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亿美元收购TESARO,PARP抑制剂葛兰素史克势在必得

2018-12-06 21:01 晨哨并购 阅读 5161

作者:张鑫 

来源:晨哨并购

目睹了肿瘤市场的繁荣,GSK最终还是坐不住了,开始涉足于肿瘤靶向领域。

曾被葛兰素史克(GSK)弃之如“蚊子血”的抗肿瘤药,如今却成为烙印其心尖上的“朱砂痣”。 

英国最大药企GSK正在重新回到肿瘤药的赛道上。近日,GSK斥资51亿美元收购抗肿瘤药研发公司TESARO。

这与三年前,GSK以160亿美元将旗下包括研发、产品知识产权和市场在内的整个肿瘤事业部出售给诺华不看好肿瘤业务的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近年来,GSK一直在消费保健部门和肿瘤业务之间辗转,似乎没有得到的才是最好的。 

自2015年GSK剥离自己的肿瘤业务,与诺华成立消费保健合资企业,又在今年加码消费保健业务比重。GSK以130亿美元的价格,今年3月,向诺华收购其消费保健合资公司36.5%的股份,从而实现对消费保健公司的独资管理。自此,GSK有望成为仅次于强生(JNJ)的全球第二大消费保健企业。 

不过,很快剧情开始反转,就在签署收购抗肿瘤药研发公司TESARO最终协议的同一天,GSK以38亿美元的价格将其消费保健部门的Horlicks营养业务出售给联合利华,为此次收购肿瘤药项目投资筹措资金。

GSK如此在肿瘤药赛道摇摆不定,与其现实境遇不无关系。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GSK的业内实际地位并没有表面上那么风光。在知名医药咨询公司IgeaHub2018年第二季度全球制药公司营收的评估中,GSK遭遇滑铁卢,跌出了药企Top10排行榜。

资料来源:IgeaHub

2018年第二季度,GSK实现营收73亿美元,在疫苗部门的16%的高速增长下,带动整体实现4%的增长。但其占比近六成的药物部门,收入42亿美元,同比仅增长1%。药物部门成为GSK业绩增长的瓶颈。更为要命的是,在增长最为迅猛的抗肿瘤药物市场,GSK只能做壁上观。

资料来源:公司季报

相比之下,除了GSK其他TOP10的药企均在抗肿瘤的各细分领域独挡一面。

药企并购界标杆——辉瑞自主研发的超级重磅炸弹乳腺癌治疗药物Ibrance,2017年销售额高达31亿美元,同比增速46%。

在自身免疫市场上春风得意的艾伯维,2015年5月,以210亿美元高价收购抗癌药依鲁替尼的“老东家” Pharmacyclics公司以来,又和罗氏公司共同研发了白血病新药Venetoclax,在巨头林立的肿瘤领域站稳了脚跟。

散发着性感的光芒的默沙东,凭借抗PD-1抑制剂Keytruda(K药)成为了肿瘤市场上炙手可热的巨头。作为默沙东的“明星产品”,K药自2014年被批准上市以来就一直备受关注,通过后期适应症的不断拓展,现已初具超级重磅炸弹的气质。

作为艾滋病领域的领军者,吉利德豪掷119亿美元收购Kite进入了CAR-T领域,又斥资31.6亿美元结盟Sangamo,加速下一代癌症治疗细胞疗法。

作为制药行业的风口的抗肿瘤药,带给GSK更多的是失意。 

目睹了肿瘤市场的繁荣,GSK最终还是坐不住了。 

自首席执行官Emma Walmsley 2017年4月上任以来,GSK的工作重点发生了重大转变。虽然出身于消费保健部门,但Emma Walmsley却格外看重肿瘤领域。她上任不久便挖来了罗氏的执行副总裁、全球产品开发主管和首席医疗官Hal Barron博士,担任GSK的首席科学官兼研发总裁。 

肿瘤市场上,素有流水的巨头,铁打的罗氏的美誉。罗氏,在肿瘤市场一直都是独挡一面的存在。Hal Barron博士在罗氏工作期间,曾负责监管肿瘤学、精准医疗领域的开创性工作,并领导过遍布美国、欧洲和亚洲的团队。 

此次收购TESARO便是Hal Barron在GSK的“开山之作”。作为广受尊敬的药品研发老手,Hal Barron认为肿瘤靶向治疗将成为肿瘤治疗的主流疗法,争取这个领域的话语权对GSK来时至关重要。同时,他还相信TESARO的明星药物Zejula在癌症治疗中的价值被低估了。TESARO长期以来一直被各大制药企视为潜在的收购目标,过去的潜在收购者还包括罗氏。

