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国内反对声音

长江宏观固收 2019-08-12 14:40 9946

作者:长江宏观固收赵伟团队 

来源:长江宏观固收 

报告摘要

特朗普的货币、贸易等一系列政策表述,面临的国内反对声音最近在快速增加

为准备2020年总统大选、谋求连任,特朗普近期频频出招,要求美联储降息、并升级贸易摩擦等。美国新一届总统大选的筹备,自6月起拉开序幕。为支撑美股、敦实政绩,特朗普频频抨击美联储、要求降息。同时,为讨好农民、蓝领工人等群体,特朗普主动升级贸易摩擦,通过高压政策寻求贸易谈判最大价码。

但特朗普的一系列政策表述,面临的国内反对声音最近在快速增加。8月5日,针对特朗普对美联储的抨击,美联储4位前任主席联合发文,强调美联储高度独立、需避免被政客绑架。同时,美国多个农业州、制造业州国会议员公开表示贸易摩擦带来的负面冲击巨大,强调目前更需要的是贸易协议、非摩擦升级。

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党内优势明显,党外在部分摇摆州支持率落后民主党拜登。初选民调来看,特朗普党内支持率超80%,优势明显。综合民调来看,特朗普在共和党传统票仓继续领跑,但在部分受贸易摩擦冲击较大的摇摆州中支持率下滑、不及拜登,比如制造业州威斯康星、密歇根等,农业州爱荷华等。

美国经济走势及摇摆州选情往往主导大选最终结果;摇摆州经济走势,可能会影响特朗普政策调整节奏。历史经验显示,美国总统连任失败,都发生在经济持续走弱阶段;同时,由于美国两党都有传统票仓,赢得摇摆州是大选获胜关键。摇摆州接下来的经济走势,可能会影响特朗普政策调整节奏。一旦部分摇摆州因贸易冲击、经济加速走弱,特朗普贸易等政策的推行可能将面临变化。

风险提示:

全球经济遭遇“黑天鹅”事件冲击。

报告正文

事件:8月1日,美国堪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罗伯茨、爱荷华州共和党参议员厄恩斯特等多位国会议员呼吁特朗普停止升级贸易摩擦。8月5日,美联储4位前任主席联合发文,反对特朗普干涉美联储决策。

数据来源:Bloomberg

点评:

为准备2020年总统大选、谋求连任,特朗普近期频频出招,要求美联储降息、并升级贸易摩擦等。7月下旬以来,特朗普频频抨击美联储,要求美联储大幅降息。同时,特朗普主动升级贸易摩擦,宣布将对中国3000亿美元出口商品加征关税,并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等。特朗普的上述举措,主要是为了谋求总统连任。从时间表来看,美国新一届总统大选的筹备,已自6月起正式拉开序幕。特朗普要求美联储降息,是为了支撑美股走势、“敦实”自己的政绩工程。而特朗普升级贸易摩擦,是希望通过高压关税政策、寻求贸易谈判最大价码,以讨好支持自己的农民、蓝领工人等群体。

但是,特朗普近期一系列政策表述,面临的国内反对声音在快速增加。8月5日,针对特朗普的抨击,美联储4位前任主席在《华尔街日报》联合署名发表文章《美国需要一个独立的美联储》,强调美联储是服务于经济、而非政治,美联储应高度政治独立、避免被一小撮政客的利益绑架。同时,美国国内反对特朗普升级贸易摩擦的声音也在快速增加。此前多位明确支持特朗普贸易政策的参议员,开始反对贸易摩擦升级,多位农业州、制造业州的参议员更是表示,贸易摩擦负面冲击巨大、需尽快达成贸易协议。

美联储前任主席们反对特朗普干涉的依据在于,美联储法理上政治独立,且货币政策决策一旦基于政治目的,容易在中长期损害经济、滋生资产泡沫等。美联储是由美国国会授权成立的货币政策主管机构,法理上政治独立、不受美国政府管控。历史上,虽然曾有多位美国总统要求美联储不加息或降息,但美联储最后都依照政策目标独立抉择。同时,纵观全球经验,一国央行如果频繁根据政客意愿作出货币决策,容易在中长期内损害经济、滋生资产泡沫,比如上世纪80年代的拉美、2010年以来的土耳其等。

美国多个制造业州、农业州的国会议员反对特朗普升级贸易摩擦,缘于贸易摩擦严重打击了美国农产品出口,并导致大部分制造业企业的生产成本显著抬升等。2018年以来,随着特朗普政府对多个国家钢铁、铝及其他中间品征收高额关税,美国大部分制造业企业的生产成本显著抬升。数据显示,美国车企等在本土生产的成本增速远远高于海外,密歇根、威斯康星等制造业大州均受到明显负面冲击。与此同时,随着其他非美经济体反击美国贸易保护、对美国农产品征税等,美国农产品出口持续走弱,南达科他、北达科他、爱荷华等农业大州的农业产值(占州GDP比重)纷纷萎缩。

