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专栏 : 李勇飞

免税生意究竟有多香?

李勇飞16 天前5.06k
随着业态的丰富和发展,“免税”二字还逐渐承载起各国刺激消费、外汇创收、扶持本国品牌、促进旅游业发展等多种使命。

作者:李丹

来源:中国经营报

“以前相对来说比较平稳,现在每天都在玩心跳。”

茜茜(化名)是一名日韩代购。受疫情影响,加上海南免税政策发力,免税品价格变动颇大。茜茜告诉笔者,价格波动不仅使得代购行业囤货不易,很多已有库存还都是赔本在卖,难做。

与韩国、日本、中国香港代购身处“窘境”不同,海南代购似乎逐渐在“业内”崛起。社交平台上,不少网友纷纷用“打骨折”、“四舍五入等于不要钱”等字眼形容海南免税产品。相关数据显示,5月份,海南免税品实现销售额19.77亿元,同比增长147.9%。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这厢,免税品消费冰火两重天。那厮,免税题材在A股扮演起“当红炸子鸡”。

6月29日,中国国旅正式将公司证券简称变更为“中国中免”,以此突出免税业务,连续两日涨停,市值创新高。同月更早些时候,王府井股价异动大涨200%,后被证实公司已获得免税品经营资质,也就是所谓的免税牌照。还是同一个月内,格力地产也被曝出将收购珠海免税,集团股价被连拉8个涨停板......

搭上关系就能“起飞”。免税,究竟是个多大的蛋糕?我国“吃”到了多少?在疫情和我国政府促进消费回流的双重影响下,世界免税市场格局又会如何重塑?


免税业的未来 是中国?


免税行业最早诞生于1947年的爱尔兰。其理论基础是,境外人员在本国逗留期间并未享受本国对应福利,因此将增值税、消费税等消费行为相关的税赋予以退还。当前,免税品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经批准免征税收(关税、进口环节的增值税、消费税)的进口商品,一种是可退还或免征消费税、增值税的国产商品。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随着业态的丰富和发展,“免税”二字还逐渐承载起各国刺激消费、外汇创收、扶持本国品牌、促进旅游业发展等多种使命。

免税市场究竟有多大?从已有数据来看,2011至2019年,全球免税销售额年均复合增长率为7.38%,达到818亿美元。新冠疫情以前,艾媒咨询曾预计称该数据在2020年将会达到977.5亿美元。

而在全球免税版图中,亚洲市场已雄踞榜首多年。智研咨询相关报告显示,相对于较为昂贵的洲际旅行而言,东亚居民更倾向于在东亚内部旅游,彼此都是对方重要的入境旅游客源国。地缘优势为免税业发展奠定了良好的机遇,与此同时,相对高频次的国内海岛游也进一步促进了离岛免税的发展。

申万宏源旅游团队的研究报告显示,离岛免税店、出入境口岸免税店以及市内免税商场是常见的三种免税店业态。其中,离岛免税主要为了支持地方旅游业,目前只在中国海南岛、日本冲绳岛、韩国济州岛和中国台湾金门马祖四个地区设立,是东亚地区的独有业态。

2011年,亚洲(包括环太平洋地区)的免税销售额占到了全球免税消费的34.8%。彼时,亚洲一举超越欧洲,成为全球第一大免税市场。2018年,亚洲实现免税销售额383亿美元,占全球免税消费额的49%,主导地位更加凸显。

聚焦到亚洲市场内部。韩国在2009年超过英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免税市场。而国外消费者,尤其中国消费者是韩国免税近些年保持较快增长的主要推动力,占其销售总额的80%以上。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世界靠亚洲,亚洲靠韩国,韩国靠中国。按照这一逻辑,中国似乎是世界免税行业发展的最主要力量。为此,中国旅游研究院国际所所长杨劲松告诉笔者,国际免税业未来的发展趋势必定是继续“向东看”,或者更准确来说,是“向中国看”。围绕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做文章、调整布局,将是免税业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

为了抢回消费者,我国近些年也明显开始发力。在杨劲松看来,无论是海南离岛免税、市内免税店的推进、免税牌照的进一步发放还是被业界热议的国人免税政策,都有助于促进中国消费者的免税消费回流。曾有预计称,若我国免税渗透率提升,消费回流,到2023年,中国国内免税市场将达千亿元规模。


消费回流 谁的奶酪?


