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笑来答王峰十问:我知道我是薛定谔的骗子

2018-03-06 14:55 伊万 阅读 30106

作者:王峰 李笑来image.png

李笑来,或许是华人届最具争议的资深区块链投资人,传言中的“比特币首富。”投资了包括交易所等大量项目,也为大量项目站过台。

在中国流传的“币圈扑克牌”52大佬中,李笑来是红桃A,排名第三,仅次于“大王”中本聪和“小王”V神(以太坊创始人)。

但是,这不妨碍他成为整个区块链领域口碑最为两极化的“大佬”。

他的好友、合作伙伴和亲近者会告诉邦女郎,他是“天才”、“偏执而天真的信仰者”、“一个非常纯粹的人”

而他的质疑者则会不停的问,“他真的有六位数比特币吗?网上那么多扒皮文!”、“他有那么多钱为什么还要站那么多台?还写什么专栏赚钱?”、“为什么我2018年还当面听他打电话借钱?”

据邦女郎了解,李笑来2017年后期一直在日本,但已于2018年初前后回国,目前身处国内。

以下是公开资料的介绍,以及“十问李笑来”的直播内容。

李笑来资料:天使投资人,连续创业者,曾做过销售、教书、写书、开公司。原新东方名师,区块链专家,自称“中国比特币首富”,教育类书籍畅销书作家,著有《把时间当作朋友》《七年就是一辈子》《TOEFL核心词汇21天突破》等多本畅销书。现为情非得已(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BitFund比特资本、硬币资本联合创始人。

image.png

“中国在区块链大国之路上,走了一点点弯路”

王峰:马化腾认为“区块链的确是一个很创新的技术,技术是好的,但是怎么用是另一方面。如果做ICO、数字货币,我觉得还是有很多风险的。”你怎样看马化腾的观点?如果你是马化腾,也出现在两会代表这样一个位置上,你会提什么建议?

李笑来:腾讯当然不能ico,因为它已经ipo了……

马化腾说的很正确啊,无论从哪一个角度。“如果我是马化腾……” 哈,这种问题不是不想回答,而是我从来不会这么想事儿 —— 因为我不是他,也不可能在他那个位置上,“不可能存在的事情”,是没必要花费时间精力思考或者意淫的。

另外,区块链技术,将是未来很多大方向的基础,比如大数据,比如共享经济,比如物联网 —— 哪一个不重要的呢?哪一个不必需呢?所以,正视区块链技术是非常有必要的。

我是觉得中国在区块链大国之路上,走了一点点弯路,有点可惜。

王峰:还是技术最重要?技术大于模式吗?

李笑来:技术本身,没多复杂。并且,只要是区块链技术,就一定要开源;不开源的话,人家就不跟你玩。所以,应用应该是比较重要的。

王峰:但是互联网兴国之路,我们走得很顺啊!

李笑来:大量区块链人才外流,你说是不是弯路之中?

王峰:这是阶段性难题,嗯嗯。如果错过区块链,中国将会怎样?

李笑来: 不存在“错过”的情况和可能。

只是EOS投资人,自己是不是骗子看价格

王峰:大量的公开消息是这么说的,2017年6月,你创办了数字货币EOS,这是一个允许开发者在其协议顶端创建区块链应用的新平台,很多人把它称为BlockChain3.0的标志性产品,足以见得这个产品在行业的影响力,仅5天的融资额就高达1.85亿美元。可是,去年9月4日国家叫停ICO之后,EOS官方随即在第二天宣布,你不是创始团队成员。到底是什么情况?你需要在这里澄清一次吗?你和BM关系现在怎样?

李笑来:这里面多多少少有误传。

首先,我是个投资者,而不是创始人或者联合创始人 —— 我多希望我是啊?!

