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兴国际暴雷,可能是压垮财富管理行业的最后一棵稻草

蓝点财经 2019-07-11 15:18 4116

一:董事长被刑拘,承兴国际股价暴跌80%

7月7日,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发布公告称:于2019年7月5日得悉该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罗静女士现被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

根据权威媒体财新网的报道,罗静以大量应收账款向金融机构质押,发行信托产品融资,但目前资金链断裂,被金融机构以经济诈骗案报案抓捕。

 1.jpg

罗静以广州承兴为融资主体,借助中国移动和电商的应收账款,罗静曾通过多个资产管理平台公开募资,单笔募集资金在数千万至数亿元不等,年度收益率集中7%-10%。而较近的一笔是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在2018年8月发行了一笔产品规模5000万元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存续12个月,即将到期。据披露,此信托计划担保人罗静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若广州承兴的回购资金不足以覆盖信托本金及融资成本,则由其实际控制人罗静还款。 

同时,资料显示,广州承兴截至2017年年底,公司总资产105.99亿元,总负债83.21亿元,净资产22.78亿元。截至2017年末,广州承兴应收账款余额为74.8亿元,占总资产的70.62%。 

实际上,香港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只是水面上的幌子,广州承兴才是公众看不见的水下部分,所有的暗箱操作都是由广州承兴来完成。 

所以,资本市场完全不相信所以承兴国际官方的说词,昨日港股开盘后,承兴国际股价开盘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股价便暴跌90%,截至昨日下午收盘,承兴国际股价下跌80%,股价跌至0.9港元,市值为9.69亿港元。

二:承兴暴雷,诺亚财富很受伤

承兴国际控股事件宛如一颗巨雷,不仅让市场震惊,同时也引发了另一家上市公司股价的暴跌,那就是美国上市的国内第三方财富管理龙头企业——诺亚财富(NOAH)。

昨天,也就是7月8日,诺亚财富发布公告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CamsingInternational Holding Limited)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承兴国际控股实际控制人近期因涉嫌欺诈活动被中国警方刑事拘留。作为这些基金的基金管理人,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起了各种法律诉讼,并致力于采取最佳行动,履行其义务,保护基金投资者利益。

当晚,诺亚财富股价暴跌20.4%,股价跌至35.6美元,市值21.9亿美元。 

根据承兴国际控股的披露资料,诺亚财富持有承兴国际控股6.77亿股份,占承兴国际总股份的10.77亿股的63%,已经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大股东。

2.jpg

承兴国际控股现在的市值已经不到10亿港元,其账上现金也只有2500万人民币。即使以乐观的预测,将来诺亚财富接手承兴国际控股并且股价出现一定的反弹,承兴国际想要再回到事发之前的股价已经绝无可能,按最乐观的观点看,诺亚财富可能至少也要计提20亿元的损失。 

三:诺亚财富的雷绝对不止这一个!

自从去年4月资管新规发布以来,刚性兑付成为历史,而中国的P2P行业和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便进入了下行周期,投资项目违约无法兑付的雷,一个接着一个的爆,P2P行业在连续几年的疯狂扩张后进入收缩周期,官方的牌照在整整一年后都没有发放,整个行业开始洗牌。 

而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在整个宏观经济进入弱周期后也开始为之前几年的盲目扩张买单,大量的投资项目在经济下行周期中陷入困境无法兑付,让财富管理行业陷入了危机。和诺亚财富同在美国上市的另一个财富管理公司钜派,因为受影响较大,股价从去年6月1日的高点26.66美元一路暴跌至当前的2.33美元,股价和市值下跌都超过90%,真的是只能用一个“惨”字来形容了。

不只是钜派,很多未上市的头部财富管理公司,比如恒天财富和新湖财富都有不少项目违约,龙头公司如此的话,那些规模较小,风控和议价能力较差的公司就更不用说了。

在整个行业都接近失去信心的情况下,诺亚财富作为中国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的龙头老大,它的表现对于整个行业来说至关重要。实际上诺亚过去一年的表现还可以说是不错的,虽然也遇到一些暴雷项目,比如2017年的辉山乳业事件,但是诺亚的股价相对来说支撑力度比较强。

原因在于诺亚的资本背景以及诺亚多年来为投资人带来的回报有密切关系。

汪静波1992年进入金融行业,历任湘财证券资产管理总部总经理,湘财荷银基金管理公司副总经理,湘财证券私人金融总部总经理。2005年,汪静波创建诺亚财富,诺亚财富从创立至今,私募股权投资是公司能有今日之发展的关键业务,而这与汪静波的丈夫谭文清有很大关系。 

