;爆发的导火索是极端天气,根源在于传统能源行业产能弹性大幅下滑。新一轮能源革命背景下,传统能源行业的低资本开支、价格持续高位,或将成为常态。传统能源产能萎缩及绿色能源供给波动较大等共振下,能源危机爆发可能更频繁。

能源价格飙涨等,已大幅推升主要经济体的通胀压力。全球大通胀背景下,主流央行的货币政策开始加快正常化。年初以来,近20个经济体加入到“加息阵营”;美联储在内的多家央行也开始释放转向信号。未来一段时间,货币流动性环境边际变化,或将加大全球资本市场的波动,以及部分新兴经济体的尾部风险暴露

风险提示:全球爆发“黑天鹅”事件。

正文


1、 周度专题:全球能源危机,这次不一样?


事件:9月以来,全球能源危机持续发酵,引发大家对能源危机演绎路径及影响的广泛讨论。

资料来源:EIA

1.1、 历轮全球能源危机,分别如何收场

过往50年,全球先后爆发过多轮能源危机,可分为以3次石油危机为代表的一次能源危机,以及包括多次电力危机在内的二次能源危机。能源可分为原油、天然气等一次能源,以及电力、热力等二次能源。市场最为熟知的3次石油危机是典型的一次能源危机,分别爆发于1973年、1979年、1990年。除了3次石油危机外,过往爆发的能源危机还有2012年日本电力危机、2019年美国加州电力危机,以及2021年美国德州电力危机,都属于二次能源危机的范畴。

回溯历史,一次能源危机的最终收场,都是缘于地缘政治冲突缓和、供给恢复。作为最典型的一次能源危机,3次石油危机爆发的导火索均是地缘政治冲突,即中东、两伊及海湾战争。与之对应,3次石油危机走向尾声的标志,都是地缘政治冲突转向缓和、石油供给持续性放量。其中,第1次石油危机收场背后,是中东战争结束后、阿拉伯地区产油国恢复对美国的原油供应;第2、3次石油危机的结束,均与战事出现转机、以及沙特等其他产油国主动增加产量等有关。

除了供给端恢复外,需求端的大幅回落,也对3次石油危机的结束起到“助力”作用。3次石油危机期间,全球经济景气均出现了明显回落,GDP同比增速分别从6.6%、4.2%、4.6%下降到1.9%、1.9%、1.5%,平均降幅为3.4个百分点。其中,作为石油消费的“主力”,美国、日本的GDP增速更是出现了明显下滑,平均降幅分别达到3.9、5.4百分点。3次石油危机的结束,离不开需求大幅走弱的“助力”。

与一次能源危机不同,二次能源危机爆发与结束,都缘于气候等自然因素变化。以2021年德州电力危机为例,受到百年难遇的极寒天气影响,德州电力系统出现大范围瘫痪,电价大幅上涨,居民及企业遭遇停电。但伴随着气温回暖、电力系统修复等,德州电力危机得以解除,电价回落到正常水平。与德州电力危机类似,伴随极端气候造成的冲击消退,2012年日本电力危机、2019年加州电力危机等也走向了尾声。

1.2、 历轮全球能源危机,政策应对及市场表现?

整体来看,由于主导逻辑不同,以往历次能源危机持续时长、影响不尽相同,在历史上大多相互独立。一次能源危机中,3次石油危机持续时长在5到30个月不等,影响范围波及全球。3次石油危机期间,电力等二次能源供应基本未受影响。历轮二次能源危机持续时间较短、一般在2个月以内;影响的多是局部地区,范围相对有限。而且,期间一次能源的供应也大体稳定。

3轮一次能源危机爆发期间,美国等主要消费型经济体通过对外谈判、寻求替代能源、释放战略储备等积极应对。以美国为例,第1次石油危机期间,为了保障原油供应,美国积极与沙特等产油国展开谈判。第2次石油危机期间,美国还通过主动增加煤炭产量,以对冲原油供给的不足。第3次石油危机爆发后,美国吸取了前车之鉴,持续释放了超过2000万桶战略原油储备、缓解供给瓶颈。

前2次石油危机期间,为平抑持续、快速抬升的通胀压力,美联储等实施了激进的加息应对;第3次石油危机影响相对平和,美联储等延续了前期的宽松立场。例如,前2次石油危机期间,为了避免通胀压力进一步加剧,美联储分别上调基准利率202bp、575bp。与前2次石油危机不同,在第3次石油危机爆发之前,美国等主要经济体经济已进入趋势下行通道,通胀中枢水平也相对较低。虽然随后爆发的第3次石油危机导致通胀飙升,但美联储等主流央行维持前期的宽松立场不变。

3次石油危机期间,美股等主要股指大盘表现受到拖累,原油、黄金等商品大幅领涨。3次石油危机爆发之后,美股标普500走势均受到明显冲击,3个月内的跌幅分别达到了10%、6.7%和13.5%。恐慌情绪还在全球大面积蔓延,日股、德股等齐齐下跌。与权益市场表现偏弱不同,原油领衔的商品市场表现非常强势;油价在3个月内的涨幅分别达到了52%、52%、101%,同期黄金价格也大幅上涨。

由于持续时间相对较短等,历轮二次能源危机,均未对政策、经济及市场造成明显影响。体来看,2012年日本电力危机、2019年加州电力危机、2021年德州电力危机等二次能源危机,持续时长相对较短,对相应经济体内部的货币、财政政策影响有限,对经济造成的冲击也相对较小。从市场表现来看,由于基本面及政策未发生显著改变,电力危机前后的大类资产走势,均未出现明显变化。

1.3、 本轮全球能源危机,可能的政策应对及市场影响?

