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部叛逃、用户抗议、异常频发,徐明星凉了么?

2018-06-08 10:43 迷途的羔羊 阅读 11958

作者:汤圆圆

来源:腾讯深网

image.png

5月底,北京群英科技园三号楼顶,虚拟货币交易所OKEx的爆仓用户挂起白色横幅,以示对3月底爆仓门事件的抗议。这一日,北京的气温逼近40度,除了楼顶的维权者,一起被送上热浪的还有楼里的OK系公司的核心——徐明星。

12年前,作为85后的徐明星有感于马云演讲,从人大物理系退学,开始了创业。去年9月4日,央行联合7部委发文,打击ICO(首次代币发行)的融资的活动,并规定交易平台不得进行虚拟货币的兑换、买卖等相关业务。“9.4”是分水岭,闷声发财的币圈自此暴露在舆论之下,而有关徐明星及OK系的举动、瑕疵、争议、辩解也被聚焦放大。

此后8个月里,OK系高层大批出走,并以CEO李书沸辞职事件达到高潮。而与密集人事变动相呼应的,是OK系业务线的重重危机,频繁爆出的用户账户异常事件,不断透支平台的信誉积累,徐个人也因此深陷争议漩涡。 

9.4前夕:队友变对手 OK主营业务面临冲击

第一个“叛变”的旧将出现在2017年8月。

8月8日,币圈大佬宝二爷(郭宏才)在“一直播”上与币友互动,直播间内突然传出“欢迎何一大美女重回币圈”的呼声。作为OKcoin的联合创始人,何一没有重回徐明星的这家公司,而是加入了竞争对手币安团队。

image.png

 此前,何一曾短暂离开币圈。在离开OKcoin后,她于2015年加入一下科技主管品牌公关,而“一直播”实际上也是一下科技的产品。

2017年8月回归币圈,何一完整跨越了中国直播行业由盛走衰的完整周期(2015—2017)。在她回归币圈半年之后,区块链迎来了首个行业巅峰。一位与她有过业务交道的人士向《深网》评价道,“漂亮是漂亮,关键是在大事上面不糊涂。”

加入币安印证了她的“不糊涂”。而退回到去年8月那个焦躁的时间点上,交易所正在收割 ICO红利,尚无监管压力。对徐明星来说,“打脸”的愤怒远大于对业务的忧虑。

何一曾对《深网》表示,自己在一个宴会上结识了技术范的徐明星。她当时对比特币人兴奋不已,简单聊过后爽快加入了。

促成合作的人是麦刚,投资机构创业工厂的老板,也是OKCOIN母体公司(北京欧凯联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除徐明星外唯一的自然人股东。值得注意的是,此间何一以联合创始人身份活动,而欧凯联的股东名单上并未出现过她的身影。

何一是福将。加入币安的消息公布后,BNB的价格上涨了近50%(8月9日)。13日,币安宣布开放USDT,受此利好 BNB24小时涨幅逾120%,与此同时,币安在Coinmarketcap上的排名首次挤入TOP 10。此时距离何入职不过一周时间。

在最近一次的公开采访中,何一调侃自己并非富人,手中的BNB一个都没有卖。目前,BNB已从去年八月中旬的1.25美元暴涨到12.38美元,全网市值排名18位。

何一的持股币安的情况尚不清晰,不过拥有BNB本身也坐实了“联合创始人”的身份,与OKCOIN处境并不相同。这也客观证实了她和币安创始人赵长鹏的共识:ICO是对股权关系的革命。

8月31日中午12点,一家名为满币网的交易平台ICO项目开启公募,7分40秒全部售罄,估值被迅速拉升到6000万元。此时距离币安突破TOP10排名刚刚过去半个月。

满币网是明星项目,币圈老人杨科林参投其中。该项目的CEO也是徐明星的昔日部下张漾斌。他爱好足球,是中科大北京校友队的成员,在进入OKCOIN担任事业部经理之前,还曾供职于美团和百度。

此后,满币网更名为CoinBene,网站搬到新加坡,主攻新加坡及亚洲市场。根据三方数据平台“非小号”的统计,Coinbene在新加坡地区24小时成交额为7691万元,排名第四,OKEX为4.76亿元,排名第二。两者的星级评分均为两星。

9.4前夕,尚未对徐明星和OK系构成直接威胁的前高层是段新星。这位OKCOIN前副总裁兼首席研究员于2017年5月份南下投奔长铗,以巴比特合伙人身份主管比原链的业务。熟悉段新星的人告诉《深网》,他是厉害角色,段位深,招数正,“巴比特好不容易请过来的,他在OK也没那么快乐。”

