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主题 : 中国经济

重识县域:把握乡村振兴中的关键环节与数字机遇

腾讯研究院15 天前6.6k
它既是一个稳定而有效的治理支点,也是包含着活跃而进取的多元场景。

作者:陆诗雨 

来源:腾讯研究院

从两千多年前秦始皇推行郡县制以来,县在中国一直有着特殊的地位和意义;直至今日,县在国家治理中依然是承上启下的关键环节,是经济发展、民生福祉的第一线。在本次突如其来的疫情危机中,县域再次展现了中国经济与文化最富有韧性的一面,它一面连接着广袤深厚的乡村与土地,一面连接着现代化的城市与科技,它既是一个稳定而有效的治理支点,也是包含着活跃而进取的多元场景

伴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扎实推进,数字大潮激荡城乡,由此带来的普惠性增长集中体现在推动生产经济发展,促进社会生活进步及提升农村居民的获得感等方面,快速且深刻地改变着县域与乡村的传统风貌。那么,这个引人遐想的长尾地带究竟有哪些极具潜力与动能的数字机遇呢?本文将通过新近的政策分析、县域数据,及在2020国庆期间在浙江省平湖市(县级市)进行的小规模田野调研,尝试研究与探索。


为什么要尤其重视县城

1 / 作为行政中间层的县,是数字效能的放大器


县城有什么特点呢?县在行政层级中处于中间位置,是全县经济、文化与社会生活的中心和枢纽——生产协调中心、商品流通中心、金融信息中心、技术交流中心、信息情报中心,以及通往乡镇的交通运输枢纽。

县,具备了基本的数字基础,且在某些数字领域已经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比如,全国77.7%的县 (市、区) 设立了农业农村信息化管理服务机构,全国县域农业生产数字化水平达到18.6%,经综合测算, 全国县域数字农业农村发展总体水平为33%。这些数据都表明有相当一部分的县域已经具备了基础甚至中高级水准的数字能力。

然而,县,向上连通大中城市,向下连接集镇和乡村,纵横交错地把城市经济和乡村经济、宏观经济和微观经济有机地结合了起来一旦县的数字能力得以提升,它将全面带动起整个县域及其下设乡、镇、村的数字效能。

2 / 作为城乡连接点的县,是乡村振兴和都市圈、城市群战略的关键点

从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以来,再到2018、2019、2020的中央一号文件中都将乡村振兴放在国家战略的高度。县域既是乡村振兴的依托,也是缓解“大城市病”、实现城乡协调发展的重要区域。

但是,连接都市圈、城市群和乡村地区的县域的重要性还没有得到广泛认知,可能导致乡村振兴战略和都市圈和城市群的发展战略相互分割、互不关联,进而造成区域发展两极分化。

3 / 作为经济韧性带的县,是双循环发展的后盾。

新冠肺炎疫情过后,国际国内的经济环境正在发生变化,迫切需要激发县域这一基本地域单元的经济活力和发展潜能,使其成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坚强后盾。

仅以2020评选出来的经济百强县举例,这100个经济最强县,占全国不到2%的土地、7%的人口,却创造了全国约10%的GDP。百强县二产占比高达到51%,但正是这些以第二产业为重心的县城,藏着中国实体经济发展的巨大能量。有些县市甚至乡镇的特色产业,已然成为全国甚至全球翘楚。

镇江市丹阳市(县级市),眼镜片产量占全国75%以上、全世界50%以上,被称为“世界眼镜之都”;商丘市虞城县稍岗乡,钢卷尺产量占全球的80%;邵阳市邵东县,注塑打火机占全球市场份额的70%;潍坊市昌乐县鄌郚镇,电吉他出口份额占世界三分之一,给吉他调音,是工厂小哥哥们的必备技能;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小县城、小乡镇,蕴藏着人们无法预见的能量。

然而,还有一些传统农业县的农村往往缺乏由传统农业向现代产业转变所必需的资本、技术和人才,而县城和农村经济之间存在强大的互补性和共同处境。通过繁荣县城经济与科技, 增加县城科技与经济的辐射作用, 可以带动农村地区的科技与经济发展。


