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韭菜实录:区块链“信仰”背后,是金字塔般的利益链条?

2018-03-11 10:07 思之 阅读 19191

作者:翁榕涛

币圈就像一座围城,圈内人历经潮起潮落,波涛汹涌,圈外的看客却只觉波谲云诡,乱象丛生。

“一月葱,二月韭”,又到了韭菜种植的好时节。

庄家这个词妙啊——种“庄稼”嘛!一茬又一茬的农作物种在一起成了庄稼,等待最肥美的收割。

焦虑和欲望,是种韭菜的两大肥料。光说炒币赚钱不行,要把人欲望勾出来,人生每七年才有这么一次机会,睡什么觉起来嗨;科普区块链技术不够,要渲染一种气氛和信仰,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记住,讨论要呈包围之势,直到剩下的人开始怀疑自己的理性。心态崩了,韭菜就肥了。

无需劝阻入场者,大不了像李笑来在朋友圈嘲讽的,就当交“无能税”呗。值得警惕的是赌徒的押注心态,以及被焦虑击垮后沉迷于幻象而不自知的人。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津巴多在《心智控制》中指出,组织中领导人的魅力和威权、人的孤独感、非理性恐慌、极端威胁和利诱——只要系统利用这些外部因素,就能让人转变思想、不知疲倦地工作、奉献金钱甚至生命。

币圈这个金字塔,市场机制不透明、投资者很难判断,谁处在利益链条顶端?谁真正掌握信息流向?世界喧嚣,人声鼎沸,不管你炒不炒币、信不信仰,看清金字塔现状后再做定夺,一句话,保持清醒,独立判断,心态别崩。

币圈就像一座围城,圈内人历经潮起潮落,波涛汹涌,圈外的看客却只觉波谲云诡,乱象丛生。

在这场象征着暴富的赌局当中,没有人会愿意当一颗被反复收割的韭菜,“抄底”如同点石成金的咒语,让他们十分痴迷。炒币者中有不少年轻人,“70后炒房、80后炒股、90后炒币。”在错失楼市和股市的赚钱机会后,有人认为炒币将是自己人生中为数不多的“逆袭”机会。

“在这个市场上,只有10%的人是能赚到钱的,剩下90%是要亏钱的,而其中一些人甚至会跳楼。”自称是“韭菜头子”的币圈网红八哥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在过去的60天内,比特币实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价格,一度接近20000美元,吸引了无数人入场,却在不久后暴跌至6000美元以下,粉碎了无数人的发财梦。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在币圈里,有两个传说盛行不衰:一个是我的朋友通过炒币成了富豪,另一个是有庄家准备拉盘了。

多数币圈韭菜都深知自己作为金字塔底端的命运,缺乏信息和资金的他们,最大的希望是有新的资金涌入,庄家到来似乎就是最好的福音。冯鹏炒币两年多,通过炒作山寨币最多时浮盈40余万元,但他仍觉得远远不够:“A股总市值4万多亿,比特币总市值还不到2000亿美元,全球炒币的人也不到1000万人,还有很多人未进场。” 

在炒币之前,冯鹏每天辛辛苦苦地卖电脑,月入不过数千,在生活的压力面前看不到“逆袭”的机会。“只有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才能名利双收。”原始极端的炒币让他看到了阶层上升的机会。

炒币更像是勇敢者的杠杆游戏,在这里有人暴富买房,也有人倾家荡产。“将比特币视为骗局并不适合,因为有不少人确实赚到钱了,它更像一个赌局。”冯鹏赌的是自己作为先来者,以后还能上升至更高的层次。

比特币反复经历暴涨、唱衰、下跌,然后出现利好消息,再次拉升,比特币的价格曲线犹如陡峭的山峰,无数抱有财富幻想的人希望能征服它,洞悉它的起伏变化。

image.png

▲coinmarketcap上的比特币一年曲线变化图。

在这个曲线即将攀上最高峰的时候,币圈网红“八哥”开启了自己的直播生涯。2017年12月24日,八哥宣布辞去工作全职炒币,每天在微博上公布自己的炒币操作和感想,由于屡屡亏损,被币圈冠以“衰神”的称号。

在几乎所有币上都栽过跟头的八哥,一度被粉丝怀疑是币圈庄家的营销号,专门发布误导消息,而八哥则向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表示,“我本来就喜欢写点幽默点的文章,给粉丝们开心一下,至于为什么总是亏损,可能是因为总是追涨杀跌,频繁操作。”在现实生活中,八哥是一个打过拳击、做过黑客,生活不过是小康水平的普通人。

