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在左,低俗在右,荔枝的美股IPO之路

IPO那点事 2019-08-07 17:26 15911

荔枝FM计划在2019年底前赴美上市,将成为国内第一个上市的音频直播公司。


作者 | 马克西姆

来源 | IPO那点事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近日,荔枝率先官宣冲刺美股IPO,至此,伴随着喜马拉雅对上市计划的否认,荔枝此次冲刺或将成为国内在线音频领域的第一股。

一边挥手作别昔日的老战友喜马拉雅FM和蜻蜓FM,一边打出“人人都是主播”的旗号,进军直播圈,荔枝意图以“音频直播”作为敲门砖,砸开资本世界的大门。


1

从FM到直播,

从文艺青年到创业者


赖奕龙,这位粤派创业者,过去是个不折不扣的文艺青年。

1999年,赖奕龙的身份还是一个电台DJ,也是那一年,他组织了第一场自己的摇滚音乐会。那时候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他或许真的想不到,自己对音乐的热情和内容的憧憬据然会让他成为一名创业者。

2013年,赖奕龙正式创立了荔枝,那个模仿电台收音机样是的页面让无数文青的夜晚有了陪伴,模仿了调频的质感和电台的音色,荔枝当时整体的使用体验十分顺畅,那时主打情感分享和电台模式的荔枝很快收受到了青年用户的喜爱。仔细看,右下角甚至还有人人网分享的身影,分享属于自己的频道,那是我们逝去的青春。

2016年,知识付费炙手可热,得到知乎等知识平台纷纷开始崛起,赖奕龙却并未将荔枝进行转型,反而继续走自己的UGC之路。逆行业而行,2018年初,荔枝的直播计划正式落实,整体LOGO也进行了修改,赖奕龙这次剑走偏锋,颇有些拔剑四顾心茫然的味道。

虽然2013年荔枝才正式问世,但融资的故事从2010年就开始讲起了。

2010、2011年,那时收到投资的公司还叫一把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荔枝的前身。两年双12,经纬中国和晨星资本分别作为投资方对其进行了100、1000万美元的注资。

2015年,除了经纬中国和晨星资本两家真爱粉,小米科技和顺为资本出现在了荔枝C轮融资的投资方中。雷军在微博上的介绍,除了小米董事长以外,最后一项即天使投资人,2015年除了荔枝,小米科技共向企业进行了38笔融资,大多数均为数千万级,而作为“小米投资部门”的顺为资本自然当仁不让,共同投资于荔枝FM。

“钻营融资也不是我们广州创业者的强项。”赖奕龙在2018年末接受采访时这样说道,然而当时的他已然拿到了兰馨亚洲的D轮融资,但5000万美元也终究不是长久之策,赖奕龙开始把眼光放到了资本市场,这一看就看过了大洋彼岸,看到了黑马频现的美股市场。

荔枝,熟悉的收音机和FM的小尾巴不会再有,换之而来“人人都能当主播”的音频直播平台。改头换面投身美股IPO的荔枝,会好吗?


2

原创还是抄袭,

所谓UGC或已侵权


先看一下之前同处相同行业赛道的喜马拉雅和蜻蜓FM。

2018年喜马拉雅FM用户规模已突破4.8亿,市场占有率超70%,估值上作为行业龙头的喜马拉雅目前已超两百亿。今年年初,蜻蜓FM宣布成为国内首家生态流量MAU破亿的在线音频平台,总用户数突破4.5亿。软件下载排行,荔枝分类排名略高于蜻蜓,但仍小于喜马拉雅。

作为知识付费上升时代的标杆之一,喜马拉雅以其独特的听书模式吸引了一大批听众。不同于得到和知乎,喜马拉雅提供内容以“讲书”为主,以大咖入驻和UGC所提供的内容来吸引听众,并以知识和小说两个维度去保持听众粘性。截至2018年,喜马拉雅提供付费内容已达到30万+,大咖数量达到3000+。类似喜马拉雅,蜻蜓同样以个人UCG模式进行小说和知识内容的推广,其中不乏张绍忠和蒋勋这样的大V。

这种平台的方式最大的竞争优势有两点:一即原创性,作者粉丝或多或少,只要是自主创作,都可以将其创作的文章或者音乐上传至平台;二即专业性,以听书为诉求,客户会对平台产生粘性。

