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专栏 : 格隆汇新股

加科思:光环能换来股价吗?

格隆汇新股11 天前46.6k
市场行情继续恶化,同类型公司股价下降,估值自信会否持续?

作者 | Leo

来源 | 格隆汇新股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嘉和生物-B(6998.HK)上市之路告一段落,云顶新耀-B(1952.HK)紧接上市也已完成,这两家“B类”公司都吸引了大量的关注,但两者的收益却不尽相同。接下来还将有多家未盈利生物医药公司紧接上市,如何从这些公司中选出真正的肉签呢?

一般而言,初步判断港股能否打新的标准就是赛道、股东(或基石)、保荐人这三个方面,三者俱佳的公司往往都具备成为热门的潜质,刚好此次赴港IPO的加科思就集合了市场最受关注的这三个元素,高瓴资本持股、“B类”赛道及高盛保荐,是个十足的“三好学生”。

然而,受制于生物医药行业的整体回调,近期上市的公司也再未出现欧康维视一样的巨大涨幅。作为后来者的加科思将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基本面是否足够优质?让我们慢慢揭晓答案。

热门赛道中的稀缺产品

加科思是一家临床阶段制药公司,处于港股打新一贯以来的热门赛道。公司主要开发小分子药物,覆盖新型肿瘤疗法领域。在通过结合变构位点来调节酶以应对先前的“无成药性”靶点方面,加科思是领先企业。

加科思的产品管线共计16项,其中5项适应症共计3个产品进入临床阶段,1项已进入临床Ⅱa期,数量和进度上并不占优。但公司的领先药物开发项目包括两个临床阶段的变构SHP2抑制剂(JAB-3068及JAB-3312)却是很有亮点。其中JAB-3068为全球第2个获得美国FDAIND批准进入临床开发的SHP2抑制剂候选药物。此外,JAB-21000则是一种创新变构KRAS抑制剂,以KRAS G12C突变为靶点,预计于2021年上半年向美国FDA及国家药监局提交JAB-21000IND申请。

除SHP2及KRAS抑制剂外,公司的在研项目还包括临床阶段BET抑制剂JAB-8263以及处于早期阶段的靶向癌症中若干主要和关键癌症信号通路的几种候选药物。这些管线产品均有望在全球各自药物类别中成为首批进入市场的药物产品之一,具有独特的稀缺性。

图表一:公司产品管线

数据来源:招股书,格隆汇整理

就加科思的核心药物靶点SHP2来说,SHP2是实体瘤中最常见的癌基因之一。并且,SHP2靶点先前还被认为无成药性,直至最近才取得突破性进展,被证实成药的可能。据估计,SHP2靶向抑制剂单药疗法可针对因EGFR扩增、KRAS扩增、KRASG12C突变、KRAS G12A突变、第3类BRAF突变及NF1功能缺失的晚期实体瘤患者,其2019年的全年发病总人数分别为约120万人和约39.47万人。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目前已发布的专利和已公布的专利申请已经为SHP2抑制剂提供了广泛的保护。公司作为该领域的成熟参与者已经筑起一堵新来者难以绕过的专利墙,从而扩大了其在市场上的先发优势。

目前,世界范围内无上市SHP2靶向药物,只有有五种临床阶段的SHP2抑制剂,加科思占据其中两款,并且是仅有的国内企业。

图表二:世界范围内五种临床阶段的SHP2抑制剂

数据来源:招股书,格隆汇整理

其中,JAB-3068已经进行了中国及美国的Ⅰ期临床试验和中国的Ⅱa期临床试验,使HP2在PD-(L)1耐药背景下的抗肿瘤活性潜在临床效益得到了验证。公司计划继续启动一项试验,以进一步评估JAB-3068与PD-1抗体联合治疗NSCLC、 ESCC和HNSCC的效果。

JAB-3312已经进行了中国及美国的Ⅰ期临床试验,剂量最高为8mgQD。结论指出JAB-3312的暴露与1mg至8mg的剂量呈线性关系,表明具有良好的PK特性。与临床前疗效模型中的结果相比,4mg浓度达到有效水平。在12名可评估患者中,6名患者(50%)达到SD,DCR为50%。在2mg组中,一名患者已经接受超过27周的治疗,并无发现任何新的安全问题。

高瓴资本、启明创投、晟德大药厂

及礼来亚洲基金均为股东

除了业务上的亮点,加科思也受到了高瓴资本等知名机构的偏爱。据招股书披露,加科思已经完成了三轮融资,吸引了众多医药领域的明星风投入股,港股打新市场声名赫赫的高瓴资本在此前融资中持续加码,C轮融资及C+轮融资两次参与,累计持有8.57%股份。