从微博来看,目前段新星是快乐的,至少是充实的。他的微博频繁地更新着与比原链相关的业务内容,而在OKcoin就职期间的时间点上,他鲜有发言。 

9.4后:被“抛弃”的 OKEx和“永不认错”原则

2017年9月下旬,持续有OKEx用户在微博爆出自己的账号被盗用,账户损失惨重。其中有微博用户表示自己的OKEx账户被德国IP盗用,持仓强平,原有200个比特币蒸发,损失过500万元。

10月2日,OKEx方面发布公告,称提币未成功,不过账户被胡乱交易,造成一定损失。这份公告列出了导致账户异常登录的三个可能原因,分别是涉及“个人密码保管”、“个人电脑感染病毒”及“用户在其他平台使用OKEx密码”。 

在这份声明中,不仅没有给出确切的账户异常原因,三个可能性的推断也全是基于用户个人不当行为,与平台没有任何关系。

即使是用户的自然行为引发导致的异常状况,平台能否置身事外?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深网》,考虑到密码风险,平台应该在申请之初就提高密码设定标准。用户一旦通过审核标准就是脱责的,剩下的责任是平台的涵盖范围。

同时,这份声明也首次就OKEx、OKcoin国际站和OKcoin币行的关系做了公开说明,明确说三者是三个独立主体,没有从属关系,只有合作关系。

半年之后,杨某在OKcoin中国的办公地威胁泼洒敌敌畏一事引发舆论关注。面对质疑,OKcoin方面同样给出了上述说辞,表示OKEx和OKcoin中国币行并无关系。

“永不认错”成了OK系应对一切负面信息的核心法则,OKEx也因此成了责任自负的“临时工”。对于用户来说,“告御状”成了有效沟通的唯一出路。

这不是OKEx的独有现象,是整个OK系的传统。2017年6月,海外用户u/gilgacoox在reddit上发文称,自己OKcoin账户中的97个比特币不翼而飞,自此与客服历经长达20小时的沟通,包括邮件电话聊天等多种形式,并无法成功上传相关文件。此后,该用户发现自己的账户名称被改成中文,并显示账户为零。

事件随即持续发酵,不久该用户声称接到了OK某高层的电话,表示会进行处理,并在不久后拿回了丢失的比特币。

两个月之后(8月),国内微博名为@XXXL 厚脸皮的用户发现自己的OKcoin.com账户余额为0,并且在微博中直接@徐明星求助。此后,该事件被转为客服处理,期间沟通同样出现推诿等问题。该用户转而向大V和币圈论坛求助。 11个小时后,该事件被突击解决了。

回归到一系列事件本身,抛开事件背后的技术缺陷,仅就沟通途径不畅,责任解释模糊,用户维权成本高企而来说,OK系走的是“店大欺客”的险棋。 

2018再攻守:徐明星的“迎”与“拒”

2018年1月,陈欣、王辉、吴昊共同成立了区块链期权交易所Jex,,分别担任CEO、CTO以及COO。此前他们分别是OKcoin的产品负责人、技术负责人及产品设计核心成员。

image.png

 Jex是主打期货、期权及衍生品的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上线首日的用户量就突破了20万。《深网》注意的,在官网介绍中,该交易所背后的投资方为火币与金色财经,未见OK系资本。

陈欣等三人均是OKcoin创始团队成员,他们出走创业投靠火币系资本,徐明星并没有公开发表过看法。事实上,由于双方行事低调,这一尴尬并没有被媒体放大到公众面前。

徐明星有“更大”的盘算——成为正规军,在趋严的监管中先行一步,跑在对手前面。

3月7日,美国SEC(证券交易委员会)提请投资者注意数字化交易非法平台,未来会从严监管。两天后,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再谈虚拟数字货币。徐明星随即公开响应,称OKcoin将全球化发展业务,重点底层开发,未来随时准备捐给国家。

此时,币安也突遭重创。3月7日晚,黑客攻击币安用户账号,倒卖成VIA之后试图提币失败,而此举在短期内扰乱了比特币市价。有推测认为黑客事先埋伏,就此开空单赚钱。

随后,币安成功截币,并回滚了相应交易。在网友群起质疑币安的安全性时,何一的表态格外轻松,认为一个币都没丢本身就是很好的考验,且回滚了涉事交易。

何一的轻松是有底气的。客观来看,黑客袭击币安自动撮合比特币市价交易一事,可以带跌整个交易市场的价格走势,足见币安交易量之大。事实上,在不到10个月的时间里,新秀币安就成了Coinmarketcap排行榜头把交椅的常客。

两周后,徐明星迎来了OK系最激进的一场“御状”,失控的投资者用敌敌畏把他送上舆论热搜。

去年11月期间,杨某在OKEx上进行数字资产期货交易,并负债累累。他坚称自己并未收到OKEx方面的爆仓提醒,并且账户的盈利状况被无端清空。5个月后,这场持久的维权战演变成了激进式的“进京告御状”,徐明星本人也被卷进这场极端闹剧之中,企业信誉和个人道德面临考验。