像冯鹏和八哥这样全职炒币的人越来越多。这些被时代焦虑裹挟的年轻人,错过了房地产、错过了互联网,把虚拟货币当作下一个时代风口。

“赚钱一定要快,慢也是一种罪过”,在浮躁的时代里,币圈富豪李笑来的名言激励了无数的炒币者。如果不是因为买了比特币,李笑来很可能还是那个在新东方教书的网红老师。

在全民焦虑的时代,炒币者的焦虑更是充斥着整个生活。“我每天看盘12个小时以上,看各种各样的消息分析,几乎放弃了所有娱乐社交活动,对工作完全没有了热情。”冯鹏在炒币前连代码都看不懂,而现在他认为自己是比特币的信仰者。

炒币的种种暴富传说将人们的欲望不断放大,让每个人盯着一堆数字发愣,并过着心惊胆战、日夜颠倒的生活。一度意气风发的冯鹏曾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但现在他开始考虑是否还要继续这样下去,“牛市的时候随便买都能赚钱,现在行情很不稳当。”

“比特币就是一个金融骗局,超过90%的人都只是韭菜。”八哥认为在这个信息绝对不对称的金字塔里,那些怀揣暴富梦想的人最终收获的可能是绝望。

全职炒币60天以来,八哥经历过狂喜、失望、愤怒以及绝望,他的心态似乎也越来越好,“我有很多梦想,要出名要暴富,希望能通过炒币赚到一百万,也做好了因炒币而破产的心理准备。”比特币从14000美元下跌至8000美元时,利空消息满天飞,冯鹏因此割仓,他的资产缩水近半,随后比特币继续下跌,“在炒币者的眼里,金钱真的只是个数字,眨眼就没了,就像做梦一样。”

image.png

▲各种山寨币。

金字塔式的博弈

比特币的暴涨暴跌毫无征兆,加上缺乏政府监管,有币圈韭菜嗅出了一丝阴谋的气息。

币圈如同一个等级森严的金字塔,上层有比特币交易所、主流币种创始团队以及矿机生产商,中层有各种山寨币、矿工,底层则是不断涌入的新手投资人。在这场信息、资金都极不对称的零和游戏中,币圈韭菜们如同扑火的飞蛾,在风险中博取一丝暴富的机会。

如果比特币是个赌局,那么对赌双方并不平等。币圈庄家作为金字塔顶端,它的身影似乎无处不在,庞大的比特币市场,实质上掌握在少部分人手里,价格也因此暴涨暴跌。据称40%的比特币掌握在1000个人手里,而这批人任意一次大规模抛售都可能对比特币的价格造成极大的波动,韭菜要成为“牛散”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在博弈的赌桌上,他们面对的是在资金、信息上都占据更多优势的对手。

陈文是一名IT工程师,他对区块链技术十分看好,但也惊讶于现在国内山寨币大行其道,“很多人炒币连项目白皮书都不看懂,就听信一些媒体的宣传而购入山寨币。”陈文认为一些区块链媒体和山寨币团队、甚至交易平台之间有关联交易。

1月15日爆发的“金色财经微博门”更加剧了韭菜们的怀疑,当日一张微博截图在币圈疯传,内容发布者自称金色财经员工,直指老板发布利空消息,做空收割韭菜,素有区块链第一媒体之称的“金色财经”则回应该图为PS而成,与其并无关系。

image.png

▲金色财经官方微博上演“罗生门”。

随后,有用户发现,自媒体金色财经创始人、币世界股东杜均是交易平台火币网的联合创始人,“币圈本来就没什么媒体,大家常用的也就是这两家的APP,消息真假很难辨别,涨跌都可能受媒体消息影响。”陈文认为杜均一手控制消息传播,另一手把握交易平台,无疑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

据“铅笔道”报道,金色财经经常发火币网(或者杜均)投资产品的软文。最有影响的一次是,金色财经发文暗指杜均可能是中本聪,借机炒作推广分叉币比特无限(BCX)。“BCX可能就是杜均自己做的,因为bcx.com域名在他的手中。”

杜均则回应称自己仅仅是投资BCX而已,而对于自家媒体发软文与进行炒作的行为,则没有正面回应。

被反复收割的韭菜们甚至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现在很多老韭菜都不看国内媒体的消息了,一般都想尽办法看国外的消息。”陈文认为山寨币很多都是拿来圈钱的,而部分交易平台和媒体可能在助长这种不良风气。

在币圈这个金字塔式的博弈上,能稳稳当当赚钱的无疑是收取手续费的交易所、矿工,交易得越频繁,它们获取的利润就更高,“我们不上纳斯达克,我们和纳斯达克是竞争关系。”一位接近火币网的人士在一次区块链聚会中转述了火币网某位高管的话。

手续费是交易平台利润的大头,大部分交易平台手续费率为0.1%左右,远远高于券商在二级市场交易中的手续费率,所获利润更是让人震惊。

据数字货币大数据平台“非小号”数据显示,2月27日火币PRO站24小时交易量高达57.23亿元,若用户要提出自己的数字货币,则需要以数字货币的方式缴纳0.2%的手续费,按此计算,火币PRO站能获得1144.6万元的利润。

此外,据“券商中国”报道,部分交易平台还能通过收取“上台费”赚钱,一位资深投资者透露:“如果是特別火爆的项目,各平台会抢着上,基本不收费;如果是一般性项目,收100—500万元不等,或者token总量的1-5%。”在国内交易平台币安网、火币网和OKEX,几乎每天都会上线新山寨币,有时一天会有好几个。

“骗子”or“布道者”?

