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被冤枉了!

2018-05-16 14:34 周掌柜 阅读 15270

作者:周掌柜团队整理

来源:周掌柜(zhouzhanggui525)

起这个题目的时候,多少有一点顾虑。

我们团队发表的评论大部分都是基于调研的,很多老读者应该清楚,而且很多文章也是前前后后折腾几个月,总怕被骂不扎实。但对联想的这个评论,多少有一点“武断”,其一,我和团队都不太懂这么专业的技术问题(所以我们也很怀疑拍联想砖的那个所谓大咖是否是真专家?),不太懂就很难确切的评论是非;其二,涉及到我们的长期研究对象华为,也不清楚会不会乱评论里外不讨好。

image.png

但说实话,最近对联想的抨击实在是让很多人看不下去了,准确的说是非常气愤。对个别意见领袖滥用话语权气愤,对个别媒体不懂装懂气愤,对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追捧“爱国主义”和民粹气愤,更对很多人不了解企业战略管理还“满腹经纶”的煽情气愤。应该说我们团队跟踪研究联想有两三年了,如果算上2007年左右我个人在《环球企业家》杂志社工作研究联想手机业务应该超过十年了,在这个时间点,觉得还是有必要谈几点我们的看法:

1,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挑拨华为和联想的关系用心险恶:这个事件其实还原起来就两句话,第一句话是联想到底是否支持华为;第二句话是联想值不值得尊敬。第一点本文最后附了很多经过求证的真实资料大家可以阅读明辨,华为官方已经辟谣,第二点其实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想,什么是爱国?联想在1997年就打败戴尔和惠普获得中国PC市场第一,三十多年估计交税也是百亿级别,很多收入颇丰但是很少交税的自媒体去抹黑联想不爱国是不是有一点奇葩?很多观点其实经不起推敲,明显带有对企业和企业家的恶意攻击。统称的“联想“其实包括联想控股和联想集团两大块业务,1984年创业已经34年了,距离联想从2014年手机业务达到顶峰到现在一共才4年时间,一棒子打死、以偏概全着实不厚道,挑拨就更加用心险恶;

2,联想集团的业务并没有外界所言那么差:也许是公众对联想这个民族品牌预期太高,所以对其业务的周期性波动非常敏感。但我们团队深入研究过联想的PC、手机、企业数据中心服务、云服务等多个板块,认为除了手机明显下滑之外,其他方面依然健康且有希望,况且联想集团正在进行深刻的战略转型,转型一旦成功将会是史诗级别的巨头重生,现在评价联想是失败者还为时尚早。这一点我们后面会有深度分析文章;

3,长期以来舆论压制联想的“技工贸”和“贸工技”问题本质上是一个伪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联想主体的业务从来不是基于贸易的,那么很早很早的时候靠贸易起家,后面的技术转型也是非常明显的,否则能做到PC世界第一吗?难道批评者认为当时最高科技的PC产品是靠贸易支撑的?另外,从商业战略的角度,技术投资并非仅仅指独立研发,现在我们看到华为这样的企业自主研发取得了成绩,值得大家欢欣鼓舞,但联想的全球化战略也是指向的技术并购、技术研究、技术推广,只不过更多采用了全球化的并购和重组的思路,联想控股和联想集团在高科技行业的投资是非常前沿和巨大的,显然,批评者在狭隘的曲解联想的战略;

4,联想目前的转型是中国高科技企业和全球化企业最前沿的探索:联想集团目前的转型简单说有三个方面,第一个就是PC为主体的B2C业务在新零售方面的战略性调整,这是符合大趋势的;第二个就是企业级云服务和数据服务业务的行业拓展及应用拓展,这一点类似微软的云业务投入;第三点是对AI的战略性布局和投资。总体看,作为运营全球化和业务全球化,以及一年3000多亿销售额的巨头来看,这个转型非常深刻,而且是需要时间的,在全球的科技巨头中联想面临的挑战非常普遍,舆论对此的批判很多时候是因为他们缺少全球视野;