荔枝舍弃FM元素,转型直播,但正是其“人人都是主播”的UCG模式,存在很大的隐患。

所谓UCG,直播内容却经常出现翻录的现象,如周杰伦,林宥嘉等音乐人歌曲的高清直录。

打开相关“直播”评论,很多听众都是单纯从其他尚未授权的音乐软件中转战而来。类似电影翻录和违法资源传播,百度云网盘中就曾经有过许多用户运用云盘去专卖“资源”,而现在基本只要打开链接就会自动被百度后台封禁。而反观荔枝,随着点赞和评论数的增加,官方却并没有删除相关音频的意思。

查询相关案由,侵权并非空穴来风。企查查中披露,荔枝现阶段共面临裁决文书159件,其中98件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其余40件为“著作权权属及侵权纠纷”。

相比老战友喜马拉雅和蜻蜓的针对性和平台内容的专业性,荔枝的转型显得十分乏味,所谓的音频直播不但没有提供更有吸引力的UGC模式,反而被侵权铐住了手脚。


3

音频直播缺乏亮点,

低俗信息难以禁绝


说完版权说说内容。所谓音频直播发展前景如何?

荔枝要做直播,那我们就拿同以内容作为用户粘性关键的平台来举例,B站。

bilibili,以视频分享为载体的 UGC 内容社区,类似喜马拉雅用户制作内容的模式,但是内容主要以视频作为宣传载体。如上,2018年统计10大up主及其订阅数。主要以游戏和影视内容分享为主,高质量视频搭配投币点赞加关注,一个高粘性的粉丝用户就诞生了。

进一步,为了解决视频内容供给不足的需求,B站开放了直播频道,除了其有针对性的内容,

弹幕和动态为主要的粘性点。通过弹幕和主播的动态进行互动,再加上抽奖、送礼物和丰富的特效和“小电视”文化,让B站收到青年用户的喜爱。其2019一季度MAU 达 1.013 亿人,月均付费用户 570 万,同比增长 132%

反观荔枝直播,内容质量和发展前景均值得担忧。

首先是内容质量,上图截自荔枝直播APP。

荔枝现热门主播的实时收听人数仅有千人数量,少数有特定主题的直播间会达到万人数量,同时UCG质量也乏善可陈,内容大多数以翻唱歌曲和讲故事为主,由于所谓的“声控”情怀,主播没有办法露脸互动,大多数时间直播间内都是长时间空放背景音乐,观看人数也经常产生波动。同时,ASMR等主打音频催眠的直播类型早在今年上旬即被管理叫停。

本身就缺乏内容和直播模式的音频直播,对比可看、可弹幕互动甚至同样可以后台收听的B站直播,荔枝这一模式在内容上竞争力太弱。

另一方面,内容中的低俗信息或将成为音频直播面临的最大问题。

荔枝直播平台中主要以音频直播内容为分类标准,其中主要分为为你唱歌、听故事、情感陪伴和角色扮演,其中“招牌男友”和“耳边温柔女友”两项分别占据阶段榜首,部分直播间“刷礼物就开车”屡见不鲜。音频直播的监管难度本身就比视频更大,再加上我们之前提到的,音频直播的表现力相较更差,在内容枯燥和粉丝流失的情况下,低俗信息更容易被主播和听众们选择。

确实,B站,以及不久之前的小红书都曾陷入过打色情擦边球的风波中,但不同平台的用户生产的优质内容各有所侧重,经过整顿之后,具有粘性的客户仍然会基于平台以流量的支持,但荔枝并没有为我们展现高度的听众粘性和优质的内容,低俗的直播内容若持续出现,荔枝倒下之后便无翻身仗可打了。


4

结       语


荔枝live自上线后,其ASO指数(代表搜索量的趋势)有过一段时间的增长,但随着7月12日的新版本发布后便近一个月没有更新,最近的ASO指数跌到仅有1208,相较7月高点同比减少了70%多。植入《声临其境》,开办“荔枝音乐节”,这些频繁的线下努力却并没有激发听众的热情,荔枝的新尝试并不如予其那般明朗。

出了问题的不是运营,是经营策略和内容。

知识和付费内容难敌喜马拉雅,内容和直播模式上难以和B站抗衡,所谓的音频直播实在是看不到什么亮点,相信这样的竞争力和内容质量,美股投资者们很难买账吧。

格隆汇声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宾的观点,都有独特立场,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