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专栏 : 史蒂芬老梦

四大天王救不了中国“芯骗”

史蒂芬老梦1 个月前35.1k
简直了!

“十七岁那日不要脸/参加了挑战/明星也有训练班短短一年太新鲜”。

刘德华刘天王曾在《十七岁》中娓娓回顾了其入行二十三年的演艺生涯。十七岁的他参加了明星训练班,在里面他见到了偶像四哥和发哥。

然后发生了什么,导致刘天王后来突然荣升主角呢?

近日,刘天王早年这段不为人知的经历终于浮出了水面。据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官网显示,刘德华早年从中科大少年班毕业,之后便创立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并出任CEO。

研究院三个副总裁分别是郭富城、张学友及黎明明。

破案了!原来四大天王之所以能成为乐坛四大天王,主要原因不是无线艺员训练班,而是在商海浮沉,锻炼了异于常人的应变能力及胆识(编不下去了……)。

(图源:原公司官网)

这个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也是真敢写,就不怪乎好事的媒体也真的敢信。最新研究院的官网已经打不开了,核心团队“四大天王”自然也就无从考证。

按企查查显示,研究院的高管其实另有其人,分别是赵刚、曹山、Lee Yew San、卢明君、姜一骁及邵珠超,并非官网显示的四大天王。

(图源:企查查)

但研究院既然连核心团队的名单都可以生安白造,科研态度自然也很难不让人怀疑了。

这些“集成电路研究院”既然不打算好好做科研,其真正的用意引人遐想。

前有看不见的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后有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四大天王齐聚首,中国半导体产业乱象何时才是个头呢?

巧合的是,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的前任董事和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的董事兼总经理都是“曹山”

两件诡异的事情联系起来,显然事件并不简单……

01

消失的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

三年前的武汉弘芯,可还是业内有名的小甜甜。

成立之时,武汉弘芯扬言要投资1280亿元。官网里的它长这样(见下图):

(图源:公司官网)

公司计划,未来将建成14纳米逻辑工艺生产线,总产能达每月30000片;7纳米以下逻辑工艺生产线,总产能达每月30000片。

具体的时程是,公司今年会开始14纳米首次测试片流片及首次SRAM 母盘功能测试;同期,将开始7纳米的自主研发工作,明年第三季开始首次测试片流片及首次SRAM 母盘功能测试。

(图源:公司官网)

而大陆芯片厂老大哥中芯国际的计划则是今年第四季量产14纳米并且投入7纳米的试产, 明年开始正式量产7纳米。

相比中芯国际,“小老弟”武汉弘芯的项目进程一点都不慢。

团队方面,武汉弘芯邀请到号称张忠谋左臂右膀”蒋尚义出任CEO。2019年开始,台积电有100多名经验丰富工程师及管理人员出走大陆,据称其中有一半来了武汉弘芯。

设备方面,武汉政府文件显示,国内唯一能生产7纳米的核心设备ASML高端光刻机已入厂准备就绪,中芯国际看了也只能吃柠檬。

2018年及2019年,武汉弘芯均列湖北省级重点建设项目。

但是,从去年年底开始,纸面实力超群的武汉宏芯开始频繁地出幺蛾子。11月,公司价值7530万元的二期工程用地的使用权被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查封期为三年。

法院的查封理由是工程一期总承包商武汉火炬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拖欠分包商武汉环宇基础工程有限公司4100万工程款一年多。武汉弘芯因此入列为被申请人。

一期工程前工程款,二期则干脆停工了。据知情人士向媒体披露,武汉弘芯的建设工程在去年国庆节已经完全停工了,工厂已经停了快一年。

现实中的武汉弘芯二期长这样(下图),和官网差得有些远……

(图源:国产IC公众号)

而全国唯一的7纳米ASML光刻机在引进一个多月后,即被抵押予武汉农村商业银行东西湖支行,估值为5.8亿元。

(图源:国产IC公众号)

