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茉 富荣基金固收靠委外权益大亏 郭容辰打造权益品牌或“痴人说梦”

富荣基金固收靠委外权益大亏 郭容辰打造权益品牌或“痴人说梦”

金证研 2019-08-14 15:41 1593

《金证研》沪深金融组 艾茉/研究员 苏果 洪力/编审

年初A股市场的火爆,让投资者充满了热情。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新基金发行合计募集资金4793.25亿元,共有15家基金公司从新基金发行市场获得超过百亿元的增量资金,其中富国基金等6家公司募集规模更是在200亿元以上。

而在头部基金公司强者恒强的背景下,中小型基金公司的生存空间也被残酷挤压。正如富荣基金一样,从2016年成立至今,规模仅有71.2亿元,而且大部分都是债券型基金,并且高度依赖机构投资者。仅有的几只主动管理权益产品由于均成立于2018年,导致累计收益率全都亏损,令公司发展更是难上加难。

规模增速强劲背后 产品结构失衡

如今的公募基金行业已经成为红海,竞争相当残酷,而像富荣基金这样成立没几年的小公司,生存或是艰难。

资料显示,富荣基金成立于20161月份,是证监会批准成立的第101家基金公司,是家总部位于深圳的PE系次新基金公司。截止2019630日资管规模为71.2亿元,共有基金13只(份额合并统计),二位基金经理。

富荣基金从20161月份成立,到201612月末第一只基金富荣货币发行,再到2019630日全部公募规模71.20亿元,旗下13只基金。短短的3年多时间,公司的规模和排名上升都比较快,在全部143家基金公司中排名97位,在272016年后成立的新基金公司中排名第四位。

1.png

从规模增速看,在小基金公司和次新基金公司中,富荣基金的发展还算强劲,但在这强劲背后却藏着种种隐忧,手否会引起基金管理层的重视。

仔细分析富荣基金的规模构成,可以看到71.2亿元的资管规模中,混合型基金3.30亿元,股票指数型1.57亿元,债券型基金43.65亿元,货币型22.67亿元。固收类基金共66.32亿元,比例高达93.14%,而股票指基与混合这类权益类产品只有4.87亿元,占比不到百分之十,两者之间不平衡情况明显。

不仅如此,机构投资者在公司基金份额中所占的比重更是出奇的大。据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富荣基金旗下2018年年报披露机构投资者占比达到100%的一共有10只基金(基金份额分拆统计,一共为22只),占比达到80%的有5只基金,这些基金规模共为69.5049亿元,占到富荣基金总规模的97.62%。从以上的数据分析可以清楚的看到,机构投资者在富荣基金净资产规模中占有过高的比重。

根据《金证研》沪深金融组了解,这些机构投资者一般都有委外资金的影子,基金公司依靠委外资金可以快速的做大规模,但由于投资者结构单一,机构投资者的大规模申赎容易造成基金净值和规模的大幅波动。

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过度依赖委外基金,一旦委外资金大幅撤离,造成基金规模大幅缩水的例子最典型莫过于兴银基金。兴银基金成立于201310月,依靠机构委外资金在短短二年多时间将规模做大至722.66亿元的巅峰,2015年年末旗下货币基金整体规模高达570.74亿元,旗下债券基金规模同样高达143.49亿元,而旗下偏股混合型基金规模仅8.43亿元。但随着2016年监管层对委外资金的监管从严,这一弊病也逐渐显现,兴银基金管理规模自2017年后持续缩水,2017年年末时规模为526.74亿元。而到20196月末,规模急剧缩水至311.49亿元,仅为最高峰时的43.1%,缩水了411亿元之巨。

今天的富荣基金同当年的兴银基金又有众多相似之处,都是固收基金占据绝对份额,权益类基金占比过小。

投研实力薄弱  二基金经理“一拖多”挑大梁

投研实力滞后也是富荣基金的另一大隐忧,截止到20196月末,富荣基金仅有二位基金经理,邓宇翔和吕晓蓉。其实在富荣基金历史上曾经有五位基金经理,分别为邓宇翔、吕晓蓉、胡长虹、贺翔、陈茜,只是这些人离任的离任,调岗的调岗,最后仅剩下二人。

富荣基金的人事变动公告显示,胡长虹于20181226日离任,而贺翔早在201777日时已经离任,陈茜也于20181212日调岗到其他岗位,不再任基金经理。基金行业的人员流动频繁本属很正常,只是富荣基金的基金经理任职年限太短。据天天基金网统计资料显示,富荣基金经理的平均任职年限仅有短短的291天,远低于行业平均任职年限1年又227天,在行业内排名121/137。而留下来的二位基金,吕晓蓉和邓宇翔他们的基金经理从业年限也很短,都不到三年时间。

公开资料显示,吕晓蓉曾任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师、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组合头寸管理、新股、信用债、转债研究员,201777日才开始在富荣基金履职基金经理一职,从业年限也只有2年又32天。另一位基金经理邓宇翔曾任西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资深投资经理、深圳展博投资有限公司投资经理、深圳东新佳投资有限公司投资经理,现任富荣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权益投资部兼研究部总监、基金经理。2018330日才开始在富荣基金履职基金经理一职,在该公司从业年限也仅有一年多时间。吕晓蓉现主攻固收类基金,邓宇翔主攻权益类基金。

