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文明史上的2018:中国向前,美国向后

2018-07-12 08:17 秦朔 阅读 10443

作者:秦朔

1

白宫7月10日晚上公布了对中国向美国出口的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10%关税的建议产品清单,并开始征求公众意见。这个过程预计需要两个月时间,到8月底完成,最后是否征、征哪些,尚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基于目前美国朝野对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普遍不友好态度,也基于特朗普的选战需要和他在谈判中习惯的“出价即底价”的方式,我预计美国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几乎是板上钉钉的。对此不要抱什么幻想。

加征关税对中国经济本身不会有实质性影响。很多机构做过测算,大致会拉低中国GDP增长0.1%~0.3%。但必须承认,对人们的心理,对未来的预期,对金融市场的连带反应,可能会很大。这就需要我们更好地理解中美贸易战的实质。

2

我在不久前写过一篇文章,《特朗普“做生意的艺术”,把美国信用输得一干二净》。当时有朋友提意见,说讲得太绝对,你看不见特朗普在美国的支持率越来越高吗?

其实这并不奇怪。今天是一个“后真相时代”,事实本身和完整的逻辑已经不那么重要,在塑造公共舆论时,客观事实远不如诉诸于情感和信念有影响力。

事实是怎样的?是美国自己的跨国资本主导了过去几十年的全球产业分工,把制造业外包,给了东亚,或者说东亚抓住了机遇。按照“雁阵模式”,先是日本、韩国、新加坡等,然后是中国台湾、香港,然后是中国沿海地区。制造业机会不给中国,也还是会在东亚、东南亚,美国商品贸易还是逆差。但美国资本在这个过程中是大赢家。东亚收获了生产性的美元,再拿去买美国国债,为储蓄不足的美国提供融资性的美元。就是这么一个大循环。image.png

在这个过程中,美国的确出现了一批loser,以传统制造业的白人工人为代表。他们是特朗普胜选的基石。特朗普作为总统,想解决他们的问题理所当然,但这是一个结构性问题,解决起来不容易。最容易的办法就是找一个假想敌,一个替罪羊,一个背锅的。同一个论调,天天说,处处说,说得自己深信不疑,也让更多人加入合唱。不用想,这个对象就是中国。因为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成长最快,在全球货物出口市场上占比最高,而且正在进行从汗水经济到创新经济的升级,要往产业链上游走。

事实上,中国和美国的差距还很大,中国人均GDP只有美国的1/6,中国的科技实力,用任正非的话,还差二三十年到五六十年。问题是,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是美国的两三倍,而且规模还那么大,所以美国觉得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和中国一起在国际规则中玩了。美国要另起炉灶。

3

美国“翻脸”,有一个好处,就是能把所有不满和意见都发泄出来,这样中国可以看清楚问题究竟在哪里。中美不可避免要一起存在下去,并对世界发挥巨大作用。明明有巨大分歧,非要表面上一团和气,其实是暗埋危机。

特朗普像祥林嫂一样说来说去,就是那么一些:贸易逆差、政府的产业补贴和国企补贴、对外商的投资限制、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等等。对这些问题,特别是贸易逆差问题,中国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也愿意采取扩大进口的办法降低美国的逆差。但这就像过日子,一方的心变了,你再怎么努力解决具体问题也很徒劳。美国对中国的定位,从克林顿时期的“战略合作伙伴”到小布什时期的“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到奥巴马时期的“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再到特朗普签署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的“头号竞争对手”,已经有了根本性变化。美国很后悔过去对中国采取接触政策战略。按战略报告的说法,“与竞争对手的接触以及将其纳入国际机构和全球贸易,将使他们成为良性的参与者和可信赖的合作伙伴”,“在很大程度上,这个前提被证明是错误的”。image.png

美国变心,这是实质。但中国也不必太焦虑。过去几十年中美也有多次严重冲突,变心后再回心转意的例子也不少。当然,不用寄太大希望。对手不是敌人,但也不是帮手了。这就是现实。

4

美国要改变规则,这是不是意味着,中国在过去的规则体系里是一个破坏者,所以美国不玩了?

总体上和基本上,这是一个完全错误的观点。

我在《这不是至暗时刻,但这是一个关键时刻》中说过,中国到底有没有遵守WTO承诺?有没有推进知识产权保护?不是美国说了算。众多国际组织自有评价,中国总体表现属于上乘。如果说一个国家经济增长的大部分都是靠不公平竞争做到的,而且能做到世界第二,那简直是在侮辱全世界消费者、投资者的智商。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也找不出有哪一个!

