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与“新文明冲突”

2018-03-01 08:00 周掌柜 阅读 14562

作者:周掌柜

Clipboard Image.png

一个幽灵,比特币幽灵,在全球上空徘徊。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势力”似乎都联合起来了。

时间来到2018年,全球政府面临空前挑战。中国“硅谷”中关村,某币圈大佬James(化名)用100美元点了一支烟,对旁边的崇拜者说:“法币(即纸币”)对于我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觉得现在的银行早晚都会倒闭!” 打开他的加密货币钱包,价值几个亿人民币的比特币、以太币彰显着身份,而在二年之前,他还是一个身边人公认的“失败创业者”。

像James这样的币圈新贵大有人在,他和加拿大比特币首富赵长鹏有着类似的经历,理工科背景,在大公司做过程序员,有过创业经历却并不成功,此外,之所以彻底抛弃掉中文名字完全用英文,也是为了和旧世界决裂。但他不把自己装饰得珠光宝气,看起来保持着很朴素的身份,为了偷偷嘲笑不知其发迹朋友惯性冷漠的视角。

这场疯狂的加密货币暴富运动中,80%的参与者是和James一样的中国人和华人,他们的人格在从天而降的财富面前受到极大挑战。James有着很“特别”的思维方式:首先是他们很少出卖比特币,除非换辆车或者生活所迫,在他们的世界里认为“一币一别墅”的时代很快就会到来,每卖一个比特币就会损失一套别墅;其次,他们的世界里基本不需要除了加密货币之外的货币形式,在参与的ICO发币项目公司里也只需要用以太币参与投资,而这些发币ICO发币公司员工工资都是用自己发行的货币支付,给供应商的货款也是,老板号召员工家庭生活费也用比特币或以太币支付的。狂热就是这样伴随着如此诸多炫酷的创新迅速扩散,每一个币圈的参与者俨然虔诚的传教士,中国一位上个投资泡沫时代的明星投资人王利杰公开表示:做虚拟货币和ICO投资之后一个月的收入超过过去几年的收入都要多。他在一篇《ICO的三个本质》的文章里这样描述眼前的繁荣——区块链是啤酒,ICO是泡沫,言外之意,一切都是合理和值得喝彩的盛宴。

实际上,包括王利杰在内,徐小平、蔡文胜、薛蛮子等投资圈有影响力的人物,他们都在不断的给公众传递一种神秘的暗示,那就是错过“代币”和“区块链”后被新文明洗劫的危机感,几乎所有的发声都是带着暴富者的狂欢和新权势的俯视轻蔑的摇晃着“旧世界”的根基。

这一切是否合理?

(一) “新文明冲突”序幕

这是一群创新者吗?也许!他们似乎正在缔造一个“自由”王国。如果说互联网时代的合法性在于提高人类的沟通效率,以及提高社会生产力,那么比特币牵引出的系列创新正在表现出更有进攻性的思维逻辑——科技精英希望用新规则摧毁现有“中心化”秩序,搬迁原住民“去中心化”,重新获得一个“自由世界”。在他们眼里传统的社会治理结构是自私和邪恶的,他们的理想主义即将砸碎一切的不合理监管,还自由于“人民”,大部分比特币、ICO和区块链的布道者都有成功学的宣讲能力,并渲染一种接近于“末日论”的群体性恐慌——别人都在暴富,你错过了就是穷光蛋。

“我建议你应该买至少十个比特币做资产配置,万一一币一别墅的梦想实现了呢?”一位被访谈的资深企业家奉劝笔者,他在一年前投入巨资入股矿机工厂。正是由于这样的暴富式创业方式的驱动,目前一些前沿的创业者都已经开始筹备发行代币业务,通常起点往往是100亿枚代币,这意味着如果每枚货币定价人民币0.3元,这家创始ICO公司起始的价值就是30亿人民币,相当于一家创业板小盘股上市公司。还有一种更隐蔽的玩法也已经广泛的被应用,在青岛市的很多社区里,出现了一种用代币购买商品的售货机。销售公司不仅卖产品,还通过ICO发币的方式进行融资,其主要宣传的吸引力除了便宜之外,其实就是利用比特币神话的光环。据说后面还有银行在做担保,知情人透露这是百亿级别的生意,但风险巨大。“币圈一天,人间一年”的神话在金钱面前被发挥到极致,一位创业者如果成功发币,或许提前了10年完成了传统企业家上市的奋斗历程,反而对结果负责成了10年后的事情。