县域数字发展的现状有哪些亮点


根据农业农村部信息中心发布的《2019全国县域数字农业农村发展水平评价报告》,全国县域数字农业农村总体水平还处于起步阶段,但是已然表现出不俗的亮点和机遇。

1 / 设立农业农村信息化专门机构的县 (市、区) 近八成

县委县政府对农业农村信息化机构建设比较重视, 全国77.7%的县 (市、区) 设立了农业农村信息化管理服务机构, 其中东部为79.8%, 中部为80.8%, 西部为73.6%。

2 / 全国县域城乡居民人均电信消费超过500元

2018年人均电信消费额为507.53元, 占县域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2%。该项指标全国排名前100的县 (市、区) 人均电信消费额为939元, 占比为3.1%, 全国排名前500的县 (市、区) 人均电信消费额为726元, 占比为2.7%。电信消费成为信息消费乃至整个社会消费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拉动消费新的增长点。

3 / 全国县域农业生产数字化水平接近20%

农业生产数字化改造快速起步, 2018年农业生产数字化水平达到18.6%。分行业看, 农作物种植信息化水平为16.2%, 设施栽培信息化水平为27.2%, 畜禽养殖信息化水平为19.3%, 水产养殖信息化水平为15.3%。分地区看, 东部地区为20.6%, 中部地区为19.3%, 西部地区为13.9%。

4 / 县域行政村电子商务站点覆盖率超过六成

农村电子商务基础条件加快改善, 已建有电子商务服务站点的行政村为28.34万个, 共有电子商务服务站点39.1万个, 电子商务站点覆盖率达到64.0%, 与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数据相比, 提升了38.9个百分点(可见扩展速度之快)。分县域看, 全国已有606个县 (市、区) 实现行政村全覆盖, 占比为28.9%; 县域行政村覆盖率超过80%的县 (市、区) 有893个, 超过90%的有746个。

5 / 县域农产品网络零售额接近农产品交易额的10%

农产品电子商务已经成为农产品交易的重要渠道, 2018年县域农产品网络零售额为5542亿元, 占农产品交易总额的9.8%。从天猫、淘宝、京东、苏宁、拼多多、饿了么、美团、美团团购、大众点评等9个主要电商平台监测到的县域农产品网络零售额为2176.3亿元。分县域看, 占比超过20%的有199个县 (市、区) , 超过30%的有137个(头部县域并非凤毛菱角,有多点开花之势)。同时, 通过接入自建或公共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平台, 实现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的农产品交易额占农产品交易总额的10.7%。

6 / 全国实现信息“三公开”的行政村超过六成。

信息化提升农村基层党务、村务、财务透明度的作用凸显,全国县域有63.1%的行政村实现了“三公开”。分地区看, 东、中、西部地区实现“三公开”的行政村占比分别为67.8%、65.7%、55.5%。分县域看, 公开率超过80%的有1206个县 (市、区) , 占比57.6%, 公开率达到100%的有1060个县 (市、区) , 占比50.6%。


县域中有哪些极具挑战与潜力的数字机遇


为推动乡村振兴,国家将进一步增加对三农的支持力度,各省(区、市)将稳步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比例,到“十四五”期末,土地出让收益用于农业农村的比例要达到50%以上。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比例每提高一个百分点,就相当于‘三农’增加了600亿、700亿元的投入。强有力的政策支持,还需要合理、有效、智慧的配套执行方案,数字科技及其服务在此间大有可为。

1 / “互联网+党建”可作为引领数字乡村建设的重点抓手

本文在2020国庆期间在浙江省平湖市(县级市)及其所辖当湖街道、钟埭街道、曹桥街道、乍浦镇、新埭镇、新仓镇、独山港镇、广陈镇、林埭镇进行了小规模的田野调查。调研发现:

从平湖案例不难看出,党员联系群众的路线在县域治理和服务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人民群众不仅可以通过联系行政机构反映问题,也可以通过党组织来实现诉求。平湖甚至还以党建为引领打造跨区域(与上海)毗邻一体、协同发展新样板,可见党建在县域发展中强大的牵引力。

注:图是金山区枫泾镇下坊村和平湖市新埭镇泖河村的边界垃圾场整治的前后对比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基层党组织组织能力强不强,抓重大任务落实是试金石,也是磨刀石。在乡村振兴,尤其是数字乡村的建设中,需要尤其重视党建的抓手作用,通过“互联网+党建”落实党员直接联系、服务群众,以轻便、灵活的方式开展多种多样的“微服务”。

