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演唱会的幕后大佬也要上市了!

IPO那点事 2019-08-13 17:31 13391

“到红馆开一场演唱会。”渐渐成为歌坛中闪闪发亮的梦想。


作者 | 贝蒂

来源 | IPO那点事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有一场演唱会总是神一般的存在。

那时的香港,还是在邵氏电影、TVB电视剧和无数磁带里见过的香港。

1993年,黄家驹在日本去世,成为香港摇滚史上最大的悲剧。

1994年12月17日晚,窦唯、何勇、唐朝乐队等站在了香港红磡体育馆的舞台上演唱了三个半小时,这就是后来被神化的“红磡演唱会”。那是内地音乐人第一次站上香港流行音乐的核心舞台。

当时,香港媒体将窦唯、张楚、何勇称为“魔岩三太子”,随后,这个称号被内地媒体改为魔岩三杰。这场演出后隔天港台的报纸大幅报道,被无限地神化,并衍生出“签下了生死状,各留了遗嘱”、“黄姓一人当场撕衣裸奔”、“四大天王相邻而坐,化身小迷弟”、“摇滚灵魂,震爆香江”等子虚乌有的细节。

“到红馆开一场演唱会。”渐渐成为歌坛中闪闪发亮的梦想。如今,一提到香港红磡,很多人会想起万人红馆,摇着荧光棒为五月天、周杰伦疯狂打call......


演唱会风光背后的辛酸


爱音乐的人说:灵魂和肉体总要有一个在演唱会上。但一场演唱会真正从筹办到收官的过程却鲜少为人所知。

演唱会,顾名思义,是被视为主流的一名或多名艺人在观众面前进行的现场音乐表演。一般而言,演唱会指流行演唱会。演唱会及现场表演通常在小型现场演唱场所、剧场及公园乃至大型体育场馆等各种场地举行。

香港音乐产业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已发展起来,并持续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具活力的音乐产业之一,在亚洲音乐也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1983年,香港(红磡)体育馆开放,可容纳12,500个座位,迅速成为活动及现场表演的首选场地。在香港体育馆表演已被界定为本地艺人歌手职业生涯中的重要里程碑。

演唱会这个行业看起来风光,但做起来并不容易。

就下图来看,无论是技术制作及创意服务业务还是演唱会筹办业务,流程所需的时长都不短。当中技术制作及创意服务最长需时约半年,短则一个星期;而演唱会筹办的流程则更长,从项目开始到事后项目管理结束最长需时达15个月。

图:演唱会运作流程

大部分需要提前一年取得相关艺人管理公司的授权函件,授权其处理有关预定所需演唱会场地的一切事宜。并就各项事宜与相关的艺人及艺人管理公司进行不断讨论,包括艺人档期、演唱会场地、节目内容等后续涉及技术制作及创意解决方案服务的相关内容。

伴随着香港演唱会市场的发展,有一家公司的演唱会业务发展的顺风顺水,并准备进军资本市场。

港交所信息显示,8月12日,特艺文化娱乐及制作(控股)有限公司递交港股主板上市申请,显示独家保荐人为中州国际融资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特艺文化曾于今年初递交过上市申请,目前显示已失效。


从TVB走出来的演唱会制作大佬


今年3月30日,“My Beautiful Live杨千嬅世界巡回演唱会”举行首场演出,出道24年的她终于迎来人生中首次世界巡演。现场杨千嬅坦言,蔡健辉和蔡日升父子正是要特别感谢的人。

蔡健辉,就是即将上市的特艺文化的创始人,其筹办的第一场演唱会就是亚洲流行音乐天王周杰伦于香港红磡体育馆进行的“周杰伦2007世界巡回演唱会”。

虽然特艺文化当时在筹办演唱会方面资历尚浅,但是蔡健辉创办的附属公司“艺能工程”涉及演唱会周边服务工作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85年。

