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日升错失33亿可转债后净利润剧减 二线组件商“叫好难叫座”

2 个月前20.9k
2021年对于光伏组件重要厂商——东方日升(300118.SZ)堪称是滑铁卢的一年。

2021年对于光伏组件重要厂商——东方日升(300118.SZ)堪称是滑铁卢的一年。

《碳中和日报》注意到,在光伏概念股业绩全线飘红的情况下,东方日升却成为一个例外。因2020年扣非净利为负,东方日升中止了可转债发行,也因此遭到证监会警示和监管措施。据悉,这是A股历史上首个发行可转债募资结束但中止挂牌上市的案例。

这次“黑天鹅”事件后,东方日升股价随即腰斩,为了回笼资金、填补业绩,只能采取出售参股公司的手段。资金短缺、募资受阻的情况下,东方日升仍然前途未卜。

1627462868(1).png可转债发行违规遭处罚 半年内无缘公开募资

6月24日晚间,东方日升公告称,收到证监会《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因在申请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项目过程中,存在“申请文件或信息披露资料存在相互矛盾或者同一事实表述不一致且有实质性差异”的情形,证监会决定对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并同时采取六个月内(2021年6月18日至12月17日)不接受公司发行证券相关文件的监管措施。

《碳中和日报》注意到,东方日升被罚的原因,与其“夭折”的可转债有关。

01

2020年6月,东方日升启动发行可转债事项,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3亿元。募集资金将投向“年产2.5GW高效太阳能电池与组件生产项目”、“年产5GW高效太阳能电池组件生产项目(一期)”和“全球高效太阳能电池组件创新中心项目”等三个项目。

02

去年12月23日,证监会做出同意东方日升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注册的批复后,1月19日,东方日升曾向深交所报送无会后事项承诺函,明确承诺没有影响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的情形出现,明确表示财务状况正常。

03

然而,时隔仅11天,东方日升业绩突然“变脸”,预计2020年度净利润降为1.6亿元至2.4亿元,扣非后净利润为-0.6亿元至-1.4亿元,并表示财务指标可能不符合可转债发行上市条件。

04

紧接着在2月1日,东方日升发布可转债中止上市公告,也让公司成为A股首个完成可转债募资但却中止挂牌上市的案例。而东方日升到手的33亿元募集资金“肥肉”,还没捂热又要原路退还给投资者。

05

终止发行后,东方日升启动了应急退款流程,涉及退款的投资者达99.64万人,退款本息32.85亿元,深交所认为此事“影响投资者面广、市场影响恶劣。”

此次证监会的处罚意味着东方日升将在半年内不具备发行证券的资格,包括配股、公开增发、可转债等融资途径近半年将于公司“无缘”。

公开资料显示,东方日升2010年9月登陆创业板,主营业务为电池组件、光伏电站、太阳能电池封装胶膜、太阳能灯具及LED照明产品等。其中,电池组件业务为其主要业务,2020年上半年其占营收比重达80.13%。

第三方机构PV InfoLink最新的全球光伏组件出货排名数据显示,2020年东方日升位居隆基股份、晶科能源、晶澳科技、天合光能、阿特斯和韩华Q-Cells之后,排名第七。

成本上升、毛利下跌 扣非净利润逆势亏损

事实上,在高市场预期与政策催化下,资本市场对光伏板块的关注力度空前。

今年以来,通威股份、隆基股份、福莱特相继发布拟发行120亿元、70亿元、40亿元可转债的融资计划,进一步加码产能。面对行业如火如荼的融资计划,东方日升却因为业绩亏损不符合可转债发行条件,黯然终止发行并被撤销注册。

2020年以来,光伏行业行情火爆。据统计,62家A股光伏上市企业发布的2020年年报中,有57家光伏企业业绩飘红,仅有5家企业净利润亏损。其中46家企业净利润同比上一年度增长,18家企业同比增速达100%以上。

《碳中和日报》发现,作为光伏组件龙头企业之一的东方日升却与之有鲜明对比,2020年年实现净利润1.65亿元,同比下降83.02%,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35亿元,同比下降116.37%。

2021年一季度仍然延续颓势,一季报显示,公司实现净利润0.56亿元,同比下降68.28%,扣非净利润为0.65亿元,同比下降53.47%。

对于业绩不佳的原因,首先可以看到,东方日升的毛利率水平波动剧烈。

由于受组件上游主要原辅材料价格上涨及组件销售价格下降的双重影响,去年东方日升光伏产品的销售毛利率大幅下降。尤其在第四季度,10、11、12月的毛利率分别仅为2.55%、8.36%和-1.93%,较前三季度下降约13-15个百分点,减少营业利润约为4.5亿元-5.4亿元。