其次,我是个投资者,如果 EOS 是个骗局的话,我也是受害者。

EOS 的 CTO Daniel Larimer 是老朋友,2013 年他做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时候我就投资过他,后来一路支持。当他要加盟并领衔 EOS 开发团队的时候,我就投资了 EOS。

“去年9月4日国家叫停ICO之后,EOS官方随即在第二天宣布,你不是创始团队成员” —— 我确实不是创始成员啊,我只是投资者,这并不是“澄清”,而是事实。

只不过,当时他们可能以为不这么说的话对 EOS 有影响。

Blockone 也挺悲惨的,跑到香港办公室,就是为了规避美国当时不明朗的法律条款。

然后,中国本来是他们想要大力发展的社群基地,9月4号的政策,吓死他们了。

当时他们可能以为不这么说的话对 EOS 有影响 —— 哈哈,我也有点寒心的,因为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他们这么做有点落井下石的意思,有点过河拆桥的意思…… 不过,又能怎样呢?我只能表示理解喽。

得了吧,中间有一段时间破发,“声讨李笑来”的声音非常响亮…… 后来 EOS 价格涨上来了,就没动静了 —— 李笑来成了“薛定谔的骗子”,不确定是不是骗子,究竟是不是,看价格。

image.png

当年在新东方讲课的时候,父亲住在医院,我却要按照新东方的“风格”讲课,心里焦急,也要“欢快地讲课,随时还要甩出段子”…… 你看到我心情不错,说明我当年的素养还在。

区块链所谓“市值”都是虚的

王峰:去年9月4日中国宣布停止ICO后,你从日本主动回到国内,快速把你的代表项目,基于EOS的内容分发公链Press One退币。这个是EOS之后,你又一个属于你自己的重要项目吗?如果不退币,你觉得它能跟现在的头部公链一较高下吗?(小蚁市值496亿、波场市值201亿、唯链市值142亿、量子链市值121亿)你说过“哪怕这个世界没有规矩,我们有我们的道理”。我能理解为这是你的“投资正义”吗?

李笑来:当时,从日本回来之后,退掉的不止 PressOne,ico.info 上总计 14 个项目,全部清退了。这些项目的币,之前都被我劝着,所以没有动过币;少数急需钱组队或者开发什么的,都是我垫付了一些人民币给他们。所以,清退工作几乎可以瞬间完成。

PressOne 现在已经是落地项目了,渐进开发。

再一次,对于不存在的事情我没办法花时间精力去思考 —— 退了就是退了,不存在“如果没退”。

关于“市值”,现在区块链世界里的所谓“市值”大多是虚的,需要很久的时间才可能进一步落实,所以,这种比较其实意义并不大。至于“哪怕这个世界没有规矩,我们有我们的道理”,跟是否正义没关系,就是朴素的道理而已。

王峰:“现在区块链世界里的所谓“市值”大多是虚的,需要很久的时间才可能进一步落实。”李笑来说。

李笑来:很少有人认真思考这事儿:“正义”是一个成本很高的东西,盈利比较困难 。

王峰:赚钱也要讲原则。

李笑来:虽难却往,就是正义了。

王峰:我觉得今年会很难。

区块链是互联网的一部分

王峰:今天,法币投资体系和数字货币投资体系似乎呈泾渭分明之势,前者代表了互联网,后者代表区块链。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前不久在朋友圈调侃,“区块链撕裂了中国互联网,转移了中国互联网的主要矛盾,从巨头与创业公司的矛盾,转变成古典互联网与区块链之间的矛盾”,你对这句话怎么看? 

李笑来:哈哈,“古典互联网”,这个词有一天让我乐了很久。

应该是陈怼怼(又称陈星星,大帅哥陈伟星)春节期间搞出来的一出戏。

我说这个事儿会有点偏颇,因为我认识陈伟星,觉得他很酷。他做的事,我也要投。而另外一端的那个人,我本来就不认识,所以,我评价这事儿不太靠谱。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我觉得这种所谓的矛盾并不存在吧?只不过是对某一个特定的事的看法各不相同而已。

不存在什么“古典互联网”,互联网就是互联网,区块链也是互联网的一部分。你怎么可能指着你的肚子之外的部分说,这是“古典身体”,然后再接着说,“这个肚子和古典身体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中国互联网的主要矛盾?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互联网发展迅速造成了更大的贫富差距,引发了一定的社会矛盾,这倒是不能回避的事实。

为何法币投资收效甚微,区块链投资迅速上位

王峰:我听说你很早就做投资,但在法币投资上收效甚微。为什么进入比特币投资市场后,你能如此快速地上位,成为数字货币投资一哥?

