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内部邮件曝光,诸多“罪行”罄竹难书?

2018-12-06 17:22 sushihero 阅读 4057

导语:利益至上的野心和贪婪,向来是商人的天性使然,也是避无可避的最大天敌。

image.png

本周三,英国下议院数字、文化、传煤和体育(DCMS)委员会曝光了一批250页的Facebook内部电邮,根据邮件显示,其争议点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Facebook一边限制第三方开发者获取用户好友数据,一边又为客户开后门,将其列入可获取用户数据的白名单,甚至考虑向第三方开发者收取费用开放数据权限;另一个则是Facebook对潜在的竞争对手采取打压措施

本次电邮一公开,又引起社会轩然大波,针对隐私和强力垄断问题,Facebook再一次攀上了争议高峰。

这一次,与客户开放数据权限?对潜在竞争对手进行狩猎打压?丑闻缠身的Facebook自知全球市值争霸大赛没自己什么事,生怕身为社交巨头的自己被全球群众遗忘,“不惜自损”也要“怒刷存在感”。

因本周三美股休市,截止至12月4日,Facebook股价为137.93美元,跌幅2.24%。历经大半年的起起落落,Facebook股价已跌近四分之一。

image.png

打压对手 毫不留情

image.png

11月15日,Facebook被曝利用公关公司Definers“黑稿”抹黑竞争对手苹果和谷歌,引起一场针对它的道德征讨。

无独有偶,根据本周三公开的邮件显示,Facebook利用旗下收购的以色列分析公司的数据系统了解用户使用移动应用的情况,即为有多少人下载了该应用以及使用它的频率。同时,其创始人扎克伯格曾亲力亲为审查了一批战略竞争对手制作的应用。

而这些不见光的信息则用于公司内部决定下一个收购对象又或者是威胁对象。

曾经,Facebook的《平台政策》的4.1条规定,开发者需要添加社区独有的内容,不得复制Facebook已有的核心功能。

以Vine为首的曾在市场有有一席之地的应用都因与Facebook的工具过于相似而惨遭“追杀”。

2013年1月24日的一封电邮提到,Facebook的全球运营与媒体合作副总经理Justin Osofsky向扎克伯格提到,Twitter推出了一个视频共享功能服务Vine,用户可以用它制作时长六秒钟的视频。该服务采用了Facebook工具与数据,使得Vine用户可以与他们的Facebook好友建立联系。

但随后Facebook方面“变脸”,拒绝向Vine提供用户数据,同时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也在当年6月推出短视频服务。Facebook的做法也成为后来Vine在2016年破产的主要因素之一。

而Facebook确有贼喊抓贼之嫌,从Snapchat再到Twitter,曾经它也“借鉴”过竞争对手的应用优势。

如今,Facebook删除了这一条款,声称是为了在平台上建立更好的生态功能,允许开发者在其平台上自由开发与其竞争的功能。

显而易见,在Facebook不断扩展自己的版图之时,利用数据系统一旦发现遇到潜在的竞争威胁,通过禁止所谓的竞争对手的应用访问所需的数据,对合作伙伴施加严格的限制。它如同特种兵一般瞄准对手,毫不留情的扣动手里的扳机,打出致命的一枪。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在公开场合曾言:我渴望成功,所以有时候你必须打败某人,但打败对手并非我的初衷,也不是我的惯常做法。”

但结合上述秋风扫落叶打压对手的做法,是否也有点太口不对心了一些。

Facebook这种阴晴不定的做法究竟终究还是和公司的发展和利益挂钩,“打脸”成性,政策改来改去还是由自己保留最终解释权,粉饰太平后都是为了自身的与时俱进的利益罢了。

