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计师事务所的危急时刻

2018-06-13 12:04 守拙 阅读 12051

作者:陈菲遐

文章来源:界面新闻

有着资本市场卫士之称的会计师事务所正在遭遇一场执业危机。

根据报道,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立信)、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瑞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大华)、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兴华)、众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众华)、致同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致同)6家会计师事务所的首发和再融资项目资料,证监会受理处暂时不予接受。

会计师事务所近期遭遇的冲击不只这个。今年4月,证监会通报了2017年度审计与评估机构检查处理情况,对10家审计机构及53人次注册会计师、9家评估机构及20人次资产评估师分别采取了监管谈话、出具警示函、责令改正等行政监管措施并记入诚信档案;同时,还将部分审计、评估机构的违法违规行为移交稽查处理。

更早前,立信曾两次被处罚。

一位国内排名居前事务所的资深业务合伙人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是该查查了,这有助于构建良好的市场秩序。要不然有的胆子太大了。”另一位曾经在会计师事务所工作过数年的专业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有些事务所业务的确太激进了”。

频遭处罚

贾华和陈然大学就读的是会计专业,毕业之后分别进入了本土的”八大”以及外资的”四大”之一的某会计师事务所工作。

所谓的“八大”,指的是八家本土会计师事务所,具体分别是立信、瑞华、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信永中和会)、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大信)、致同、大华、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天职)以及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天健)。

与之对应的是“四大”,指的是四个全球性的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普华永道)、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德勤)、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毕马威)、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在入职之后没多久,两位就读同一所大学的同窗校友就感受到了截然不同的企业氛围。具体体现在体制、薪酬结构、服务对象等各个方面。

陈然进入“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出入的都是市中心CBD高档的写字楼,手中端着星巴克,口中互相以Jessica、Tony等英文名互相称呼。“Ref要做好”、“数字Tie不起来”等行业术语,仿佛是四大这个群体用来认定对方是自己一员的独门法宝。而身处本土“八大”的贾华却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更为“local”(也就是本土化)也是他们给自己身上贴的标签。

与陈然相比,贾华也有更多的担忧。他表示,“八大”行事准则和“四大”还是有着不少差别。

从2016年开始,立信就先后因为大智慧、步森股份等审计事项不严谨被证监会予以处罚。2017年6月,财政部和证监会同时发布通知,责令立信暂停承接新的证券业务,于两个月内完成整改并提交整改报告。

八大之首的立信被频繁处罚,是过去一段时间会计师事务所执业质量的一个缩影。除了立信,也有多家事务所因为不同程度的审计质量问题被证监会处罚。

而这些处罚事件,一定程度上折射了当前资本市场的乱象。相关上市公司因为财务审计出现问题遭遇调查之际,通常股价都会出现大幅波动。投资者近年来越来越直观感受到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意见对于一家公司估值的重大影响。

事务所被罚,通常会对相应的业务产生重大影响,并影响事务所业务和人员流动。去年立信整改时,界面新闻曾询问立信上海分所的审计人员,其表示日常工作并未收到严重冲击。“出事的团队影响比较大,我们还是该做什么做什么。”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立信审计经理当时还告诉界面新闻,在财政部印发整改通知之前,全所已经暂停承接新业务接近一个月。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本土会计师事务所丑闻频发?

快速崛起,只求数量

“手上活儿来不及做”是大多数“八大”员工普遍的生存现状。

从2017年的审计机构服务数量排行来看,本土“八大”的业务量要远超“四大”。以A股上市的3526家企业为例。2017年全年,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以服务579家公司成为国内服务数量排名第一的会计师事务所,占比16%,较上年又增加了34家。天健会计师事务所以及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分别以397家以及339起业务量排名第二以及第三名,占比分别为11%以及10%。

自2017年以来,共有498家公司完成上市,33家会计师事务所为其完成审计服务。其中,立信以112单的高业务量稳坐榜首位置,占比达到23%。第二名到第五名分别是天健、瑞华、大华以及信永中和,全年接单量分别为80家、44家、30家、以及28家。

与此同时,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合计仅完成了20家公司的IPO审计工作。

“八大”之所以在短期之内业务规模得到快速提升,与事务所合并有着直接关系。

国内排名居前的瑞华,就是由中瑞岳华与国富浩华合并而来,而中瑞岳华则是由中瑞诚联合和岳华合并而来。类似瑞华这样的超级大型事务所的出现,都是走了这样的合并之路。

事务所起初的合并,源于《会计师事务所从事H股企业审计业务试点工作方案》的要求。该方案提出的为H股公司提供审计服务的事务所条件是,上年度3亿元总收入且不低于2亿元审计业务收入,以及会计师人数的硬性指标。

