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0万美元收购渡鸦的南柯梦:中年百度,天才出走

2018-07-11 14:58 如来 阅读 12573

作者:柴佳音

来源:投中网

1990年出生的吕骋,不太喜欢“年少成名”这个光环。

“乔布斯和比尔·盖茨都是十六七岁开始有非常明确的兴趣爱好,二十岁左右创立第一个项目,二十二三岁拿到第一笔投资,二十三四岁后就全力投入这个事业。”在吕骋看来,这是“天才”的自然轨迹,自己并无不同。“我不能保证成为他们,也无意成为他们,但至少没有输在起跑线上。

天才无不自傲。于是,当他一手创办的渡鸦科技被百度以9000万美元收购却渐渐走向尴尬的边缘。

7月9日,吕骋最终选择了离开。

一位前百度员工告诉记者,“(渡鸦)核心人员早就走了,而且吕聘5月就有人说他走了,现在只不过流程走完公布出来。

而另一位仍在职的百度员工则对吕骋的离职表示遗憾,“个人认为,可惜了,他们团队没能改变百度的惰性。

“失宠”背后

吕骋的确是个天才。

6岁开始学习编程并痴迷于计算机的他,大学带领魔兽争霸半职业战队一路打到全球总决赛。大学毕业后,叛逆少年放弃了牛津剑桥的offer回国创业。2014年4月,吕骋创办渡鸦科技。在获得DCM、经纬中国、真格基金等机构千万美元级别A轮融资后,公司估值近1亿美元。

同时,渡鸦科技也创下了一分钟拿到真格百万美金投资条款清单的历史纪录。那年,他24岁。

难得的是,这位24岁的“天才”创始人还极具人格魅力。一位已经离职渡鸦多年的员工称,当年公司的非正常离职率几乎为零。“当初加入渡鸦的时候,大家都在一个四合院办公,很温馨很怀念。” 

这样一位优秀的年轻人,吸引了陆奇,也打动了李彦宏。2017年2月16日,百度宣布全资收购渡鸦科技,价值9000万美元。

“一夜暴富”后的吕骋携团队正式加盟百度,并出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总经理,向陆奇汇报。

吕骋加盟之后将助力百度人工智能生态的搭建。”陆奇在内部邮件中表示。这位绝顶聪明的AI大将深刻认识到了百度硬件基因的缺乏,当智能音箱战火从外而至时,他无力招架。仓皇中,渡鸦科技更像是一个黑暗中的抓手,而非海岸上的明灯。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经纬中国合伙人左凌烨回忆,2015年第一次见到吕骋时,就发现这个年轻人对未来人机交互方式有着深远的洞见,对于产品调性有着几乎偏执的坚持。他说,自己一直想开发一款像苹果iPhone那样的“权威产品”,去重新定义整个品类。

但是,百度不是苹果,吕骋掌控的硬件部门只是集团搭建人工智能生态的“扳手”。聪明如他,必定早已对此了然于胸,但真正“偏执”的人,根本无法撼动自己内心的坚持。

吕骋设计出与众不同的顶部Touch控制面板,并单独镶嵌了361颗LED小灯泡;他主动选择与扬声器名厂Tymphany合作,专门设计了一款喇叭;他对用色极为挑剔,只看准了1920年德国经典色系Ral。于是,高端亮眼却“不太接地气”的智能音箱Raven H诞生了,售价1699元。

推出后,市场反应异常冷清。不久,渡鸦科技工程师接到通知,百度将缩减对Raven H的开发投入和资源支持。原本10万台的生产目标,最终只兑现了不到1万台。

渡鸦的收购太过草率,很多以后怎么做的东西都没想清楚。”陆奇在2018年初透露。

质疑背后,公司战略同样发生了调整。从“承担研发智能硬件的主力”到“专注于前沿产品形态的探索”,天才少年在被推向边缘。

终于,7月9日,百度确认吕骋离职。而此前的一个月,百度推出了小度智能音箱。用料、设计、搭色都没有什么特别,但仅售89元。

“感觉我厂的渡鸦是笑话一样的存在。”百度员工对记者说。

稀缺入口

正如盖茨定义了PC,乔布斯开启了移动互联,AI时代也需要这样的破局者。但可惜的是,当下一派乱象中,关乎存亡的市场规则已悄然制定。吕骋不愿逐流,亦无力改写。

这个不成文的市场规则,叫做“低价”。

2017年的“双十一”,天猫精灵智能音箱只要99元。在这一波活动中,马云硬是靠着几个亿的亏损,将智能音箱推上了百万量级的销售量。

众所周知,单纯以一个低利润的硬件设备来讲,音箱并不值得来做。BAT中的任何一家,一年卖出那么几百万台音箱,都是没有意义的。但是,移动互联网之后的稀缺入口却是无价的。智能音箱是语音交互真正落地的第一款产品,而且其自带控制中心属性,将成为所有人工智能产品的核心。