谭文清是创投公司东方富海的合伙人,而东方富海的董事长叫陈玮,陈玮曾任深圳创业投资同业公会会长、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深创投)总裁。

3.jpg

红杉中国也是诺亚财富能有今日成就的另一关键因素。作为诺亚财富的早期投资机构,红杉中国在诺亚财富2010年11月美国IPO时,持有诺亚21.6%的股权数量,后来经过一系列减持,目前仍持有6%的诺亚财富股权。同时,红杉中国也是诺亚财富旗下的子公司歌斐资产的战略投资机构。

凭借这些背景,诺亚财富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做得风生水起,培养了一大批忠实的高净值客户,这些客户包括个人投资者,也有机构投资者。这些高净值客户是财富管理公司最核心的资产,失去这些客户,就等于是财富管理公司的根基受损。 

钜派的股价之所以下跌惨重,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在连续暴雷之后,核心高净值客户的严重流失,这对于一家财富管理公司来说,是最不想看到事情。 

很多财富管理公司在这一轮宏观经济弱周期中都面临着核心客户流失的问题,所以,作为第三方财富管理的龙头公司,诺亚财富的表现对于整个行业来说至关重要,甚至可以说是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在承兴国际控股暴雷之前,诺亚财富的表现还是令人满意的,去年5月末,诺亚财富的股价创下69.56美元的新高,之后受到各种因素影响,股价也出现了一定的下滑,但是只是从高点跌倒上周五的45美元,跌幅只有35%,完全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但是,承兴国际控股事件的发生,说明诺亚财富的投资流程和风控体系依然还存在巨大的问题。

 5.jpg

昨天晚上我仔细看了一下承兴国际控股的财报,这家公司的的主营业务是IP运营,收入连续几年高速增长,净利润情况也在逐年增强,看上去好像还可以,但是从现金流量表中看,这家公司的的现金流量情况并不乐观,过去几年现金流一直是处于支出大于流入,粉饰财务报表的迹象非常明显。从另一个角度来看,IP运营公司的收入类目繁多,收入数字造假概率不小,这个行业的水是很深的,作为深耕一级市场的汪静波和诺亚财富,不可能连这一点都不清楚。

在承兴国际控股的的案件中,与京东有关的电商供应链金融有很多人关心,7月9日,京东官方发布声明,承兴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已经报案;歌斐在被诈骗的过程中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希望歌斐正视其管理问题,保留对其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

4.jpg

毫无疑问,承兴国际控股的潜在问题非常巨大,伪造合同骗取巨额融资,这样的公司是根本就不应该投资的,如果风控做的到位的话,即使要投也能够做到严控数额,把可能的损失控制在一定范围内,而诺亚财富居然给这样的公司一下子就投资了34亿元,并且投资投成最大股东,很难不让大众和投资者质疑诺亚的财富管理水平。

而且,媒体还挖出汪静波和罗静在其他公司中存在合作关系。对于汪静波来说,她持有诺亚财富22%的股权,诺亚财富是她最重要的财富资产,所以也不能就说她在做利益输送,但是汪静波和罗静的私人关系确实非常密切,在这个案例中是否个人的情感喜好战胜了公司的流程和风控制度?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智能说明诺亚内部的制度存在巨大的隐患,这是投资者所不愿意看到的。

承兴国际控股这个案例,诺亚财富犯的错误可以说是非常的低级,这个案例会让诺亚所有的投资者都重新审视他们委托给诺亚的投资。同时,对于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来说,如果连头部公司对于如此巨额的投资,其决策都能出现如此离谱的错误,那么潜在的各种问题一定非常多。 

四:财富管理行业的至暗时刻 

在汪静波发给公司全体员工的内部信中,她表现出对于当前的经济形势的担忧:

从宏观的角度来说,经济走到了周期的尽头,当经济下行,抵押品衰竭,资本品价格不再上涨的时候,暴雷的会越来越多,系统性风险也越来越大。作为有一定规模的资管机构,确实很难百分之百规避风险。我们这次碰到的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之一是,宏观市场当前处于信用周期的末端,这可能也是从事金融业无法反抗的宿命。 

汪静波的内部信很显然回避了公司自身存在的投资决策流程和风控体系的问题以及隐患,但是我们从这句话中也可以看出宏观经济对于财富管理行业的影响,整个行业的雷目前仍未完全爆出,这个行业的至暗时刻仍未过去,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现在还不是抄底的良机,贸然伸手有可能是去接下落的飞刀,我相信诺亚的雷还会继续报出来。 