备受争议的TESARO

但GSK的股东对这笔交易并不买账,收购TESARO的消息传出当天,GSK的股价下跌了近8%,创10年来最大单日跌幅。部分原因是投资者认为GSK对TESARO的估值过高。GSK对于此次收购TESARO每股支付的价格为75美元,比其近30天的平均价格高出110%。此外,它还承担了TESARO的债务。

GSK对TESARO势在必得,主要是由于其研发出一种用于治疗卵巢癌的市售产品Zejula。Zejula被称为聚ADP核糖聚合酶(PARP)抑制剂,属于新型药物,具有极大的市场潜力,但这种药物在目前还远未达到重磅炸弹的地位。TESARO公司于2017年4月正式将Zejula推向美国市场,今年前三季度,Zejula的累积销售额为1.65亿美元。 

 资料来源:公司季报

值得一提的是,Zejula的归属权最早属于默克公司,从2008年9月开始,默克拿着该化合物先后在卵巢癌、血液肿瘤、恶性淋巴瘤、胶质瘤及黑色素瘤等领域折腾了近4年。在对其失望之后,于2012年5月将该药独家授权给TESARO。 

TESARO拿到Zejula后,分别在卵巢癌、乳腺癌、尤因肉瘤等领域开展了进一步研究逐步演化成为TESARO公司的“当家花旦”。自2016年获得积极的III期临床数据之后,TESARO开始在全球转让Zejula的区域性权益。在中国,再鼎医药与TESARO达成共同研发及专利转让的战略合作,已于2017年7月向CFDA提交了Zejula (ZL-2306) 的IND申请。

高手云集的PARP抑制剂赛道

Zejula从属的PARP抑制剂,是抗肿瘤药物开发最重要的新靶点之一。PARP全称为poly(ADP-ribose)polymerase,它能够识别DNA单链断点启动修复。最初开发PARP抑制剂是用于增强化疗药物的疗效,后来主要针对DNA修复缺陷型癌症。它是通过阻断参与修复受损DNA的酶起作用,从而有助于杀死癌细胞,目前这一领域越来越成为抗肿瘤药物研发的焦点,同时,有研究表明其在乳腺癌,肺癌和前列腺癌的治疗效果可能会超过卵巢肿瘤。

作为抗肿瘤药的热门领域,TESARO的竞争对手都是国际巨头药企,包括阿斯利康、辉瑞、艾伯维和武田等。 

2014年 12 月,阿斯利康研发,首个针对PARP抑制剂药物 Lynparza(Olaparib )在美国上市,用于卵巢癌的治疗。截止目前,已有3个 PARP 抑制剂在国外成功上市,分别为 Olaparib、 ClovisOncology 公司的 Rubraca( Rrucaparib)、 TESARO 公司的 ZEJULA( Zejula)。此外,辉瑞的Talazoparib刚刚于2018年10月,获FDA批准。除了上述四款药物外,国内的百济神州和艾伯维的同类药物也进入到了临床III期阶段。 

资料来源:科睿唯安

作为第一款上市的 PARP 抑制剂,Olaparib2017年实现近3亿美元销售规模,目前在3款已上市PARP抑制剂药物中市场份额最大。阿斯利康对 Olaparib 寄予了厚望,认为其年销售额将会突破20亿美元。

不过,随着Zejula在2017年的获批,Zejula迅速火遍全球,成了当时最引人瞩目的“黑马”。与Olaparib和Rucaparib最大的区别是,Zejula是FDA批准的首个无需BRCA突变或其他生物标志物检测,就可用于治疗的PARP抑制剂,且在临床上显著改善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得益于以上优势,Zejula 在上市后短短的3个月内成为美国医药市场上处方量最大的PARP 抑制剂。Zejula在2017年实现1.09亿美元销售规模,目前在3款PARP抑制剂药物中市场份额仅次于Olaparib。在适应症拓展方面,除卵巢癌外,TESARO还同时开展了Zejula在乳腺癌、肺癌的III期临床。

刚刚获批,来自辉瑞的Talazoparib PARP抑制剂被誉为最强效的PARP抑制剂(体外活性为同类化合物的2-10倍)。2016年8月,辉瑞收购Medivation后将Talazoparib纳入麾下,2018年10月,FDA批准该药用于乳腺癌治疗,除乳腺癌之外,辉瑞还启动了Talazoparib 用于转移性前列腺癌治疗的III期临床。

相较于Olaparib 、Zejula 、Rucaparib 和Talazoparib 在卵巢癌和乳腺癌上的“死磕”,艾伯维的Veliparib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主攻乳腺癌和非小細胞肺癌。

面临强手如云的PARP抑制剂赛道,TESARO的前景充满未知和挑战。

尽管GSK和TESARO双方对于此次交易都非常看好,但个中滋味还需自行体会。

无论如何,作为2018年医药并购的收官之作,GSK以收购TESARO无疑为2019年的医药并购带来了乐观情绪。  

相关股票:
葛兰素史克 usGSK +自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