根据历史经验,美国在任总统能否成功连任,往往会受到美国经济基本面走势影响。回溯历史,1970年至2016年,美国共有7位总统先后上任,其中3位总统连任失败。经验来看,上述3位总统在竞选连任前,美国经济均显著、持续走弱,包括GDP增速大幅下滑、失业率快速抬升等(美股和美国联邦基金目标利率无一致变化规律)。

美国总统大选投票中,摇摆州的投票结果往往决定了大选的最终结果。回溯历史,由于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有传统票仓,因此每次大选中,决定最终大选结果的往往是摇摆州的投票结果。美国摇摆州主要由传统制造业州(铁锈地区)和部分农业州构成。2004年大选中,小布什在拿下6个摇摆州的选票后,成功当选美国总统。2016年,在选情最胶着的6个摇摆州中,特朗普赢得4个(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威斯康星和佛罗里达)、领先希拉里的2个,最终成功当选总统。

最新初选民调显示,共和党内特朗普优势明显,民主党内前副总统拜登暂时领跑。目前,共和党、民主党分别有2位、21位竞选人宣布角逐新一届总统大选。初选(党内总统竞选人选举)民调数据显示,特朗普在共和党内优势明显、支持率高达83%,远远领先另一位竞选人维尔德。与共和党不同,民主党内目前没有一位竞选人拥有绝对优势。具体来看,前副总统拜登的党内支持率在30%上下、暂时领跑,参议员桑德斯、Warren、Harris的支持率分别在16%、15%、11%左右。

从综合民调来看,特朗普在共和党的传统票仓继续保有优势,但在部分受贸易摩擦冲击较大的摇摆州的支持率落后拜登。根据PPP(D)公布的最新综合民调数据,特朗普在共和党传统票仓支持率超过50%、继续保有优势,在民主党传统票仓支持率继续低于50%。摇摆州方面,特朗普的支持率表现不一。在受贸易摩擦影响较大的制造业州威斯康星、密歇根、宾夕法尼亚、俄亥俄(以下游消费制造为主),以及农业州爱荷华(大豆、玉米主产区)等,特朗普支持率均不及拜登。而在受贸易摩擦影响相对较小的印第安纳、佛罗里达和堪萨斯等州,特朗普支持率均高于拜登。

为了连任总统,特朗普可能会根据摇摆州的经济状况变化等,相应调整贸易等政策倾向。目前,特朗普在受贸易摩擦影响较大的威斯康星、密歇根、宾夕法尼亚、爱荷华等摇摆州中,支持率均落后拜登。为了总统连任,特朗普可能会根据上述摇摆州的经济状况,相应地调整政策倾向。如果上述摇摆州经济恶化速度较慢,特朗普可能会继续实施高压关税政策等,为贸易谈判争取价码。反之,特朗普可能会通过各种方式、渠道,改善上述摇摆州的农产品出口,减缓州内企业生产成本的上涨速度等。

近期,特朗普对美联储、对外贸易等一系列政策表述,面临的国内反对声音在快速增加。通过研究美国大选时间表,以及结合美国主要州的民调数据,我们发现:

1)特朗普要求美联储降息、并升级贸易摩擦等,主要是为了准备2020年总统大选、谋求连任。美国新一届总统大选的筹备,自6月起拉开序幕。特朗普频频抨击美联储、要求降息,是为了支撑美股、敦实政绩。同时,特朗普主动升级贸易摩擦、通过高压政策寻求贸易谈判最大价码,是为了讨好农民、蓝领工人等群体。

2)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党内优势明显,党外在部分摇摆州支持率落后民主党拜登。初选民调来看,特朗普党内支持率超80%,优势明显。综合民调来看,特朗普在共和党传统票仓继续领跑,但在部分受贸易摩擦冲击较大的摇摆州中支持率下滑、不及拜登,比如制造业州威斯康星、密歇根等,农业州爱荷华等。

3)美国经济走势及摇摆州选情对最终的大选结果影响较大;摇摆州经济走势,可能会影响特朗普政策调整节奏。历史经验显示,美国在任总统能否连任成功,往往会受到美国经济走势影响;同时,由于美国两党都有传统票仓,每次总统大选中决定最终结果的往往是摇摆州选情。为了连任总统,特朗普可能会根据受贸易摩擦冲击较大的摇摆州的经济状况变化,相应地调整贸易等政策倾向

重点关注:美国7月CPI和零售销售数据

8月13日,美国将公布7月CPI数据。7月通胀的走势,可能影响市场对美联储年内降息的预期。8月15日,美国将公布7月零售销售数据。7月零售销售的走势,将反映美国居民端收入增速回落压力的传导节奏。


格隆汇声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宾的观点,都有独特立场,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