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天8家港股上市敲锣:盛夏的果实?剩下的狂欢?

2018-07-12 22:05 陈村青年C 阅读 18775

今日(12日),共有8家新公司集体上市,素来有高大上象征的港交所成了一个喧闹的菜市场。

有趣的是,虽然8家同时上市的公司加起来总市值还不到小米市值的十分之一,敲锣场面及人数没有小米的轰动,但也依然热闹:

时间不够用!按照正常流程,敲锣宣告上市之前的流程是从9点开始,依次拍照、祝酒、讲话、敲锣,但因为要讲话祝酒的人数实在太多,大家8点半就提前开场。

8家公司一家家轮流上去拍照,记录下这个里程碑似的有纪念意义的时刻。但因为公司太多,主持人只好限定每家公司最多只能拍5分钟。

最后,锣也不够用。平时上市仪式大厅的台上只放1个锣,今天一口气放了4个,最后还得排队上去敲锣,整个仪式变成了流水线作业。image.png

1、港股上演IPO盛宴

资料显示,今日扎堆敲锣上市的8家公司为:

•指尖悦动控股有限公司

•映客互娱有限公司

•英恒科技控股有限公司

•齐屹科技(开曼)有限公司

•弘阳地产集团有限公司

•天立教育国际控股有限公司

•人和科技控股有限公司

•恒伟集团控股有限公司

这批新股首日上市股价6涨1平1负。其中小盘股恒伟集团控股(08219.HK)、人和科技(08140.HK)由于盘子仅3亿左右市值,恰逢港股大市行情造好而表现出色,分别大涨了98%及63%,而以齐家网为业务主体的齐屹科技(01739.HK)不幸如小米集团一样录得首日破发,收跌6.39%,市值54.94亿港元。

映客以区间最低招股价发行,此批名单中还有指尖悦动(06860.HK)、人和科技(08140)、英恒科技(01760)三家公司同样以下限价格发行,恒伟集团(08219)、弘阳地产(1996.HK)则稍微高于下限价发行,而齐屹科技(01739)更是以低于招股价区间下限发行上市。同时,有3家公司属于亏损上市。 

唯一以上限价发行上市的是教育股天立教育(01773),并且首日上市还涨了20%,彰显教育板块的犀利。

此次港交所新股集中上市数量虽为空前,但很可能并非绝后。

资料显示,在接下来的一周,还将至少有16家公司正式登陆港交所上市交易。仅是下周一(16日)及周三(18日)就均有5家新公司同时上市交易。鉴于港交所敲锣仪式大厅的舞台宽度最多仅能同时摆放4个锣,届时的敲锣仪式的先后排位是2+3还是4+1形式,谁先谁后,那些公司创始人可能又要头痛啦!image.png

2、港交所成为新股上市泄洪窗口

2015年下半年以来,A股上演惨烈小股灾,并从此开启了磨人的熊市走势。同时,证监会新班子开始反思股灾原因,并开始严控市场杠杆,同时严审核新股上市条件。大量国内创业公司本在A股上市的愿望被打破。

2017年12月15日,港交所宣布了25年来最重大改革——允许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同时允许未盈利或者没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此举无疑是在A股市场大门难进的环境下,港交所对国内的创业公司张开了怀抱。

港交所也因此迎来了IPO大年。

统计发现,仅是2018年以来香港市场IPO数量达到全球首位,约有110家新公司已成功上市,相较 2017年上半年的68家公司,同比增加了49%。而同期,A股仅67家公司新上市(不包括新三板),港股IPO数量明显偏多。

其中,就包括新政策条件下的众多独角兽公司,除了近期最热的小米集团,还有平安好医生,美图、雷蛇,雅生活、易鑫集团、阅文集团、众安在线等。

同时,还有一大批独角兽即将登场:包括51信用卡、猎聘、宝宝树、美团、同程艺龙等,此外,近日还传出了资本市场的宠儿“今日头条”也准备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的传闻。

据悉今年下半年,至少还有过百家创业公司在披星戴月,日夜兼程,赶赴香港上市,堪称一场盛夏的狂欢。

与此对应的是另一方面,据Wind显示,随着大市环境走熊,港股的新股及独角兽公司开始上演破发潮。截至7月4日,在港股新增上市的100家(剔除3家通过介绍方式上市的企业)企业中,75家企业存在破发的现象,破发率高达75%。其中,有39家企业的跌幅超过40%,TL NATURAL GAS、迎宏控股、江苏创新、TOPSTANDARDCORP、宝积资本的跌幅甚至超过了50%。

在六月份新上市的独角兽中,天源国际、天平道合、汇付天下、欣融国际、杉杉品牌和有才天下猎聘都遭遇了首日破发的窘境,这一比例在当月上市的公司中占比高达60%。其中,欣融国际的首日跌幅更是超过20%。

而此前众多主要独角兽,几乎早已全部沦陷!

3、为什么要在此时扎堆上市?

毫无疑问,以目前利空不断的市场环境,无论是A股还是港股,对独角兽及其他创业公司来说都绝对不是最佳的上市时机。然而,却出现了诡异的火爆扎堆上市现象。

而另一方面,据机构统计,今年上半年全市场股权类融资(包括IPO、增发、配股、优先股、可转债和可交换债)合计达到7095.42亿元,仅占2017年全年的41.20%,融资家数320家,仅占去年全年额29.04%。受此影响,今年上半年IPO募资922.87亿元,仅为去年全年的40.11%水平。

在2016年,雷军说小米5年不考虑上市,美团也曾多次公开对上市传闻表示否定。转眼间,上市已成为事实。

6月7日,小米首次递交CDR发行申请,12天之后小米突然改口,称选择先在香港上市,再择机通过发行CDR的方式在境内上市。与此对应的,则是小米由千亿美元估值传言,跌落到如今的近乎“半价”。在前段时间的投资推介会上,雷军一句“这次550亿美元的定价,就是我也不想开价了,你们随便开吧。总不至于连550亿美元都不值吧?”,表达出对小米低估值的强烈不满。

不过,被市场寄予厚望,在估值上也一再让步的小米,最后还是逃不出首日破发的命运。

港股如此,A股美股又如何?

