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专题 : A股IPO

寒武纪IPO十大看点曝光!去年亏损11.79亿,最新一轮融资估值222亿(附公司创业史)

fate6 个月前20.2k
近日寒武纪迎来“双喜”时刻。

作者:王基名 

来源:e公司官微

在2月28日北京证监局披露寒武纪上市辅导消息后,这家芯片巨头的动作便格外引人关注。近日寒武纪迎来“双喜”时刻。3月24日,科技部公布2020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提名,其中寒武纪创始人陈天石入围;3月26日晚间,上交所官网显示,寒武纪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受理,寒武纪正式叩响科创板大门。

作为国内人工智能芯片领域的首个龙头企业,也是在今年人工智能大热中国最知名的8家AI巨头企业之一,经历5轮融资,同时叠加创始人“少年天才”经历,寒武纪上市引来市场诸多关注。

但作为新兴明星寒武纪同样有着“神秘”的一面,包括公司业绩状况、股东状况、创始人持股等之前公开信息均难以获悉。伴随着招股说明书的披露,寒武纪也以更加全面的面貌展现在投资者面前。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为您整理寒武纪十大看点,进一步揭开这家新兴科技巨头的面纱。

一,IPO前估值222亿元

招股说明书显示,陈天石及中科算源设立寒武纪之后,寒武纪又经历了6次增资和3次股权转让。根据之前公开消息,在2018年6月,寒武纪宣布完成数亿美元B轮融资,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国新启迪、国投创业、国新资本联合领投,该轮融资后的寒武纪估值约为25亿美元。

在此之后寒武纪的上市前估值便不得而知。根据招股书,2019年9月13日,寒武纪新增南京招银、湖北招银、国调国信智芯和嘉富泽地等股东;2019年9月16日,陈天石将其所持寒武纪有限2.43%的股权和0.86%的股权分别转让给艾溪合伙和纳什均衡。这是寒武纪在上市前最后的增资与股权变动。

根据股权结构,南京招银出资8亿元,获得寒武纪上市前3.61%的股权,粗略计算得知,寒武纪在经历6轮融资后估值约221.6亿元(约31.26亿美元)。

二,陈天石上市前身家76亿元

陈天石作为寒武纪创始人,其个人经历与持股均受到极大关注。

陈天石出生于1985年,16岁考入中科大少年班,不仅是大名鼎鼎的“中科大少年班”,而且出身有着“中国计算机事业摇篮”的中科院计算所,31岁研发出首款人工智能芯片,目前在AI芯片研究领域已经有超10年经验。陈天石与其哥哥陈云霁一起被誉为将AI装上中国芯的“双子星”。

根据招股书显示,寒武纪是在2016年2月1日由陈天石、中科算源共同出资设立,其中陈天石出资63万元、中科算源出资27万元,成立之初,陈天石持股70%。

本次发行前,公司控股股东陈天石直接持有公司33.19%的股份,并作为艾溪合伙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控制艾溪合伙持有公司8.51%的股份,陈天石合计控制公司41.71%的股份,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陈天石直接和间接合计持股约34.36%。以发行前估值来计算,陈天石身家76.28亿元。

三,阿里持股1.94%

众所周知寒武纪在上市之前经过多轮融资,其中不乏阿里巴巴、科大讯飞、中科院创投、国新央企等重量级企业和资本方。

招股书显示,发行上市前寒武纪共有32名股东,陈天石外,中科院所属公司中科算源、寒武纪员工持股平台艾溪合伙、古生代创投、国投基金等分列寒武纪第二至五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18.24%、8.51%、3.93%、3.92%。

另外,阿里创投持股1.94%,科大讯飞持股1.19%。

(寒武纪股权结构)

四,2019年亏损11.79亿元

从营收来看,寒武纪近年来取得快速增长,2017年至2019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784万元、1.17亿元和4.44亿元。不过2017年至2019年寒武纪为连续三年亏损,期间公司净利润分别亏损3.8亿元、4104万元和11.79亿元。

