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嵩松:冰点买股票,科技投资最重要的已不是模式创新,而是硬核科技产品

7 天前20.8k
高赔率公司应该拿一部分仓位来买
本文来自:投资作业本

“其实我是在选择景气度最高的赛道(半导体),就是未来3~5年甚至5~10年中长期景气度最高的赛道,我们希望在产业初期的时候陪伴它成长。”“我认为,其实如果把一条赛道或者是一个企业的成长比作是一个人的一生的话,那么我喜欢的是陪伴他从幼儿园阶段,然后成长为到大学阶段,到他成才的一个阶段。”“短期市场会有这个错配,中长期来看的话,市场反应的东西一定是它在产业上的一个重要程度的表现。

“大家对于这个产业、对于这个板块预期非常之高的时候,这个时候买入股票你相当于是什么?相当于是大家对股票的预期是很高的,再往后去发展的话,产业即便是非常顺利的进行,其实也就是符合预期。

符合预期的时候股价是如何反应的?因为你现在已经是在预期上了。”

买卖基金其实和买股票是一样的,我们叫什么?叫做冰点买股票。”“冰点买入是什么呢?就是这个时候再也没有人去关注这个产业。其实产业本身是非常好的。”“高赔率的公司买的时候应该怎么样?就是拿一部分仓位来买。买入它之后并建议长期持有。”“我们再往后看我们的科技投资的最重要的抓手和矛是什么东西,最重要的其实它已经不是模式创新,它是硬核科技产品。真正好的产品真正能够登上世界级别舞台的产品的一个出现。日前,诺安基金经理蔡嵩松做客央视节目,作出如何分析和判断。

自2019年2月,蔡嵩松开始接手诺安成长,当时基金规模只有10亿元。

过去一年,因全仓半导体芯片,诺安成长净值曲线大开大合而不断上榜热搜,被封为“渣男基金”,蔡嵩松本人也开始在“蔡神”和“菜狗”两种称呼之间不断转换。

7月21日,诺安成长混合披露二季报,诺安成长规模在二季度末达到了281.77亿元,基金净值大涨近40%,接近历史净值高点,蔡嵩松自然又成了“蔡神”

以下作者整理的精华内容,分享给大家:


半导体是未来5-10年都值得投资的赛道


主持人:大家在最近对你重仓半导体很关注,认为你这个投资是在赌,是这样吗?

蔡嵩松:从我自身的投资运作体系和我的投资框架上来看的话,其实我是在选择景气度最高的赛道,就是未来3~5年甚至5~10年中长期景气度最高的赛道,我们希望在产业初期的时候陪伴它成长。

所以从结果上来看的话,我是主要的仓位都聚焦于半导体和芯片,这些大家其实都能看得到,但是从我自身的运作上来讲的话,当时并不是为了选择芯片和半导体赛道而去选择,在目前时间阶段上,我们往后看的话,这是未来5~10年最值得投资的一个赛道。


为什么笃定半导体赛道是最好的?


主持人:大家认为消费是一个非常好的赛道,新能源是一个非常好的赛道,医药也是个非常好的赛道,你怎么就笃定说半导体是这几个好的赛道里面最好的?

蔡嵩松:一开始选择这个赛道,一方面是因为自己能力圈在这方面,大学是计算机it出身,博士和硕士是芯片设计出身。

另外一方面,中长期来看,不管说是行业的景气度,还是在出现国产替代的浪潮下面,这条赛道是景气度最高的。

我认为,其实如果把一条赛道或者是一个企业的成长比作是一个人的一生的话,那么我喜欢的是陪伴他从幼儿园阶段,然后成长为到大学阶段,到他成才的一个阶段。

更多的人的审美是看到他已经上了大学了(就不再管了),而我陪伴他到工作岗位,甚至成为企业家的一个阶段。这两者是不同的。


芯片和半导体赛道产业壁垒很高


主持人:从幼儿园到上大学,这中间的不确定性特别多,你怎么就能够保证你投的这些人他未来就能成才呢?如果不成才你是在管别人的钱,你给投资人带来的损失怎么办?

蔡嵩松:我之所以能够去做这个东西,其实核心还是源于我自身的一个背景(刚才有讲过),做科技股,尤其是做芯片和半导体赛道,其实它的壁垒是非常高的,但是在做科技赛道的时候,你在做芯片半导体的时候,如果没有相关产业背景,是不了解的。

而我的专业背景正是我在做这条赛道的时候的优势所在。


蔡嵩松半导体持仓主要是哪些阶段的公司


主持人:你现在投的半导体里面,我看了一下持仓,有设备、产品、可能也会有材料,各方面都有?你判断你现在持有的这些公司是处在幼儿园还是初中、高中阶段?