美国经常指责中国政府干预经济。如果把干预理解为税收减免、加速折旧、价格补贴、技术改造贴息等等,其实美国也不少。我去过比亚迪在美国洛杉矶兰卡斯特的工厂,美国联邦政府对清洁电动车有补贴,地方政府对于解决就业的投资也有很多优惠(如土地租金)。最近富士康在美国威斯康辛建厂,富士康得到的各种补贴,相当于给1万多工人每人补贴30万美元。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指责中国的报告,并没有涉及这些产业政策。它主要集中在中国强迫外资转让技术,以及中国在海外进行高技术投资、通过网络盗窃知识产权。

这些指责,基本上也是站不住脚的。

中国在加入WTO议定书中承诺,对投资进行审批或者备案的时候,不以外资转让技术为前提。如果外方认为中方企业具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拒绝交易的行为,应该通过反垄断申诉和诉讼途径加以解决。事实上,即使是USTR对美国在华企业的问卷调查,也只有19%认为曾受到过技术转让压力。有压力不等于结果就真是被迫转让了技术,即使有,比例也很低。这个问题中国有进一步改善的空间,但中国的表现没有什么大的偏差,没有什么不堪,则是肯定的。外企在中国市场地位的下降,主要原因是以民企为代表的中国企业竞争力的提高。全世界到哪里去找像中国这么普遍和旺盛的企业家精神、创业者精神?!image.png

| 特朗普欲实质性退出WTO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教授指出,USTR指责中国“利用政府资本和高度不透明的投资者网络,在海外获取高技术”。而根据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数据,自2005年到2017年底,中国在美国的直接投资(绿地和并购)为234宗。主要包括78个金融和房地产业项目、35个娱乐和旅游业项目,26个运输业项目,25个石油和天然气项目,仅有17个项目涉及技术行业。在总额为1700亿美元左右投资中,在科技领域的投资仅200多亿美元,其中最出名的是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和摩托罗拉的移动业务,而这都是美国公司自己也不想继续持有的业务,还有就是海航集团用60亿美元收购IT分销商英迈。英迈说穿了就是个卖IT设备的贩子,有多少高技术含量?

中国在美国主要买了什么呢?据美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数据,2009年至2015年间,中国居民在美国的房地产投资超过1000亿美元;2013年至2017年,中国在美国购房投资达到940亿美元。中国人超级喜欢的是买房!真要都买技术去了,只要买的公平,岂不是大好事!

“后真相”时代造就了特朗普,特朗普又用“后真相”造出了一个他眼中的中国。他们很认真地造,风尘仆仆谈来谈去,然后出报告,发Twitter,那就让他们继续造和继续陶醉于这种“后真相”表演吧。阿门!

中国要做的事很多。我估计接下来政府和真正做过研究的专家学者对美国的表演,连回应的热情都会下降。中国自身问题也不少,我们还是紧紧围绕自己的命题和人民的福祉脚踏实地做事吧。

5

美国变心变脸,逼得中国要提前思考新的规则问题,新的战略机遇问题。

中国社科院世经所所长张宇燕教授最近撰文指出,中美关系开始发生质变,可以概括为美国对华政策由“接触”(Engagement)调整为“规锁”(Confinement),“规锁”的核心是要规范中国行为,把中国的发展方向和增长极限控制在无力威胁或挑战美国世界主导权的范围内。美国对华“规锁政策”主要有三项内容:

● 以贸易不平衡为由提出所谓“对等贸易”,威逼中国扩大进口、进一步开放市场;

● 在技术上压制和防范中国;

● 通过重新塑造国际制度以求规范和约束中国。

张宇燕认为,中国最理想的结果是“让利不让理”的对策获得成功;其次理想的是,中国与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以及主要新兴经济体经过多轮谈判和政策协调,在兼顾多方利益诉求的基础上完成对WTO框架的升级与拓展;再次是,没能成功实现WTO框架的升级与拓展,同时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也没能就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求得共识;最不利的情景是,中国和美欧日之间无法达成兼顾各方核心诉求的“现代化”版WTO多边体制,美欧日联合起来“另起炉灶”,如重启TPP和TTIP谈判并最终达成协议。

这的确是“百年未遇之大变局”!image.png

时代的变局,世界的变局,对中国是很大挑战,也是很大机会。本世纪前20年的战略机遇期似乎要过去了,但中国不是没有新的机会,不是不能创造出新的战略机遇。

中美经贸问题专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崔凡教授提出,中国要推动WTO改革,愿意积极参加新规则的谈判,无论是产业补贴规则还是国企竞争规则,中国都应该积极地与其他国家展开对话。即使是美国要与中国脱钩,中国也应该积极与其他国家讨论相关规则。只要规则是透明和明确的,要相信中国企业能够在明确规则基础上开展全球竞争。

在内外部压力与动力的双重作用下,中国正在迈出新步伐。也必须迈出新步伐。

我们正在见证一些以前想不到的事情的发生,而且可能将连续发生。谁都没有经验,但理性、开放与奋斗精神,将帮助我们走得更远。

我没有看到“历史在我眼前爆炸”,我看到的是,在商业文明史上的2018,中国正在向前,美国转头向后。

新的历史正在眼前展开,让我们睁大眼睛吧!

来源:秦朔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