在A股,一路绿灯的上市的工业富联带上首日仅保持3个涨停板,以基因概念为噱头的华大基因在冲刺千亿市值之后开始跌落目前只剩下400亿左右,以维护国家网络为名的360在突破4000亿市值之后也惨遭腰斩。

在美股也有一大批国内赴美上市的独角兽首日破发,如小米重要供应商华米科技首日上市破发后一度走低2成;互联网二手车优信IPO前估值约32亿美元,上市后仅10个交易日市值从跌至25.54亿美元。

为什么这些创业公司不惜冒着上市即遭到破发,估值被大打折扣的风险也要急着上市?

匆忙扎堆上市的背后,见证的,绝不单是资本的市场的变天。

2017年以来,中国迎来了史上最严的金融去杠杆政策,也因此迎来了最严峻的流动性危机。而所谓的“贸易战”,任谁都能看懂绝不只是简单的贸易战,而是特不靠普针对特定目标,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绞索,这种绞索可预见时间内,根本没有放松的可能。

在这种背景下,一级市场的流动性,一夜之间骤然就消失: image.png

而一级市场骤然消失的流动性,成为了很多新经济公司的催命符!

如果这时候还不赶紧上市,那未来风投的对赌就是创业者的催命符,一级市场融资难也分分钟压垮新经济公司脆弱的现金流。

因此,赶在寒冬来临之前赶紧上市,囤积一批现金,成为创业公司们保命的唯一选择。 

4、狂欢?还是逃亡?

最近资本市场疯传一段文字,据说来自某上市公司董事长:

“如果不马上改变,本人预计金融风暴极可能会在2-3个月内爆发。源于如下原因:

1、不少民营上市公司董事长及高管在高股价时将股票质押(比如质押了50%),投入实体经济或者房地产。连续一年的股市下跌,股市下跌了约50%,那么其股票补质押后几乎达到90%以上。恰好又出了几个新政策,一是从证券公司贷款质押率不可以超过50%(按理股市下跌后,挤掉了泡沫,质押率应该提高才对,可管理层的政策是雪上加霜),这样,还款到期日,其能够质押出的贷款最多只有一半。

 

2、银行这块怎么样呢?股市下跌了,按理质押率应该可以上调,银监会却是从之前的40%下调到30%,广东农商银行甚至规定从50%下调到20%。所以,银行这条贷款之路一旦用了,就彻底绑死自己了。

 

3、出路在哪里?唯一的出路就是出售资产。我的一个朋友以四折出售资产还没有人接。此举一定诱发中国最大那只魔:比白银还贵的房地产。这只魔一出来,十年都难收降!

 

4、美国总统逼迫,500亿美元征25%关税,逼迫这部分产业转移,否则会失去竞争力。从而令经济增长减缓。  

以上四点足以令每十年一遇的金融风暴在2-3个月内爆发。除非马上调整好政策。但是,以目前放出的政策来看,这方面的期待值得怀疑。 部分骆驼董事长们还能承担的最后一根稻草随时都会压下来。 我还好,还能背一捆稻草。”

我就这段话四处求证真伪,无人能回答。

但一圈求证下来,至少能得到两个清晰的感受:

1、实业圈的人,尤其民企,对上述讲话,多数表示认可。他们不单是焦虑,相当多的,其实已经是恐慌。很多人都在恐惧自己好不容易一辈子攒下的基业,会不会逃不过这轮内外的双重绞抽;

 

2、投资圈的人相对乐观得多,多数并未觉得有多紧张,更不认同上述讲话,觉得实业圈夸大其词:“船不会沉,我们又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危机”。

投资圈与实业圈,本质上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本不应该有根本分歧——但毫无疑问,这次的分歧,是根本性的。

所以,我们看到了港交所扎堆上市的欢声笑语与觥筹交错,但同时也能看到实业圈整体无法遮掩的恐慌。

它们同时并存于这块土地上,都很真实,也都很虚幻。

5、尾声、为何又是香港?

在大陆出现困苦的时候,几乎每次,血浓于水的香港都张开了怀抱。这次,我们再一次感受到了这块土地的厚重与包容。

1959年——1962年,三年大饥荒期间,大批饥民逃港。鉴于饥荒蔓延的现实,1962年5月5日,广东省委书记陶铸下令,撤除岗哨,放开边境,让大陆饥民自由赴港,至5月25日,中央下令关闭边卡,半个多月时间,约30万人赴港。入港者,风起云涌,扶老携幼,奔向求生之路。image.png

30万饥民逃港,弹丸之地的香港很难消化。港英当局只得采用“随抓随遣”的办法,出动大批军警抓捕遣送,但受到香港市民的坚决反对。同是中华人,血浓于水,香港市民对沿街乞讨的大陆饥民,从慷慨施舍,发展到组织起来,救济灾民,集体对抗军警抓捕。有送衣送粮的,有把饥民藏到自己家里的,有为饥民介绍打工的,令那批逃港饥民全部顺利安置在了香港!

往事并不如烟。

我们该为中国土地上有香港这样一块土地而庆幸,我们更应该为整个中华大地上普通民众顽强的生命力,以及为了美好生活从未歇息的拼搏而自豪。

他们真的、真的值得拥有更美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