5,联想并不投机:外界往往很简单的认为不闷头搞研发就是投机,但有没有反过来想想,“全球化”是投机吗?难道全球化并购IBM PC和摩托罗拉手机是很容易的事情吗?这不是实业吗?如果联想集团进入房地产,或者大规模做PE的股权投资赚快钱,我们可以说他投机,但事实恰恰相反,联想选择的全球化其实也是攀登喜马拉雅的南坡,对中国公司是一个历史性挑战,也注定非常艰难。中国有多少公司在国内牛吹的很大,国外默默无闻?太多了!联想一直在打仗,打硬仗,赚辛苦钱。手机业务也是败了又战,买摩托罗拉也是有很多知识产权和渠道的沉淀价值,什么地方投机了呢?如果非要和华为这样世界级的成功企业对标,难道所有中国其他的公司都是投机的?显然,逻辑不通。

那么说到底,外界对联想一直是有偏见的,当然这个偏见有两个客观的因素。其一就是联想的总体业务和股价确实在下滑;其二就是转型还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或者说在路上。但这种偏见本质是“情绪化的偏见”,大部分持有这种偏见的人没有做过企业,更不用说管理过世界级的跨国公司。对于1984年就开始打仗的5万联想人来说,对于也算是为中国高科技行业拼搏了半辈子的杨元庆,而或拼搏了一辈子的柳传志,以及重新回归立志改变现状的刘军,这个偏见应该像一把刀子捅进他们的心里,因为他们用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让这个伟大的国家普及了电脑,构架了互联网的基础应用基础,他们给与了很多,需要的仅仅是理解和时间。

以上的看法其实都是可以展开的,我们在后面深度研究联想的文章中会展开,但这里请容许我感性的做一点评价——中国像联想这样有雄心,也有自尊心的企业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柳传志还在老骥伏枥,杨元庆也一直在打仗,他们都不是逃兵,当然,如果他们有个别不完美,也并不能代表5万联想人。更不能用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否定联想的未来,这不客观。

显然,目前事件已经给联想的声誉带来了难以弥补的破坏,这反映出很多社会层面深层次的问题:第一,一直以来中国的自媒体环境对包括联想、华为、小米和百度等企业存在明显的恶意批判,这和个别媒体的专业能力有关,也和价值观有关;第二,不明真相的部分公众其实一直不理解一个逻辑——对于中国企业而言,敢于在桌子上面玩牌的其实都是值得尊敬的,黑暗的商业角落有,而且很多,如果我们一味的抨击阳光下的企业,本质上也是助长黑暗。说到底,这件事其实并不存在是不是为联想辩护,本身指责就是“莫须有”,对这件事的态度反映了一个人的理性和建设性。

为什么要冤枉联想呢?他为中国高科技行业奋斗了34年,他第一个站出来挑战中国公司的“全球化”难题,他打败全球PC巨头让我们如今这么便利的拥有了电脑、互联网,进而手机。

联想转型需要时间,联想更需要公平,他们也需要这个为之奋斗的国家和人民给与更多的爱与关怀!

附:综合联想研究院5G实验室以及多家权威媒体的内容

1,背景:信道编码是5G通信标准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对于芯片实现和专利费用都有很大影响,各个公司都对此给予了极大关注。在3GPP制定5G标准的过程中,有三种编码方案被推出,分别为Turbo code(涡轮码), LDPC code(低密度奇偶校验码), Polar code (极化码)。 三种码的情况如下:

Turobo code:3G和4G标准采用了Turbo编码。 Turbo码最初由法国人Claude Berrou发明,但是3G标准里最终采用的是以美国休斯公司(Hughes Network Systems)为主导的方案(此专利后来被LG收购)。4G沿用了3G的编码方式。通过在3G,4G中的应用,Turbo code技术变得非常成熟,但是面对5G的高性能,尤其是高速率的要求,Turbo code显得有点力不从心。

LDPC: 由MIT教授Robert Gallager在1963年其博士论文中发明,其基础专利早已失效。LDPC在90年代被重新发现,随后学术界和工业界都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其技术已经十分成熟,新的专利也比较分散。近二十年来被广泛应用于航天,卫星和地面数字广播,以及WiFi系统。国内对LDPC的研究和国际水平接轨,在国家地面数字电视的标准中,使用的就是自己研发的LDPC编码。与Turbo Code相比,LDPC性能有所提高,而且非常有利于进行硬件并行实现。后者对实现5G系统高达20Gbps的速率至关重要。