小米技术供应商声智科技CEO陈孝良对记者说道,“机器人也好,智能家居其它产品也罢,其实都是智能音箱的拓展。所有看似炫酷的智能家居产品的技术内核是固定的,就是与人的交互。”因此,谁最先凭借智能音箱产品站稳脚跟,谁就将在“物联网”上拥有绝对话语权。

BAT抢夺的正是这样的话语权。

用户渗透率面前,最具普适性的“性价比”尤为关键。借助89元的小度音箱外壳,百度以DuerOS切入,希望成为人工智能时代的安卓。

“操作系统核心三要素是什么?第一是交互的变革;第二是全新的应用生态;第三率先打通商业模式的闭环。”2018年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百度智能生活事业群组总经理景鲲提出了操作系统必须具备的三要素,称DuerOS3.0已经完全具备这三大要素。

此外,景鲲还公布了DuerOS的一组最新数据。截止2018年6月,DuerOS智能设备激活量已经超过9000万,月活跃设备超过2500万。DuerOS平台生态持续扩大,合作伙伴数量已经超过200家,搭载DuerOS落地的主控设备超过110多款,在DuerOS平台上的开发者群体已经超过16000人。

直到今天,大家清晰地看到:可以承载百度AI梦想的,是这五个“全国第一”的商业数据,而非一台精美的高端智能音箱。

中年百度

然而,高端定位的挑战,总会有人欣然接下。

估值已超30亿的Rokid从第一代产品起,便瞄准了这个市场缺口。“这样不仅是为了避免与阿里、小米等大厂商的竞争,更是为了追求卓越的品质。要知道,刚起步的公司,如果把售价定在1000元以下,是一定做不出好产品的。”Rokid产品及技术VP向文杰告诉记者,他们要对每个环节进行把控,把产品的每个细节做到极致。

因此,“现在1000多元的档位上,我们的产品是没有对手的。你现在如果去机场,几乎只剩下我的广告。”Rokid创始人兼CEO Misa在6月发布会骄傲地宣布。

少年Rokid可以甩开包袱做成的事情,为什么中年百度却不行?

借用《人物》杂志对李彦宏错失移动互联网风口的评价,“巨人转身慢”。百度有着自己的布局和顾虑,想要BAT级别的生态,很多事就是要不顾一切地争抢着向前。比如物联网入口的把握,是一定要第一时间冲到最前线的——他没有试错时间留给吕骋,一分钟也没有。

然而,也正因为BAT与创业公司的这般不同,才有了AI时代商业生态的多样性。

这是创业公司最好的机遇。蓝驰创投执行董事曹巍在采访中提到,“整个市场一定需要整个行业和生态一起推动,这不是一家公司可以解决的问题。BAT自己做不了。”

但是,选准赛道仍是关键。“大家之前都在谈论‘腾讯没有梦想’那篇文章。这些大的公司一旦到了一定规模,它对自己能力半径的理解是越来越清晰的。它会把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做好,用不同的心态去面对和扶持其他细分领域的创业公司。”

巨人的荒唐

百度在并购后的整合方面一直做得不太好,很多并购进来的团队都待不了多久。既没有像腾讯并购Foxmail而带来张小龙,也没有像阿里并购UC而带来俞永福,这是百度需要思考的地方。”远望资本创始合伙人、迅雷创始人程浩指出。

9000万美元买下渡鸦科技、1亿人民币买下李叫兽团队、19亿美元买下91助手、1亿人民币买下百伯网……但不幸的是,自上市以来,百度收购的大部分公司,不幸则被玩死,幸则半死不活。“91、李靖、渡鸦”,这是前百度员工对记者细数的内部“三大败笔”。

“李叫兽项目也是被百度买下来,然后李叫兽一年前离职,我们都被坑死了。”他说道。

百度绝不是一个创业公司的“好爸爸”。但对于创业者来说,“一夜暴富卖百度”依旧不失为至理名言。

援引互联网评论员观点:“百度是一家神奇的公司,专注玩公司10年,死伤无数。百度的每一次收购都是给自己打一满管鸡血,但最后还是被别人一个闷棍打晕。我想帮大家在创业路上找一条捷径:做公司可以不用上市,只要卖给百度就可以了。”

相关股票:
百度 usBIDU +自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