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美国2500亿加征关税清单

2018-07-12 17:21 平安宏观张明 阅读 4182

作者:平安宏观固收组  陈骁/魏伟/杨璇

来源:宏评债论(ID:hongpingzhailun)

平安观点:

2018年7月11日上午,美国政府公布拟对华2000亿美元输美产品加征10%的关税清单;这或将使得两个月后美国对华贸易制裁涉及商品规模达到2500亿美元。那么,美国前后共2500亿美元商品的加征关税清单,主要涉及哪些行业?对中国哪些行业出口的影响最大?对中国经济短期影响如何?我们将通过对关税清单细项的分析,来回答上面这些问题。

■ 2500亿美元加征关税对经济总量的直接影响不大

关税对贸易的影响取决于两个层面的因素,一是关税对出口商品的传导率,二是需求的价格弹性。我们对此进行敏感性分析的结果显示,美国对2500亿美元商品加关税对我国经济总量的直接影响不大,可能造成我国出口金额下滑34-515亿美元之间,仅占我国2017年出口总额的0.1%-2.3%。若关税传导率为20%,需求弹性为4,则出口金额下滑203亿美元,占出口总额的0.9%。

■ 加征关税美国关注的是什么?

美国贸易代表处公布的商品清单极为精细,精确到HTS 8位码。为了更好地测度2500亿美元征税商品的结构分布,我们使用美国商务部调查局所发布的精确到10位码的HS口径进出口金额数据来与8位码贸易清单中的商品进行精确对应。从HS口径一级分类来看,2500亿美元的二十二大类商品中,“机电、音像设备及其零件、附件”类金额占比过半,高达50.2%;名列第二的是“杂项制品”,金额占比为12.0%;接下来依次是“贱金属及其制品”、“车辆、航空器、船舶及运输设备”、“塑料及其制品;橡胶及其制品”、“化学工业及其相关工业的产品”。进一步综合HS二、三级分类数据信息总结来说,通信、电子、机械设备、汽车、家具等劳动密集产品是相对最为突出的征税领域。

■ 加征关税对中国哪些行业出口影响最大?

为了观察加征关税对我国各类产品出口的影响程度,我们进一步梳理了美国在各领域的加征关税规模与该领域来自中国进口总额中的占比。测算显示,我国对美出口规模较高的几个领域并未被充分征税。美国对华进口金额排名靠前的9大类商品中,有8类商品的征税占比均未超过70%其中进口第一大类“机电、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征税占比是47.6%;征税占比低于10%的有“纺织原料及纺织制品”、“鞋帽伞等;已加工的羽毛及其制品”等。9大类商品中唯一征税比例较高的是“车辆、航空器、船舶及运输设备”,征税商品规模占比高达94.6%(二级分类数据显示主要集中在车辆及其零附件领域)。

分析来看,美国对征税占比的衡量依据可能包括三个方面,一是不能影响到美国居民的日常生活消费,二是拥有除中国以外的进口替代市场,三是达到压制中国制造业升级的目的。所以,即使美国在加税手段上最为关注“机电、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该品类在2500亿美元中占比最高),但很可能由于替代品相对受限的缘故,而仅能实现47.6%的征税占比;与之相对的则是同属于高端制造业领域的“车辆及其零附件”品类,征税占比超过了90%。可见,提升国内自身产品的不可替代性和国际竞争力是未来政府和企业需要努力的重点方向。

一、美国单边升级贸易战,2000亿美元制裁将至

2018年7月11日上午,美国政府公布拟对华2000亿美元输美产品加征10%的关税清单,这部分商品加征关税清单最快将在两个月的公开意见征求期结束后敲定。考虑到目前美国已对华输美约34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同时对约16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开始征求公众意见,两个月后中美贸易战中美国对华贸易制裁涉及商品规模或达到2500亿美元,接近2017年中国对美输出商品总规模的一半(按美国指标)。美国此举宣告了中美贸易战在开打不到一周之内即迎来显著升级。

同日中午,中国商务部发言称:“中方对美方的行为感到震惊,为了维护国家核心利益和人民根本利益,中国政府将一如既往,不得不作出必要反制。与此同时,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共同维护自由贸易规则和多边贸易体制,共同反对贸易霸凌主义。与此同时,我们将立即就美方的单边主义行为向世界贸易组织追加起诉。”