蔡嵩松:我觉得各个阶段不太一样,都有。从整个环节上来去看,先从设备公司来讲,我们整个中国解决卡脖子问题的重中之重。因为只要这个解决了,不管是我们的晶圆代工还是设计巨头都能自己生产了,我觉得这些都还是非常初级的阶段。

但是现在很多的关键的技术能力和产品已经攻克了,我们已经看到未来了。今年其实是已经基本实现了从0~1的一个过程。


晶圆代工厂今年表现不错


另外一类就是晶圆代工。晶圆代工的话其实今年表现也是不错的,今年其实我们一直在讲一个词叫什么?“产能为王“,因为今年各个方面今年对缺芯成为一个主要的潮流,然后随之而来的其实就是产能紧缺,然后涨价这个问题。

所以在这个阶段来讲的话,其实很多的晶圆代工厂,我们可以看到今年股价表现其实也是不错的。


芯片设计是初中阶段


另外一个就是我们的芯片设计,其实我们国家的芯片设计走在相对来说已经比较靠前了,已经到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高的一个程度了,我觉得起码来讲的话,是初中这样一个阶段了,往未来再看的话,其实它和晶圆代工和设备其实是一脉相承的。

因为晶圆代工和设备是设计的后道环节,所以是处于这样一个阶段。


封测是大学阶段


然后还有一个阶段,是我们的封测,其实我们已经快要上大学了或者已经大学一年级了,我们的封测。世界上前几名的封测厂其实在我们国家。

主持人:所以你现在买整个半导体赛道,你还是全面覆盖,从设计芯片设计公司到晶圆代工的,到设备的,到包括部分材料,包括封测。

蔡嵩松:其实我的一个理想就是等到这些我手里持有的这些公司真正能够成熟起来,真正长大的时候,可能也就是我们中国的硬核科技在跟国外的竞争的过程中,不再落于下风的一个状态,我们也不会被卡脖子的。


短期市场有错配


主持人:我们国家半导体的设备制造是一个非常大的短板,我优先把它挑出来了,选了三三家公司,另外两家公司,这几个月都涨了100%的涨幅,只有一家没怎么动没怎么动,我也在反思:

第一个反思,为什么我有三个自选股,我会买重仓一个,另外两个我不怎么持仓,因为这5%以下的持仓不算什么。这是为什么?

第二个问题就是说在明显看到那两家公司的股价持续上涨的过程中,我为什么不会去调。蔡嵩松:从本源上去看,最重要的是从企业本身的技术能力和它在产业的地位上去看待这个问题。

首先如果说是从本源上去看待这个问题的话,短期市场会有这个错配,中长期来看的话,市场反应的东西一定是它在产业上的一个重要程度的表现。翻倍的股票,我相信它在这个产业上一定是一个龙头和支柱的作用。其他标的没有反应,我觉得可能会是因为一方面是它的产业地位方面的一些问题也罢,还有一方面可能它的在经营层面上他的主业没有显示出来,它的主业也许有很多块的业务组成,半导体和芯片方面只占一小部分,但是未来可能它的爆发力会非常值钱。

主持人:我们这一年多,很多投资是买龙头,就是你的主业一定要突出,你在你的细分领域是老大,但同时你的主要的业务收入各方面和利润要来自于这个领域。

有些可能是他在布局,他的业务收入各方面的比重在提升,但是没有表现出来。

所以在这一轮的半导体公司的股票的上涨过程中,它就显现不出来,但也许它是下一轮?我的错就在于我把未来当做了现在,我现在应该是根据市场的节奏买,现在大家都看好的结果。

蔡嵩松:我觉得这倒不一定是错的,我觉得只不过是整个它的一个股价和产业的节奏的一个问题上可能不太一样。同样是做设备的。那么在你看待这些公司来讲的话,你要看待它的商业模式,未来真正能够走出来,它是一个龙头来讲的话,那么它的一种模式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它的整个产品布局,它的技术突破,到底现在到是什么样的,这个其实相对来说会专业一些。


短期买龙头和纯粹领域公司更占优势


主持人:要买龙头和最纯正的领域的公司,而不要去买多元化的对吧?多元化的公司的话就是说在长期的竞争过程中,它的竞争力其实是不一定能够,长跑选手不一定能跑得出来。

蔡嵩松:对,短期来看的话,还是相对来说纯粹一点,会更占优势。


能否买入3-5年能走出来的股票,要靠专业能力


主持人:平时你会反思吗?蔡嵩松:我投资年限不长,我更多的其实还是在理解证券市场的一个过程。

拉长周期来看,我买入一个股票,我可能陪伴他3年5年真正能够走出来,这些东西是靠的是你的专业能力,比如它能不能走出来,5年之后它能不能长大?现在你买它的时候是300亿, 5年之后它能不能成长为3000亿呢?这些都需要专业能力,但是在某一个时间段看,你在买卖它的时候,你是要有买入的这样一个时间点。