对于富荣基金来说基金经理“只出不进”,这对于公司的产品业绩又能起到什么正面影响呢?在产品定位上,富荣基金以绝对收益为主,公司高层在多个场合也高调表明要以绝对收益回报基民。只是从富荣基金过往的业绩来看,它们离绝对收益这个目标或还有距离。

截止到201987日,富荣基金旗下4只(份额合并统计)主动权益类基金成立至今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皆为负值,其中业绩最差的富荣福康混合C的复权净值增长率为-23.36%。截止到201987日富荣福康混合C的单位净值为0.7664元,累计净值为0.7664元。富荣福康混合C 的阶段涨幅,近6个月、今年内、近一年的涨幅分别为2.38%7.29%-9.37%。而同期同类平均分别为13.12%17.34%8.95%。同期沪深300涨幅为11.52%20.29%7.5%。在同类中的排名2389/28402005/27992597/2668,处于后三分之一位置。在累计净值上,邓宇翔管理的主动权益类基金是重灾区,除了富荣价值精选混合A的累计净值为1.659外,其他几只基金皆为一元以下的基金。

富荣福康混合C20182月份成立后就身处市场下跌行情中,而且从当时的前十大重仓股看,邓宇翔以信息科技、手游、矿产资源及电子商务行业为主,从而令去年成立之后的各季度净值全都亏损,尽管其频繁更换持股也无济于事。

一直到今年一季度,前十大重仓股转变为银行保险、家电等个股以后,加上市场强劲反弹,才难得的获得了21.04%的净值反弹。尝到甜头的邓宇翔在二季度加大对银行股的买入,一季度前十大之中仅有招商银行、民生银行、宁波银行三只银行股,到了二季报则多达5只银行股,再加上中国平安和中信证券,让大金融成为其重仓行业,其他几只则是贵州茅台、伊利股份、恒瑞医药。

但二季度银行和券商股表现并不好,进入到三季度,各板块皆出现下跌,伊利股份更是将二季度涨幅全部跌没,从而造成富荣福康混合C净值接连下挫。由于富荣基金旗下的股票基金皆为指数型产品,所以主动权益产品全都来自于混合型基金,而截至到630日,其混合基金规模仅有3.3亿元,如果连这点规模都管理不好,规模继续缩水将无可避免。

业绩或难被投资者认可 旗下迷你基金众多

小基金公司难言优势,自然没有增量资金进入,这也是其迷你基金较多的原因。

2018年为富荣基金规模的大幅增长年,这一年共发行了9只基金(份额合并统计),规模从2017年末的27.32亿元,飙升到2018年的66.91亿元,一年时间提升了39.59亿元,但只有基金盈利才能不断增长规模,否则就只能是昙花一现。

据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截止到20196月末,富荣富安A/C、富荣中证500指数增强A/C、富荣价值精选混合A/C、富荣富康混合A/C这四只基金的规模在5,000万元以下。在这其中富荣富安A/C的规模仅有221万元。

而富荣富鑫A/C的规模也仅仅只有5,083万元,刚刚过了5,000万元的清盘警戒线而已。

2.png

对于这四只基金,基金经理在基金季报中已经做出预警。对于这四只迷你基金,基金管理方是转换运作方式,或者同其他基金合并,又或者是终止基金合同清盘,这些都有待于基金管理方慎重考量后作出抉择。

富荣基金在规模扩张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产品同质化的现象,这一点在债券基金和指数基金上表现的格外突出。债券基金有富荣富安债券A/C、富荣富乾债券A/C、富荣富兴纯债、富荣富祥纯债,这些在名称相类似和投资方向大致一样的债券基金,又有几个人能分辨出其差异呢?

而在指数型基金上,业内人士介绍,如果只是为了完善产品线而布局宽基指数,如沪深300指数和中证500指数,对于投研实力比较弱的小基金公司来说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因为这类宽基指数产品在成本上需要很大的投入,而且中小公司指数型基金规模普遍比较小,业绩分化明显,跟进策略很难做大规模,规模小业绩差容易导致基金清盘。那些小基金公司的指数产品只有四五千万元的规模,不容易成功复制指数,会发生跟踪偏离,很难把产品做好。《金证研》沪深金融组查看富荣基金旗下二只指数基金的表现,富荣中证500指数增强A/C,合并规模统计后也仅有0.1358亿元。而另一只富荣沪深300增强A/C,也只不过1.4342亿元而已,和那些头部基金公司的沪深300指数基金动辄过百亿的规模相比不及人家的零头。而这二只基金的业绩表现也很差,截止到201987日富荣中证500指数增强C/A的累计增长率为-12.89%-12.76%,累计净值分别为0.87110.8724。富荣沪深300增强C/A的累计增长率为-12.74%-12.58%,累计净值分别为0.87240.8726

对于富荣基金未来发展方向,总经理郭容辰反复强调,一方面,继续在公募领域打造“绝对收益”品牌,为持有人创造可持续稳健收益;另一方面,希望伴随着政策逐渐放开,5年内实现成为受人尊敬的综合金融服务商的目标,切切实实助力实体经济。

至于是否能成为受人尊敬的公司,由于考量标准不统一很难加以定论,但打造绝对收益品牌,从目前权益产品累计收益率全都亏损且只有一位年轻权益基金经理的情况下,总经理郭容辰的梦想或将“痴人说梦”。从外界来看,其权益产品目前连做强的基础都没有,想要打造品牌难上加难。不过正如王健林说的,人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

格隆汇声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宾的观点,都有独特立场,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