今年5月发布的《湖北省2020年省级重点建设计划》,再无武汉弘芯。

曾经的小甜甜变成了牛夫人。

按照公司计划,武汉弘芯的千亿投资大计分两期完成,一期工程于2018年初开工,总共投资520亿元;二期在去年9月开工,投资额为760亿元。

截至去年年底,公司已完成投资人民币153亿元,预计今年投资额为87亿元。

然而,完成153亿元投资的的武汉弘芯为何还拖欠分包商工程款长达一年,全国唯一的ASML光刻机又为何惨遭质押

这一切的背后,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不用等今晚8点了,请继续往下看,听我详细解释。

02

消失的武汉弘芯股东

分包商武汉环宇认为,武汉弘芯背后的大股东是在通过设立空壳公司空手套政府的钱,很有可能由开始到结束,武汉弘芯就没有出过钱。

这并非空穴来风。据企查查资料显示,武汉弘芯背后有两大股东,国资背景的汉临空港开发区工业发展投资集团(最终控股股东是武汉东西湖区人民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持股10%,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持股90%。

公司两个最终受益人李雪艳持股49%,莫森持股41%。

(图源:企查查)

光量蓝图成立于2017年11月16日,也就是武汉弘芯开工仪式前一个多月,最终受益人李雪艳此前曾从事生态科技、烧酒、餐饮和园林等行业,但均和半导体行业没什么关系。

光量蓝图两大股东认缴出资时间为2020年6月6日,两人均已实缴注册资金。

(图源:企查查)

(图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而事件的主角武汉弘芯成立于2017年11月16日,即与光量蓝图成立同日。在注册资金一栏中,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认缴了2亿元(于18年2月缴纳),而北京光量蓝图科技应该认缴的18亿还未缴付。

(图源:企查查)

因此,李雪艳等人很可能是先成立空壳公司北京光量蓝图,再通过空壳公司拉拢武汉政府成立武汉弘芯,武汉弘芯获得外部资金之后将工程总包给总包商武汉火炬建设,转嫁之后的债务风险给贷款银行、分包商、供应商

在这个局中,武汉政府、总包商、分包商、贷款银行、供应商通通被套路。

而事件的始作俑者北京光量蓝图则逃之夭夭,或者说根本不存在。据记者按照光量蓝图注册地址搜寻,该地址实际上为另一家公司所有。附近的邻居从未听说过“光量蓝图”的公司名字。

理论上,从2017年至今,公司成立已近三年。若周围的邻居完全不知情,更大的可能是这家公司从未出现过。

03

牵扯出的“芯片界贾跃亭”

到了这里,“四大天王”研究所总经理兼董事曹山还未出现。莫急,光量蓝图在19年1月16日其实发生了一轮大变更。公司原来的经理兼执行董事曹山退出,换成了现在的莫森,投资人及法代亦由曹山换成了莫森。

(图源:企查查)

在退出之前,曹山持有光量蓝图54.44%的股份(但未实缴注册资金)。他才是光量蓝图原来的控股股东。

(图源:企查查)

曹山本人和半导体行业的关联度就比李雪艳大得多了,其所有的六家企业全部为芯片公司(一家已经注销)。其中包括了核心团队为“刘德华、郭富城、黎明明和张学友”的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

(图源:企查查)

和他之前控股的光量蓝图一样,曹山所有其他公司都有与光量蓝图一样的问题——失联。

今年8月31日,云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被列入经营异常,理由是“通过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与企业取得联系”。

(图源:企查查)

他的另一家公司泉芯集成电路制造(济南)有限公司则似乎在重复着光量蓝图的套路。泉芯项目位于济南临空经济区,总投资额为590亿元,从去年第一季开始动工,未来计划建成12英寸12nm/7nm工艺节点的晶圆制造线,分三期建设产线,分别投入230亿元、260亿元、100亿元。