冰点买股票


主持人:(买入)时机也很重要对不对?比如你买这个公司和赛道是对的,但是有些时候可能是时机的问题。

蔡嵩松:买卖基金其实和买股票是一样的,我们叫什么?叫做冰点买股票。整个产业的运行不会说是每天都变化或者每周每个季度都变化,不会这样的。但是市场的热度和市场情绪,它是受到非常非常多因素的影响。

在某一个阶段,我们看待市场的时候,某一个阶段这个板块起来,另外一个阶段那个板块起来,在板块上涨非常猛的时候,非常剧烈时,大家对于这个产业、对于这个板块预期非常之高的时候,这个时候买入股票你相当于是什么?相当于是大家对股票的预期是很高的,再往后去发展的话,产业即便是非常顺利的进行,其实也就是符合预期。

符合预期的时候股价是如何反应的?因为你现在已经是在预期上了。

冰点买入是什么呢?就是这个时候再也没有人去关注这个产业。其实产业本身是非常好的。


科技投资最重要的已不是模式创新,而是硬核科技产品


主持人:有2~3个总经理来跟我讲,说你这样的基金经理不是他们选择的对象,虽然说你的收益率会在某个阶段很高,但有时也承受了太大的心理压力。你怎么看这个问题?对你未来在持仓上,包括选择上有没有影响?

蔡嵩松:两方面,第一方面因为刚才我讲选择了赛道是为什么会选择这个赛道?其实是由于我当时其实是想做最锋利的矛,然后选择最优秀的赛道,但是我要去讲的就是这种投资模式,这种投资模式并不是说在押注,在去赌一个赛道,不是这样的,我的一个想法是什么?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消费白酒我们医药都走出来了。那么处于产业的这阶段(高度成熟),我们回顾过来再看:大家做科技股的投资都是一种什么样的一个方式?大家做科技股的投资可能是在某一个阶段这个公司表现比较好,然后我去持有它,我有了一定的预期收益率之后,我可能会去卖掉它,这是普遍的大家对于科技股的一种认知和一种想法,其实是风口来了,我炒一把。其实我觉得这是无可厚非的,为什么?不是在于投资方法的问题,而是在于当时2012 、2013年那时候,甚至到2014、2015年那时候,整个我们国家的科技股还是讲求的一种模式创新,所以那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公司在讲并购,在讲未来商业模式的一个转化,其实走出来的成功的公司就是我们当时那些互联网公司,现在也成为巨头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公司的一些商业模式,讲模式创新其实是被证伪的,所以在这种时候做这种波段操作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在我从事基金经理之后,那么我们既然要我们做在这个时代,我们再往后看我们的科技投资的最重要的抓手和矛是什么东西,最重要的其实它已经不是模式创新,它是硬核科技产品。

真正好的产品真正能够登上世界级别舞台的产品的一个出现。

这个东西来讲的话,它就不会说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或者说是很多情况下会被证伪的,如果说是真正能够选中了相关的赛道和这个公司的话,其实未来它是真正能够走得出来的。包括我们现在对于硬核科技支持的土壤、政策也是跟之前完全不同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要去做的东西。

我的一个愿望是什么?改变做科技股的模式。

把做科技股像做消费股一样,真正的能够陪伴他能够走得出来,陪这个产业走出来。

我相信有一天,当3年也罢或者是5年也罢,整个中国的科技硬核科技产业真正成长起来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到时候真正走出来的科技产业,可能就像我们现在看待白酒产业和消费产业一样。变成了一个相对成熟的,然后稳定的一个产业。


高赔率公司应该拿一部分仓位来买


蔡嵩松:我也一直想去跟投资者讲的一个话,产业初期的时候波动率是非常之大的,我们现在来讲的话有两个前提,第一个就是波动率很大,第二个就是未来如果成长起来的话,它的收益率很高,这个叫做高赔率的公司。

高赔率的公司买的时候应该怎么样?就是拿一部分仓位来买。买入它之后并建议长期持有。

相关主题/热点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商务、渠道、广告合作/招聘立即咨询

相关文章

世界黄金协会:全球黄金需求上半年同比下降10%

2小时前

cover_pic

安信证券-东鹏饮料(605499)渠道开拓超预期,持续兑现高成长

7小时前

cover_pic

医疗器械行业按下 “加速键”,华瑭医疗的总代生意却并不好做

8小时前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
手机号码
+86
验证码
* 微信登录请先绑定手机号,绑定后可通过手机号在APP/网站登录。
绑定

绑定失败

该手机号已注册格隆汇账号,您可以选择合并账号。

关于合并:

1.合并后可使用手机号或微信快捷登录;

2.仅保留手机账号信息,清除原有微信账号信息;

3.付费权益将同步至手机账号;

4.部分特殊情形可能导致无法合并;

合并
返回上一步
确认您合并的手机号
获取验证码输入后提交合并账号
合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