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策影视(300133.SZ)单季拐点有隐忧

维塔斯2 天前1.80k
业绩持续下滑,高额商誉减值准备计提风险隐现,高价时收购控股股东子公司新竣工房产,而四季度开工的“长三角国际影视中心”项目恐进一步加剧公司资金的紧张状况。

作者:胡楠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业绩持续下滑,高额商誉减值准备计提风险隐现,高价时收购控股股东子公司新竣工房产,而四季度开工的“长三角国际影视中心”项目恐进一步加剧公司资金的紧张状况。

2019年前三季度,华策影视(300133.SZ)实现营业收入13.10亿元,归属母公司净利润2424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3.45亿元;其中,华策影视第三季度单季实现归属母公司净利润8251万元,同比增长24.18%,将公司从上半年的亏损中重新拉回盈利轨道。

值得注意的是,“业绩改善”的背后是公司营运状况的持续恶化,例如高额商誉减值准备计提风险隐现、上市公司蹊跷收购控股股东子公司房产,预付款支出存在疑问等。

蹊跷的预付款

2015-2018年,华策影视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6.57亿元、44.45亿元、52.46亿元、57.97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8.68%、67.27%、18.01%、10.52%;在营业收入增长的背后,华策影视营业利润却自2016年呈现“负增长”的趋势,同期华策影视分别实现营业利润4.76亿元、4.61亿元、7.02亿元、3.81亿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3.17%、52.33%、-45.72%。

值得关注的是,在下滑的整体趋势下,2017年华策影视的营业利润显得十分异常,不仅没有下降,反而逆势增长52.33%,通过查询利润表科目明细,《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发现,2017年公司营业利润逆市增长的原因在于压缩销售费用。

2014-2016年,华策影视的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108.16%、38.68%、67.27%,销售费用分别同比增长310.35%、87.22%、29.97%,而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增速为18.01%,销售费用仅同比增长1.51%。当年,与其同样以电视剧为主营业务且电视剧业务占主营业务比重超过50%的上市公司欢瑞世纪(000892.SZ)、慈文传媒(002343.SZ)销售费用增速分别为55.79%、97.60%。因此,华策影视难免有利用销售费用进行盈余调节的嫌疑。

除增收不增利之外,华策影视的营运能力也逐渐恶化,2016-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195天、237天、257天、719天,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182天、209天、206天、725天,均不断拉长。从财务比率的角度,公司在营运方面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虽然,2019年三季度末,华策影视的应收账款有所减少,但仍然高达27.30亿元,应收账款周转天数更是接近两年,比2018年前三季度的318天大幅攀升。

2016-2018年年末及2019年上半年末,华策影视账面预付账款金额为5.13亿元、4.43亿元、5.26亿元、6.07亿元,占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4.94%、3.53%、4.09%、4.77%,虽然绝对金额和比重都不是行业中最高,但其预付账款的构成却值得推敲。

通过查询公司历年报告中预付账款的组成,一家名为浙江南北湖梦都影业有限公司(下称“浙江南北”)引起了《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的注意,2016-2018年年末及2019年上半年末,华策影视对浙江南北的预付账款分别为1.48亿元、1.36亿元、1.21亿元、1.21亿元,占预付账款的比重分别为28.94%、30.57%、22.90%、19.93%,而据2018年年报及2019年半年报中解释,该预付账款账龄均为1-2年,且未进行结算的原因是项目尚未开拍。

根据企查查,演员张若昀及其父、制片人张健曾为浙江南北的法人,2015-2017年两者先后退出浙江南北股东及高管名录。

2018年4月,华策影视向杭州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被申请人浙江南北、张若昀、张健价值6010万元的资产;2018年11月,浙江省海盐县人民法院给出了裁定书,实施了申请方的财产冻结要求。众所周知,演员、制片人为影视公司的核心资产,而2017年至今,失去核心资产的浙江南北仍出现在华策影视的预付账款清单中,且占预付账款的比重超过20%,其合作项目的真实性不免令人怀疑。

2019年三季报显示,华策影视期末的账面商誉12.71亿元,占公司账面总资产的9.65%,虽然占比并不突出,但其2019年计提大额商誉减值的可能仍值得注意。据半年报数据,公司账面商誉明细中占比最高的为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下称“上海克顿”),商誉金额为11.23亿元,占公司总商誉的比重为88.36%。

