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下的药价博弈,做空机会有几成?

2016-09-17 17:04 啊咪老师 阅读 8232

疾病是人类共同的敌人,对抗疾病的药物研发和盈利则永远处在效率与公平的博弈中,美国医疗费用支出全球最高,但是与巨额花费不相称的是医疗保障的低效率。美国人均寿命仅居世界第三十七位。

美帝这套医疗体系在发达国家中是公认的烂...奥巴马医改扩容导致的医疗费用大幅增长也让ZF和民众压力倍增,而有些机智的商人又通过涨价来怒刷医保,这波节奏不能忍,所以这届大选的必选课题就是怒喷那些无良的药厂,之前VRX已经被说死了...神奇的是一直站在抨击药价第一线的希拉里居然病倒了,近期各种小道消息传得满天都是...

整个抨击药价的事件很值得思考,生物科技股在美股中出过太多的奇迹,有很多粉丝,这波节奏怎么走,将极大的影响将来几年行业的投资逻辑。

一、炮轰药价的基本情况与判断

美国政治是一种平衡的政治,从三权分立,到参众两院,都是一种平衡、妥协的艺术,在总统大选的时候也是一样,不管两党谁上台,最终的执行政策都是居中偏左或偏右,权力的制衡和最大限度争取选民都决定了不可能出现极端的政策方向,所以这里就有个核心的逻辑,大选前任何选举人的诉求都只是嘴炮而已,真上台了,那就从长计议吧~谈恋爱和婚后生活,你懂得~

在大选期间,所有候选人都会讲政治正确的话,急民之所急,这波天价药的bug主要在于,美国的商保机制决定了,医生在避免医疗责任的情况下,必然是对有上保险的病人各种好药招呼上,这都治不好,你也就不能怪我啦;商业医疗保险机构也会尽量覆盖更多的新药、好药作为销售的吸引点;有确切疗效的药企就可以怒刷医保了,因为大头都给报销了。这个系统的bug被有些聪明人发现了,所以就出现了高溢价收购医药资产,到手之后果断提价,业绩速度刷上去,投资人,管理层都高兴,商保照样报销,第二年再来一份提价的商保,最后还是由全体中产支付了(奥巴马医保也是类似的道理),苦逼的还是中产啊...直到商保也兜不住这些刷bug刷得太凶的药厂,把自费比例提上去,民众才发现,我擦,这么贵...刷漏洞这种事情可以,但不能过分,如果是真的创新药或者孤儿药,上来就定天价药,也没啥好说的,但是如果是一个老药,天天来涨价,那这个吃相就难免有点过分,不被人盯上才怪。这也难怪,发现系统漏洞,不使劲刷也确实对不起自己...

根据艾美仕(IMSHealth)的数据,2014年尽管10大畅销药物的处方数下降了22%,但是它们在美国的总销售额比起2011年仍旧上涨了44%,达到540亿美元。路透社根据艾美仕的2014年药品销售数据,以及TruvenHealthAnalytics提供的定价数据,对2014年美国最畅销的十大药物进行的分析,给出了下面的图表。列出了五年来美国市场十大畅销药物的药价变化。

1.png

从图表中可以看到,艾伯维(AbbVie)在过去五年里,把畅销药修美乐(Humira)的价格上调了126%,是增长幅度最高的。其次是安进(Amgen)的关节炎药物恩利(Enbrel)和梯瓦(TevaPharmaceuticalIndustries)的多发性骨髓瘤药物Copaxone,分别上涨了126%和118%。这也就为什么过去五年里,药费的总体支出的涨幅要高于门诊和住院的涨幅。

行业大哥们还是很懂事,稳得住节奏,慢慢刷,不会引起公愤,但是有些不上道的愣头青上来就放大招,直接给你翻个三四倍再说...吸引全社会的关注,激发矛盾,这样ZF不整你,体现急民之所急还能整谁,这么好的一个人民公敌,你说任何一个候选人会错过么?

