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专栏 : IPO那点事

OYO酒店:一个即将失控的“扩张狂魔”?

IPO那点事3 个月前20.36k
这一路狂奔的背后,也暴露了它诸多弱点。

有消息传出OYO拟三年内上市,目标估值180亿美元。


作者 | 筠筠

来源 | IPO那点事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近日,据报道,OYO中国一直在寻求融资,所有中国大公司的战投部门都和OYO中国聊过但都处于观望的状态。其中,因融不到资的问题,OYO创始人Ritesh Agarwal有意向将印度总公司的股份抵押给软银,向孙正义借款8亿美金。

可以看到的是,这个在酒店行业创造奇迹的网红酒店——似乎是因为激进扩张,缺钱了?

2017年,OYO进入中国市场,在深圳开业了第一家门店。随后,其仅仅用了九个月的时间,就通过特许经营、委托管理以及租赁经营模式在中国上线了总计超过一千家加盟酒店,客房数量达到五万间。而截止到2019年,OYO在中国进驻的城市已经达到了320座,酒店运营数量超过了10000家,客房数量逾500000间。

这种扩张速度在酒店行业可谓是屈指可数的,但OYO这一路狂奔的背后,似乎也暴露了它诸多弱点——烧钱无度、数据造假以及大面积解约等问题。如今又走到融不到资而借债的地步,这一切的一切似乎在昭示着什么:

一个即将失控的“扩张狂魔”?!



OYO酒店成立于2013年,起源于印度企业家李泰熙(Ritesh Agarwal)的一个创意脑洞。

18岁左右时,OYO的创始人李泰熙就走访了全国100家酒店,并以“研究酒店”的名义努力说服那些老板让他免费入住。之后,Airbnb(爱彼迎)等民宿短租平台的成功,又激发了李泰熙的想象力。2013年,他推出了名为Oravel Stays Pvt的酒店聚合器,至今仍是OYO的官方名称。

而通过说服数千家通常经营不善的无品牌印度酒店以特许加盟的方式联合起来,李泰熙在印度创建了全新的住宿帝国——成为印度最大的连锁酒店。2017年,李泰熙将眼光瞄准中国市场,开始了他在中国扩张的第一步。

据相关资料显示,OYO在中国主要给业主提供三方面的帮助和支持:

第一,OYO出钱去帮酒店做一些门头、室内装修的品牌化,标识化的改造。第二,提供一个免费的到店运营经理(顾问),一个人服务三到五家门店,帮助业主梳理酒店内部的运营管理问题。第三,提供一整套的营销改善体系,帮助酒店拓展OTA和线下渠道。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过程中,OYO对业主不收费,也不需要业主投入资金,只是在产生订单之后收取一些佣金。这种合作模式对于那些小品牌的酒店来说,简直是一个无比诱人的合作模式。

因而如我们所见,OYO很快地在中国又复制了一个连锁酒店的“神话”。

在OYO官网上,目前其在中国进驻的城市已经达到了320座,酒店运营数量超过了10000家,客房数量逾500000间。在5月30日的战略升级发布会上,OYO酒店合伙人兼CFO李维又公布了2019年的目标:全国1500+城,20000+酒店,最终成为全球最大的连锁酒店集团。

(图片来源:OYO官网)

而按照OYO酒店当天敲下的2019年目标来看,这意味着它要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每天大约会有6.4座城市诞生OYO酒店,而酒店数量则会以每天54家的速度增加。

有意思的是,这种扩张速度在中国的酒店行业简直可以用“无敌”一词来形容——因为即使是拥有房间数最多的华住,在2019年第一季度每天也才开业2.5家酒店,这也是就说,OYO的开店速度是华住的20倍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OYO酒店在扩张的路上狂奔的同时,它的融资速度同样令人咂舌不已。截止目前,OYO已经获得了逾10次的融资,融资金额累计超过15亿美元,而背后的投资方也不乏有软银、红杉资本、光速创投等知名机构。

此外,在本月的早些时候,印度时报曾透露OYO 正在就新一轮10亿美元的融资与投资方(包括新的投资方和软银等现有投资人)进行谈判,如果融资完成,OYO的公司估值可能将达到100亿美元。

而就OYO以上种种融资进度来看,其融资速度令人吃惊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不过,就在OYO酒店新一轮的融资金额还未敲定之时,其就被爆出了试图以股权质押的方式,向软银借款8亿美金用于中国市场扩张之事。

综上看出,OYO酒店虽然通过扩张速度让其它酒店望尘莫及,但同时也因为激进扩张陷入了一个“融资-扩张-融资-扩张”的发展怪圈。



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通过OYO酒店近期以来爆出来的裁员、数据造假以及业主大面积解约等负面消息来看——这个扩张狂魔似乎有点跟不上它的发展速度,失控了?

