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专栏 : 投中网

中国PE上演南非淘金大戏:3年半亏掉3个亿,现在要港股上市了

投中网14 天前15.63k
坐拥黄金万两,硅谷天堂黄金集团却是个烧钱的主,几年下来亏掉了3个多亿人民币。

作者:陶辉东

来源:东四十条资本


11月6日,硅谷天堂黄金集团通过港交所聆讯。硅谷天堂黄金集团的主要资产是位于“黄金之国”南非的两座黄金矿,而它的主人正是来中国的PE机构硅谷天堂。

从2015年开始,硅谷天堂通过旗下四只基金,向这家黄金矿企投入了超过12亿元人民币。这是硅谷天堂自2012年收购奥地利老牌发动机生产商斯太尔之后,最大的一笔海外并购,也是中国PE机构首次进军南非黄金矿业。

2018年硅谷天堂黄金集团销售了4.8吨黄金,是位列南非第四大的黄金矿企。但是过去三年间硅谷天堂黄金集团一直在做亏本生意,平均每卖掉一克黄金大约要亏掉75块钱人民币。再加上流年不利,硅谷天堂的金矿过去短短一年中接连遭遇武装分子抢劫和地震,损失惨重。买矿容易,盈利却难。对硅谷天堂来说,并购只是交易的第一步,更大的看点是接下来的运作。

首家染指南非黄金的中国PE

2015年6月2日,硅谷天堂通过旗下基金上海硅谷天堂吕合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完成了对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交易所上市的公司 Village Main Reef Limited(简称“ VMR”)的收购,收购总价6.37亿南非兰特(约合人民币3.47亿元)。交易完成后VMR从约翰内斯堡交易所退市。这是硅谷天堂首次涉足黄金产业,也是中国民营企业并购南非上市公司的首个案例。

为此次收购而设立的基金上海硅谷天堂吕合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总规模4亿元人民币,其大部分资金并没有对外募集,而是由硅谷天堂自身提供。

上海硅谷天堂吕合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出资结构

VMR是一家南非老牌的黄金矿企,1934年注册成立,1944年在约翰内斯堡上市。硅谷天堂为VMR开出的价格,与交易达成前30个交易日的平均股价相比溢价幅度达46%。硅谷天堂认为约翰内斯堡交易所没有反映VMR的真实价值。从一开始硅谷天堂为VMR设计的发展道路就是,运用硅谷天堂的金融资源和投资能力,用并购整合的方式将VMR的规模做大,并寻机登陆亚洲的资本市场。2015年硅谷天堂在香港注册成立了硅谷天堂黄金集团,并将VMR装了进去。

这之后,为支持硅谷天堂黄金集团的扩张,硅谷天堂不断向其注入资金。2016年,硅谷天堂设立了上海硅谷天堂耘丰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上海硅谷天堂吕合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一道,向硅谷天堂黄金集团投资了7.2亿港元。上海耘丰全部由硅谷天堂母公司自行出资,没有外部出资者。

2018年,硅谷天堂管理的基金Heaven-Sent Capital ZDH Fund L.P.向硅谷天堂黄金集团投资了1430万美元。另一只硅谷天堂管理的基金ZDH Husheng Fund L.P向硅谷天堂黄金集团投资了1465万美元。这两只基金资金来源主要为对外募集。这轮投资过后,硅谷天堂黄金集团估值约2.8亿美元。

通过前后数次投资,硅谷天堂旗下基金向硅谷天堂黄金集团投入了超过12亿元人民币的资金。与此同时,硅谷天堂黄金集团也重新拆分组合了业务板块。

第一步是将VMR原有的铂金业务剥离。VMR拥有全球最大的单体铂金矿Lesego。但这是一座仍在勘探早期的新矿,在其投入生产之前仍需进行巨额的投资,显然不利于硅谷天堂黄金集团下一步登陆资本市场。因此硅谷天堂的另一家子公司,在2018年以7.076亿南非兰特(约3.4亿人民币)的价格接盘了Lesego。

第二步,是从非洲最大的黄金矿业巨头安革金公司手中买下了Kopanang地下矿。这让硅谷天堂黄金集团的黄金产量直接翻番。

通过拆拆买买,到2018年底硅谷天堂黄金集团是一家专注于黄金矿业的公司,年产黄金达168,031盎司,约合4.8吨,是南非排名第四的黄金矿业公司。截至2019年6月底,其探明、控制和推断的矿产资源量总额达1798万盎司(约510吨)。2019年上半年硅谷天堂黄金集团销售收入达1.31亿美元。

采黄金也烧钱 三年半亏掉三个亿

虽然坐拥黄金万两,硅谷天堂黄金集团却是个烧钱的主,几年下来亏掉了3个多亿人民币。

2016年是被硅谷天堂收购后的第一个完整财年,硅谷天堂黄金集团仅获得了154万美元的微利。这之后黄金集团很快由盈转亏,2017年亏掉了1000多万美元,2018年又亏掉了1000多万美元。2019年仅上半年就亏掉了1800多万美元。