实际上,神话的背后暗流涌动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细节。比如,一个极致的案例里,一位币圈大佬套现几亿人民币后,大手笔投资一家A股上市公司股票成为了前十大股东。有消息称,中国最早的比特币中国创始团队已经套现接近百亿离场。现实的逻辑,电商互联网公司用了接近20年才完成了电商创新从新锐到前沿到实体化的转变,1999年的互联网泡沫到2018年才开始用电商成功经验投资线下的实体经济。那么,币圈的这种财富转移基本上是在半年到一年的时间里实现的,简单说,在全球广大投资者用几万、几十万试水代币的同时,若干现实主义的币圈大佬开始用套现的现金购买“实体经济”资产,极端的可能,如果代币在全球范围内被全面封杀,很有可能一部分币圈投机的超级大佬继续享受他们在欧洲某国城堡里的奢华生活,而全球投机者陪着代币的“原教旨”主义者在完全建立在虚拟经济的世界里高位接盘梦想,最后一棒的人很可能一无所有。

仔细推敲起来,我们发现围绕比特币相关大讨论中参与了四种人

第一种是比特币趋势的狂热追捧者,ICO的“原教旨主义者”,这种人相对纯粹,他们不在乎钱,要的是整个世界秩序的改变,他们的口号是“守住币,就是守住财富。从100倍高风险的投资回报率,到1万倍甚至100万倍的投资回报率进军,这种人通过大量稳定持有维护着比特币价格的基本面;

第二种是“创新掮客”,一批曾经做投资或者媒体的高智商、有影响力的前沿意见领袖,他们利用第一种人的热情为自己寻找机会。“名”的方面在博得新科技潮流的话语权,“利”的方面在考虑眼前的投机机会以及长期的商业模式升级机会;

第三种人是“全球投资者和投机者”,包括大量拥有中国资产希望全球化变现的富人,甚至政府内部分希望隐蔽和转移财富的富有者;也包括对科技崇拜的年轻人,甚至日本韩国的上班族;还有越来越多的日本、韩国家庭主妇,“中国大妈”。这个投资者群体里还有一个值得特别提出的,就是海外华人,应该说在中国经济爆炸式增长的时代,他们选择了在相对平稳的经济体中获得安逸生活,所以错过了历史上最好的资产价格爆炸机遇,那么在这波ICO热潮中,很多海外普通的华人都卷入了这场主要由华人推动的造富神话里。一位硅谷的朋友访谈中表示:很多在加州开出租车的新移民,都在炒作比特币等代币中赚了不少钱,这种影响效应快速放大,吸引了大批海外华人配置代币资产。

第四种人其实是目前没有被过多关注的“全球资本大玩家”,在他们发现代币市场拥有巨大的交易量拥有了巨大的套利空间,不排除他们在利用全球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在坐庄操纵市场。一种说法认为2018年初的一轮全球性利空消息的轰炸将比特币价格从19000美金打到6000美金之后,多家全球投行背景的巨量资金进场,而大利空消息似乎立即停止,比特币价格从6000美金起在一个月内于2018年2月20日开始稳步回升到11000美金以上。从高盛、摩根斯坦利等跨国金融公司对外发布信息的角度看,他们对比特币等代币看法比较暧昧,具有极强的主观性,也有很大的弹性,有所保留。而发达国家政府监管的态度也并不一致,欧洲央行在2月17日将比特币定义为“非资产投机产品”,但美日韩相当于通过纳入监管变相承认了合法性。客观上,在代币的全球化进程中,美日韩是“洗钱式”财富转移方面是受益者,这和中国资本净流出的状态完全不同。

以上的几种有代表性的角色:“原教旨主义者”、“创新掮客”、“全球投资者和投机者”、“全球资本大玩家”,都是这场全球性比特币、ICO豪赌的主要参与者,而“区块链”是他们证明自身合法性的技术论据,一个迹象是——真正投资区块链技术应用的公司很少参与币圈的讨论。

定义出了以上四种人之后,进一步分析,我们发现:其一,这四种人的价值主张完全不同,也就是说——当我们去批判或者反驳他们的时候,其实对于整体都是不恰当的,他们之间的价值观也有互相抵触的一面;其二,这四种人虽然有不同的诉求,但是背后真实的驱动力都有两个,就是对现实金融秩序的不满,以及对比特币这种“新文明”形态的高度认可。在他们眼里——纵使无数争论的存在,但比特币代表一种终将取代现实世界的“新文明”!