2 / 依托县域的集成应用示范带动智慧农业发展。

我国智慧农业在应用推广上,大都处于试验性的“盆景”状态,缺乏智慧农业大面积应用的“风景”。主要有三项短板技术在“卡脖子”:一是农业专用传感器较为落后,我国目前自主研发农业传感器数量不到世界的10%,且稳定性差; 二是动植物模型与智能决策准确度较低,很多情况是时序控制而不是按需决策控制;三是缺乏智能化精准作业装备,作业质量还较低。

注:图为土地水份传感器,图片引用自慧聪网

县域是连接城乡、撬动资源的杠杆支点,可依托县域连接田野一线与科研一线,把“卡脖子”的短板转化为关键的机遇点。比如可在县域建设智慧农场 (大田精准作业)、智能植物工厂、智慧牧场、智慧渔场、智慧果园、农业智能信息服务、典型农业机器人、农产品智能加工车间和智慧物流等的集成应用示范,发挥县域的“头雁效应”,通过集成应用示范,带动周边乡、镇、村的智慧农业发展与产业兴旺,从而实现乡村振兴。

3 / 培养“互联网+新农民”带动县域数字升级与乡村振兴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有近3000万农民工留乡或二次返乡,农民就业增收受到一定影响。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产业振兴是基础,人才振兴是关键,培养新农民是乡村振兴的重要抓手。

注:图为浙江宁波农村直播带货培训课,引用自公开媒体报道

培养新农民,就需要为人才创造更好的创业环境,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县域与乡村的数字建设是保障人才自由流动与创新创业的基础,如果数字环境缺失、产业链条短,那么“原”字号农产品卖不上好价钱,而一些数字发展较快的县域已经率先实现了“人在干、云在转、数在算、面朝屏幕背朝云”的“互联网+”创业模式,让手机成为新农具、数据成为新农资、直播成为新农活。

县域可以成为新农民培养的根据地和大本营,新农民的成长反过来又将带动县域的数字升级与乡村振兴。了互联网+新农民的加入,县域的农业产业链一方面可以纵向延伸,一产往后延、二产两头连、三产连前端,另一方面还可以横向拓展农业功能,在农业中融入工业、商业、文旅、教育等现代产业要素。


小结


县是中国社会与经济的基本区域单元,是经济发展、民生福祉的第一线,一直以来都有着特殊的地位和意义。作为行政中间层的县,是数字效能的放大器;作为城乡连接点的县,是乡村振兴和都市圈、城市群战略的关键点;作为经济韧性带的县,是双循环发展的后盾。

注:浙江省平湖市(县级市)县城夜景风貌

下中国县域的数字发展已然展现出诸多亮点。数字产业上,县域农业生产数字化水平、县域行政村电子商务站点覆盖率、县域农产品网络零售额都已经率先交出了不俗的成绩单;数字服务上,设立农业农村信息化专门机构的县 (市、区) 近八成,全国千余实现信息“三公开”的行政村超过六成,数字乡村建设已然具备了良好的初级基础。

把握乡村振兴中的关键环节,就需要把握县域中涌现出的数字机遇。第一,在数字乡村的建设中充分利用基层党建的引领性与灵活性,可把“互联网+党建”作为引领数字乡村建设的重点抓手;第二,在县域开展集成应用示范,连接田野一线与科研一线,攻克智慧农业“卡脖子”关键点,并带动周边乡、镇、村的智慧农业发展与产业兴旺;第三,县域可以作为新农民培养的根据地和大本营,新农民的成长反过来又将带动县域的数字升级与乡村振兴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广袤中国大地上的一个个乡村是中国人的精神家园,是珍贵而博大的文化田野,而县域则是现实的和精神的“重镇”,在数字时代的大背景下重识县域,是把握乡村振兴中的关键环节与数字机遇的第一份作业。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

美国科技巨头能否守住“230条款”

18 小时前

cover_pic

中信证券-桃李面包(603866)2020年三季报点评:销售逐月改善,盈利弹性持续-20201023

19 小时前

cover_pic

高频数据观察:房销回暖,节日限产,工业生产回落

19 小时前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