五,研发投入比例常年超100%

作为科技企业,寒武纪保持了较高的研发投入。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2986.19万元、24011.18万元和54304.54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80.73%、205.18%和122.32%。

不过公司也取得了较好的研发回报,截至2020年2月29日,公司已获授权的境内外专利有65项(其中境内专利50项、境外专利15项),PCT专利申请120项,正在申请中的境内外专利共有1,474项。

六,研发人员近八成

寒武纪称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对研发人员的依赖度较高。高素质的研发团队是公司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公司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和关键。根据招股书,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拥有研发人员680人,占员工总人数的79.25%;拥有硕士及以上学历人员546人,占员工总人数的63.64%。

七,首席技术官出身华为

除了强大的科研团队,寒武纪招股书显示,公司首席技术官梁军出身华为,而且曾就职于华为海思半导体公司。

具体信息为,梁军,男,出生于1976年,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通信与信息系统硕士学历。中国国籍,无永久境外居留权。2000年至2003年,就职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北京研究所,任工程师。2003年至2017年,就职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基础业务部、深圳市海思半导体有限公司,历任工程师、高级工程师、主任工程师、技术专家、高级技术专家。2017年起为公司服务,现任公司副总经理兼首席技术官。

八,三大类型芯片产品

招股书显示,自2016年3月成立以来,公司快速实现了技术的产业化输出,先后推出了用于终端场景的寒武纪1A、寒武纪1H、寒武纪1M系列芯片、基于思元100和思元270芯片的云端智能加速卡系列产品以及基于思元220芯片的边缘智能加速卡。其中,寒武纪1A、寒武纪1H分别应用于某全球知名中国科技企业的旗舰智能手机芯片中,已集成于超过1亿台智能手机及其他智能终端设备中;思元系列产品也已应用于浪潮、联想等多家服务器厂商的产品中,思元270芯片获得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领先科技成果奖。在人工智能芯片设计初创企业中,公司是少数已实现产品成功流片且规模化应用的公司之一。公司通过不断的技术创新和设计优化,实现了产品的多次迭代更新,产品性能的持续升级推动公司核心竞争力不断提升。

寒武纪目前主要产品为面向云、边、端三大场景分别研发了三种类型的芯片,分别为终端智能处理器IP、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边缘智能芯片及加速卡,并为上述三个产品线所有产品研发了统一的基础系统软件平台。

九,拟募资28亿元

根据招股书,寒武纪本次拟公开发行不超过4010万股普通股,具体价格未定。募集资金全部用于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的项目,根据募集项目的投资情况,共计投资额约28亿元。

分别投资于新一代云端训练芯片及系统项目约7亿元,投资于新一代云端推理芯片及系统项目约6亿元,投资于新一代边缘端人工智能芯片及系统项目约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约9亿元。

十,客户与供应商均高度集中

根据招股书,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寒武纪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合计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00.00%、99.95%和95.44%,客户集中度较高。另外,2017年-2019年,寒武纪向前五名直接供应商合计采购的金额分别为1422.28万元、20315.49万元和36271.17万元,占同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92.64%、82.53%和66.49%,占比相对较高。

不过,寒武纪也特意提醒了客户集中度高和供应商集中度较高的风险。

【延伸阅读】寒武纪的前世今生与少年“双子星”

在远古时期,距今约5.3亿年前的一个地质历史时期被称为寒武纪,地球上在2000多万年时间内出现了突然涌现出各种各样的动物,一系列与现代动物形态基本相同的动物在地球上来了个“集体亮相”,形成了多种门类动物同时存在的繁荣景象。史称寒武纪生命大爆发。

生命的车轮滚滚向前,机器与人的交互、模拟人类这一主题在上世纪70年代就曾有过热潮,但种种先天不足之下逐渐冷却。进入新世纪,人工智能这一项新兴技术,在经历了最近几年的技术积累、升级、发酵之后,正在以AI芯片作为载体而全面崛起。国外已经有英伟达、谷歌等知名科技公司先行半步。

