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库提前「冬眠」:欠款欠薪数月,连财报都不敢发了?

12 天前24.1k
奢侈品售卖一直是寺库最大的基本盘,但是,过分依赖垂直领域也造成了其今天的增长困局。
本文来自:新浪科技,作者:杨雪梅

划重点:

1、寺库已跌出1亿美元市值行列。作为美股上市公司,自去年三季度后再未发布过任何财报,并因此收到纳斯达克警示函。

2、寺库集中被曝出拖欠员工工资、订单不发货不退款、寄售物品拿不回来,疑似资金链断裂等问题。面对质疑,寺库客户惯以“系统升级”搪塞用户引发不满。

3、大平台的流量分割和电商模式的变迁,让寺库模式变得越来越难。

2017年9月,春风得意的寺库敲钟纳斯达克,以13美元发行价发行了85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共融资1.1亿美元。

然而5年后的今天,这家“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却在风雨中飘摇不定,等待命运的裁定。近一两个月来,寺库集中被曝出拖欠员工工资、用户订单不发货不退款、用户寄售物品拿不回来、疑似资金链断裂等问题。

而寺库的股价也跌至目前的1.34美元/股,总市值仅为九千多万美元,跌出1亿美元市值行列。作为美股上市公司,寺库更是自去年三季度后再未发布过任何财报,并因此收到纳斯达克警示函。

奢侈品电商行业趋冷,寺库的寒冬已经提前到来了。


“系统升级”还是资金链断裂?


 一位寺库用户小月告诉记者,自己几个月前在寺库买了寺库自营的一款价值数千元的包,几天后平台没有配货,便申请了退款,但是系统一直显示退款申请中,迟迟未能完成退款。对此,寺库客服给出的原因是“系统升级改造,暂时没有办法操作”。

与此同时,小月的朋友也表示,自己在寺库寄售一款商品,东西没卖出去,想拿回寄售的东西,平台一直未予退还,“平台也以系统升级等类似的原因多次搪塞”。

不发货、不退款、不退货……小月和朋友的遭遇不是个例。在黑猫投诉平台,关于寺库的投诉有三千多条,此外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也有不少关于寺库的声讨。投诉内容主要是:超半月未发货且不回应;半个多月迟迟不发货,用户取消订单后,寺库一直以系统升级为由,迟迟不退款。从投诉情况来看,类似的问题,从今年5月开始就陆续出现了。

“都是天天打电话逼出来的,再也不会在这些渠道买东西了”,目前,小月和朋友在与寺库客服交涉一个多月后,已经拿回自己的财物。但是,还有更多的消费者还未拿回自己的款项和寄售物品,且数额都不低,部分用户待退金额达到数万元。而寺库客服给出的解释让消费者难以满意。外界纷纷猜测,寺库“系统升级”背后有何隐情。

实际上,寺库的问题,不是近期才开始出现。从2021年年初开始,多家寺库供应商就曾在网上爆料,称未能按时收到寺库的款项,相关供应商有上百家。当时,寺库资金链断裂的消息就已陆续传出。

供应商统计的部分欠款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寺库涉及司法、监管、经营的相关风波不断。仅今年9月4日更新的关于寺库买卖合同纠纷的民事裁定高达五起,寺库累计被冻结资金约1242万元。

除了拖欠供应商、消费者的款项,在脉脉等社交媒体上,不少寺库现员工及前员工还控诉寺库拖欠薪资。一位已经离职的员工表示,耗不起了无奈离职,目前还被拖欠2个月的工资。


寺库败退资本市场?


 寺库成立于2009年4月30日,最初定位于销售二手奢侈品,后转型为销售新品奢侈品为主,旗下设有寺库商城、寺库智能、寺库拍卖和寺库金融四大核心业务板块,李日学为大股东,持股90%。

2017年上市的时候,寺库讲了一个奢侈品电商第一股的故事。然而,寺库上市首日股价破发,当天开盘价低于发行价、收盘股价大跌23.08%。寺库模式并未被资本市场看懂。

今年1月,寺库方面发布声明称接到创始人李日学的私有化要约,寺库拟私有化的股价为每股3.27美元,较当时收盘价溢价35.7%。当日收盘,寺库总市值2.09亿美元已较2018年巅峰时的7.7亿美元市值缩水超过七成。