免税消费会回流吗?答案是肯定的,海南免税销售额的有关数据便是佐证。回流来自哪里?这得看中国消费者在境外购买免税品的消费机会在哪里。

杨劲松告诉笔者,免税消费的消费场景较多,比如出境目的地、重要口岸、国际枢纽机场、邮轮和飞机上,无论品牌还是免税店,都会比较重视。而由于免税行业已经进入寡头垄断市场,最终的消费额可能悉数流入寡头集团的口袋。根据最新统计数据,包括瑞士Dufry、韩国乐天、韩国新罗、DFS和法国Lagardere在内的十大免税集团占据了超过50%的市场份额。

左手乐天,右手新罗的韩国免税无疑是曾经的赢家。但疫情下,其过度依赖中国消费者的弊端也暴露无疑。毕竟,韩国一年近20万亿韩元的免税销售额都是由中国人贡献。疫情以来,韩国多个机场免税店关闭,市内免税店纷纷闭店或调整营业时间,销售额同比减少90%。

据韩媒报道,占据韩国免税行业半壁江山的乐天免税店和新罗免税店从6月23日起陆续线上销售库存免税商品,50个品牌的进口奢侈品最低4折。4月中旬,韩国免税店一度被曝面临崩溃,或烧掉数十亿产品。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随着海南离岛免税、王府井免税店加入竞争赛道,中国免税消费将悉数流回吗?不尽然。常年关注免税品的人可能注意到一个问题,在中国境内买到的免税品和境外购买的免税品在品类、价格上都会存在差异。最新款、限量款往往只存在于少数免税店,且该现象几乎在箱包、香化等所有品类中都存在。

据杨劲松介绍,这种现象根源自品牌的自我定位,以及对具体免税店的评估和选择。尤其对于奢侈品品牌而言,需要对对象市场的人群收入、消费喜好、店铺位置等进行研究,以确保核心市场的认可度和忠诚度。

除对象国以外,奢侈品集团本身的议价能力也是重要考量。杨劲松告诉笔者,品牌和免税集团的谈判涉及双方的要价能力和谈判能力。如果品牌处于强势地位,则会对免税店定位、装修风格、所处地理位置等提出要求。如果免税集团本身更为强势,就可以对商品品类、价格等要素提出更高的要求。

相较于其他大型免税集团而言,我国的免税业主要立足于本土,国际能力和影响力还不足,也是鉴于此,我国境内能够买到的免税品品类和价格还不能完全满足消费者需求。

在杨劲松看来,品类、价格,外加消费习惯和服务品质等因素的影响下,即使国内的免税品购买机会增加,也不能奢望免税消费全部回流。“不是说当下境外去不了,就一定会到境内购买。”


免税消费增长 空间几何?


“我国免税业的政策环境还有优化空间。”这里的空间,也就是免税业布局和业内热议的国人免税政策。

目前,我国有八个免税牌照持有者,分别是中免、日上、海免、珠免、深免、中出服、中侨和王府井。从业务形态上来看,大部分是口岸、机场免税店。机场免税店通常是全球最为常见的免税店形式,其销售收入取决于机场出入境客流量,是兵家必争之地。数据显示,全球规模第一的Dufry集团,其90%以上的销售额就来自于机场零售。

成于客流量,败亦于客流量。新冠疫情下,机场免税店的劣势暴露无疑。杨劲松告诉笔者,中国免税业未来的布局可以更多参考韩国形式,即通过发展市内免税,获得在经营规模、范围、品类、时间和服务能力上的提升。

韩国于1979年率先推出市内免税店政策。此后,韩国海关将国民出境免税额度一再提升,至5000美元。其逻辑在于,先吸引本土居民进行免税消费,再带动全球旅客到韩国进行免税消费,做大市场。

2000年,韩国免税运营商推出网上免税购物业务,有效释放了本国人本土免税消费的潜力。

2013年,韩国政府进一步放开免税牌照,市内免税店数量从之前的10家迅速扩张至27家。最新数据显示,韩国市内免税渠道约占到了韩国免税市场的80%以上。

图片来源:智研咨询报告截图

除发展市内免税外,在杨劲松看来,国人免税政策的落地是行业增长的另一个“极具想象力”的空间。

2002年,韩国通过特别法,允许济州岛实行离岛游客免税购物政策。韩国及济州岛居民在离岛回韩国本土时,可享受免税购物待遇。以此为鉴,我国海南岛也推行了国人离岛免税政策。

最新消息显示,7月1日起,海南岛离岛旅游每年每人免税购物额提高至10万元人民币,不限次数。

图片来源:财政部官网截图

在此基础上,杨劲松告诉笔者,我国应该进一步将海南的政策用到内陆城市,推进国人免税政策的实际落地,在促进消费回流的同时,更好地打造国货精品。但迄今为止,国人免税政策的落地还存在较大难度,需要多部委有效协调,审慎评估效果......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

中芯回A:苦等45天,只为这一刀!

4 小时前

cover_pic

敏实集团(00425.HK):公司发布2020H1盈利警告,给予“持有”评级,目标价26.8港元

9 小时前

cover_pic

实体经济迎活水,险资财务股权投资松绑

11 小时前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