数据的明码交易 

image.png

同时,流年不利的Facebook,今年以来和数据两字特别“有缘份”,前有5000万用户数据泄露?如今又陷入利用用户数据换取公司利益的舆论。

但这一次似乎不太一样,原因在于Facebook方面对于数据存在“主动泄露”的倾向

本次电邮的提供者是Six4Three创始人泰德克莱默(Ted Kramer),之前这些邮件在加州对Facebook提起诉讼的官司中被封存。而自2015年以来,他一直在与Facebook打官司,争议焦点便在于开发者对用户数据的访问权。

根据本次电邮显示,在2014到2015年平台更新之后,Facebook将Netflix、Lyft、Airbnb、Badoo等广告客户列入“白名单”,使得他们获得“特殊优待”仍然有权访问所有用户的好友数据。

同时,邮件里暗示Facebook在暗地里还瞒着用户做着一些不那么光彩的谋划。

Facebook方面计划最大限度的不让用户知晓:在用户毫不知情的情况之下,他们可以访问用户通话历史,以便神不知鬼不觉的给“你可能认识的人”一些“友好而温馨”的提示且调整新闻推送排名。

Facebook方面在用户全然不觉的情况下:使用旗下收购的以色列分析公司的数据系统检查用户对移动应用的使用情况。

英国方面称:

“目前尚不清楚用户是否同意这些做法,也不知道Facebook依据什么理由决定哪些公司应该被列入白名单。”

结合上述邮件的内容,Facebook显然偷换了原先“媒体把关人”的概念,以自己为中心争做“用户信息的把关人”,太过于以公司的利益出发思考,筹划乃至执行。

事到如今,Facebook到底把用户如何定位的?这个问题不禁脱口而口。

今年以来,随着市场临近饱和,围绕隐私舆论风暴的席卷,Facebook不仅丧失了部分民心,也遇到了无法再突破业绩的困局。

根据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Facebook的营收和利润均呈现增长态势,但仍旧未达到华尔街的预期。但其中最大的原因,除却过度依赖广告,便是用户增速放缓

根据数据,9月份Facebook的整体日活为14.9亿,同比增长9%,月活为22.7亿,同比增长10%,略低于预期。其中。北美市场增长微弱,欧洲市场甚至小幅下滑。净增量几乎全部来自亚太地区和其它地区,但该地区用户的单位价值不及北美和欧洲市场,拉低整体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

在用户增势疲软已成为Facebook的软肋的严峻形势下,Facebook却始终没有摆正对用户的正确姿态,反而将涉及用户隐私的数据作为商业筹码,打着“互利互惠”的口号,长期以来游走在灰色的商业地带,无所不用其极的“榨干”自己收集的数据库的价值。

作为看客,也许在今年对Facebook处处惹祸的行径表示见怪不怪,表面上可以做到波澜不惊,但内心依旧有着愤慨情绪激荡。

难道这就是解放增长天花板的“必要措施”吗?难道化守为攻,先人一步的恶意打压就没有任何问题吗?

Facebook所谓的“公司”让人不禁想起来前段时间热映的《神奇动物在哪里2》里面“魔法界大反派”的盖勒特·格林德沃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一切为了更伟大的利益(It would all be for the greater good)

也许这句话里面应该加个主语,为了我的利益,为了Facebook的利益

据一家美国大银行的高级营销人员表示,Facebook衡量至少43种产品的参与度、覆盖面、观点和其他数据时都犯了错误。

而这些错误都对Facebook有利。

“数据泄露”、“假新闻”、“通俄门”、“数据交易”...细数这几年Facebook犯下的诸多“罪状”,也许不是归结于“犯太岁”的巧合,而是在于“霸道总裁”扎克伯格的控制下Facebook对于自身所承担的社会责任认识不清的孽果

扎克伯格:社交王国之王

image.png

扎克伯格,从一穷二白的大学生,到如今已是撑起Facebook这家社交巨擘的一片天的霸道总裁。2018年7月7日,扎克伯格超过巴菲特,成为全球第三大富豪。

一直以淳朴和亲民闻名的他似乎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无辜单纯,换一句话说,他可以算是Facebook这家社交巨头王国的“独裁专制者”。