李笑来:在区块链领域之外,我做早期投资,收效甚微,这的确是事实,原因是什么呢?首先经验不足,其次人脉聊胜于无。

我区块链世界之外的早期投资,基本上都是在熊市里做的,因为那样的时候,区块链世界里没我能做的事情。熊市里做什么都是错的,牛市里做什么都是对的……

在区块链世界里呢?当人们为了区块链焦虑,为了区块链兴奋的时候,我在这个世界里已经生存了七年。我常常说,七年就是一辈子,我比大多数人多了一辈子的经验,所谓的“上位”,对我来说,已经是一辈子之前的事情了。

区块链世界之外,做的早期投资,没啥名气。也确实做得很一般。

王峰:嗯,我做早起投资是2007年,你呢?

李笑来:在这个世界里,我的人脉就太广了…… 毕竟七年的积累。

我是2014~2015这两年。

硬币资本“压力还是非常大的”

王峰:追问一句,你认为目前最好的数字货币基金有哪几家,我查过你麾下硬币资本(INBlockchain)的网站,完全是英文版,上面写着China’s largest blockchain investment firm,真的是这样吗?

李笑来:顶多是“曾经最大”吧?哈哈。

其实,比我们做得好的有很多啊!肖风的分布式,周硕基的FBG…… 论效率,我们也可能不如二宝(郭洪才),他就一个人,我们一堆人……

现在很多正规军、精英部队跑步入场,我们的压力还是非常大的,无论是从战略上还是从战术上,都需要时时刻刻学习,时时刻刻升级,时时刻刻打磨。没有什么事是容易的。

古典点菜法与数字货币投资

王峰:薛蛮子说,笑来是他所见投资者中最具主见的人,“他极少盲从他人”,是个Die-hard believer,少有的真正懂得区块链的人。有朋友告诉我,有人找你融资,你要求他千万不要卖以太坊,如果卖,你可以自己出人民币兜底,把以太坊买回来。

我偶然阅读了你的2017李笑来年度总结演讲,其中一句话印象深刻,“我长期以来一直是一个现金困难户,我账户上不会有很多现金的,都被我用来购买虚拟币”。

有个段子,说你们有一次在一家川菜馆吃饭,4个人,你只点了8份豆干,4盘回锅肉。又有一次,你请8个人在苏州街美炉村餐馆吃饭,干脆直接点了8条纸包鲈鱼,每人一条,其他什么菜都没点。这是真的吗?你是那种一旦认准一件事是好的就死抱着不放的人吗?

李笑来:这种点菜风格大家可以试一试,很有道理的:

每家饭店都有招牌菜,一般这种招牌菜的价格是最实惠的…… 所以,只点它是最划算的,不是吗?哈哈。

而且,用这种方法点菜,餐馆服务员们回一下子记住你,以后他们都会对你特别好……

也许我会被描述为“最有主见”的人。其实这个描述不太准确。“最讲道理的人”可能更准确吧。

所有的人都在追求真理,只不过大多数人并不在乎“真理”和“你以为的真理”之间的重大差异。很多情况下,我们只能靠学习与进步,逐步更加接近真理。所以,那些勤于学习的人,肯定是“善变”的。认知变了,选择就会变。明知道不正确,却要死抱不放的人,其实是很少见的吧?

王峰: 会不会正是因为你这样的笃定性格,让你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后,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

李笑来:成就?唉,这个词放在我身上不对。我是被大势推起来的人。前些天我在朋友圈里发了张一只熊猫被困在大树枝头上的图片,注释语是:

你以为我玩的开心哪?!我这是下不去了!

我不觉得这事儿跟成就有必然关联,很多讲道理的人,在投资领域并不成功 —— 甚至,他们也有可能直接懒得进入投资领域,他们有更多其他的兴趣。

说实话,我见到的聪明人大多数是投资领域之外的。还有另外一个惊人的事实,也许是我见识不广才有的错觉:我觉得投资圈里,聪明人其实很少。(这个可能在侧面说明:成功投资,很可能不需要聪明。)

区块链行业已被妖魔化

王峰:有人说你是币圈被误解的区块链布道者,你觉得自己被误解了吗?

李笑来:哈哈,很多很多地方呢。冤枉的地方也很多。

比如,有个台湾人,叫郑伊庭,拿了我超过一百万美元的投资,赚了大钱之后却拒绝分享收益,甚至连投资款都没有退回,直接把我拉黑,还要向外界把我描述成一个“黑心投资人”,然后还真有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相信她。换作是你是否觉得冤?