这个蓝图,和武汉弘芯好像是一模一样的。就连公司的人员架构,泉芯都与武汉弘芯接近:泉芯的总经理同样是来自台积电的元老夏劲松。

泉芯的股东包括济南高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济南产业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两者分别隶属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及济南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两大国资股东分别认缴5亿元。

曹山控股的逸芯集成技术(珠海)有限公司持有41%的股权。

(图源:企查查)

截至去年年末,泉芯该两位国资股东目前已分别出资1000万元与5亿元,而逸芯出资仍然是0元。

(图源:企查查)

(图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根据记者探访泉芯注册地址,该办公地为政府部门大楼,无企业入驻。但项目现场建设则在“有序推进,但并无明确的完工时间”。

逸芯集成技术成立于2018年11月28日,而泉逸则成立于2019年1月29日。逸芯集成技术的企业地址为珠海市横琴新区宝华路6号105室-64419号,参保人数只有1人。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验明该地址能否对上逸芯集成技术公司。

(图源:企查查)

若地址对不上公司,在诸多套路相似的情况下,下一个受害者可能是济南市政府还有项目的总包方、分包方及供应商。

曹山的套路,很容易让人想起为梦想造车的贾布斯。

04

为何“芯骗”屡禁不止?

事先声明一下,现在曹山所有的公司,无论是集齐四大天王的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还是状况相似的武汉弘芯、泉芯,都只是出现相似的“离奇现象”,并没有实锤说明曹山已经通过与政府合资经营芯片项目的手法套路到政府的资金。

但是复盘曹山所有公司出现的问题,还是有诸多疑点值得反省。

就武汉弘芯项目而言,北京光量蓝图从成立开始的动机是什么暂且不谈,其合作方在未探清对方底细,并不知道对方只是“纸上公司”就与对方合作,未免有点仓促。最后等到光量蓝图迟迟不缴纳注册资本,甚至出现资金出现缺口,已经为时已晚。

其背后的原因或者可以归结于行业的参与方太过急功近利。

近二十年来,中国芯片行业的“芯骗”一直是屡禁不止的问题。

远的有2003年陈进宣称完全自主研发的世界一流的芯片“汉芯一号”,事后被证明只是他让民工拿砂纸将摩托罗拉的芯片Logo抹掉,自己再找一家小厂印上“汉芯一号”的字样和Logo。

近的则有昨日海澜之家被曝成立半导体公司凯桦康半导体设备南京有限公司(事后公司辟谣其与半导体设备公司概无关联)。

但两公司之间虚虚实实,谁也无法保证凯桦康半导体设备南京有限公司是不是在蹭海澜之家的流量。

从2013年开始,国内注册半导体企业数量急剧增加。去年,相关企业注册增量达到最高,增加0.94万家。但同时注销的半导体公司数量亦水涨船高。2019年同样是注吊销相关企业数量最多的一年,吊销企业数量达0.34万家,同比增长100%

人来了又去,半导体企业成了匆匆过客,到底为了什么呢?读者大概心里也有数。

而政府方面,2014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发布及大基金成立以来,国内二三线城市便密集上马了半导体项目,包括合肥长鑫、晶合,武汉弘芯、南京台积电、无锡华虹第二基地、广州粤芯等等。

其中的武汉弘芯便在今年出事了。

经过一轮又一轮蓬勃的芯片项目投资热,非常讽刺的是,华为的高端麒麟芯片还是成了绝唱。行业走得太快,结果反而是乱象丛生。

中国半导体行业至今还是“芯骗”辈出,似乎产业链各参与方谁都逃不掉责任。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

崩了!涪陵榨菜变“炸菜”,开盘跌停,2分钟市值蒸发近39亿,发生了什么?

16 小时前

cover_pic

广发证券-华润微(688396)三季报再超预期,行业景气持续向上-20201020

18 小时前

cover_pic

兴业证券-东方盛虹(000301)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炼化项目助力未来成长-20201020

18 小时前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