身为担任董事长兼CEO的扎克伯格,习惯于将公司的一切掌握在手的感觉

其中,最重要的是,Facebook公司的双层股权结构始终有利于他。

Facebook的股票共分为两种:在公开市场上交易的A类和只面向内部人士的B类,不同于A类股票每股只有一个投票权,B类股票每一股拥有10个投票权。而扎克伯格因手握大量B类股票,独揽60%的投票权,这直接导致扎克伯格在此股权结构中仍拥有51%以上的投票权。根据公司章程,他有权“无理由”撤换任何董事。

在管理公司方面,基本上他的一句话便决定了公司的前进方向

在此背景下,“有其父必有其子”,作为扎克伯格的“孩子”——Facebook的所作所为,当然带着他个人的行事作风。

就拿“借鉴”其他应用的核心功能来说,公司内部以至于Facebook内部流传过一句“名言”:「不要因为放不下姿态而不去抄袭」(Don’t be too proud to copy)

而再看扎克伯格,在哈佛读书时,他本人两面三刀,剽窃了两名学长的创意,做成了Facebook最早的雏形。

再看竞争方面,当人气短视频应用Vine现世之后,在听完工程师的担忧后,扎克伯格直接大手一挥批准屏蔽它对Facebook API的访问,决定了Vine的生死。

在扎克伯格亲自制定的审查名单中,未经他亲手签名,相关竞争对手就不得使用Facebook的工具和数据

另外,在2012年10月22日的电邮中,扎克伯格不认为在向开发者透露信息后,一旦出现开发者之间相互泄露数据的情况,会对我们带来严重的问题

为了漂亮的业绩和公司的不断发展,他本人更专注于技术上的问题,对涉及安全和道德的问题一般都是四两拨千斤,将其藏于冰山一角之下

据内部知情人透露,在过去三年中,领导们的注意力大多集中在个人项目上,而对于安全和政策等更为重要的决策都交由下属完成。

在这种现状之下,Facebook不断出事也不意外了,从顶头上司开始,Facebook就完全没有对平台上可能出现的问题负起责任的意识。

凡事都应该有个度,为了获取更多的用户和市场影响力的Facebook,对于收集数据、与对手竞争等战略都不小心越了界,翻了船。

Facebook内部曾有一句海盗格言——“快速行动,打破局面”(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不少人认为,也许扎克伯格开始权力下放是目前提升公司口碑和股价的迅速且有效的做法,然而就目前而言,关于此类问题的回答,扎克伯格始终避重就轻,不轻易下放权力。

结语:

俗话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Facebook用了将近15年的时间,强势进入人们的社交日常,成为了全球社交应用的“擎天柱”,如今已经积累了庞大的包含大量照片、信息和偏好个人数据库。

而2018年就快过去了,Facebook因为手里的这个数据宝库,坏事频发,从年初传到年末。

如此一来,写入证券备案文件被它视为崇高理念的话语就显得有些可笑:“我们的使命是让世界变得更加开放和互联。”

这句话可不是为了让作为全球社交巨头的Facebook显然把22,7亿用户具象化,变成“合法”商品,随意“开放”给别人去谋取自身的利益的,也不是为了滥用权限技术“窥探”对手,将良性竞争抛至脑后的理由。

虽然现实是无论人们喜不喜欢,他们都已经成为Facebook的“社交俘虏”,舍不得又离不开,但倍感失望是真的,自此听到它的名字多了一份审视的意味也是真的。

听说,昨日天津青岛等地都下了初雪,带着兴奋劲和些许期许吃起炸鸡啤酒;而引火上身最终惹出这些糟心事的Facebook正在接受监管机构的严格审查,估计还得在这漫长冬季里度过一阵难熬的日子。

相关股票:
亚马逊 usAMZN +自选
FACEBOOK usFB +自选
奈飞公司 usNFLX +自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