在强调技术自主可控的当下,国内寒武纪不仅是这项“电脑的大脑”工程的先驱者,更已发展成为国际AI芯片领域有力竞逐者。开创寒武纪的正是两位来自江西的天才少年兄弟,妥妥的“别人家的学霸”,将AI装上中国芯的“双子星”,他们用地质学上生命大爆发的时代寓意人工智能的未来,也正带领寒武纪奔向科创板AI芯片第一股。

少年天才“双子星”

提到寒武纪就不得不提陈云霁、陈天石两位兄弟“双子星”。

哥哥陈云霁1983年出生,弟弟陈天石1985年出生,江西南昌人,就是那个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豫章故郡、洪都新府。与大多数年过而立、尚未不惑同龄人相比,他们属于开拓者,弟弟陈天石刚刚以寒武纪CEO身份成为2019年中国科学年度新闻人物十人之一,哥哥陈云霁早已从前辈手中接过2017年度科技创新人物奖。

这对别人家的学霸,在自己口中并非模范兄弟。陈云霁在《科学之友》杂志的采访中讲到,两人小时候常打架,长大后一言不合就吵起来,“要不是有血缘关系早就闹崩了。吵归吵,我们最终还是会让真理来说话。”

两人在寒武纪也各有侧重不同的角色,陈云霁在公司职务上更偏研究,思考技术路径相关的部分,在寒武纪中其头衔是首席科学家。“我性格偏外向、胆子大,喜欢做一些天马行空的事情,更适合搞科研。”陈云霁说,商业的事情交给弟弟,他比较慎重,每走一步都会想好可行性,能规避产业发展中的“坑”,适合带领一个企业往前冲。所以陈天石总以寒武纪创始人、CEO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

事业上虽有分工,但兄弟两人在学业道路上的步伐那绝对是整齐划一。陈云霁9岁上中学,14岁考入中国科大少年班,24岁取得中科院计算所博士学位。小两岁的弟弟陈天石,几乎是沿着哥哥的脚步,先是追随至中科大少年班,2010年获得中国科大博士学位后,又追随哥哥陈云霁的脚步来到中科院计算所。

和大多数学霸一样,总爱自嘲自己学习并不好。陈云霁表示,“和很多人想象的不太一样,我并不是学霸。相反,多数时候都是一个学渣。”而且他讲到,在19年的学习生涯中,不但考第一名的次数不多,还常在班上排名倒数甚至垫底。

而对于自己比较大的优点,陈云霁称是“心理素质特别好”,碰到大事反而更镇静,所以影响人生走向的关键考试比如高考、考研没有失过手。

计算所的摇篮生涯

这对兄弟双子星先后汇流于中科院计算所(计算所),并且在其中崭露头角。

陈云霁19岁进入中科院计算所硕博连读,进入计算所后陈云霁便跟随胡伟武做“龙芯”,一干就是12年,24岁时取得中科院计算所博士学位,25岁成为8核龙芯3号的主任架构师,29岁晋升为研究员。陈天石2010年博士毕业来到计算所,历任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研究员(正教授)等。

计算所是中国早期计算机事业重要的发源地,被誉为“中国计算机事业的摇篮”。即使大家对计算所有所陌生,但对其孕育的科技巨头绝对耳熟能详,除了寒武纪,联想、中科曙光、科大讯飞等均是由计算所孕育而来。中科曙光董事长李国杰、联想初创期技术路线灵魂人物倪光南均来自计算所。而且,陈氏兄弟在确定AI芯片方向初期就是得到了李国杰院士的肯定。

2010年时,国内AI芯片尚处于较冷阶段,根据公开报道,在计算所回合后,陈氏兄弟也曾就职业发展探讨了好长时间,最后认定有两件“非常好玩的事”可以做:一是用AI辅助做处理器的设计,另外一个就是做AI芯片。