谈到这里,有一个很有趣的发现:这四种人不仅仅是现有文明的食利者,他们正在潜移默化的驱动缔造一种全新的文明形态。周掌柜团队将这种文明定义为“硅基文明”,简而言之,“硅基文明”代表着建立在硅片计算力基础上,以互联网和AI人工智能等高科技行业为主体,试图构建超级智能重构社会秩序的文明形态。用宗教的角度思考,“硅基文明”本质上可以脱离肉体得到永生,因为这个文明接近于“机器人文明”,如果构建了完美的秩序,理论上现实中的人类并不必要。而对应的文明形态我们定义为“碳基文明”——基于人类肉体和DNA结构进化的文明形态,也就是现在人类社会的构建方式,伴随着科技发展,人类逐渐进化,逐渐通过生物基因技术了解自己和超越自己,人类历史大部分时间段都是单一的在“碳基文明”的路径上演化。从宗教的角度审视“碳基文明”,人类认为超越和掌控人类的是神,而非超级智能。

总结上面的叙述,比特币为代表的新思维确实并非属于目前社会“碳基文明”的治理结构,这并非是创新与非创新的矛盾,也区别于人类传统的国家、宗教、人种的矛盾,这是一种“新文明”与“旧文明”的冲突。

姑且武断的给“碳基文明”的新形态扣一个帽子,无论是被谁操纵,“硅基文明“带着强烈的机器人文明色彩,正在试图重构我们“碳基文明”的“旧世界”。“碳基文明”更多表现为人文主义,但不可否认的现实是——人文主义在新科技宗教面前显得声音无力。

比特币这样无中生有的财富,看起来似乎是一种有“邪恶”色彩的创新,但硬币的另一面,带着“新文明”的杀伤力,它也像照妖镜一样,映射出“旧文明”全球资产价格不均衡以及个别国家的资产泡沫化的不公平,甚至包括全球央行无限制的印刷货币的掠夺性,比特币或许可以加速泡沫挤出。同时也映射出被法定货币排除在外的非法交易金融需求。也就是说,只要阳光下全球资产价格拥有落差瀑布,黑暗中的黑市交易需要金融支持,比特币作为一种资产标的,存在的合理性已经不需要讨论。在韩国等国家将加密货币纳入监管框架的同时,“新文明”的“入侵”已经是既成事实。

大胆设想:如果“硅基文明”机器人主体希望统治世界,逻辑上应该和犹太财团通过金融和价值观操纵民选政府是一样的,他们肯定不会选择物理的管理。 “硅基文明”大概率用算法统治人类,比特币就是这个算法黑洞般吸入现实世界文明使命的一部分,只不过让人类认为这个算法由自己发明。

所以,一言以蔽之:本质上周掌柜团队不认为比特币是一种科技创新,而是一种“文明侵略”。这种文明侵略在比特币上获得了价值支撑,于是ICO试图从这个缺口穿透,彻底打破“碳基文明”对旧世界的统治,这种“侵略”的理论基础叫——去中心化,披着“区块链”的前沿科技外衣。比特币就这样把“新文明侵略者”包装成一个英勇无比的“斗士”!

(二) “合理性”与“合法性”

如果以上的分析让比特币的拥护者感受到偏见,那么下文我们来深入探讨比特币“合理性”与“合法性”的命题。硬币的一面是比特币拥趸的狂热与狂欢,硬币的另一面是政府和大多数公众不明真相的焦虑,那么到底比特币的“合理性”与“合法性”如何界定?

