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地”收复了!一向是“洪水猛兽”的减持,为何在科创板掀不起风浪?

白色风车1 个月前7.8k
过去闻“减持”而色变的“市场规律”,并未在科创板上演。

来源:上海证券报

随着首批科创板公司限售股解禁掀起减持“第一浪”,截至10月26日收盘,共有25家科创板公司发布了减持公告。从减持主体来看,创投基金为减持主力,亦有少数公司董监高选择“落袋为安”。

从减持方式来看,中微公司、天奈科技率先“试水”询价转让制度,而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等传统模式仍是大多数科创板公司的选择。

从减持时点来看,解禁即减持的安排,大多基于公司不错的股价走势。与此同时,收回投资成本或自身经营发展的需求,让个别股东 “便宜也要卖”。

从解禁后的表现来看,一向被视为“洪水猛兽”的减持,并未在科创板上掀起大风大浪,市场已从初期的短暂下跌重归于平静。淡定的背后,既有科创公司对减持“新姿势”的探索、增量资金入市带来的缓冲,也隐含着市场各方愈显成熟的共识和定力。


创投“功成身退”,高管“落袋为安”


科创板的第一波减持潮,由创投机构担纲“主流”。目前已公布的减持计划中,创投机构占到近八成,深创投、江苏高投、达晨等明星机构均名列其中。

以当前减持比例较高的西部超导为例,公司7月23日晚公告,股东中信金属、深创投、陕西成长新兴及陕西成长新材料拟合计减持不超过14%的公司股份,其中陕西成长新材料为清仓式减持。

当晚,同样宣布清仓减持的还有新光光电的股东朗江创新、朗江汇鑫壹号,拟合计减持全部149.15万股持股。新光光电7月23日收盘价为43.95元,仅较发行价38.09元高出15%。

无独有偶。瀚川智能的持股4.99%的股东江苏高投,也于同一日抛出减持计划,减持比例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比起公司股价一度攀上的高点100.34元,公告当天41.05元的收盘价,可谓“便宜”不少。

便宜也要卖,何故?

创投机构们公开的减持原因,不外乎“收回部分投资成本”“补充运营资金”“自身资金需要”和“投资运作安排”等。有投行人士告诉记者,“近期一些科创板个股被机构减持,不乏部分机构认为当前股价较为理想,属于减持好时机;另外,也有部分属于被动卖出,资金使用期限到期,即使估值不高也得走。”

从“生命周期”上说,创投资金的使命就是陪跑企业的初创期,并在企业上市后实现退出。而这笔资金也可能并未真正离开资本市场,而是通过孵化或投资新企业,实现“江湖再见”。

创投的退出需求不仅有理可据,且有政策可依。如10月10日宣布对热景生物进行减持的达晨创泰、达晨创恒及达晨创瑞等3名股东,早在今年5月便已获得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成功申请了创业投资基金股东的减持政策,故其减持不受比例限制。

除了创投机构有序“离场”外,不少科创板公司的董监高也开始行动起来。

如,因个人资金需求,交控科技副总经理、核心技术人员刘波,董秘李春红拟分别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0.46%和0.08%。方邦股份股东、监事夏登峰日前公告,拟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0.44%。今年9月,杭可科技董事、核心技术人员赵群武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0.26%公司股份,完成减持计划。


方式要创新,安全得注意


科创板减持潮中,中微公司和睿创微纳无疑是最“吸睛”的两家公司。不过,前者靠的是尝鲜“新花样”,后者却是因为“犯规”而被警告。

公告显示,中微公司本次解禁规模达1.94亿股,为此前公司流通股总数的3.77倍。如何平抑大规模减持可能对市场带来的冲击?对此,中微公司给出的“解法”为:“试水”科创板询价转让机制。

根据中微公司披露的股东询价转让计划书,嘉兴悦橙等8名股东拟通过询价转让方式转让公司股份88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6%;另外,股东置都投资委托中金公司拟转让1%的公司股份。

此次询价转让的价格下限为178元/股,为中微公司7月23日收盘价205.23元的86.73%,为公司前20个交易日股票交易均价242.2元的73.49%。

8月11日晚间,中微公司股东询价转让结果报告书出炉,转让价格均为“底价”即178元/股。

其中,嘉兴悦橙等8名股东成功找到广发基金、诺安基金和创金合信基金接手全部转让股份,合计套现15.81亿元。而置都投资拟转让的股份,实际受让数只有原计划的19.33%,受让方分别为瑞士银行、万家基金、博时基金和新华资产。

紧随其后,10月22日,天奈科技也抛出一份股东询价转让计划书,6家股东拟合计转让7.11%的公司股份。此次询价转让价格下限为41元/股,相较公司10月21日的收盘价和前20个交易日的股票均价分别打了约8折和9折。

与上述两家公司的“先行先试”相比,睿创微纳可谓“老猫烧须”,一着不慎,竟在常规的减持动作上跌了跟头。

10月9日,睿创微纳董秘赵芳彦、监事会主席陈文祥相继宣布辞职,辞职原因均系家属误操作致违规减持公司股票!