2012年,瑞华完成合并之际,便坐拥28.6亿元的收入,超越安永及毕马威,首次挤入四强,位列第三。也这是这一年,声名显赫的“四大”包揽国内会计师事务所前四的格局被打破。

同年,京都天华与天健正信宣布合并,正式更名为致同会计师事务所。再加上其他事务所不同途径的发展壮大,国内事务所逐步形成后来所谓的“八大”。

合并带来规模效应的好处显而易见,但是同样,弊端也逐渐显露。

一位本土“八大”的前审计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过去的合并速度很快,存在着管理方面的问题。“说是合并,但是实质却有些像加盟。业务还是各自管各自的事情,没有对于品牌的一体化塑造。”

大举扩张合并之后,“八大”用极具有竞争的审计费价格吸引了众多客户。

以2017年会计师事务所的业务量以及平均收费为例。数据显示,2017年出具579家上市公司年报的立信,平均每单审计费用为119万元;排名第二的瑞华以及排名第三的天健,平均每单审计费用为113万元以及119万元。

但是相比之下,“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酬劳要高得多。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2017年出具的A股审计报告仅为28份,但是每单平均审计费用高达1335万元;普华永道共出具68份,平均每单审计费用也高达1191万元。

image.png

“四大”2017年年报业务数量以及平均审计费 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

本土会计师事务所2017年年报业务数量以及平均审计费 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

不难看出,“八大”求量,“四大”求价。

IPO也有类似的情况。

近一年成功上市的498家企业中,审计以及验资费用最高的是普华永道,以服务于8家公司,平均审计费用1192万元问鼎排行。其中,工业富联(601138.SH)单家费用就高达3398万元。另外,德勤由于服务了美凯龙(601828.SH)五家机构的平均审计费用也高达843万元。与此同时,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服务112家上市公司的审计以及验资费平均值仅为560万元。

造成这一巨大差异的背后,是企业对于“四大”和“八大”的定位以及信用印象。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注册会计师告诉界面新闻,虽然从业务量上本土“八大”遥遥领先,但是无论从体量、流程以及质量方面,八大与四大都有着不小的差距。一般而言,同时在AH股上市的大型企业,都选择“四大”作为审计机构。

2017年报中,审计费用最高的10家企业,包括四大国有银行、中国石油、中国石化等,聘请的均为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其中中国银行(601988.SH)以2.15亿元的审计费用,冠顶A股审计费榜单,其由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服务完成。此外,建设银行(601939.SH)、工商银行(601938.SH)以及农业银行(601288.SH)的审计费用也分别高达1.37亿元、1.36亿元以及1.22亿元,分别由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以及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完成服务。

image.png

前十大企业的审计工作都是由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完成 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

服务这些大体量的客户也直接为会计师事务所带来了丰厚的审计费用。也让四大不再“挤破头”去和“八大”抢生意。

一位安永合伙人也直言不讳地表示,八大的优势在A股市场,而四大的优势在港股以及美股等市场。“这些大型国有企业AH股都会发行股票,因此选择更倾向于四大作为审计机构进行服务。”

“害怕哪天会被替代”

更让“八大”事务所担心的,还有可替代性问题。

上述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审计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国内的中介服务机构与客户之间的关系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关系。“不能太近,太近会失去中介机构的独立性。但是也不能太远,客户哪一天找另一家机构替代你,成本也不会太高。”

从2014年到2017年,多家事务所因为公司与事务所审计意见不合被更换。这中间包括了乐视网、三维丝、ST中安等。

由此可见,即便公司客户被出具过非标意见,依然有其他的审计机构愿意“接盘”。也难怪有不少审计人员表示,其实这一行的进入门槛并不高。然而,对此也有资深会计师事务所人士指出,后面接盘的事务所,跟不少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一样,都是在赌,赌监管层的底线。

审计机构丑闻或许只是个表象,背后更深层次的是审计机构面临的巨大市场竞争以及压力。拿着客户出的审计费还要给客户“挑刺”,或许是这份工作最让人头疼的一点。

事务所被处罚,也让外界对于会计师事务所的执业质量产生怀疑,其是否能够担任资本市场的忠诚卫士?前述会计师事务所资深业务合伙人对界面新闻表示,这并不表示事务所的执业质量出现多么严重问题。他表示,这次证监会的做法,主要也是监管层加强监管的其中一个措施,意在规范。“当然,要想进一步提高审计质量,最重要的还是应该把事务所的审计真正推向市场,推行IPO注册制,通过市场来检验事务所的审计质量。”

该合伙人进一步表示,目前的监管,指向资本市场乱象,并直指资本市场的高估值,也是为了督促事务所给资本市场提供更好的服务。还是有更多的事务所,更多的审计师们非常尽心负责的站在资本市场一线,维护着这个市场的正常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