应该说上文提到的四种人,如果让他们来回答这个问题,同样作为比特币潮流弄潮儿的他们,一定也会有激烈的争论。这里,我们同样建议用“新文明冲突”的视角拨开争论的云雾。

周掌柜咨询团队认为:比特币的合理性在于分布式的区块金融内生态需求,提高特定领域金融效率,但并不能偏离货币本质,就是价值相关一般等价物。比特币的拥趸认为挖矿的算力损耗就是类似于开采黄金一样的等价劳动,但这并不被人广泛接受,并非逻辑问题,而是文明无法调和的冲突,两种文明对价值理解基点不同。

长期看,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合法性在“碳基文明”的世界最大障碍并非认知,而在于两种文明对合法性主体的观点偏差,如下:

第一,关于权力主体:“碳基文明”认为法定主体是获得权力的治理者,“碳基文明”的权力基础来自于集成个体信任。而“硅基文明”认为的法定主体是维护算法权威的组织者,“硅基文明”的权力基础来自于算法认同。由此两种文明对政府角色的看法有本质不同,一个认为是正统性权威,一个认为本身就是与算法的“神性”相抵触的邪恶。也就是说,两种文明冲突在金融角度核心的交叉点在于是否由“政府合法发币”,而比特币等现有主要加密货币如果不能被全球政府招安,可能会永远定义在“文明侵略者”的耻辱柱上,而不能阳光下出现的比特币等可能更加倾向于边缘化不良金融体系运营,必然更加邪恶。

第二,关于文明主体:目前的时间点,从“新文明冲突”角度如何协调“碳基文明”和“硅基文明”,让人类哲学和伦理快速进入“人机智能时代”是一个历史性的命题,其核心就是人类接受“机器人”作为一个新主体参与人类社会活动,并拥有一定的身份认同。人类精英需要在变革思维主动融合前提下,最大限度保留人性之美和人类社会之爱,给予更多人的生命意义与价值。

第三,关于领导力主体:在文明融合的新时代,如果我们将徐小平、蔡文胜、王利杰等这些互联网投资精英看成是文明的侵略者,可能阻碍了融合的原动力。但如果任由他们制定规则且掠夺,文明冲突将更加激烈,最好的可能性是与他们达成合作监管共识,让其从“文明侵略者”变成“新文明奠基者”。但是,他们必须有勇气奉献与付出,拥有开创者的谦卑和自律,全新服务于公众,而非狭隘的商业利益。

以上对于比特币合理性的阐述,概括起来就是四个字“文明融合”,而对于合法性的思考,概括起来就是“主体定义”。

放大讨论到国家层面,如果我们用“新文明冲突“的视角来看比特币、ICO和区块链背后的本质,客观上,这可能给了中国在世界舞台上树立更具建设性的负责人国家的一个历史性机遇。假设中国能够协同全球加密货币的监管,积极推动“文明融合”,将中国高科技行业最前沿的创新应对方式分享给世界上更多国家,中国政府有可能获得了一个区别于美国普世价值观的全新制高点,推动和构建全新人类文明体系的历史性机遇。落地到金融领域具体的动作,是否可以探讨构建类似数字时代打破布雷顿森林体系黄金本位的数字化创新?中国央行是否可以率先通过加密货币发行引领全球,并加快人民币从“国际化”到“全球化”应用的进程,这些都是迫切摆在决策者面前的真问题。

超越目前的“地缘政治”竞争,相信在“新文明冲突”的大背景下,包括美日韩在内的发达国家政府也有迫切的需求联合起来,通过联合构建合理的“新文明监管机制”保证各自国家的治理主权,这个机制的领导者注定由中国或美国这样的大国来承担。“碳基文明”的主要矛盾是人类需要与生产力的矛盾;“硅基文明”的主要矛盾是人类主体性和机器主体性的矛盾。在这个前提下,各个国家治理政府有什么理由不共同努力构建合作呢?

最后,我们再次重复本文的核心观点:比特币、ICO和区块链的本质已经超越了科技创新,是“新文明”的“侵略”!全球管理者应该将视线从亨廷顿提出的基于地缘政治的“旧文明冲突“转移到基于科技价值观的”新文明冲突“,这已经成为了人类社会的主要矛盾。避免这场“大起义”和“政变”流干人民的血液,政府需要更多的应该不是“监管”,而是文明融合的“构建”!参与其中的精英群体应该本着更高的道德自律和历史使命感,你们希望获得的是一个“新文明”,而非必要去击垮身边每一个普通人的价值观和生活。

文明再出发,每个人都责无旁贷。

周掌柜(微信号:zhouzhanggui000):知名商业战略专家,中国商业实战调研第一人,专注于研究华为、美的等顶尖全球化公司商业实践。同时,周掌柜是北京周掌柜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裁,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