根据商务部的发言,适当的反制大概率将要出台。考虑到中国从美国进口规模只有1300-1500亿美元,无法在美国新一轮对华输美2000亿商品加征10%关税的情况下采取数量上的对等反制,所以具体反制手段尚存不确定性。参考之前中方对反制“数量型与质量型手段”的描述,我们认为,中方将可能在扩大对美输华商品的制裁规模的基础上增加对进口商品在环保、卫生、安全方面的检查,并在旅游等服务贸易上采取新的反制手段。

那么,美国这前后共2500亿美元商品的加征关税清单,主要涉及哪些行业?对中国哪些行业出口的影响最大?对中国经济短期影响如何?我们将通过对关税清单细项的分析,来回答上面这些问题。

二、2500亿美元加征关税对经济总量直接影响不大

关税对贸易的影响取决于两个层面的因素。第一是关税对出口商品价格的传导率:关税出台后,由于出口企业为了维护自身的销售和利润通常会对出口品的定价作出相应的调整,所以关税的变动并不会完全传导至消费品价格上;根据目前学界的估计,关税对出口品价格的传导率大概在13%-30%之间。第二是需求的价格弹性,这一参数大致在2-6之间,不同时间区间与产品之间参数估计的差异较大。由于上述两个重要参数可能处于的水平区间相对较为宽泛,以下我们将进行敏感性分析,来观测关税的可能的影响效力。

计算结果显示,美国对2500亿美元商品加关税对我国经济总量的直接影响不大:可能造成我国出口金额下滑34-515亿美元之间,仅占我国2017年出口总额的0.1%-2.3%。若关税传导率为20%,需求弹性为4,则出口金额下滑203亿美元,占出口总额的0.9%。具体的计算方式是,以25%的关税为例,关税对出口量的负面影响是 -25% x 20% x 4 = - 20%;对价格的影响是25% x 20% = 5%,由此对出口规模的影响是(1-20%) x(1+ 5%)- 1 = - 16%。image.pngimage.png

三、加征关税美国关注的是什么?

美国加征关税的2500亿美元商品的结构分布特征同样被市场广泛关注。为避免伤及国内经济,美国贸易代表处USTR公布清单中的商品极为精细,精确到HTS 8位码。为了更好地测度2500亿美元征税商品的结构分布,我们使用美国商务部调查局(United States CensusBureau)所发布的精确到10位码的HS口径进出口金额数据来与8位码贸易清单中的商品进行精确的一一对应。首先,HTS与HS口径对各条目商品的官方描述基本一致;其次,根据HS口径衡量的贸易清单商品的征税总额是2436亿美元,与2500亿美元非常接近,可以认为使用10位码HS口径来衡量贸易清单的结构是具有较高精确度的。

从HS口径一级分类来看,2500亿美元的结构性特征非常显著,二十二大类商品中,“机电、音像设备及其零件、附件”类金额占比过半,高达50.2%。名列第二的是“杂项制品”,金额占比为12.0%。接下来依次是“贱金属及其制品”、“车辆、航空器、船舶及运输设备”、“塑料及其制品;橡胶及其制品”、“化学工业及其相关工业的产品”,金额占比分别为6.9%、6.2%、4.9%、4.1%。

从HS口径二级分类来看,2500亿美元的结构性特点同样显著。98类商品中,“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核反应堆、锅炉、机械器具及零件”金额占比最为突出,分别为27.1%和23.1%(二者即是金额占比过半的一级分类“机电、音像设备及其零件、附件”下的二级细项)。接下来占比较高的二级分类依次是杂项制品项下的“家具;寝具等;灯具;活动房”,占比12.0%;“车辆及其零附件”占比5.7%;“塑料制品”和“钢铁制品”均占比3.5%; “皮革制品;旅行箱包;动物肠线制品”占比3.0%; “光学、照相、医疗等设备及零附件”占比2.6%。值得强调的是,“光学、照相、医疗等设备及零附件”这一分类虽然在整体2500亿美元商品中占比2.6%并不突出,但却在最初征税的500亿美元中占比超10%,是最初500亿美元征税商品中的第三大二级分类科目。image.png

HS二级分类口径显然仍然过于粗略。我们利用HS10位码数据对占比较高的HS二级分类进行了进一步的结构分析,数据显示:

二级分类“核反应堆、锅炉、机械器具及零件”项目下的重要三级分类有两个,“计算机、自动数据处理设备等机器的零附件”和“自动数据处理设备、磁性光学阅读机、数据记录媒体机器”,在2500亿美元中的占比分别是6.3%和3.8%;值得一提的是,“计算机、自动化设备等机器的零附件”所包含的HS四级分类“印刷电路组件”(属于电子元器件)一项即占比高达4.7%。