“大家很早就在说有一天机器会替代人开车,但如果开车的机器人在做模式识别的时候速度不够快,那么这个车就完全没有让机器开的理由——因为当它识别出前面路上的灯或者行人的时候,车已经撞上去了。所以,它一定需要很强的车载运算能力。”这是陈天石最开始跟计算所领导汇报想做AI芯片的事情时举的例子。根据中国科学报报道,当时正是做过算法也做过硬件的李国杰给予了两兄弟肯定与支持。

两兄弟谈起计算所也都有着极深的感情。陈云霁曾直言,“没有‘龙芯’,就没有今天的陈云霁,是胡老师的言传身教,带我走上芯片行业。”陈天石也曾坦言自己“很幸运”,计算所给了他宽松的科研环境和充分的支持。

陈云霁还曾将芯片设计乃至科学研究比喻成一个非常复杂、激烈的游戏,他还笑称能够“混入”胡伟武门下,主要是“导师胡伟武看到我打星际争霸的水平还可以”。只是,兄弟俩选择的这个游戏没有可参考的攻略,也没有对手,“我们需要做的是探索方法、超越自己”。陈云霁主攻芯片研究,陈天石聚焦人工智能,在正式成立公司之前,两人在人工智能方面已经取得不俗成绩。

2014年,陈天石兄弟等与法国信息与自动化研究所(Inria)的国际学术合作者在论文中公开从学术上提出国际首个深度学习处理器架构DianNao(单核),获得处理器架构领域顶级国际学术会议ASPLOS 2014最佳论文奖;接着,他们共同提出的国际首个多核深度学习处理器学术架构DaDianNao,获得处理器架构领域另外一个顶级国际学术会议MICRO 2014最佳论文奖。

2015年,在中科院战略性先导专项和中科院计算所的支持下,陈氏兄弟主导的世界首款深度学习专用处理器原型芯片——“寒武纪”首次成功流片。

产业化之路

2016年春谷歌的AlphaGo的一战成名,人工智能在全世界范围内再次掀起波澜,国内对人工智能的重视也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2017年以及之后的两会中,人工智能也总是关键词之一。

陈氏兄弟的研究也赶上了好时候。2016年,全球首款可商用的深度学习处理器寒武纪1A处理器问世,寒武纪科技公司也正是成立于2016年(3月),公司千万的天使轮融资也正是来自中科院。

寒武纪1A处理器,随后华为麒麟970集成了该处理器,成为全球首款人工智能手机芯片,号称世界上首款商用深度学习专用处理器,入选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评选的十五项“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并应用于华为麒麟970芯片,此后几年更是华为麒麟重要供应商之一。

2017年11月,推出面向低功耗场景视觉应用的1H8处理器,以及更广泛通用性和更高性能的1H16处理器,应用于华为麒麟980芯片。同月,寒武纪开始布局自动驾驶行业,推出Cambricon-1M处理器。

2018年5月,发布云端AI芯片MLU100和MLU200,前者面向中小型服务器,后者则面向企业级人工智能研发中心,以及搭载MLU100的云服务器板卡。

2019年6月寒武纪推出的云端AI芯片中文品牌“思元”、第二代云端AI芯片思元270(MLU270)及板卡产品;具体的架构上,思元270采用寒武纪自研的MLUv02指令集,可支持视觉、语音、自然语言处理以及传统机器学习等高度多样化的人工智能应用,为视觉应用集成了视频和图像编解码硬件单元。

2019年11月,寒武纪发布边缘AI系列产品思元220(MLU220)芯片及模组产品。至此,寒武纪实现了云、边、端的完整AI芯片布局,全方位覆盖人工智能的行业应用。

在寒武纪的产品过过程中,2017年曾经与华为的合作使其名声大噪。2017年华为麒麟970芯片中集成寒武纪的AI处理器IP,并应用于华为mate10手机。据当时公开报道,AI作为麒麟970的“大脑”,可以对海量数据进行处理。其集成了55亿个晶体管,比高通骁龙的31亿个、苹果A10的33亿个,多了将近20亿个晶体管的情况下,功耗却比前者少了20%,业内人士称,此款芯片的发布也确立了华为顶级手机芯片厂商的地位。接着2018年9月华为推出了同样集成寒武纪双核NPU的麒麟980芯片,让之后发布的华为Mate 20大放异彩。