Valeant制药曾经将旗下五款产品涨价800%以上,让逼得希拉里说出宣战式言语“I’mafterthem”,在接受国会质询时,其代理CEOHowardSchiller承认道:“我们之前的商业模式的确是买入专利到期、但几乎没有仿制药竞争的产品,然后大幅提价以获得商业利益最大化。”他指出,Valeant在2015年第一个季度80%的增长来自于提价。Valeant新闻发言人表示,仿制药出现后市场份额会被迅速瓜分,所以Valeant要在仿制药到来前,尽量多的弥补自己前期的投入。但是,现在Valeant已经摒弃了这一做法。Schiller说:“我们做得太过火了,以后不会再那样做。”是希拉里嘴遁下的亡魂,因为希拉里直接证伪了他的商业模式,才有了后来的债务危机等等。

图灵制药将一款罕见的寄生虫感染药物Daraprim老药涨价5500%,希望能够籍此获得2亿美元的收入。前CEOMartinShkreli(曾是对冲基金经理)给出的回应则更为直接:“我是商人,只对钱负责。”在另一次国会质询中,Shkreli行使美国宪法赋予的第五项权利,以微笑的表情,全程一字未语,这让参会人员怒火中烧,但也无可奈何。差点进监狱的Shkreli早已离任图灵制药,估计也是所有药价争议中结局最落寞的一个。请欣赏这迷之自信微笑,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么嚣张,去年被FBI挖出以前当对冲基金时候挪用公款和做假账的问题,进去了...

3.png2.png

这些壮士都是用金融的思路来做医药,那结果是必然的奔溃,因为两者的核心诉求是不一致的,一个是优先赚钱,另一个则是优先治疗,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不看好当下号称用互联网思维做金融的,一个的导向是效率,另一个导向是风险,只要一次黑天鹅,就可以被证伪了...

然而,药企不会这么轻易的狗带..2014年美国医疗卫生支出占GDP比重为17.1%,占这个比重你可以掂量掂量这个产业带动了多少就业,多少外汇(美国大型药企都是跨国公司),整个产业上下游是联动的,你去整药企其他环节的利益也必然受到冲击,上文提到美国政治是平衡的政治,药企也可以花钱找人去游说,不会有根本性的致命政策落地的,而且大型药企手里还有“创新”的大宝剑...

新医药研发是堪比SpaceX的烧钱玩意,你不让我赚钱,那这活还能干得下去么...研发新药的道路已经变得越来越艰难。一款新药的研发之路,从目标靶点确认开始,历经靶点确认、化合物合成/提取分离、化合物修饰、化合物细胞/动物活性确认、药理毒理评估、制剂等等环节才可以进入临床试验,临床试验又分为四期。以上每一个环节皆是平均90%以上的淘汰率!平均要花多少钱才能得到一个成功上市并可获利的新药?这个表格所列出的是几大制药公司的研究花费。

所以全球第一大制药企业老板,辉瑞CEOIanRead在希拉里提议之后不久就直接公开叫板、反对。Read9月8日在一次投资者会议上说:“希拉里的提议会让医疗服务进入单一支付体系,让每个人进入限额供给,让绝大多数消费者进入一个谁不想要的境地。总之,对于创新的影响甚差。”这是辉瑞在药价争论上最为强硬的表态。他指出:“为社会降低成本的做法应该是让同一领域出现更多的产品,而要实现这一做法的方式就是将更多的钱投入创新。”

大佬一出声,代表着背后的选票和资金的态度,希拉里竞选团队也很恰如其分的回应称:“所针对是那些已经上市多年但突然大幅提价的药品,并且要让把商业利益放在患者利益之前的药企为这一行为付出代价。”

其实系统的梳理完整个事件之后,可以得出以下的结论:

1、顶峰作案的老药提价药企会被重点关注,不论是作为大选承诺的政绩,还是杀鸡儆猴的样本,都需要树那么几个典型。

2、大型跨国药企的影响不大,可能加价进度放缓,但总体而言,他们有足够的政治能量来平衡嘴炮风险。

3、在打压药价的同时,政策上可能对仿制药更多的支持,增加竞争,以求降低整体的药价。

二、嘴炮下的投资机会

吃瓜群众围观嘴炮之后,还是要来看看有啥投资机会~在抓典型树新风的活动中,VRX股价已经被喷到出事前的零头了,再打也整不出啥花样来,倒是如果内部重组完,身上的资产价值还是远超现在的股价的,要上的同志要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图灵貌似没上市,最近在“风口”上的就是迈兰制药(MYL.O)了...