Polar code: 这是学术界最近几年升起的一颗新星,由土耳其Erdal Arikan教授于2008年发明。各大公司都进行了研究,但是相对Turbo和LDPC, Polar code,Polar code显得不够成熟。在5G之前,还没有被商业系统采纳的先例。 

在通信系统里,数据信道和控制信道都需要进行信道编码。由于这两者对编码的要求(包括码块大小,码率,可靠性,编译码速度,重传机制)都不同,通常采用不同的编码方式分别进行,在芯片里也是由分别的电路模块实现的。在3G和4G系统里,数据信道采用了Turbocode, 而控制信道采用了咬尾卷积码(TBCC)。卷积码的历史悠久,编译码简单,用于控制信道性能足够,并且已经没有任何有效的专利。需要指出的是,对于每一种信道,在使用一种编码方式就可以满足要求的前提下,采用多种编码方式会不必要地增加系统的复杂度,提高硬件成本,同时也会使用厂商和户面临更高的专利费,是得不偿失的做法,应该尽量避免。

2,5G标准化会议制定信道编码标准的经过:在3GPP进行5G标准化的进程中,关于信道编码决定是两次会议上分阶段作出的。第一次会议是2016年10月在里斯本举办的RAN1#86bis。这次会议只对eMBB场景下的数据信道编码进行了充分的讨论。这这次会上有三种数据信道的编码方案被提出,分别是以高通,三星,阿尔卡特-朗讯-上海贝尔等企业主推的LDPC,以华为主推的Polar code,及爱立信和几家日本公司推荐LDPC+Turbo code的组合方案。会议一开始,三个阵营都提出了自己的提议(way forward)。Way forward是3GPP的一种正式工作程序,在没有其他公司反对的情况下才能得以通过。由于这是第一次正向表态,(只记录对各个方案支持的公司),三个方案都是最初的原始方案,谁也没有出线。出于对LDPC技术和专利的考虑,联想选择支持了LDPC。需要指出的是,这一次中国移动并没有出现在任何一个阵营里。三个way forward分别来自是三个不同的阵营。联想对LDPC的way forward (R1-1610767)表示了支持(下图中)。

image.png

由于第一次表决没有达成共识,会议主席询问了各个公司的意向。这时包括华为终端在内的很多公司都转而支持使用LDPC+Polar的混合方案,只有华为仍然坚持使用Polar code作为数据信道编码的唯一方案(如下图)。这只是会议主席对会场情况的一次测验,不是一次正式的投票。在测验意向中,联想对LDPC作为唯一编码方案表示了支持。

image.png

前两次意向性表决,并没有对数据信道编码做出最终决定。三个阵营又分别进行了技术陈述。此时LDPC的技术优势得到了更多公司的认可。会议随后又进行了一次反向表决(对几个选项分别记录那些反对的公司)。华为看到Polar code作为数据信道的唯一编码方案得不到其他公司的支持,又提议针对大小两种码块分别进行表决,由此才出现了数据信道长码和短码之分。在表决的选项中,数据信道仅使用Polar code的方案已经被排除在外(如下图)。原来的Polar code阵营,这是已经同意了LDPC运用在长码上,而只试图把Polar code用短码上(Alt2)。这次表决的记录如下

image.png

出于对数据信道同时使用两种编码方式的顾虑,联想和Motorola对LDPC+Polar混合方案(Alt 2)投了反对票。这次表决里,所有公司对LDPC用于长码均无异议,而对于短码三种意见仍然相持不下。根据这次表决,会议最终只是对长码达成了决议,而把短码留给以后的会议做决定。会议同时也确认,针对其他场景(URLLC, mMTC)的编码方式,和针对eMBB控制信道的编码方式,都留给后续会议解决。下图是RAN1#86bis会议在编码方案上做出的最终决定:

image.png

由以上事实可以清楚地看到,在里斯本会议上,联想完全是从技术和公司利益出发做出的选择。而华为的Polarcode在长码上的失败,是因为技术自身不够成熟,没有得到市场和大多数公司认可的结果。华为最终主动放弃Polarcode短码,与联想无关。 