又比如,无论我投资了哪个项目,那个项目都会被称作“李笑来的币” —— 我只是投资者啊,也会看错啊,也会走眼啊…… 成功了倒好,失败了呢?我一样是“受害者”啊!只不过,我肯为自己的错误买单而已。然而,因此我也觉得负担很重,搞得我现在连公开投资都不太敢做了……

再比如,“碰瓷”的人和团队蜂拥而至,我天天都“被站台”,很多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人,不知道是什么项目的项目,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写上李笑来或者 INB 的名字,就开始推广宣传 —— 最近遇到一个最狠的,不仅如此做,还要在如此做之后获得大量流量之后再发一篇文章,“李笑来你凭什么说我们是骗子!”,他们的理由是,“我们自己从来都没有对外声称是你的投资,你的站台,顶多,是我们的少数用户这么做的!” 唉,花式碰瓷、花式陷害、花式反复碰瓷反复陷害。

不过呢,要说最冤枉的,其实并非我个人,被误解最委屈的,也不是我个人。我觉得最冤枉是区块链以及相关的整个行业。

随便举个例子,一帮逻辑不够严谨的人冲进来之后,整天大谈特谈“去中心化”,好像“去中心化”能够解决一切问题似的 —— 其实,去中心化只不过是手段,并非目的,并且还是众多手段当中的一个而已。并且,去中心化还与另外一个普世价值冲突,效率。所以,这帮人(他们以为是“自己人”)把区块链及其行业妖魔化了,还不自知。

王峰:关乎去中心化不是万能的,你举了一个从冰箱拿啤酒的例子,哈哈。

李笑来:对啊,啤酒不够凉,来来来,我们再去中心化地冰镇一下!

另外一个典型误解,认为区块链是传销。或者反过来,也经常能看到传销组织利用区块链的概念去欺骗群众。区块链冤啊,比窦娥和李笑来都更冤,不知道多冤出多少倍。

冤屈太多了,必需马上下一个问题。

建议大多数人不要入局,少投!

王峰:今年以来,大量新项目涌入,众多机构投资者跑步入场,项目白皮书满天飞,市场供给猛然加大,这跟去年下半年大家闷声发大财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了,闭着眼睛投资满地散钱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吗?市场渐冷,入局者却越来越多,套用经济学的一个术语,会不会最终有可能形成“堰塞湖效应”?你觉得你的区块链投资还能像去年那样一直赢下去吗?你给新入局的投资者有什么建议?

李笑来:哈哈,春节期间有个朋友发朋友圈,“大佬们进场不是来接盘的,怎么可能涨呢?” 给我逗乐了。供给增加,需求却没多大变化,会发生什么呢?大一学生就可以做出正常推论吧?

对新入局的投资者有什么建议?首先,建议大多数人不要入局;其次,少投少投再少投 —— 路很长,何必着急?

王峰:现在很多人的推理不及大一啊。很抽象的回答啊,怎么?

李笑来:这个“少投少投再少投”,其实是个方法论:

项目数量少投一点

每个项目资金量上少投一点

每个项目比例上少占一点。

几乎适用于所有人和机构。

安全第一啊。投资大成者,其实都是风险厌恶型的 —— 这是我长期以来的观察结果。

王峰:你累积投了多少个BC项目了?

李笑来:很多。唉,之前还有很多社会投,就是不好意思不投的那种。以后我要克制。

王峰:我找你投不能克制啊。

李笑来:“少投少投再少投” —— 这个绝对是干货。很干很干,差点着火那种。 

李笑来的日常

王峰:其实我挺好奇的,听说你每天见很多人,拜访和求教者门庭若市。我想知道的是,你每天会收到多少份白皮书,会直接check多少?接待多少慕名来访者?哎,我就想知道,币圈教父级人物李笑来老师的生活还正常吗? 

李笑来:白皮书收到多少?多到数不清;直接看多少?很少,因为和我一起干活的小朋友们比我更专业;接待多少人?其实并不多的,一天两三拨而已,毕竟每个人的时间都有限。

我其实比较宅的。所以,不太喜欢走动。来了,就聊几句。哈。回答完了。

“enjoy myself”越来越不容易 

王峰:一个是中国比特币首富,一个是知识IP超级网红。这两个李笑来,你更enjoy哪个自己?

李笑来:我就是我呀,不存在“两个李笑来”。我没有太多的自我厌恶情绪 —— 年轻的时候多少会有一些。

如果说,在别人眼里可能有“两个李笑来”的话,肯定是因为不了解我造成的,可说实话,让别人完全了解自己,这不从来都是不可能的事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