迈兰制药是全球仿制药巨头,近年来给旗下20多种药品大幅涨价,美国富国银行高级分析师戴维?马里斯在今年6月一份报告中指出,自2007年以来,迈兰公司旗下24种药品涨价超过20%,其中7种药品涨幅超过100%。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一款名为EpiPen的抗过敏药。EpiPen是治疗过敏性反应的肾上腺素注射笔,占据自助注射类抗过敏药物市场90%的市场份额,对过敏人群而言可谓居家必备,2支装的EpiPen价格由2007年的93.88美元上涨至今年5月的608.61美元,在近10年的时间里,涨幅接近500%。在2015年接受美国《财富》杂志采访时,迈兰公司首席执行官希瑟?布雷施形容EpiPen是她的“心头宝”。在她执掌迈兰公司期间,这款过敏药的年销售额从2亿美元增至超过10亿美元。有分析师预测该药物占据MyLan公司20%的利润。

在一份声明中,希拉里称“这是令人愤怒的(高药价),而这只是医药公司侵害患者利益的最新例子”,“医药公司把公司利润放在患者权益之前是错误的,公司为了获取利益一味提高药品价格而忽视背后的患者权益”。

2014年,Mylan公司通过以53亿美元的价格并购雅培公司(AbbottLaboratories)一部分的仿制药品业务来追求税负倒置,将其总部转移到荷兰,并且下调税率。大家是否还记得大明湖畔的辉瑞和艾尔建是怎么好上又怎么被棒打鸳鸯分手的?

8月29日,迈兰(Mylan)宣布,将推出一款旗下核心过敏治疗药物EpiPen的仿制药,这种药品的价格只有原本品牌药的一半。到这份上,投降也没用了...

又是老药提价,又是税负倒置,都堵在了枪口上,山水有相逢,老账新账一起算,不收拾你还收拾谁...每一波反弹都是开put的好机会...

4.png

有的在陨落,有的在升起,发达国家起家的仿制药公司都在不停通过并购扩大自身竞争力,全球仿制药巨头Teva(TEVA.N)405亿美元收购艾尔建(AGN.N)的交易已经完成,其仿制药业务仅占到这家以色列公司总销售收入的49%,或95亿美元,另外有40亿美元的非专利药销售收入来自于其多发性硬化药物克帕松(醋酸格拉替雷),这样其总体的非专利药销售收入大约在135亿美元。加上艾尔健所有的65亿美元的仿制药业务后,也仅能让梯瓦制药在排名榜上位居第二,届时其非专利药的总销售收入大约在195亿美元,但大约有20亿美元与收购及其它产品组合剥离相关,去掉这部分销售收入之后,其非专利药销售额下降到175亿美元(占到其药品销售总额的大约70%)。收购完成后规模又上一个大台阶,规模效应显著,在艾尔建资产整合结束后,可以保持关注。

在2015年,Teva也曾对Mylan发起收购要约,开价从400亿美金一直涨到430亿美金,最后Mylan发起对Perrigo达340亿美元的敌意并购,以期抵御Teva的收购。最后逼得Teva转而去收购艾尔建的仿制药业务,也许,这时候Teva的管理层在感慨,还好没收进来,要不就真SB了...

补得一手好刀的是:目前,梯瓦制药产业公司通用版本的EpiPen可能于2017年年中发行。有的在陨落,有的在升起,行业竞争就是这么残酷...同处仿制药的领域,即使在产品线上没对标都好,将来对其他标的的收购,两个金主,Teva和Mylan,你说被收购的药厂会选谁呢?所以在此消彼长的的行业中,Mylan的陨落可能就是Teva的好机会,不过这一切还有待艾尔建仿制药的整合情况,该减记的赶紧减记,洗得干净点,定价方面也醒目点...

5.png

结语:

现在喷天价药已经是政治正确了,特别是老药涨价,如各路大神有知道这种涨价涨到天上的中小型药企,求推荐~对于整个行业来讲,出台革命性的限制策可能性不大,美国医药股两大分支的核心逻辑都没有大影响,大的跨国企业卖的是全球销售网络,稳健有余;小的创新药赌的就那么一两个药,憋出来求收养的。这两大类目前都看不到受到多大影响,就是那些老药提价刷业绩,有没有多少拿的出手的创新药的公司,可能就真的会被ZF喷死…

最后,我们再欣赏一次MartinShkreli那无敌的嘲讽技能,真的是无敌了...药企的猪对手,政客的神助攻啊...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在国家机器面前,不要嘚瑟...

Clipboard Image.png

视频链接:http://www.miaopai.com/show/etKfouwhFH-Niw-JWPwsgA__.htm

相关股票:
迈兰实验室 usMYL +自选
梯瓦制药 usTEVA +自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