让我们拭目以待。

附汪静波内部信全文 

全体诺亚人,大家好: 

我们有一个核心企业的系列基金,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简称“承兴”)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承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因涉嫌欺诈日前被中国警方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歌斐资产在该基金存续管理中,已经提前采取各项法律措施,保障基金投资人的合法权益。作为基金管理人,歌斐资产将继续切实履行管理人职责。 

因为承兴公司涉嫌刑事欺诈,案子尚在侦查中,很多信息我们并不是完全清晰,可能现在也不是沟通的最佳时间,但是因为诺亚是一个几乎透明的公司,没有秘密,所以我们这里做一个完全透明,100%现状的沟通和同步。我想这也是诺亚的基因,我深信,如果我们每个人全部摊出心中所想,让信息对称,我们可以做到真正的一起思考和面对。你们会贡献自己的全部力量,我们会形成正向的向上的能量。 

目前与承兴相关的基金,确实发生了风险,歌斐作为管理人,在发现风险因素的第一时间,就采取最快的行动,切实维护投资者的利益。 

公司的核心价值观是正直诚实,从这件事情的发生中,我们看到,管理上还有很多地方都需要提升,但是请大家相信,我们管理层绝对不会发现问题却掩盖问题,用一个错误来掩盖另一个错误;接下来一段时间,公司将倾尽全力,以最大的可能摸清情况,保全基金资产。目前看,还需要一些时间情况才会明朗。 

首先是相关基金,会根据法规整体延期半年到一年,从发现风险到今天,公司做了以下几件事: 

1. 增加了上市公司股票质押并查封了上市公司的股票; 

2. 查封了相关银行账户; 

3. 发出催款函,要求付款方根据债转协议履行还款义务; 

4. 并启动对该基金投资人的合规的信息披露公告; 

5. 就已经到期的基金,对相关方提起了刑事和司法诉讼; 

6. 向行业协会与监管单位进行备案。 

同步,我们联系了一些大型的困境基金,做了有效的交流,有了一些初步的共识,在基金延期到期前提出一些切实可行方案,让客户安心。

 

大家知道,在2014年,我们遭遇了景泰事件,当时是两眼一抹黑,并且处理毫无经验。最关键的是前三个月,项目处理小组需要时间和空间,才能尽快了解核心信息,最大限度获得实质性突破,对整个基金的回款产生积极正面作用,从而保护了客户的权益。

 

所以这次事件的发生,也希望全体员工不要传播不实信息,做好客户沟通工作。

 

在公司处理景泰事件的案例中,过程虽然艰难,但是积累了经验和判断力、决策力,最后成功画上句号,保护了客户权益。目前,我们核心团队已经达成共识,有信心、有决心把这件事同样处理好。

 

从宏观的角度来说,经济走到了周期的尽头,当经济下行,抵押品衰竭,资本品价格不再上涨的时候,暴雷的会越来越多,系统性风险也越来越大。作为有一定规模的资管机构,确实很难百分之百规避风险。我们这次碰到的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之一是,宏观市场当前处于信用周期的末端,这可能也是从事金融业无法反抗的宿命。

 

但是我们整体是一个非常健康的公司,每一个基金的资产都是相互隔离的,不会发生连锁反应和系统性的风险。相比5年前的景泰事件,我们的综合实力也有了很大的进步,有更多可以投入的资源来处置风险事件。

 

在这里我也向大家呼吁,如果通过这件事可以改变公司基因,从营销到产品、从风控到投资管理,都全面达成共识: 从非标固收产品驱动到标准化基金驱动;组合型、净值型产品是唯一的方向;摆脱巨大的非标固定收益资产路径依赖。那么,诺亚和歌斐将真正成长为一个国际标准意义上的私人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

 

此次事件,坚定了我们的转型之路,用一种残酷和强烈的方式让我们惊醒。

 

我们从事金融业,是通过管理风险而获利的,我们必须要更深刻的理解:风险不会消失,只能被分散。如果我们真的有了共识,突破了惯性,这次的事件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伟大而深刻的好事。

 

我们的核心管理层、二代管理团队,信心会更坚定、能力更综合,齐心协力朝前走。

 

公司已经组成该项目领导小组,其他相关人员都已经分工,全力支持处理该项目,竭尽全力保护投资者利益。

 

我深信,我们管理团队有信心、有决心、有能力解决好这个事件。我们也需要大家的支持,请理财师伙伴相信我们,也把信心传递给您的客户,给予我们宝贵的处理时间,相信我们会竭尽全力争取最好的结果。

 

静波

2019年7月8日

格隆汇声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宾的观点,都有独特立场,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