不过华为采用寒武纪AI处理器,在当时只是权宜之计,只是在为自家AI处理器的研发争取时间。2018年末华为公布人工智能战略,并发布了自己的芯片,寒武纪供应商角色也开始变化,关系从此微妙。

如今寒武纪AI芯片,已经渗透到手机、智能眼镜、手环等多类终端产品,用于去识别图像、影音和文字,科大讯飞、曙光、阿里、联想等知名的云端客户,也都已是寒武纪的合作伙伴。在其官网应用行业中涉及交通、制造、教育、金融、医疗、零售、物流等多个行业。

深圳一家资产管理规模在40亿左右的私募基金总经理对e公司记者表示,寒武纪是AI芯片的龙头,在深度学习处理器领域领先,其产品覆盖终端、云端、定制IP、定制解决方案,构建了从硬件到软件到指令集,再到应用场景的“寒武纪+X”生态体系。在5G时代,寒武纪的核心技术有助于加速促进边缘计算与人工智能的融合应用,进一步延伸至智能驾驶、远程医疗、智能语音等多个领域。

上市进行时

在成立3年半之时,陈天石就曾公开表达过寒武纪的上市声音。2018年6月,寒武纪创始人兼CEO陈天石就对外表示,“未来倾向于考虑在境内A股上市”,科创板的横空出世,无疑给了寒武纪一个很好的平台。

另外,天眼查显示,2019年11月29日,寒武纪发生多项信息变更,公司名称从“北京中科寒武纪科技有限公司”变更为“中科寒武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业类型从“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变更为“其他股份有限公司(非上市)”,注册资本从约138万元变更为3.6亿元。

企业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正是《证券法》规定的企业境内上市重要的先决条件。不过在上市之前,寒武纪已经颇受欢迎,完成了5轮融资。

除了2016年成立之初,寒武纪获得来自中科院的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8月寒武纪再次获得来自元禾原点、科大讯飞、涌铧投资的Pre-A轮融资;2017年8月18日,寒武纪宣布完成A轮1亿美元融资,国投创业领投,阿里巴巴、联想、国科投资、中科图灵以及原Pre-A轮投资方元禾原点创投、涌铧投资参投;2018年6月,寒武纪宣布完成数亿美元B轮融资,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国新启迪、国投创业、国新资本联合领投,该轮融资后的寒武纪估值约为25亿美元;另外,根据天眼查显示2019年1月8日和2019年9月18日公司还进行了2次股权融资,具体交易金额未披露,投资方包括招银国际资本、中科院创投、国新央企等。

“寒武纪的上市,能够通过资本市场更便捷、更高效地融资,加大投入研发,进一步加强智能芯片领域的龙头地位。”上述深圳私募人士表示,寒武纪的产品设计到众多细分行业,合作种类繁多,市场空间巨大,寒武纪的上市,有助于带动A股市场智能芯片整个产业链上下游的发展,形成A股市场的“寒武纪概念股”。

另外,A股上市一直也是造富机器,况且A股科技股往往会被给予较高估值,更何况是明星科技公司。只是寒武纪股权情况、具体经营数据情况等目前均较为保密,具体股东情况及股权信息公开信息尚未可查。不过无疑陈氏兄弟在寒武纪各方面均拥有重要地位,在寒武纪上市之后,陈氏兄弟身价也势必水涨船高。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

科创板自愿信息披露怎么“说”?上交所指引来了:说有用的真话

8 小时前

cover_pic

港股异动 | 东方证券AH股联袂大涨 即便海通辟谣“三家券商合并”传言

11 小时前

cover_pic

当苹果正在悄悄减少中国制造,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13 小时前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