本轮能源危机爆发的导火索是极端天气,根源在于传统能源行业产能弹性大幅下滑。情爆发后,原油、天然气等传统能源开采行业出现企业破产潮,产能一度跌至冰点。虽然疫后需求端逐步回暖,但出于对改善现金流的渴望,以及全球主要经济体纷纷加快推进能源转型,这些传统能源开采企业的资本开支持续低企,导致天然气、原油等传统能源品的产能弹性被大幅压缩。伴随着极端天气严重拖累绿色能源发电、引发对传统能源的发电需求激增,天然气等供需缺口大幅走扩,价格飙涨。而这,最终推升欧美电价、触发了电力危机(详情参见全球能源危机,这次不一样

与以往不同,本轮全球能源危机兼具了一次能源危机、二次能源危机的特征。本轮全球能源危机最大的特征是,不仅仅涵盖原油、天然气、动力煤等多种一次能源,还涉及电力等二次能源,属于一次能源危机、二次能源危机的共振。受此影响,2021年2季度以来,欧美电力危机持续发酵,电力价格大幅飙涨。其中,意大利、西班牙、德国、法国电价,均较1年前翻倍;同时,美国电价也涨至历史新高。

新一轮能源革命背景下,传统能源行业的低资本开支、价格持续高企,或将成为常态。以美国为例,2021年以来油气厂商的经营现金流已升至历史高位,但投资支出规模仍远未修复至疫情前水平。受此影响,美国石油、天然气钻机数依然处于445个、98个的历史低位,反过来又对原油、天然气价格等形成强力支撑。能源品价格持续高位,可能成为能源革命背景下的新常态。

全球大通胀背景下,主流央行的货币政策开始加快正常化。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以来,近20个经济体加入到“加息阵营”。以美国为首的消费型经济体,在能源品等价格上涨的带动下,通胀读数、通胀预期也纷纷升至历史高位。最新数据显示,美国9月CPI同比增速达到5.4%,消费者1年期通胀预期更是历史最高水平的5.3%。在此背景下,部分美联储官员的态度已开始变化。例如,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2022年票委)表示,“美联储考虑政策调整时,需要重视高通胀的持续性”

通胀背景下,货币流动性环境在未来一段时期的边际变化,或将加大全球资本市场的波动,以及部分新兴经济体的尾部风险暴露。2021年以来,虽然通胀读数一直超预期,但受主流央行维持宽松货币立场不变支撑,以美股为代表的风险资产整体表现很好,估值持续处于高位。一旦主流央行的政策立场因为通胀走势发生边际变化,那么流动性宽松到风险资产提估值的链条将被破坏,风险资产波动性随之可能阶段性加大。这一背景下,需持续警惕部分新兴经济体的尾部风险。

经过研究,我们发现:

1)作为典型的一次能源危机,3次石油危机爆发的导火索分别是中东、两伊及海湾战争。与之对应,3次危机走向尾声,也是和地缘政治冲突缓和、石油供给逐步恢复有关。

(2)以2021年德州电力危机为例,百年难遇的严寒之下,德州电网瘫痪,电价大涨,居民及企业遭遇停电。但随着气温回升、电力系统修复,德州电力危机得以解除,各类经济活动回归常态。类似的二次能源危机还有,2012年日本电力危机、2019年加州电力危机等。

(3)一次能源危机期间,美国等主要消费国积极应对,甚至还采取了大幅加息。例如,3次石油危机期间,美国等主要消费国等通过对外谈判、寻求替代能源、释放战略储备等积极应对。货币政策方面,前2次危机期间,为了控制通胀,美联储等实施激进的加息应对;第3次危机影响较平和,美联储等延续前期的宽松立场。

(4)历轮二次能源危机持续时间较短、一般在2个月以内;影响的多是局部地区,范围相对有限;对相应经济体内部的货币、财政政策影响有限,对经济造成的冲击也相对较小。历轮危机前后,主要大类资产走势,均未出现明显变化。

(5)与以往不同的是,本轮全球能源危机兼具一次能源危机、二次能源危机的特征;爆发的导火索是极端天气,根源在于传统能源行业产能弹性大幅下滑。新一轮能源革命背景下,传统能源行业的低资本开支、价格持续高位,或将成为常态。传统能源产能萎缩及绿色能源供给波动较大等共振下,能源危机爆发可能更频繁。

(6)能源价格飙涨等,已大幅推升主要经济体的通胀压力。全球大通胀背景下,主流央行的货币政策开始加快正常化。年初以来,近20个经济体加入到“加息阵营”;美联储在内的多家央行也开始释放转向信号。未来一段时间,货币流动性环境边际变化,或将加大全球资本市场的波动,以及部分新兴经济体的尾部风险暴露。


2、 重点关注:美国9月新屋开工



 风险提示

全球爆发“黑天鹅”事件

相关主题/热点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商务、渠道、广告合作/招聘立即咨询

相关文章

国盛证券-芒果超媒(300413)中移动合作力度再度加强,业务协同效应显著

6小时前

cover_pic

瑞信:维持美团(3690.HK)跑赢大市评级 目标价311港元

10小时前

cover_pic

花旗:重申波司登(3998.HK)买入评级 目标价上调至6.5港元

12小时前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
手机号码
+86
验证码
* 微信登录请先绑定手机号,绑定后可通过手机号在APP/网站登录。
绑定

绑定失败

该手机号已注册格隆汇账号,您可以选择合并账号。

关于合并:

1.合并后可使用手机号或微信快捷登录;

2.仅保留手机账号信息,清除原有微信账号信息;

3.付费权益将同步至手机账号;

4.部分特殊情形可能导致无法合并;

合并
返回上一步
确认您合并的手机号
获取验证码输入后提交合并账号
合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