寺库近几个月股价持续走低

从寺库此前公布的营收情况来看,其经营状况就已显窘迫——2020年前三季度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寺库营收为36.85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营收48.29亿元减少23.7%;前三季度净利润为2080万元,而2019年同期净利润为6210万元,同比骤降66.5%。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寺库拥有现金等价物和限制性现金7.94亿元,较前一季度减少4亿元其现金流状况堪忧。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美股上市公司,寺库自去年三季度后再未发布过任何财报,并因此收到警示函,纳斯达克明确表示,上市公司因未按要求及时提交年报,已不满足继续上市的要求。

目前,寺库私有化尚未有进展,但其已陷泥沼越来越深。


奢侈品电商没有好故事讲了?


寺库为何走到今天的境地?

2020年疫情袭来,奢侈品和跨境电商行业一下陷入低迷,寺库也因此裹挟其中。

去年,对于财报中收入下降的原因,寺库就表示,主要是由于按净额确认收入的Marketplace平台业务业务贡献比例增加,加上受疫情影响,部分奢侈品供应短缺,物流服务延迟导致。

疫情只是加速了寺库走入的困境。奢侈品电商的模式,在国内就一直存在诸多问题:比如长期存在的奢侈品高客单价导致转化率低,货源不足、真伪鉴定等问题,一直是奢侈品电商行业的顽疾。寺库推出的各种补贴措施,也并未真正留住用户,但烧钱不可持续,反而进一步拖垮了其现金流。

一则天眼查信息显示,就在上月,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还因违反《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第三十八条,被北京市西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1万元。主要违法事实为:当事人在“寺库奢侈品”手机软件上发布一款香奈儿精华水,其提供的进货来源材料无法与举报人购买的该件商品对应。且当事人无法提供该款商品的其他进货查验记录和相关凭证,未建立并执行进货查验记录制度,未查验供货者的市场主体登记证明、化妆品注册或者备案情况、产品出厂检验合格证明等情况。

而今年以来,寺库已被处罚5次,累计罚款总金额超111万,主要因违反广告法、产品质量法、电子商务法等事由被行政处罚。

这对一家电商平台,尤其奢侈品电商平台来说,是严重的信用问题。寺库正在将用户的信任一点点消耗殆尽。

另一方面,一直以来,奢侈品与电商的结合并没有碰撞出太多的火花。成立十几年来,奢侈品售卖一直是寺库最大的基本盘,但是,过分依赖垂直领域也造成了其今天的增长困局。寺库营收的主要来源是商品销售收入,此外是平台及其他服务收入。虽然寺库也在发展金融、智能、社群等业务,但在收入上尚未得到太多体现,仍在依赖奢侈品销售收入。

而在国内,奢侈品电商产业链又一直是小众垂直领域,虽然平台不断补贴,但一直难以找到突破口挖掘出更多的可能。

目前,头部电商平台都有跨境电商频道,一些奢侈品品牌陆续登陆天猫、京东等,并在短视频平台上开启电商直播。大平台的流量分割和电商模式的变迁,让寺库模式越来越难。

昔日风光无限的奢侈品电商,如今正陷入内忧外患的境地,寺库还能撑多久?

相关股票

US 寺库

相关主题/热点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商务、渠道、广告合作/招聘立即咨询

相关文章

二奢经济的直播风口

09-16 10:42

cover_pic

风起二手奢侈品电商

06-08 11:20

cover_pic

背靠阿里!古董商最爱的美国奢侈品电商1stdibs冲刺IPO

06-04 08:49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
手机号码
+86
验证码
* 微信登录请先绑定手机号,绑定后可通过手机号在APP/网站登录。
绑定

绑定失败

该手机号已注册格隆汇账号,您可以选择合并账号。

关于合并:

1.合并后可使用手机号或微信快捷登录;

2.仅保留手机账号信息,清除原有微信账号信息;

3.付费权益将同步至手机账号;

4.部分特殊情形可能导致无法合并;

合并
返回上一步
确认您合并的手机号
获取验证码输入后提交合并账号
合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