这次会后,在美国出于战略上的考虑,联想改变了对Polar code的看法,从而在下一次在美国Reno举行的RAN1#87会议上给予了华为Polar code全面支持, 对华为数据信道的短码,和控制信道的编码方案,都投了赞成票。关于数据信道的短码,华为在RAN1#87会议的两次提案记录如下:

image.pngimage.png

可以看到,联想对华为两次提出的关于数据信道短码的提议都给予了支持。由于高通,三星,爱立信等公司的反对,华为的提案并没有通过。最终会议决定数据信道的短码也采用LDPC,与长码保持一致,有利于终端实现的简化。

华为关于控制信道编码方案的提案,同样也得到了联想的大力支持,并得以最终通过。

image.png

这次会议关于数据信道短码,和控制信道编码方案的最终决议如下:其中的工作假设(working assumption)在随后的会议中得到确认,至此5G在eMBB场景下的数据信道和控制信道编码方案大战最终落幕。很清楚在Reno会议上,联想全力支持华为。华为在数据信道短码上的失败,更多可视为LDPC由于技术优势而胜出。而华为的Polar code在控制信道上最终胜出,离不开联想的支持。

备注:文中的图都是由会议主席的记录(chairman’s notes)截图得来,可视为原始资料,有案可查。

image.png

3,5G之争的内容:按照3GPP的规划,5G将在2020年实现商用,2018年6月完成5G第一版本国际标准。对整个产业链而言,5G的“入口飙车”才刚刚开始。什么是5G? ITU(国际电信联盟)确定了八大关键能力指标,未来5G峰值速率将达到20Gbps、用户体验数据率达到100Mbps、时延达到1毫秒、连接密度每平方公里达到10的6次方、流量密度每平方米达到10Mbps等。中国的5G规划步骤如下:2016年准备启动5G的标准研究;预计在2018年第一个版本的标准将完成;然后根据产品的成熟度,在2020年左右确定商业应用的起步时间。从技术领域看,5G不仅仅是下一代移动技术,更是一种全新的网络,将万物以最优的方式连接起来,这种统一的连接架构将会把移动技术的优势扩展到全新行业,并创造全新的商业模式。 

从发展速度看,目前5G标准已经定义了三大场景,eMBB、mMTC和URRLLC。其中,eMBB对应的是3D/超高清视频等大量流移动业务宽带,mMTC对应的是大规模物联网业务,而URLLC对应的是如无人驾驶、工业自动化等需要低延时、高可靠连接的业务。其中,视频场景和人驾驶等智能场景将成为竞争最为激烈的领域。  

对于消费者而言,5G服务的亮点还将集中体现在超高清视频应用和AR/VR应用两方面。而对企业而言,5G将为汽车交通、能源/公用事业监控、安防、金融、医疗健康、工业和农业等众多领域创造价值,特别是为要求低时延的大规模、关键性应用领域创造价值。

4,其他资料:2018年1月30日,国务院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张峰在发布会上指出,5G正处于标准确定的关键阶段,国际标准组织3GPP将于今年的6月份完成5G第一版本国际标准。2018年是5G标准确定和商用产品研发的关键一年,将依托第三阶段5G技术研发试验,注重“标准、研发与试验”三项工作同步开展。同时也鼓励企业包括国外的一些合作伙伴,积极地参与5G的研发和试验,应该说,现在除了中国的制造商,国际的制造商比如爱立信、上海诺基亚贝尔等等,有很多的厂家都在积极地参与。

周掌柜(微信号zhouzhanggui000):知名商业战略专家,中国商业实战调研第一人,专注于研究华为、美的、联想、腾讯等顶尖全球化公司商业实践。同时,周掌柜是北京周掌柜管理咨询有限公司CEO,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相关股票:
联想控股 hk03396 +自选
联想集团 hk00992 +自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