图表三:公司C轮及C+轮融资完成股份发行后的股权架构

数据来源:招股书,格隆汇整理

另外,除高瓴资本之外,启明创投、晟德大药厂及礼来亚洲基金等资深医药行业投资机构均位列股东之中。

启明创投是一家总部设于亚洲的领先的生命科学投资公司,其投资组合涵盖生物医学和医疗保健行业的所有主要领域,包括生物制药、医疗器械、诊断和医疗保健服务,在医药行业的投资专业性很有保障。

晟德大药厂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在台湾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股票代码:4123.TWO),主要从事口服液药品的开发、生产和销售。除了开发仿制药和创新新药外晟德大药厂还投资生物技术产业链,是一个专业的生物技术孵化器平台。晟德大药厂通过Bio Engine及Fangyuan分别持有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的14.83%及3.09%,共计17.92%为第二大股东。并且BioEngine在A轮融资中就以人民币2000万元早早进入。

而礼来亚洲基金(LAV)则是一家专注于生命科学和医疗健康行业投资的风险基金,从B轮融资就开始对加科思投资。目前已经通过LAV Coda及LAV Biosciences分别持有已发行股份总数的6.35%及1.38%,共计7.73%的股份。

图表四:公司的股权架构

数据来源:招股书,格隆汇整理

贝达药业创始人的二次创业,能否更好?

不仅明星资本的加科思青睐有加,在过往融资中我们还能看到公司管理层对公司发展也非常有信心,四位高管在几轮融资中投资均不小。执行董事、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王印祥博士履历积累雄厚,在制药行业拥有超过20年的经验,是浙江贝达药业有限公司创始人之一,曾在贝达药业担任董事及总经理。

王博士还曾担任耶鲁大学Koleske实验室博士后研究员,专注于分子生物及生物化学领域研究。如果加科思成功上市,将会是王印祥博士的第二家上市公司。

这一点和再鼎医药-SB(6988.HK)的杜莹女士比较相似,同样是行业中功成名就的大佬再次创业。虽然,加科思离再鼎医药的体量还有差距,但是依旧不影响它为市场提供足够的想象空间。

图表五:公司董事会成员

数据来源:招股书,格隆汇整理

高盛、中金公司为保荐人,历史战绩耀眼

另外,加科思本次发行的保荐人为高盛和中金公司,二者都保荐上市了很多优质公司,成绩斐然。高盛作为老牌大型保荐机构,今年保荐上市虽也有败绩,但江湖地位依旧不可撼动。历史保荐公司中包含康基医疗、欧康维视及诺诚健华等知名大肉签,且均为医药股。

图表六:高盛年内保荐历史成绩

数据来源:阿思达克财经,格隆汇整理

中金公司今年保荐上市的公司数量虽然不及高盛,总体涨跌幅也不向高盛大起大落,但保荐上市的企业也包含了明源云、农夫山泉、祖龙娱乐这些涨幅可观的公司。从历史数据看,中金公司偏向于基本面较强的龙头企业,此次肯对加科思下手,也是对公司质地的一种认可。

图表七:中金公司年内保荐历史成绩

数据来源:阿思达克财经,格隆汇整理

小结

高瓴资本持股+热门赛道+高盛保荐,集齐三大亮点的加科思本身是可以在众多IPO企业中高看一眼的。但是投资者的打新收益也并不与公司的基本面完全相关,其中另一个重要影响因素就是定价。

从历史融资来看,加科思的C+轮投后估值已经达到了约35亿港元。按照目前未盈利生物医药公司的定价历史经验来看,预期加科思的招股定价大概率得60亿往上。短短五年时间,一家约6亿的公司就摇身一变,登陆港交所成为了上市企业,这个剧本是否似曾相识?

图表八:加科思历史融资情况

数据来源:招股书,格隆汇整理

同是高瓴资本持股的嘉和生物嘉也经历了这样一个快速增值的过程,从PRE-IPO轮的约60亿港元估值直接跃升为招股阶段约100亿港元估值的市场宠儿。结果就是,嘉和生物虽公开发售获得超1200倍认购,是当之无愧的超购王,但最终涨幅却并不及预期。

上市之后复盘,市场往往将嘉和生物的失利归因于未盈利生物医药行业的整体回调,但如果市场行情继续恶化,同类型公司股价继续下降,市场是否还能保持对“B类公司”的估值自信?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很难现在解答,“三好学生”加科思能否再续高瓴资本优秀战绩,还得持续观注。

蚂蚁集团预计本月中旬赴两地上市,扫码添加新股客服,备注“蚂蚁打新”加入【格隆汇 蚂蚁集团打新交流群】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

摩通:上调李宁(2331.HK)目标价至48.8港元 评级“增持”

3 小时前

cover_pic

华创证券-新凤鸣(603225)深度研究报告:周期见底,公司进入高速发展期-20201017

4 小时前

cover_pic

国泰君安-国投电力(600886)GDR发行落地,海外业务发展新支点-20201019

7 小时前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