其次,2020年受人民币兑美元升值影响,东方日升产生大量汇兑损失,计入财务费用的汇兑损失金额约为9000万元-1.2亿元,上年同期为汇兑收益,金额为1.19亿元。

此外,东方日升应收账款账面原值增长,加之新冠疫情影响回款有所减慢,计提的信用减值损失较上年同期增加,去年信用减值损失为-3.18亿元。

还需注意的是,东方日升的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增加,2020年非经常性损益对公司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3亿元,主要为公司所持有的交易性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上年同期非经常性损益对公司净利润的影响金额为1.5亿元。

无奈出售参股公司 股价抹平去年涨幅

受2020年业绩不及预期、33亿元可转债发行被迫终止的双重打击,为了回笼资金,也让二季度的财报“好看”一些,东方日升寻找了别的出路,那就是出售江苏九九久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江苏九九久”)股权。

6月17日,东方日升发布公告称,拟将持有的江苏九九久12.76%股权以3.55亿元转让给成都康晖大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本次交易完成后,东方日升不再持有江苏九九久的股份。

2018年12月,东方日升从延安必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延安必康”)手中,作价3.5亿元收购江苏九九久12.76%股权,并于2019年1月完成股权变更。从收购到如今出售,江苏九九久对于东方日升而言也可谓一个“烫手山芋”。

《碳中和日报》注意到,此前东方日升就曾经历过一次可转债发行失败,与江苏九九久有关。

2018年11月,东方日升开启了可转债融资事宜,拟募集资金不超过27亿元,投资年产2.5GW高效太阳能电池与组件生产项目拟募集投入资金为19亿元;澳大利亚132MW电站项目拟募集投入资金6亿元;剩余2.1亿元为补充流动性资金。

不过,该可转债发行申请未获中国证监会审核通过。东方日升曾公告表示,不予通过的原因正是源于东方日升对江苏九九久的股权投资事项。该投资过程中的一些操作违反了公司章程,在交易决策层面存在内部控制缺陷。

值得关注的是,延安必康经营状况不容乐观,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超10亿元。2021年6月11日,延安必康控股股东新沂必康还被申请破产重整。如此情形,江苏九九久作为延安必康的控股子公司也面临经营风险,这对于东方日升而言并非好事。

在组件企业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东方日升此举也是无奈之举。除了扩产提高垂直一体化能力外,东方日升还有两个核心板块需要资金。一是子公司斯威克(专注于光伏胶膜)面临更多后起之秀的挑战,急需扩产保持竞争力。二是在2020年收购的聚光硅业,近期与上机数控子公司弘元新材签订5万吨多晶硅料采购长单,也需要资金扩产。

从二级市场股价走势来看,东方日升在2020年12月28日走出了31.99元的股价新高,2021年年初也可保持到31.36元的高点,但因为业绩大变脸、可转债夭折,随后在2021年2月便大幅下行,其中在2月1日开盘即跌停,投资平台上要求“退钱”。

之后股价直接“腰斩”,一度跌至12.04元,进入横盘震荡阶段。7月27日收盘价为18.76元,与2020年7月23日收盘价18.82元相差无几,抹平了过去一年积累的股价红利。东方日升发展产能受阻,资金压力高企,真正的挑战已经来临,《碳中和日报》也将持续关注。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商务、渠道、广告合作/招聘立即咨询

相关文章

大摩:料澳门赌业股短期疲弱 明年可跑赢

昨天 15:53

cover_pic

瓜子二手车的新电商与新烦恼

昨天 14:27

cover_pic

亚太资源(01104.HK)2021财年实现盈利13.57亿港元 同比大幅扭亏

昨天 06:42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
手机号码
+86
验证码
* 微信登录请先绑定手机号,绑定后可通过手机号在APP/网站登录。
绑定

绑定失败

该手机号已注册格隆汇账号,您可以选择合并账号。

关于合并:

1.合并后可使用手机号或微信快捷登录;

2.仅保留手机账号信息,清除原有微信账号信息;

3.付费权益将同步至手机账号;

4.部分特殊情形可能导致无法合并;

合并
返回上一步
确认您合并的手机号
获取验证码输入后提交合并账号
合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