二级分类“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项目下的重要三级分项同样有两个,“电话通信设备”和“变压器、静止式变流器及电感器”,占比分别为9.8%和2.3%。

二级分类“家具;寝具等;灯具;活动房” 项目下的重要三级分项有三个,“坐具及其零件”、“家具及零件”、“灯具照明装置等”,占比分别为4.0%、4.3%、2.9%。

由此综合来看,2500亿美元商品最主要分布于:电话通信设备(9.8%)、计算机自动数据处理等设备零附件(6.3%)、车辆及零附件(5.7%)、家具(4.3%)、坐具及零件(4.0%)、自动数据处理设备、数据记录机器等(3.8%)、塑料及制品(3.5%)、钢铁制品(3.5%)、皮革制品等(3.0%)。进一步总结来说,通信、电子、机械设备、汽车、家具等劳动密集产品是最为突出的征税领域,是美国方面的关注焦点。image.png

四、加征关税对国内哪些商品出口影响最大?

为了观察加征关税对我国各类产品出口的影响程度,我们进一步梳理了美国在各领域的加征关税规模与该领域来自中国进口总额中的占比。如果美国对某一特定领域的绝大多数进口商品开征关税,则对于中国这个领域的出口来说,贸易战的负面影响将相对更大。

从HS一级分类来看,美国对各领域加征关税占全部进口额的占比水平可分为四个梯队,

  • 第一梯队接近全部征税,包括“动植物油、脂、蜡;精制食用油脂”、“矿产品”、“艺术品、收藏品及古物”、“生皮皮革毛皮及其制品;鞍具及挽具;旅行用品、手提包”,这几个领域的占比指标达100%,同时“活动物;动物产品”也有98.6%。

  • 第二梯队是超80%的征税占比,依次包括“车辆、航空器、船舶及运输设备”、“食品;饮料、酒及醋;烟草及制品”、“木及制品;木炭;软木;编结品”,其中车辆航空器等运输设备这一类占比高达94.6%。

  • 第三梯队是征税占比水平在50%上下,值得关注的重要项目包括“机电、音像设备及其零件、附件”、“光学、医疗等仪器;钟表;乐器”、“化学工业及其相关工业的产品”、“贱金属及其制品”、“塑料及其制品;橡胶及其制品”等。

  • 第四梯队征税占比低于10%,包括“纺织原料及纺织制品”、“鞋帽伞等;已加工的羽毛及其制品”等领域。

值得强调的是,我国对美出口规模较高的几个领域并未被充分征税。美国对华进口金额超100亿规模的商品类别有9大类,依次是“机电、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杂项制品”、“纺织原料及纺织制品”、“贱金属及其制品”、“塑料及其制品;橡胶及其制品”、“鞋帽伞等已加工的羽毛及其制品”、“车辆、航空器、船舶及运输设备”、“化学工业及其相关工业的产品”、“光学、医疗等仪器;钟表;乐器”,(其中美国对华进口第一大类“机电、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高达2566亿美元;美国对华整体的进口金额是5055亿美元)。

美国对华进口金额排名靠前的9大类商品中,有8类商品的征税占比均未超过70%其中进口第一大类“机电、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征税占比是47.6%(对其两大二级分类的征税占比同样均在50%左右);征税占比低于10%的有“纺织原料及纺织制品”、“鞋帽伞等;已加工的羽毛及其制品”等。9大类商品中唯一征税比例较高的是“车辆、航空器、船舶及运输设备”,征税商品规模占比高达94.6%(二级分类数据显示,主要集中在车辆及其零附件领域)。

分析来看,美国对征税占比的衡量依据可能包括三个方面,一是不能影响到美国居民的日常生活消费,二是拥有除中国以外的进口替代市场,三是达到压制中国制造业升级的目的。所以,即使美国在加税手段上最为关注“机电、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该品类在2500亿美元中占比最高),但很可能由于替代品相对受限的缘故,而仅能实现47.6%的征税占比;与之相对的则是同属于高端制造业领域的“车辆及其零附件”品类,征税占比超过90%。 可见,提升国内自身产品的不可替代性和国际竞争力是未来政府和企业需要努力的重点方向。image.pngimage.png

附录1:2500亿美元的征税结构(精确到HS10位码)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附录2:中美贸易争端进程回顾image.pngimage.png