山寨币到底有多少?没有人能数得清,但制作山寨币的过程是简单的。尽管ICO(Initial Coin Offering)已被监管明令禁止,但仍有人偷偷使用,“现在有些创业团队喜欢用ICO募资,钱来的太容易了。”一位金融行业人士告诉无冕财经。

建个网站,发个白皮书就能募资,甚至在淘宝上有整套书写白皮书的流程服务,比特币的代码是公开的,这意味着所有人都能下载代码后自行修改,然后进行重新包装,一个山寨币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诞生了。

image.png

▲截至发稿时,淘宝上搜索ICO白皮书,仍出现大量结果。

山寨币鱼龙混杂是公认的,即使是完成了ICO的山寨币,也可能是毫无价值的空气币,但比特币价格高企,后入场者能攫取的利润十分有限,只能将目光放到新兴的山寨币。

区块链项目“ARTS”在1月8日开始ICO,总量10亿枚,众筹价约为0.66元/枚,价值2.6亿元人民币。但ICO第二天,山寨币ARTS就被艺术品流通平台“艺库网”举报抄袭和虚假宣传,众多投资人发现真相后要求退币,但负责人蒋杰仅以数字货币做补偿,最终被投资人扭送至北京金融局信访办公室,被北京金融局定性为“金融诈骗”。

传销团队和金融骗子们发现了“区块链”是个更好忽悠韭菜的名词,纷纷涌入,在任何一个数字货币投资群内,都会有各种闻所未闻的山寨币在做宣传,“资金盘现在早就不好做了,都改去做山寨币了。”冯鹏早期接触过资金盘,认为许多空气币和资金盘并无区别。

与单纯的炒币者不同,深信区块链技术将改变世界的链圈人则孜孜不倦地钻研理论与技术,他们就像宗教里的传道士,担负着向世人宣告“福音”的职责。

金融骗子们喜欢模仿币圈大佬们,声称自己信仰比特币和区块链,自称是“比特币的布道者”。也因此,对于李笑来、吴忌寒这些已实现财富自由的金字塔上层人士,质疑他们圈钱的言论不绝于耳。

币圈“宝二爷”郭宏才原本在平遥卖牛肉,不懂区块链技术,却通过炒币成为了富豪,被圈内人视为精神偶像。在美国买下1万平米豪宅和劳斯莱斯幻影的郭宏才,从不掩饰对财富的欲望:“区块链技术太虚了,不如说实在点的,就说怎么赚钱吧。”

在一个名为“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里,众多行业大佬在热情洋溢地讨论区块链的未来和方向,只顾着赚钱的郭宏才觉得这些讨论都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怎么赚钱,郭宏才的观点一发表就被认为太俗了,他被踢出了群。由于目前没有区块链项目能实际产生利润,郭宏才等人所赚的钱其实是后入者的资金涌入所造成的价值溢出。

在表示对“宝二爷”等炒币者赚钱太俗后,3点钟群不久后引发了一场关于收割韭菜的争论。

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作为链圈大佬,他的言辞犀利、经济学理论扎实,陈伟星在3点钟群备受欢迎。而朱啸虎一句“不要拉我进3点钟群,有些钱我宁愿不赚”则惹怒了陈伟星,他直言朱啸虎做投资是鼓吹项目,然后通过名人效应割韭菜,为了力证自己的论断,陈伟星甚至“拉自己下水”:“实话实说,我也是在传统股权投资割过很多韭菜的人。”

image.png

▲“币圈大佬”李笑来和润米咨询董事长刘润,在朋友圈上进行了一场关于“割韭菜”的讨论。图片来源:Keso有话说。

从A股再到传统VC,从楼市到币圈,只要涉及“炒”字,韭菜的身影似乎就无处不在,而身处币圈的韭菜或许最为坦然,他们亏损十次也不担心,因为只要压中一次或许就能翻身。谈及什么时候能结束炒币,冯鹏认为:“我不是一般人,除非暴富或者破产,否则我不会放弃。”

在一张充满惊险刺激的赌桌上,每个人都会认为自己是命运女神所青睐的一方。

(文中冯鹏、陈文为化名。)

来源:无冕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