此前,便有人向知名媒体爆料称“如果找不到资方输血,OYO的资金链或许只能撑2到3个月了”。因此,大概也可以知道,在OYO和软银新一轮融资谈判还未尘埃落定时,其创始人就火急火燎地以股权质押的方式,向软银借款8亿美金。这其中,便隐隐揭露出了OYO当前缺钱的状态。

不过,缺钱似乎仅仅只是OYO眼前的问题,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该集团外部和内部的“厮杀”也远比我们想象中的激烈。

其一,被美团、携程等OTA们封杀。

根据前文的介绍可知,OYO所做的增量顾客有三个渠道,一是OTA(在线旅游),二是线下旅游,三是OYO自有渠道。虽然该酒店经营模式与传统酒店不同,但不得不说,就是因为它的“不同之处”才触及到了如美团、携程等OTA们的利益。

相关报道披露,OYO的疯狂扩张速度最先警觉的不是如家、7天、汉庭等传统连锁酒店们,而是美团、携程等OTA们。在OYO线上推广加盟酒店的过程中,这些加盟酒店先后遭到了美团与携程的封杀。

去年10月,携程、美团等OTA平台就对OYO进行了“封杀”,彼时在美团、携程官网上均找不到国内任何一家OYO酒店的信息。而需要指出的是,失去了美团、携程这两道旅行酒店渠道的大途径,意味着OYO失去了市场不少资源。

随后,无可奈何的OYO,不得不向携程交了的天价通道费才被放行。目前来看,携程官网上已可以搜索到该酒店相关消息,但美团上依然不见其踪影。此外,OYO酒店在中国的分发路径目前主要集中在自有app、微信小程序,以及去哪儿、飞猪等渠道。

其二,动荡不安的内部管理。

近期以来,OYO大规模裁员消息传得是此起彼伏。据相关媒体报道,本次OYO的裁员主要来自庞大的一线团队,而这部分员工裁员比例可能接近五成。对于此消息,该公司并没有直接予以直接否认,只是表示酒店的企业管理文化是业绩导向、数据驱动,绩优者上,有力者为。

需要注意的是,在这其中,便影射出OYO由于激进扩张而带来的问题。众所周知,扩张速度一直以来都是OYO最看重的,而扩张速度最直观的体现就是签约新房的数据。至此,相关人士透露,由于管理者定下过高的开店指标,导致一线人员不但签约酒店的标准不断下降,甚至在数据上开始了作假。在此前疯狂扩张的时期里,OYO为了漂亮的数据,员工为了完成绩效,对于这些乱象一度采取默许的态度。

因此,对于这次大规模的裁员,脉脉上有OYO员工吐槽道:管理者定下KPI根本无法完成,不造假因为绩效不达标被开,造假被廉正合规部开,反正左右都是被开。

此外,OYO的动荡远不止一线的员工,连高层也不稳定。不久前,作为OYO在中国的 8 位 CXO 之一付小明已经离职。而在此之前,OYO公司的首席业务发展官柳方只入职了两周即离开了这家公司;负责用户增长的副总裁林冉以及负责华东区域高级副总裁李斌也都在半年内离职。

其三,业主的大面积解约。

OYO的商业模式分两种,即自营和特许经营。其中特许经营就是连锁加盟,根据合作酒店的入住率来收取佣金。超低的加盟门槛吸引了国内很多三四线城市无品牌无市场知名度的单体小酒店纷纷加盟。

不过,目前来看,因为运营和品控的问题,有大量的加盟酒店与OYO解约。

据相关单体酒店业主透露,在OYO对酒店投资的2万元改造费中,一半用于更换招牌,另一半则用于购置带有OYO标志的一次性用品及床单毛巾,但对于酒店内部的软装硬装,基本无改动。其中,还有一位自称OYO加盟业主的网友在知乎上抱怨称:

“几乎没有为我们做什么事,我们还换了他们的标志,好像在为他们免费打广告。

(图片来源:OYO官网

而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当下这种种问题之外,OYO酒店也正在面临越来越激烈的市场竞争。据悉,如今阿里、滴滴、京东等巨头也都已经涉足酒店行业,而随着这些巨头的加入,战线将越拉越长,留给OYO酒店发展的空间也将逐渐缩减。

至此,还有行业人士表示,OYO在中国遭遇到数据造假、裁员、高管离职等一系列的困境,或许是软银对于OYO新一轮融资并不爽快的直接原因。



日前,有消息传出OYO拟三年内上市,目标估值180亿美元。但笔者想提醒的是,就是这样一个即将要借债扩张的融资狂魔,你敢信任吗?


免责声明:内容仅供参考,请读者谨慎依此进行投资决策。

互联网巨头新动态

格隆汇声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宾的观点,都有独特立场,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

重磅!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业务的通知》

3 小时前

证监会召开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座谈会 推动出台私募基金条例

5 小时前

汇证:升雅生活(3319.HK)评级至“买入” 目标价升88%至29.7港元

8 小时前

我也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