几乎是同一时期, MEDIUM作者Sylvian撰文直指OKEx造假。这篇文章认为,OKEx93%的交易额为虚假交易。

机器人交易成为罪魁祸首,把这顶帽子牢牢带在OKEx头上的,正是OKCOIN的前CTO,币安的创始人赵长鹏。2015年5月,赵长鹏与OKCOIN掀起多轮骂战,其中赵以前CTO的身份表示,徐明星授意并指导下属在交易所使用机器人,其中一部分是用来刷量的。

对徐明星而言,整个三月是灰暗的。3月30日凌晨5:00到6:30的一个半小时中,BTC季度合约因极端交易行为而急剧下跌。根据回滚前数据交易图表,比现货指数低出20多个百分点,跌破4800美元,而后又迅速拉涨,多空双向爆仓,约46万个比特币合约。此时,敌敌畏事件依然尚未完全平息。

一时间,有关OKEx监守自盗的讨论成为热议。

“这里面其实暴漏了很多现有的数字货币交易所缺乏监管的问题,交易者在交易过程中完全处于弱势地位。”原摩根大通副总裁,数矩科技联合创始人庞华栋告诉《深网》。

整个三月下旬,OKEx方面连发3份声明,先后发布《敌敌畏撒向徐明星》一文回应声明、30日回滚通知、及30日回滚的后续声明。回到风口眼上,OK方面延续了以往的风格:避开核心问题,强调对方瑕疵。

以敌敌畏事件来说,OKEx方面到底有没有及时发送爆仓提醒,投资人是否为不断追加保证金的全仓模式,一切都没有从三份声明中看到解释。

而在有关回滚的后续声明中,OKEx方面表示网络上关于投资者涉事之日的流传图并非合约交易价格图,而是现货交易图,并以此指责媒体抹黑。并未就回滚原因做直接回答。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深网》,其实OKEx摘下“监守自盗”帽子的方式很简单,无论是现货图还是合约图都不能说明问题的本质,投资者在异常交易时段的K线图和本人的交易记录才是关键证据。有意思的是,OKEx连发的声明里,至今未调取展示这份极易获得的关键后台数据,也未公开回应删除数据一事。

进入4月,相关的质疑渐渐成为悬案,逐渐随着舆论热点的转移被淡化。徐明星和整个OK系大举进军OKB,这一紧随火币HT而发行的交易所代币,实际上是复制了BNB ICO的运作模式,而这种模式正是币安迅速崛起,和红杉公开叫板的关键。

在这期间,徐明星悄然失去了他的CTO孙忠英(Tom sun)。这位曾供职于阿里巴巴的资深技术人士离开得格外低调,公开资料显示,孙忠英最早以CTO身份亮相是2016年12月,在点石资本和微软加速器举办的一场技术沙龙上。目前,尚不能确定孙的离开是否与3月份的敌敌畏及异常交易事件有关。

徐明星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应付。5月,他参加了两场饭局,与李林喝了两次碰杯酒,一次在李书沸辞职前,一次在李入职火币后。

5月14日,原OKEx 的CEO李书沸公开离职消息,21号随即宣布入职火币。3日后(24日晚),徐明星和李林再次出现于同一个饭局,在吴忌寒、陈伟星、玉红、徐小平等人的见证下,两人用高脚杯喝下了交杯酒。

image.png

事实上,在李书沸公布加入火币消息的当天,陈伟星在朋友圈晒出了与李书沸兄弟的合影并称赞李职业善良,配文“李林应该感谢我,没截胡大家心目中的中环吴彦祖。”

在这场“区块链第一饭局”中,徐明星似乎没有盟友,或许也无需要盟友。19日,徐明星以OK区块链工程院负责人身份参加第三届中国金融启蒙年会,获得中国金融启蒙杰出贡献奖。会上,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局长霍文学说,今天徐明星讲的不是币,是区块链技术深度发展。他表示,希望徐明星与其做的交易所彻底了断。

北京“区块链第一饭局”结束的第二天,美国洛斯加托斯的韭菜庄园里,宝二爷成功举办了比特上帝慈善晚宴。他异常兴奋,和一位硅谷的创业者一起跳入冷水泳池,为这场盛大的party欢呼。

宝二爷放出豪言,“一种人选择离开泡沫,这种人变得越来越聪明,另外一种人现在加入泡沫,这种人变得越来越有钱。”

6月1日下午3点,何一如期与国内媒体举行连线问答,她拉上小伙伴陈伟星,为币安Labs打call。更早的时候,她穿着浅蓝色的破洞牛仔裤见了乌干达总统,还跑到加勒比海沿岸寻找合作机会。

火币也有新喜事,一周后在新加坡举行全球品牌升级发布会。

而笼罩在徐明星和OK系上空的愁云还要多久才能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