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问题,要靠香港的方法解决

伍治坚 2019-08-15 10:02 20676

作者:伍治坚 

来源: 伍治坚证据主义

香港是中国的领地。如果要平息混乱,中央分分钟可以决定出手。相信这样的方法也是最有效率的,可能几天之内就能恢复秩序。但是中央没有选择这么做,为什么?

因为,香港的问题,最好靠香港的方法来解决。

和内地的城市相比,香港有其特殊性。她既不是直辖市,也不是省会城市,而是特别行政区。那么香港的特别,体现在哪里呢?

首先,香港财政独立,不需要向中央上缴税收和其他收入。与之相反,其他大城市,都需要向中央或者本省上缴部分财政收入。比如上海在2018年,上缴中央的财政收入为10,865亿左右,占到当年上海市财政总收入(含海关税+证券交易印花税,17,973亿)的60%左右。

为什么香港能享受这种特权?这主要是基于1985年生效的《中英联合声明》第3.8条:香港特别行政区将保持财政独立。中央人民政府不向香港特别行政区征税。

1997年7月1日开始施行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106条,落实了《中英联合声明》中的承诺:香港特别行政区保持财政独立。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财政收入全部用于自身需要,不上缴中央人民政府。中央人民币政府不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征税。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细节,凸显了香港独特的“竞争优势”,那就是法治。也就是说,和其他地方相比,香港更重视“照章办事”。有什么不清楚的问题,先去查询相关法律,走司法程序,而不是动不动就用行政手段解决问题。

举例来说,为了应对示威者扰乱香港国际机场正常运行秩序的问题,香港最高法院在8月14日发布临时禁令,明确指出被告人不得参加机场内的任何演示或抗议,否则会被判藐视法庭罪。在香港,藐视法庭罪最高可以被判入狱两年。

禁令颁布以后的效果,还有待观瞻,但至少已经“有法可依”,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执法必严”。

为什么“法治”对于香港来说这么重要,甚至有时候哪怕要以牺牲效率为代价?这就回到香港作为特别行政区的特殊地位了,那就是:中国和国际市场的对接点。

如果我们只满足于国内市场,中国人自己和自己玩,那香港的作用确实不那么明显,最多和深圳、广州差不多。但是,如果我们想要走出国门,和外国人做生意,参与国际资本游戏,那么香港的价值,就凸显出来了。

香港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香港是中资企业走出国门和外资进入中国的第一站。

目前在中国境内,只有香港允许资本的跨境自由流通和货币的自由兑换。中国的企业如果想要走向世界,或者国外的企业想要来中国投资,香港都是最自然的第一站。

2018年,中国大陆对外非金融直接投资(ODI)大约有60%左右流向了香港(700亿美元左右)。截至2018年年底,中国大陆对外非金融直接投资在香港的累积量达到6,220亿美元。

同时,香港也是中国大陆最大的外商直接投资(FDI)来源地。截至2018年年底,来自于香港的外商直接投资,累计达到1.1万亿美元左右,占到了所有外商直接投资的54%左右。

无论是流量,还是存量,香港对于中国大陆吸引外商投资,以及中资企业在全球范围扩张市场和提升交流,都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关键作用。

第二、香港是中资企业最重要的融资场所之一。

融资场所的吸引力,主要体现在两方面:对国际资本和上市公司的吸引力。

香港对于国际资本的吸引力,主要体现在:1)英美法系,公开透明;2)极少管制,进出自由。这些因素,是支持港交所成为亚洲IPO和流通市值最大的交易所之一的核心基础。来自于任何外国的国际投资者,不管是美国资本、英国资本、日本资本还是澳大利亚资本,他们首先要对香港的司法体系有信心,坚信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保障,才会考虑把资金转移过来进行各种投资活动。

同样的,相对来说比较公开透明的法律体系,和充沛的国际资本,也是吸引内地公司来香港融资的重要条件。

截至2019年6月底,国资委直接管理的国有独资或者国有控股企业(俗称央企),共有96家。其中超过一半(50家)在港交所上市,还有3家的总部在香港(招商局、华润和国旅)。港交所上上市的H股,多达250家。如果再算上171个“红筹股”,这些中资企业合起来的市值,达到1.5万亿美元左右,大约占到了港交所所有上市公司总市值的1/3左右。

为了吸引像阿里巴巴这样的科技巨头来香港上市,港交所不惜破例修改规则,允许同股不同权。目前在国内,上交所和深交所的A股主板,还暂时无法达到上面提到的港交所的优势,这也是为什么如此多的中资公司选择香港上市的重要原因。2019年,上交所推出了新的“科创板”。这一新的创举,到底会获得多大成功,还有待观瞻。

第三、香港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核心重镇。

截至2018年6月,离岸人民币在香港的存款量,达到了6340亿人民币左右,是所有海外人民币离岸中心中最高的,比第二名的中国台湾(3000亿左右)和第三名的新加坡(不到2000亿)加起来还要多。可以预见,在人民币国际化这条路上,香港的价值和作用,几乎无可替代。

要想有效发挥上面提到的三大价值,香港需要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基石,那就是她值得信赖的法治系统。如果有作奸犯科的嫌疑,哪怕是前特首,也会被告上法庭。这也是为什么,香港政府和其他很多政府相比,显得特别“弱势”,因为香港政府和其他机构组织一样,都需要遵守法律,没有任何特权。

因此,当香港发生一些问题和纠纷时,我们不应该随意破坏经过几十年积累下来的法治传统和声誉。更合理的做法,是用香港方法去解决香港问题,通过其法律体系来寻求应对之道。

香港对于中国经济和中资企业,能够提供独特的价值。目前国内的金融中心,不管是上海还是深圳,尚不足以完全取代香港。作为拥有独特历史和地理位置的特别行政区,香港基于其得天独厚的优势条件,可以在中华民族复兴之途上贡献自己特殊的力量。让我们期待:香港的明天会更好。

格隆汇声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宾的观点,都有独特立场,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