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去杠杆,互金加杠杆?

2018-07-09 14:32 薛洪言 阅读 3002

作者:薛洪言

在企业战略制定过程中,顺应趋势是一个基本原则。不过,前提是要找对趋势。东边日出西边雨,很多时候,这边的天是晴的,那边的天却在下雨,站在不同的地方,所采取的战略也就截然相反。

image.png

实体经济去杠杆,反映在金融体系中,银行等金融机构便是去杠杆的典型代表,但就互金机构而言,非但不应当跟随,可能加杠杆才是正确的策略。

(一)

2015年以来,国内首提供给侧改革,去杠杆成为宏观层面的新趋势。从数据上看,2015-2017年,社会融资规模依旧保持上涨,20181-5月,强监管加持下去杠杆快速见效,社会融资规模同比下降1.47万亿元,降幅15.63%

从社会融资的内在结构上看,去杠杆是通过影子银行体系的清理实现的,信托贷款、委托贷款等表外业务同比均为负增长,随着表外业务回归表内,银行表内贷款占比从72.1%提升至89.6%,成为社会融资的绝对主力。image.png

第一个问题来了,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去杠杆,互金是不是可以趁虚而入,加杠杆、抢客户呢?

一般来讲,影子银行体系覆盖的客户有三个特点:

一是不受监管待见,多属于调控类行业客户,如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产能过剩行业等,所以不得不依赖影子银行体系的资金支持。

二是能承受较高的贷款利率,影子银行体系的资金来源多为理财产品,资金成本高,高来高去,给到借款人的利率也高。

三是信用风险相对可控,这个是传统金融机构的风险偏好和理财产品的刚兑属性决定的,投资者端不承担风险,倒逼理财产品发行机构把控实质风险,对于真正高风险的客户,也会避之不及,不是什么客户都敢做。

上面这三个特点,其实很契合互金平台的客群定位。一旦传统金融机构退出,互金平台是否可以捡个漏呢?

胆子大的(指不在乎合规性的平台)当然可以,现在不少平台仍在发行大标产品,产品类别公然标注为定向委托投资收益权转让等被互联网资管新规点名的产品模式,反正P2P行业处于整改期,平台乐意打擦边球,敢于承担后果就可以。近期,监管机构再次提示整改期间的双降要求,某种程度上也是在提示此类捡漏的平台,莫要顶风作案,更不要做接盘侠。

对于多数平台而言,尤其是市场各方重点关注的巨头,捡漏这条路是走不通的。因为传统金融机构有资管新规,互联网金融行业也有互联网资管新规,传统金融机构做不了的,互联网金融机构也做不了,各种变相发行理财产品的大标模式都被叫停了。

第二个问题来了,既然不能捡漏,那么银行去杠杆,互联网金融机构可以作壁上观么?反正也没啥影响。

错了。金融体系去杠杆的背后还有一句话,就是金融要服务实体经济。所以,去杠杆,实则是调结构,有退更有进,退的只是影子银行体系客户,是为脱虚;其他的实体经济企业,则要加大扶持,是为向实,尤其是普惠金融客群。

所以,普惠金融客群里的优质用户,既是互金机构的核心客群,也已经成为去杠杆阶段银行业的目标客群,一场硬仗是避不开了。

(二)

前几日,和某国有大行的朋友聊天,据他所说,因为2017三个不低于指标——即小微企业贷款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小微企业贷款户数不低于上年同期户数,小微企业申贷获得率不低于上年同期水平——完成得好,获得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释放了千亿规模的资金,2018年,全行打算继续发力三个不低于,争取再获奖励。

普惠金融,有些银行在喊口号,更多的银行则在发力探索。最明显的变化,是这些年银行对零售业务的重视。

image.png

信用卡业务已经覆盖了金字塔顶端的用户。截止2017年末,信用卡覆盖了约2.8亿人,待偿还余额5.56万亿元,其中,计息结欠余额约为2.03万亿元。以至于,消费金融领域专门有一个场景,叫做信用卡账单代偿,数百亿的市场规模,已经孵化出了一家上市公司。