华策影视于2013年收购上海克顿,2014年实现并表,产生商誉11.23亿元,并约定2014-2016年上海克顿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82亿元、2.37亿元及2.43亿元,业绩承诺期结束后,上海克顿业绩迅速“变脸”,2017年上海克顿并未进入对公司净利润影响达10%以上的参股公司名录,由于“合理避税”,取而代之的是霍尔果斯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霍尔果斯克顿”),该公司当年实现净利润9842万元,占华策影视净利润的比重为15.48%,2018年受霍尔果斯“新税务政策”影响,上海克顿重新出现在公司净利润影响达10%以上的参股公司名录中,当期实现净利润3.85亿元,占当期上市公司净利润的比重为154.04%,可以说,2018年公司的业绩完全依赖于上海克顿。

2019年上半年,上海克顿仅实现净利润2276万元,同时上市公司亏损5826万元,如此幅度的业绩变化加剧了上市公司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的可能性,也提升了公司业绩扭转的难度。

较高的资产负债率

2019年三季报显示,华策影视期末账面货币资金33.89亿元、短期借款33.90亿元,考虑到公司前三季度719天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公司面临短期压力。

与此同时,华策影视的资产负债率也呈现逐年攀升的趋势,2015-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分别为26.89%、33.73%、44.12%、45.62%、46.79%。根据2019年三季报,与其同行业的上市公司慈文传媒、华录百纳(300291.SZ)、欢瑞世纪的资产负债率分别问31.26%、12.15%、19.50%,均远低于华策影视。

正当资金紧张之际,2019年9月28日,华策影视公告称,董事会同意公司以1.50亿元向公司控股股东杭州大策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大策投资”)控股子公司浙江影视产业国际合作实验区西溪实业有限公司(下称“西溪实业”)购买坐落于杭州市西湖区蒋村地区的华策中心1号楼3-4层房产(下称“华策中心”)。公开信息显示,华策中心开发商为西溪实业,竣工时间为2019年6月30日,竣工后不足3个月就将该房产的部分资产出售给上市公司,不免有利用上市公司提前回笼资金的嫌疑。

根据Wind的土地出让明细数据,2014-2018年间,杭州西湖区蒋村地区公开出让商业用地6块,合计3.02万平方米,公开拍卖成交总价49.93亿元,平均成交价约为1.65万元/平方米,而上述交易房产分摊土地使用权面积为831平方米,以公开平均成交价格进行估算,对应土地使用权成本约为1371万元,考虑到政府规划产业园区的拿地成本与公开拍卖相比较低,西溪实业低价拿地进行开发,竣工后以1.5亿元的高价部分转让给上市公司,华策影视控股股东在该笔交易中的获利程度可见一斑。

根据Wind,截至2019年9月30日,华策影视累计直接融资金额为43.24亿元,而累计现金分红金额仅为3.94亿元,2019年三季度末公司账面净资产金额为70.08亿元,直接融资金额占公司账面净资产的比重为61.70%,可见公司的净资产大部分来自直接融资,而非公司经营产生的利润累计。基于上述数据,华策影视不仅没有为投资人带来“丰厚”的回报,反而不断地进行融资。

与不断融资相呼应的是,公司高管及股东不断减持上市公司股份,2018年12月至今,公司高管及股东累计减持9569万股,合计金额6.69亿元。

2019年10月14日,华策影视又抛出一份融资公告,公司拟发行不超过18亿元的可转换公司债券,其中12.40亿元用于影视剧制作项目,5.4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2000万元用于IT化改造系统建设项目。

次月,华策影视、大策投资又与上海双创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上海双创”)签署合作框架协议,约定上海双创或其关联方通过受让华策影视或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成为华策影视的战略股东,并共同组建“长三角影视文化产业基金”,首期规模10亿元。同时,根据华策影视与上海市松江区政府签订的《投资协议》,将于2019年第四季度开工建设“长三角国际影视中心”项目。

对于营运状况恶化、上海克顿业绩贡献度成疑、高额商誉减值计提以及其他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经向华策影视发送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华策影视

格隆汇声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宾的观点,都有独特立场,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

四川此后再无P2P,行业再迎至暗时刻

5 小时前

cover_pic

中原证券-绿盟科技(300369)公司点评报告:3季度经营指标呈现出积极因素-20191028

7 小时前

cover_pic

中信建投-万润股份(002643)业绩同比稳健增长,沸石OLED双轮驱动战未来-20191028

7 小时前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