蔡健辉以前在香港TVB工作,在电视台下属的华星制作公司做技术总监,那个时候梅艳芳和张国荣都是华星的艺人。

后来,刚离开TVB的蔡健辉已是圈内公认的演唱会制作大佬,获得了众多明星好友的支持,因此公司股东名单上就曾出现了谭咏麟、刘德华、曾志伟等明星。

现在内地很多公司都以明星持股为自己的卖点,融资、做估值的时候也更好讲故事一些。不过,为了公司的长远发展,以及随着明星股东们的独立发展需要,明星股东们最终选择退股或被回购。

周杰伦2007世界巡回演唱会的成功,坚定了特艺文化将业务扩展到演唱会筹办的信心。特艺文化当前主要有两个业务分部,一是提供技术制作及创意解决方案服务,其二便是从事演唱会筹办业务。

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年度,就产生的总收益而言,特艺文化是香港的活动及现场表演技术制作及创意解决方案的最大服务供应商,市场占有率约为33%,并且于2018年,就筹办的演唱会节目数目而言,其是香港十大演唱会主办机构之一。

截至2019年3月止三个年度各年,特艺文化的技术制作及创意解决方案服务分部分别完成180、213及191个演唱会项目。其中,筹办的所有演唱会项目的入座率约为97%。


办演唱会真的赚钱吗?


总而言之,一场演唱会挣不挣钱,主要还是看歌星的号召力强不强、票好不好卖。门票的分成大部分都是歌星拿走,占30%,工程制作方拿20%,灯光音响拿20%,剩下的才是主办方的收入。

所以门票如果卖不到八成以上,这场演唱会的投资方就一定亏。

截至目前,特艺文化共参与超过500个演唱会项目,当中涉及超过400名香港及非香港艺人及乐队(例如BIGBANG、BLACKPINK、周杰伦、刘德华、刘若英、五月天及Supper Moment)。

截至2017年、2018年及2019年3月止年度,该公司的收益分别约为2.205亿港元、2.628亿港元及3.052亿港元。年度溢利分别为26.214百万港元、28.336百万港元、18.676百万港元。毛利分别约为41.6百万港元、54.3百万港元及64.1百万港元。毛利率维持稳定,分别约为18.9%、20.7%及21.0%。

于往绩记录期间的收益整体增加主要是由于:按项目规模划分,为大型及超大型演唱会提供技术制作及创意服务的平均收益增加;演唱会筹办分部于每场演唱会节目的平均门票销售所得款项增加。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9年3月底止,公司在收益同比增长16.1%至3.05亿元的情况下,净利润却同比大跌了34.1%至仅18.676百万元。这其中除了期内产生一次性上市开支以外,还有一个原因是集团设立了新的附属公司。

其中,提供技术制作及创意解决方案服务的收益分别约为1.455亿港元、1.624亿港元及1.683亿港元,占同期总收益约66.0%、61.8%及55.1%。演唱会筹办分部所得收益分别约为74.9亿港元、1.004亿港元及1.369亿港元,占同期总收益约34.0%、38.2%及44.9%。

可见,在近三年来,演唱会筹备业务收入占比已经越来越大。


结       语


比起各大综艺,演唱会成为了广大追星族们跟偶像近距离接触的重要舞台,当红艺人们的演出现场往往一售而空,有的比春运火车票还难抢,因此衍生壮大了“黄牛”行业。

众所周知,在“限韩令”后,韩国明星来中国内地的次数明显减少,这令更多韩国艺人团体选择前往香港举办演唱会。由于韩流在娱乐文化圈的极大影响力,这一点对香港演唱会市场的刺激作用还是较为明显。

然而,香港近期发生的若干反内地的抗议活动导致同期内地游客数量减少。据港媒报道,近期香港的一系列暴力事件已导致原定于本月下旬的两场演唱会延期。12日晚,艺人张艺兴工作室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取消8月17日的香港演唱会。

由此看来,投资主办演唱会的入行门槛虽然低,但风险不容忽视。

据悉,以后特艺文化会有打通电影、音乐的想法,也会自己培养艺人。未来公司谋求更大范围的发展,确实需要资金了。第二次闯关港交所,特艺文化能顺利上市吗?

格隆汇声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宾的观点,都有独特立场,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