信用卡现金分期利率较高,为了满足核心客群的现金贷款需求,银行普遍加大了对消费贷的投入力度。通过借鉴互联网消费金融模式,无抵押、纯线上、利息低,产品体验有了质的提升。在客群选择上,聚焦于有数客群经营,该类客群在银行内部有明确可查的资产、代发等信息,根据历史数据表现,具有较优的信用及稳定的还款能力。

由于银行的一贯稳健风格,银行发力消费金融并未对互金机构带来太大的震慑。相反,互金平台普遍把自己定位为服务于传统金融机构服务不足的客群,言外之意,要与银行差异化发展、错位竞争。

不过,在我看来,有点一厢情愿了。

互金机构口中所谓的银行看不上的次级群体,究竟是个什么概念呢?什么是次级群体?

我们习惯于根据收入水平来给客户分层,默认高收入群体为优质客户,中低收入群体为次级客户。银行服务高收入的优质客户,互金机构服务中低收入的次级客群,井水不犯河水,其乐融融。是这样吗?

当所谓的次级客户,既能承受较高的利率,又有良好的还款记录时,不就是优质客户吗?至于收入的高低,与还款能力有关,可通过借款额度进行调节,与还款意愿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互金机构的核心客群,即所谓的次级群体,银行之所以服务的积极性不足,主要是因为缺乏数据,也不愿意做小白鼠。现在这些客户在互金平台上产生了征信记录,清清楚楚地表明自己是个好客户,银行还有什么理由拒之门外呢?

2017年,银行业新发行信用卡1.23亿张,其中约14%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发行。说明了什么?银行已经对互联网平台的核心用户张开了怀抱。

不要再说什么高收入、低收入,按时还款的都是好客户。

(三)

当银行携资金成本优势,进入互金机构的核心客群挑选用户时,对互金机构而言,留住核心用户便不能再是一句空话,应当在战略层面予以重视。

怎么留呢?银行用低利率抢人,互金机构可以用高额度留人,对核心客群加杠杆。

image.png

真正优质的用户,不必担心额度给得太高,因为在消费金融产品过剩的今天,这些客户不缺额度。你不给,有人给,你给了,客户也未必足额使用,但敢于给额度本身对客户而言是加分项。

记得有一段时间,同事们争着办一家城商行的信用卡,我也办了一张。这张卡除了额度高——是同期其他银行所给额度的3倍以上——之外,实在没啥亮点。后来,陆续办了不少信用卡,也注销了不少信用卡,唯独这一张,很少用到,但也会一直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举这个例子只是想说明,对贷款类产品而言,额度本身也是核心竞争力。当你不能拼利率、拼优惠时,可以尝试拼额度。

其实,除了对优质客群加杠杆之外,从整体发展策略上,也应保持加杠杆的姿态。实体经济在去杠杆,金融体系也在降杠杆,但作为定位普惠金融的机构,互联网企业或许应该反其道行之,继续加杠杆。

一方面,普惠金融群体一直存在融资难问题,不存在杠杆率过高的问题,本就不是降杠杆的对象;另一方面,对互金平台而言,增长是解决很多问题的根本手段。

关于中国GDP增长,一直有一个增速不能低于8%(后来是7%,现在是6%的说法,认为增速低于8%时,就业会出问题,从而引发一系列问题。反过来,一旦经济能保持快速增长,很多难题自然可以化解,毕竟,蛋糕在扩大、收入在增长,每个人都很满足。

其实,互金机构当前也面临很多问题,比如不良的问题、融资(或IPO)的问题、转型的问题、人才的问题等等,统统都可以通过高增长化解。持续地保持高增长并不容易,但起码在主观意愿和战略层面,要有保持增长的意愿,要敢于加杠杆。

(四)

投资学中有句话,叫永远不要和趋势作对。逆势而行,需格外小心。逆信贷周期而行,最大的坑就是做了接盘侠。

所以,在去杠杆周期中加杠杆,务必要坚守普惠金融领域。资金退出的领域,都是重灾区。市场充分竞争,信息也足够透明,很多时候主观上想捡漏,捡的通常是雷。

当然,P2P并不在建议范围之内。P2P行业仍处于整改期,受双降要求的限制,规模不能增长。只不过,不能增长,终将不是长久之计。

 

来源:洪言微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