此前,睿创微纳已公告了赵芳彦和陈文祥的减持计划,两人拟在合规前提下,分别减持不超过100万股、7万股。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交给各自家属打理的2个证券账号,不约而同在9月29日进行了减持,成交金额分别为680.12万元和42.58万元。而此时距离睿创微纳预约的三季度披露时间已不足30日,故违反相关减持规定。

一次“本人不知情的误操作”,造成的影响却着实不小。据悉,赵芳彦和陈文祥日前已向董事会提交了提前终止减持计划的申请,公开致歉并主动辞职。睿创微纳董事会也分别对二人处以50万元和3万元的罚款。此外,睿创微纳还收到了交易所下发的监管工作函,督促公司加强董监高合规培训、持股管理。


市场先抑后扬,理念从古到新


有意思的是,过去闻“减持”而色变的“市场规律”,并未在科创板上演。回顾此次减持潮中相关科创板个股的走势——从短期调整下行到迅速企稳回升的过程,实际上是投资者逐步看淡“减持”,转而看重质地的成长。

科创板首批公司解禁期一到,7月23日晚间,光峰科技、瀚川智能、沃尔德、新光光电、西部超导、乐鑫科技、嘉元科技、容百科技、中微公司等9家科创板公司即发布了股东减持公告。其中,西部超导、光峰科技、嘉元科技3家公司的减持比例名列前茅。

7月24日,上述披露减持公告的9只个股股价全部收跌,仅有乐鑫科技、中微公司的跌幅小于8%。巧合的是,嘉元科技、光峰科技、西部超导3只减持比例最大的个股,当天跌幅同样居前,均超过10%。

“这一方面和减持比例较高造成的投资者恐慌心理有关,另外,恐怕与这些公司上半年业绩表现不佳也有一定关系。”某私募人士向记者表示。

如主营锂离子电池极薄铜箔和超薄铜箔的嘉元科技,因受疫情影响,公司上半年营收同比下滑46.79%,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68.11%。

同样被疫情“耽误”的还有光峰科技。据悉,公司影院服务、销售业务,及工程、商教等TO B业务均出现了下滑,公司上半年营收和净利润同比降幅分别达到16.09%和78.48%。

不过,拉长周期来看,股东减持造成的影响只是暂时的。从最新股价来看,西部超导、嘉元科技等公司股价,均较减持公告发布后的区间低点有了明显回升。科创50指数也在经历了明显波动后,逐渐平稳,市场信心逐步恢复。

西部超导7月24日至10月26日股价走势

与此同时,监管端的规则供给也更为完备。随着科创板询价转让和配售方式减持股份细则的落地,现行科创公司的减持方式已涵盖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协议转让、询价转让和配售制度5种选择。

有资深投行人士向记者分析称,“以批发价格 To B”的转让方式引入机构投资者,改变了以往散户同优势股东同台博弈的格局。同时,通过疏通新的减持渠道,也避免了短期大量股份向二级市场倾泻对股价造成冲击。

资金“活水”的引入,对于平抑减持的冲击无疑有着重要意义。据悉,首批4只科创50ETF基金合同于9月28日生效,并开启快速建仓的模式。据机构测算,目前4只基金入市的资金约在200亿元的规模,将占到科创50成分股自由流通市值的6.6%、半年报基金持仓规模的46.5%。

在此过程中,市场各方对于“减持”二字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更成熟的共识。相较于过去对“大小非减持”一边倒的指责,现在更多的声音也能够理解不同阶段股东的贡献特点和权利义务,用更市场化的视角看待资本的流动。

中微公司天奈科技睿创微纳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

王晋斌:要“断奶”了?美国财政部在担忧什么?

昨天 18:11

cover_pic

华润啤酒(00291.HK):新雪花,新阶段,全新高端化能力,维持“强推”评级,目标价75 港元

昨天 15:48

cover_pic

国金证券-龙蟠科技(603906)股权激励出台,激励公司把握国六发展机遇-20201123

昨天 14:11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