去南非挖黄金还要面临被打劫的风险。2019年2月,硅谷天堂黄金集团就遭遇了一起“黄金大劫案”。当时硅谷天堂黄金集团一队卡车队在私人安保公司的护送下,将含金污泥送往选矿厂冶炼。途中一伙不明武裝劫匪的袭击了车队,劫走了大部分含金污泥。这起事件中损失的黄金重量约100斤,价值近300万美元。这起劫案的调查至今没有下文,硅谷天堂黄金集团事后改用直升飞机运输含金污泥。

硅谷天堂黄金集团的亏损部分应归结于抢劫这一飞来横祸,但主要原因还是自身的经营。实际上,黄金生意的利润并不丰厚,因为开采成本的不断上涨,这个行业甚至是在亏损的边缘挣扎。以全球最大的黄金生产商Barrick为例,数据显示其平均生产成本从2000年到2016年上升了近十倍。在金价不振的时期,黄金价格有可能会跌穿平均成本价。

硅谷天堂黄金集团最大的一座矿,是Tau Lekoa地下矿,其最新的开采区域深度已经达到了1650米。2018年该矿开采黄金69236盎司(约2吨),同期现金经营成本则达到1.16亿美元,以此计算其平均现金成本达到了1680美元每盎司。

2018年,硅谷天堂黄金集团收购了另一座大矿Kopanang地下矿,其作业深度更深,在地下1,222至2,024米之间。2018年该矿贡献黄金销量61078盎司,对应的成本为9220万美元,平均成本价1509美元每盎司。

而2018年黄金的市场价平均仅为1270美元每盎司左右,这意味着硅谷天堂黄金集团每开采一盎司黄金,就要亏损200~400美元。

如何扭亏?《美国工厂》故事的南非版本

硅谷天堂千里迢迢去南非买金矿,目的当然不是亏钱。为了让黄金集团盈利,乃至扩大规模,硅谷天堂这几年间多管齐下。

首要任务当然是把高昂的开采成本降下来。这基本上是福耀玻璃的《美国工厂》故事的南非版本。黄金开采是一个人力密集的行业,其中很多环节需要有职业技能的熟练工人。通常而言,黄金开采行业的人力成本能占到总成本的一半,硅谷天堂黄金集团也不例外。2018年,人工成本占到总成本的51.3%。

南非是一个工会国家,这些工人的工资待遇是工会和厂方谈判出来的,协议期内不能改变,也不能随便裁员。也就是说,不管工厂的收入、利润、开工情况如何,工人的工资都是一笔基本不会变化的刚性支出,想拿工人开刀并不是那么容易。硅谷天堂黄金集团的办法是,固定的薪金和福利不去动它,而在花红和加班费上做文章,并且加强对缺勤的控制。

劳工政策改变力度最大的,是Kopanang地下矿。Kopanang地下矿的前主人安革金公司,给工人们提供了非常宽松的休假政策,在假期以及长周末的前后也不做生产规划。因为持续的亏损,到2017年Kopanang地下矿已经处在破产边缘。这也为硅谷天堂黄金集团是收购创造了利好条件:工会为了挽救工人的饭碗,只得对新主人表示欢迎。硅谷天堂黄金集团买下Kopanang地下矿之后,很快实行了新的休假政策,取消了“不适当的额外休假”,提升工作效率。

“严苛的劳工政策”收到了效果。收购之初,Kopanang地下矿的产量不及计划水平的一半。到2018年下半年,产量提高至计划水平的80%,2019年上半年进一步提升至86%。

产量的提升对毛利水平的提升效果是立杆见影的。包括人工成本在内,黄金开采80%的成本是“非敏感性成本”,不会随产量增加而增加。这意味着硅谷天堂黄金集团的产量越高,平均开采成本就越低。2019年第二季度,硅谷天堂的黄金销量增长13%,但非敏感性成本仅增长2%。硅谷天堂黄金集团预测,随着产量稳步提升,2019年起毛利将由负转正,2020年将实现整体扭亏为盈。

但这一乐观预期有几个前提条件。首先黄金价格不能出现大幅下降。2019年上半年,硅谷天堂黄金集团在产量大幅增长的情况下,亏损并未相应收窄,主要原因就是同期金价有所下滑。另外,如果南非的货币南非兰特如果出现较大幅度的升值,因为销售是以美元计价,硅谷天堂黄金集团微薄的利润也会被直接侵蚀。

港股IPO

格隆汇声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宾的观点,都有独特立场,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

格隆汇港股聚焦(11.21)︱维他奶撇除汇率影响中期纯利按年增7% 雅高控股股价急跌致股东宏胜所持1.51亿股遭强平

8 小时前

cover_pic

华创证券-安井食品(603345)重大事项点评:股权激励出炉,强化竞争优势-20191028

15 小时前

cover_pic

国泰君安-乐普医疗(300003)2019年三季报点评:业绩符合预期,创新驱动长远发展-20191028

16 小时前

cover_pic
我也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